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75章 烽皇到了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4375章 烽皇到了

    聂天目光森寒,尤其是最后一句话,透出令人心颤的冷厉气息。品书手机端 m

    他此时不杀沈刻,因为他要当着沈刻父亲的面杀沈刻!

    “哈!哈哈哈!”沈刻听到聂天的话,先是一愣,随即便大笑起来,像看着一个傻子似的看着聂天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沈云鹤,乃是烽天命宗四大旗主之一,在整个烽天命宗的地位,仅次于两位宗主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的烽天命宗,内忧外患,风波不断,眼看着已经是大厦将倾。

    现今宗门内部,早已是各自为政,四分五裂之势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两位宗主对属下的约束力远不如从前,四大旗主八大护法之间也是内斗激烈,甚至有人已经露出脱离宗门自立门户的苗头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形之下,即便是烽天命宗的宗主,也不敢当着沈云鹤的面杀沈刻。

    聂天算什么东西?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而已,竟敢说出这样的大话,让沈刻如何不觉得可笑!

    这一次,烽天命宗向各大圣界广发消息,开始一场烽天选拔,大有重振宗门威严之势。

    只是,很多旗主和护法,都觉得此举欠妥,甚至有人强烈反对。

    沈刻之父沈云鹤,非常不赞同这次的烽天选拔,认为这是在将已经奄奄一息的烽天命宗,推向绝路。

    烽天选拔表面看去只是一个宗门的选拔,但实际却是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烽天命宗的前身,也是昔日的烽天宗,曾经是诸天圣界的巅峰势力,当初不知树立了多少仇敌。

    现在烽天命宗如此大张旗鼓地选拔,自然会惊动一些与烽天宗与世代仇怨的势力。

    甚至于,其他一些势力,也不愿意看到烽天命宗重新崛起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岂不是将本摇摇欲坠的烽天命宗架到火烤?

    但是如今掌事的宗主冷霜无尘,却是力撑这次烽天选拔,甚至说,这是烽天命宗崛起的大好时机。

    沈刻正是因为心不满,所以刚才会对那些年轻武者出手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当自己是谁?宗主吗?”沈刻终于停止狂笑,却是一脸鄙夷地看着聂天,冷冷道:“本少告诉你,算你是宗主,也杀了本少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拭目以待。”聂天冷冷回应,然后看向秦山河,沉沉道:“看好这条疯狗,别让他再乱咬人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不再停留,直接向着烽天命宗宗门而去。

    “看好他。”唐十三也看了秦山河一眼,指了指深刻,然后便跟聂天。

    秦山河望着聂天和唐十三的背影,不由得眉头皱起,显然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聂天看去年纪不大,但实力和天赋却是非常可怕。

    秦山河甚至有些庆幸,刚才没有跟聂天正面交手,否则可能会是他意料不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此刻他非常怪,聂天绝不是傻子,怎么看也不是那种胡乱说大话的人。

    聂天刚才的威胁之语,说得斩钉截铁,甚至秦山河都感受到了他眼的那种无法被击败的自信。

    那么,聂天的自信,到底从何而来?

    正如沈刻所言,算是烽天命宗的宗主,也不能随意杀他。

    即便是刚才沈刻杀了这些年轻武者,事情闹到了宗主那里,宗主也未必有决心杀沈刻。

    现在基本没出什么大事,聂天却如此自信地要杀沈刻,他凭什么呢?

    难道,聂天真的有什么依仗吗?

    但到底什么依仗,能宗主还大?

    “宗主还大!”突然,秦山河突然想到了什么,直接惊叫道:“难道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烽皇两个字,他没有喊出来。

    聂天是烽皇!

    几乎是一瞬之间,秦山河确定了聂天的身份。

    烽天命宗宗主还大,只有烽皇!

    而且之前烽天命宗早传开了,冷宗主为宗门找到了新的烽皇,甚至连烽天命宗的宗脉之光,都因为新的烽皇诞生,而重现辉煌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,到目前为止,除了宗主冷霜无尘之外,烽天命宗还没有其他人见过这位新烽皇,甚至连新烽皇的名字,也鲜有人知。

    不过宗门早传言,新烽皇是一名风华绝代的绝世天才,拥有九道命脉的妖孽级命格武者。

    秦山河联想起这些,心更加确定,聂天是烽天命宗的新烽皇!

    “怪不得,以我天武圣祖的修为,在他面前都能感受隐隐压制。”秦山河心头突然豁然起来,眼涌动着异光彩。

    刚才他还有些羞愧,自己堂堂圣祖,竟然在一名圣王面前胆怯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却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。

    在烽皇面前胆怯,这简直是荣幸了!

    “这个混蛋,竟然敢骂本少是疯狗!”这个时候,沈刻似乎刚刚反应过来,低吼一声,大叫道:“秦堂主,你刚才为什么不杀他?”

    “沈刻,你给我老实点儿!”但是秦山河却是脸色一沉,怒吼道:“你爹是旗主不假,但他在烽天命宗,还不能一手遮天!你若是再敢乱来,休怪秦某无情!”

    一声无情落下,秦山河眼涌动出森寒杀机,吓得沈刻脸色一变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秦,秦山河,你是不是疯了?”沈刻冷静一下,怪叫道。

    刚才秦山河明明还在维护他,怎么突然变脸了?

    “沈大少爷,你很快会明白,疯的人不是我,是你。”秦山河冷冷一笑,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沈刻。

    聂天是烽皇,刚到宗门,必然要立威。

    而沈刻,是聂天立威的绝佳对象。

    在秦山河看来,沈刻已经是一个死人了,之后他自己还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“秦山河,你给我等着,我这去找我爹来!”沈刻目光一颤,大喊大叫几声,然后身影一动,直接跃鸟兽,匆忙离开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秦山河望着高空之的鸟兽之影,不禁冷笑:“不过算你找来你爹,下场也是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四周人群都看愣了,半天都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聂天走后,秦山河的态度转变,让众人十分愕然。

    有聪明的人已经猜出,聂天可能来头不小。

    “诸位小朋友,让你们受惊了。不过你们放心,秦某保证,刚才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。”在这时,秦山河向着众人拱了拱手,竟然在道歉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秦山河不顾众人惊愕的表情,身影一动,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要叮嘱好四周的烽天护卫,一定要保护好这些前来参加烽天选拔的年轻武者,然后他还要通知烽天命宗的高层们,烽皇到了!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