第4395章 你想反吗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4395章 你想反吗

    大堂之,聂天一脸阴沉的盯着范重,目光阴冷,透着毫不掩饰的杀意。≦看 最 新≧≦章 节≧≦百 度≧ ≦搜 索≧ ≦ 品 ≧≦ 书 ≧≦ 網 ≧

    其他人被这一幕惊得愣住,怔怔地看着聂天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虽然聂天此时已经表露烽皇身份,但范重毕竟是接近天武巅峰的强者,而且又是烽天旗主,聂天如此强势,似乎有些咄咄逼人了。

    难道他不怕,范重被逼急了,玉石俱焚吗?

    范重看着聂天,感受到后者眼的杀意,心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聂天竟然如此强势,丝毫不顾忌他的实力和地位。

    若是正常情况下,即便聂天对他有所怀疑,也得拿出确凿的证据,绝不可能这么直接地逼问。

    冷霜无尘在烽天命宗是出了名的强势,但是起聂天来,却是远远不如了。

    “范旗主,一直沉默是你给本皇的解释吗?”范重久久不说话,聂天一脸阴沉,周身剑意涌动,凌厉逼人。

    “烽皇大人。”范重目光微微一沉,终于开口,道:“算你尊为烽皇,也不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,说本旗主跟鬼崖宗有所勾结吧?”

    “本皇什么时候说你跟鬼崖宗有勾结了?”聂天冷笑一声,道:“本皇只是很不解,你那莫名其妙的杀意而已。你要杀本皇,本皇要一个解释,这过分吗?”

    范重双瞳不由得一缩,后背不由得一阵发寒。

    刚才他太紧张了,竟然一时失言。

    的确,聂天虽然一直在暗示和引导,但自始至终,都没有说范重和鬼崖宗勾结的事情。

    范重自己说出口,这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烽皇大人,不管怎样,你在未表明身份之前,冒充了烽天命宗弟子的身份。单凭这一点,本旗主便有杀你的理由。”范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聂天再次冷笑,随即目光扫过堂其他人,道:“那范旗主不妨问问他们,为什么没有对本皇起杀意呢?”

    “身份不同,所想不同,仅此而已。”范重冷然一笑,倒是傲然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聂天淡淡一笑,沉默了一会,道:“好,本皇暂且接受范旗主的解释。那本皇想问范旗主,既然本皇已经表露身份,范旗主对本皇应该没有杀意了吧?”

    “属下,不敢。”范重脸色微沉,顿了一下,微微低头。

    无论怎样,聂天都是烽皇,至少在烽天命宗,有着至高无的地位。

    范重算心有千般不愿,万般不甘,此时也只能乖乖低头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聂天笑了一声,道:“本皇初入宗门,当然想看到一个团结强大的烽天命宗,范旗主肯低头,本皇甚是欣慰。”

    说着,聂天直接前一步,一只手,压在了范重的头。

    范重脸色大变,想抬头,竟是惊骇发觉,头顶好似压着一座山岳一般,极难反抗。

    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,几乎等同于肉身武体的直接对抗了。

    范重根本无法想象,聂天的武体,竟然强悍到这种地步,在占据先机的情况下,近乎能压制他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着眼前一幕,脸色顿时一变,惊骇无地看着聂天。

    以手压头,这种近乎侮辱的动作,聂天竟然敢用在范重的身,这份胆魄,真是堪称无双了。

    更为恐怖的是,范重并非不想反抗,而是被隐隐压制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的沈云鹤,被这一幕惊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他做梦都想不到,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烽皇,竟然如此强势霸道。

    温伦等人更是惊得呆若木鸡,久久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范重在整个烽天命宗,可以说是冷霜无尘之下第一人了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冷霜无尘,也要对范重保持应有的尊重,绝对不敢有如此举动。

    而接着,更为惊人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范旗主,本皇不管你以前在烽天命宗怎样,但既然本皇来了,你要给我安分点。”聂天突然提高嗓音,然后大手狠狠向下一压,竟是硬生生地把范重的头,压到了自己的膝盖处。

    这画面,像是范重在向聂天下跪一样。

    “竖子,你……”面对如此羞辱,范重再难忍受,暴吼一声,全身力量爆发,一股股狂力冲击,但却是被聂天硬生生地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武者对战,最忌近身。

    范重在冷不丁之下,被聂天近身,而且失了先机,想要再逆转局势,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“范旗主,你想反吗?”聂天双瞳顿时一缩,低吼一声,声如惊雷,顿时一股恐怖的魂力,直接灌入范重神魂之。

    范重身躯猛然一颤,双目竟然有了短暂的失神。

    “神魂攻击!”其他人看到这一幕,顿时反应过来,齐齐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他们岂能看不出来,聂天直接用了神魂攻击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一名如此年轻的武者,竟然有着碾压天武巅峰强者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其实聂天本身的精神力,已经很强,并不弱于寻常的天武圣祖巅峰强者,但还远远没有达到以精神力碾压天武圣祖强者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此时,不过是借助了永夜妖狐的精神力而已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出手,要让范重俯首帖耳!

    而在下一刻,聂天竟是再次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步后踏,身影退到数米之外,竟然松开了范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其他人顿时被这一幕惊得倒吸一口凉气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聂天在此时放开范重,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众人以为,聂天会借着这次机会,以其他手段控制范重,甚至是将其直接灭杀。

    但谁能想到,聂天竟敢放开范重。

    “啊—!”范重刚一摆脱控制,竟如一头狂狮一般,仰天怒嚎一声,须发张扬,周身狂力激荡,让整个刑峰大堂都跟着动荡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一双眼睛,腥红透杀,死死锁定聂天,似乎要在下一刻,扑去活吞了后者。

    但是聂天,却是一脸淡然,非常平静地看着范重,道:“范旗主,本皇再问你一遍,你想反吗?”

    范重腥红双瞳顿时一缩,整个身躯莫名一震,身形竟是后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所有人目光剧烈颤抖,全都盯在范重的身,不知道后者会有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“属下,不敢。”范重抬头看着聂天,沉默了足足有十秒钟,终于开口,竟是双膝一软,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