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5章 四觉四劫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4385章 四觉四劫

    高空之,两道身影巅峰对立,引动风雷呼啸。请(品*书*)进本站。

    下方众人众人望着两道身影,目光颤抖,神情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大师兄会是这家伙的对手吗?我怎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    “贺寒师兄虽然与大师兄齐名,但他的实力,应该是不如大师兄的。可是,贺寒师兄被风离一招击败,说明风离实力远超贺寒师兄。如此一对,大师兄胜算不大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风离在鬼崖宗是一个不显山露水的无名之辈,如果连大师兄都不是他的对手,那我们烽天命宗还能指望谁呢?”

    烽天命宗的弟子低声议论着,虽然他们心非常希望温伦能赢,但理智却告诉他们,温伦没有什么胜算。

    而在另外一边,几名带着鬼脸面具的武者望着温伦和风离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风离这小子的实力这么强,看来这次我们来得有点多余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师兄说得对,早知道风离有这种实力,我们不必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所谓的烽天三杰,不过是虚有其名而已,烽天命宗这种实力,还想举办什么烽天选拔,真是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这几名武者,正是鬼崖宗的弟子,而且都是鬼崖宗第三代弟子的佼佼者,排名前十的存在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人,在鬼崖宗第三代弟子排在前三,实力非常恐怖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在这里,是为了保证,这次挑战烽天命宗,百无一失。

    鬼崖宗近些年势头正猛,大有一统七修圣界的之势,绝不允许任何宗门在这个时候阻挡他们。

    “出手吧!”虚空之,温伦手玄剑倒垂,顿时剑气弥漫,竟如茫茫大雾一般散开,瞬间笼罩四周数万米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结界!”风离顿时感觉全身被一股强悍的剑意笼罩,不由得眉头皱了一下,但却并不在意,而是冷冷笑道:“原来这是温家的四觉之境,不过如此嘛。”

    温家是一个剑道世家,族弟子都修炼一套祖传剑诀,四觉四劫剑。

    久远之前,温家也曾有人凭借四觉四劫剑,成为七修圣界的巅峰剑者。

    不过四觉四劫剑跟寻常剑诀不同,不仅对武者的剑道天赋要求很高,而且还需要武者拥有强大的武道命格。

    因为四觉四劫剑,只有配合命格之力,才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温家和风鬼一族是世交,所以风离对四觉四劫剑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风离还曾亲眼见过,温家的前辈强者以四觉四劫剑对战,只是那个时候,他修为太弱,根本看不出四觉四劫剑的奥妙。

    此时,亲身经验四觉四劫剑的四觉之境,风离却是感觉,传闻之的四觉四劫,也只是尔尔。

    “狂妄!”温伦低吼一声,玄剑横扫而出,剑意轰然爆发,顿时一股股强悍无的力量滔天而已,配合四觉之境的独特结界符纹,竟是连成一片,滚滚浩荡,直接向着风离狂压过来。

    风离目光微微一沉,脚下轻轻一点,身影狂退数百米,然后身形竟是变了,整个身体好似变得若软如水,在空踏出诡异的舞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的身躯之外,凝聚出一层淡淡如水雾一般的护罩,流动不止。

    那水雾护罩看去稀松寻常,但是却是轻易地挡下迎面而来的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“温伦,这是你的四觉四劫吗?”风离轻描淡写之间化解温伦的强悍攻势,不禁冷笑道:“如果你只有这种实力,那未免太让人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温伦冷眸低沉,但却并不愤怒,而是让自己保持平静。

    他知道八风鬼舞的可怕,所以抢先一步出手,想要取得先机,压制风离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想到,八风鬼舞在四觉之境,竟然还能释放出如此力量,让风离应对得轻松自如。

    下方人群望着高空之的茫茫剑雾,完全看不到温伦和风离两人身影,都是非常着急。

    四觉之境能够隔绝外界感知,此时只有少数一些拥有特殊感知能力的人,才能看到四觉之境的战斗。

    聂天魔之眼开启,目光沉沉,心头不免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这一战,对温伦很重要,对烽天命宗更重要,所以聂天不希望温伦输。

    如果温伦输了,不仅对他本人是一个沉重打击,对整个烽天命宗的威严,更是不小的冲击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堂堂宗门首席大弟子,却连别人的一个不入流的弟子都打不过,这样的宗门,还有加入的必要吗?

    不过聂天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如果温伦输了,他以烽天命宗弟子的身份,接受鬼崖宗的挑战。

    他是烽天命宗的烽皇,但以他的年纪,最多只能算是第三代弟子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实力和境界,接受鬼崖宗的挑战,也很合适。

    第十道命脉觉醒之后,聂天还没有真正的酣战一场呢,眼下正是一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温伦和风离已经交手数十招。

    数十招内,温伦虽然一直在进攻,一直占有主动权,但聂天却看出,形势对温伦越来越不利了。

    风离一直采取守势,很显然是在等待一个一击毙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不用太紧张。这个叫温伦的小子并非蠢货,他一直这么强攻,也是在寻找机会。”这个时候,小肥猫的声音响起,嘿嘿一笑说道:“本尊观察,这两人快要分出胜负,最后的一招,看谁的时机把握得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聂天目光微沉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四觉之境之,温伦的身影突然在空一滞,然后如一柄利剑一般,悬停半空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风离见状,双瞳微微一缩,心头激动的低喝一声,然后身影一动,化作一道黑芒,呼啸如风,掩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四觉无声,心如止水。”温伦面对风离的突然进攻,却是直接闭了双眼,整个人似乎进入到了另外一种状态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风离迅捷无,嘴角扯动一抹冷厉,沉沉开口:“八风鬼舞,风蛉之杀!”

    风蛉之杀,正是八风鬼舞的第五式,寒蝉夜鸣更强的杀招!

    温伦静静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如老树一般沉稳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一道黑芒掠过,温伦身躯一颤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温伦紧闭的双瞳,乍然睁开,嘴角扯动,念无声之语:“四劫,天地不语,无声阴劫!”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