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3章 封云降临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4393章 封云降临

    “轰!”烽天命宗刑峰大堂之,天岳旗主范重暴怒出手,一掌拍下,雄浑掌影如山,轰然压向聂天。≦看 最 新≧≦章 节≧≦百 度≧ ≦搜 索≧ ≦ 品 ≧≦ 书 ≧≦ 網 ≧

    一瞬之间,聂天感受到天地压顶之势,脸色不由得一变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范重竟然如此大胆,敢在刑峰大堂众目睽睽之下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毕竟,这里是刑峰大堂,其他虽然地位没有范重高,但也相差不多。

    范重气急败坏明目张胆的出手,分明有杀人灭口的嫌疑!

    但是其他人却只是一惊,并没有想出手制止。

    范重乃是天武八重圣祖,只差一步能登临天武巅峰,力量之强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范重知道聂天非是一般的天劫武者可,所以加重了一掌之力。

    他这一掌,不要说天劫圣王武者,即便是弱一点的天武圣祖,也要名丧当场。

    聂天算再强,再逆天,也不可能以天劫之境,媲美天武圣祖吧。

    范重料定,一掌落下,聂天必死无疑!

    聂天冷然而立,身影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面对灭顶一掌,聂天只是轻轻一步踏出,顿时一股剑意冲天而起,化作一道剑影,如千钧之顶,强势对抗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下一瞬间,掌影落下,一声闷响,庞然剑影节节崩碎,剑气狂浪冲击四方。

    不过那道掌影,也在即将落在聂天头顶的时候,失去了力量,轰然而碎。

    而聂天,身形微微一震,倒退数步,稳稳站住,面色如常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范重双瞳不由得一缩,直接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一掌之力,足以灭杀天武强者,但却被聂天,轻松挡下了,这让范重如何不震惊。

    而且聂天只是释放一道剑意,甚至连剑都没出,说明他还没有显露真正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其他人见状,也纷纷倒吸一口凉气,呆愣当场。

    他们眼前站着的,真的只是一名天劫圣王武者吗?

    若真是这样,那聂天所展露出的实力,已经颠覆了众人的武道认知。

    温伦等人在一旁,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尽管之前已经见过聂天的出手,但此刻他们所感受到的震撼,则是更为强烈。

    要知道,出手之人可是天岳旗主范重啊!

    范重远非辛崖苏珂等人可,这是真正的强者。

    但聂天却依旧面色不改,说明他有自信,正面对抗范重!

    但是这可能吗?

    天劫圣王武者,对抗一名几乎一只脚踏足天武巅峰的强者,这也太惊世骇俗了吧。

    “范旗主,这么快沉不住气,要杀人灭口了吗?”聂天嘴角扯动,一双眼睛冰冷地盯着范重,同样有了杀意。

    范重铁拳攥紧,脸的肌肉都在抽搐着。

    聂天的眼睛,像一双利刃一般,将他的伪装无情刺破。

    而且聂天城府极深,竟然不动声色之间,将他逼到了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此时的范重,不禁有些进退两难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聂天的实力竟能强悍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而他已经出手,无疑让其他人有了怀疑。

    他第一掌没能杀掉聂天,接下来若是再出手,那他这个旗主,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刚才没有人出手阻拦,不代表接下来,还没有站出来。

    现今形势,已经是聂天占了风,范重却是骑虎难下了。

    聂天的沉稳从容,也让范重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范重甚至隐隐有一种感觉,聂天的巅峰战力,未必他弱!

    虽然这个想法让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,但眼前的银发青年,显然不能以常理推断,任何事情发生在他身,都不怪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”范重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,沉沉道“你故意激怒本旗主,让本旗主对你出手,我看你才是包藏祸心之人!”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聂天不禁笑了,蔑然道“范旗主,颠倒黑白颠倒得如此理直气壮,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。看来我们烽天命宗,真是藏龙卧虎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范重眉头一皱,听出聂天的话有些不对头,冷声道“小子,你是烽天命宗的人?”

    “他是……”温伦见状,前一步,刚想说出聂天的身份,却是突然感觉到背后一股雄浑之力袭来,让他整个人不由得一凛。

    转身望去,一道灰衣身影闪电般袭至,周身气势浩荡,人尚在半空之,便一掌直接拍出,正是冲着聂天而来。

    聂天同样感觉到强悍压力,脸色微微一沉,昊天剑直接出鞘,一道凌厉剑意自背后冲出,硬抗突来一掌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下一瞬间,一声闷响传出,炸裂之,滚滚狂浪冲击而开,疯狂肆虐。

    聂天身影狂退数十米,这才堪堪稳住身形,但却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脸色煞白如纸。

    而在大堂之,一道灰衣身影强势降临,周身气息狂暴,如一头狂兽一般。

    “沈旗主!”突来一幕,让众人脸色齐齐一变,随即看清楚来人,不由得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烽天命宗四大旗主之一,封云旗主沈云鹤!

    沈云鹤看去年纪不大,尚在年,一双眼睛阴狠无,死死锁定聂天。

    聂天眉头微皱,嘴角血迹消失,整个人恢复了气势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掌,实在凶险,如果不是他出剑及时,此时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沈云鹤一掌打伤聂天,而范重则一掌失手,这并不是因为沈云鹤的实力强于范重,而是因为范重之前并未动用真正实力。

    但沈云鹤暴怒一掌,显然已经用了七八分实力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他这一掌,也只是让聂天受了轻伤而已。

    对于拥有第十命脉的聂天而言,这样的伤,完全无恙。

    “受本旗主一掌,竟然没死,你果然有些实力!”沈云鹤站定,冷冷盯着聂天,一脸阴森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沈刻的父亲,来给儿子报仇了,是吗?”聂天前一步,整张脸阴沉下来,透出骇人之色。

    “小子,死到临头还能这么淡定,本旗主都有些佩服你了。”沈云鹤阴冷一笑,周身涌动起一股滔天气息,雄浑澎湃无,竟有雷云轰鸣之势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堂众人见状,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沈云鹤竟然要直接使用血脉之力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沈云鹤杀心已定,必杀聂天!

    这也难怪,沈云鹤本强势霸道,在烽天命宗无人敢惹。

    而他的独子,却被人当众打伤,他岂能不怒。

    范重看着沈云鹤,不由得嘴角扬起,露出一抹阴翳之色。

    他错失了杀聂天的第一机会,已经不适合再出手,而沈云鹤的到来,简直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正好借沈云鹤之手,杀了聂天!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