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6章 杀出巨鲲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4356章 杀出巨鲲

    冷凰霁雪冷眸微微颤抖,脸尽是不可思议。请(品书)

    鬼父凌天竟然察觉到了三生族的危机,这是她绝对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发现了什么?”冷凰霁雪冷静下来,沉沉问道。

    鬼父凌天虽然做过十恶不赦的事,但冷凰霁雪却能感觉得出来,前者并非是那种邪恶到骨子里的人。

    鬼父凌天本来是桀骜不驯的人,做事难免会极端一些。

    或许,正是因为他察觉到了三生族的危机,才会走向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鬼父凌天目光微沉,说道:“当初老师教给我们很多三生族的秘技,但我发现,这些秘技并不简单,而且很多秘技连老师都讲不清来源,当然也说不出这些秘技的奥义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了更好的学习和掌握这些秘技,便开始翻阅一些古籍,还有一些三生族的**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快发现,三生族的所有秘技,都是来自禁术。只不过这些秘技,改变了禁术的残忍修炼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但禁术之所以强大,往往是因为修炼方式有违天道,不是任何人都能接受。那些秘技改变禁术修炼方式,等于是放弃了禁术精髓,自然不会有太强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冷凰霁雪不由得黛眉蹙紧,说道:“所以那些死在你手的人,都被你用来修炼禁术了?”

    鬼父凌天倒也不否认,坦然点头,说道:“我从禁术之,还发现一些三生族的秘密。我们三生族,来源于一个古老的种族,我们被视为那个古老种族的叛族。”

    “长久以来,那个种族从未放弃过猎杀三生族。我所感受到的危机,正是来自这个种族,也是我们的母族。”

    “三生族的禁术,都是传自母族。我研究禁术,也是为了更好的了解母族。可惜的是,我的研究还没有完成,便被族人发现,还被定成了罪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你为什么不解释?”冷凰霁雪冷眸低沉,问道。

    “解释?”鬼父凌天笑了,好似听到了一个笑话,道:“这么多尸体,我还能怎么解释?算他们相信我的话,我杀了这么做族人,他们还能容我?”

    冷凰霁雪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的确,当时鬼父凌天的处境,再怎样解释都没用。

    “你可听过黄泉族?”冷凰霁雪沉默了片刻,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黄泉剑族吗?”鬼父凌天目光剧烈一颤,显得有些惊讶,显然是没想到冷凰霁雪竟然知道黄泉剑族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冷凰霁雪点头,追问道:“黄泉族和三生族到底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鬼父凌天目光有些怪,沉默了片刻,这才说道:“黄泉族和三生族一样,都是来自于那个古老种族。而且,黄泉族也是母族的叛族,只不过黄泉族的叛离方式更温和,在没有和母族发生正面冲突的情况下,离开了母族。”

    “仅仅只是这样?”冷凰霁雪目光微凝,似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我所知道是这样,至于两族之间有没有更深层的联系,那不确定了。”鬼父凌天微微点头,随即问道:“守护者大人,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?”

    冷凰霁雪立即将末日十二的事情说了一遍,最后说道:“末日十二是传说之的黄泉之子,他似乎知道很多事情,而且对三生族很是了解。”

    鬼父凌天听完不由得苦笑,他没有听过什么黄泉之子,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鬼父前辈,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冷凰霁雪想了一下,不再犹豫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帮助?”鬼父凌天却是一笑,道:“我只是三生族的罪人罢了,守护者大人怎么会需要我的帮助?”

    “三生族已经到了这一地步,难道前辈还要介怀这些陈年旧事吗?”冷凰霁雪冰冷道:“如果你还承认自己是三生族的人,应该摒弃前嫌,与我一同,为三生族拼出一个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鬼父凌天却是笑了,说道:“三生族的未来,却要我这个三生罪人来拼,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?”

    “算是一个笑话,那也要拼!”冷凰霁雪一脸冰冷,沉沉道:“当初的事情,的确是你有错在先,三生族并没有半点对不起你。我让你与我一起,也算是赎你当年之罪。”

    鬼父凌天不由得目光一凝,没想到冷凰霁雪会如此强势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位轮回守护者,虽然尚没有觉醒全部的三生记忆,却已有几分守护者的气势。

    鬼父凌天低头沉默许久,终于抬起头来,却是将目光放在了聂天的身,十分玩味。

    聂天被鬼父凌天盯得有些不安,不禁笑道:“前辈,难道我得罪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体内的有至高双印和七夜轮回,我们能不能从这巨鲲体内逃出去,要靠你了。”鬼父凌天笑了一声,随即大手伸出,一股磅礴之力释放过来,直接压住聂天,让他丝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嗯?”冷凰霁雪看到这一幕,不由得黛眉蹙起。

    接着,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鬼父凌天直接一步横踏,抓着聂天,狂冲起来。

    “守护者大人,跟紧了!”鬼父凌天狂笑一声,身影如电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但这下却是苦了聂天了,他在鬼父凌天的手里,完全是一个工具,体内天罡地煞之力释放,狂暴双印力量冲击四周,竟是硬生生地在巨鲲体内冲出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聂天看到自己身影所过之处,一片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他竟然这么直接在巨鲲的兽躯之杀出了一条血路,这真的是真真的血肉之路。

    大概只有数秒钟时间,聂天突然感觉到前方阻力变弱,顿时整个人轻松许多,他们已经冲出巨鲲体内了。

    聂天回头看了一眼,下方一片血肉模糊,血腥之气极重。

    巨鲲巨大身躯之内多了一条长长的血口,竟然没有死,而是撑着剧痛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没事吧?”鬼父凌天松开聂天,笑了一声问道。

    聂天摇头,示意自己没事,但心却是非常震撼。

    他哪里会想到,天罡地煞在鬼父凌天的手,竟然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力量!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