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5章 绝对不能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4335章 绝对不能

    高空之,聂天浴血而立,周身剑意澎湃如海,凌厉如刃,一双眼睛如死神一般,俯瞰一切,杀戮一切。请(品书)

    血气狂燃,生命焚烧,巨大代价之下,聂天的力量被激发到一种令人恐怖的地步。

    尸魔教主感受着虚空之的力量气息,心头震惊难以言说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怕了!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以凌虐生命为乐趣,但此刻,聂天盯着他的眼神,分明是将他当成了猎物,玩物!

    “本教乃尸魔至尊,岂能被一小子蔑视!”那道目光如利刃一般,让尸魔教主感受到彻骨的侮辱,也让他怒火爆发,他心低吼一声,随即竟是再度拿出一块天煞血石,直接一口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天煞血石本是尸狗的食物,能够极大的增强尸魔教主体内的尸狗之力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天煞血石的原因,尸魔教主才能吸收尸狗之力。

    但是天煞血石有极大的副作用,对武体伤害极重,有焚噬血肉之力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,尸魔教主已经顾不得其他,只要能杀掉聂天,损伤一点武体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聂天感受到尸魔教主身的尸气变得更浓烈,不由得嘴角扬起一抹冷冽笑意,竟是何其轻蔑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本教撕了你!”尸魔教主被彻底激怒,暴吼一声,身影直接动了,一步踏出,竟好似野兽一般,四蹄奔踏,直接向聂天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吞下天煞血石之后,尸魔教主兽化更为严重,已是三分像人,七分如狗。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。”聂天感受到强悍的气息扑面而来,脸的笑容更盛,也更为邪恶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尸魔教主直接扑下,一爪落下,寒芒烁烁,撕裂之力让虚空颤抖。

    聂天丝毫不惧,直接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一声闷响,血肉之间的对抗在空爆发,力量的直接对决。

    尸魔教主身形在空一滞,随即被震得倒退数步,然后体内传出骨裂之声。

    反观聂天,却是稳如山岳,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尸魔教主怪叫一声,看向聂天的眼神充斥着难以言说的震撼和惊恐。

    天煞血石的力量,已经完全爆发,让他的武体变得异常强横,一拳可碎山岳。

    但是,在跟聂天对抗之时,却被对方直接震得骨裂!

    聂天的武体,怎么会强悍到如此地步?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聂天本是武体异常强悍的怪物,此时在封脉之禁的激发之下,聂天的武体几乎超出了武者极限。

    不要说尸魔教主,即便是一名天武圣祖巅峰强者,与聂天对拼武体,怕也是要惨败。

    与其他武者相,聂天最恐怖之处,在于他的武体!

    “尸魔教主,你所使用的力量,并不属于你吧。”聂天前一步,冷冷笑道:“我体内咒印之力,虽然也不属于我,但咒印所激发的力量,却是来自于我的武体本身,这是你我最大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尸魔教主看看稳住身形,周身环绕的尸气虽然依旧雄浑,但却已经有溃散的迹象。

    只是一拳,聂天便将他的武体重创。

    武体受伤,让他锁不住体内尸狗之力,开始溢出体外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尸魔教主惊骇地望着眼前杀神,心只有一个想法:逃!

    “想逃吗?”聂天岂能看不出尸魔教主心所想,冷笑一声,直接一拳砸出,硬是凭借肉身之力,在空激起一道强悍气劲。

    尸魔教主顿时察觉到危险,脸色一变,身影狂退。

    “嘭!”但他还是慢了一步,狂力落下,让他直接倒飞出去,全身骨骼血肉溃败,整个人都快要晕厥了。

    但他心里还有一念,凭着惊人的意志保持清醒,直接向着高空之的巨大杀戮天棺飞掠过去。

    只要躲进天棺之,他安全了!

    聂天冷立空,一脸肃杀,他甚至都没有动,只是静静地看着仓皇的尸魔教主,如同在看一个小丑最后的表演。

    尸魔教主一心只想逃进天棺之,一双眼睛闪烁着炽热无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千米。

    五百米。

    一百米。

    五十米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棺在眼前,他惊喜若狂,甚至连全身撕裂的剧痛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然后在他距离天棺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,突然一道赤红剑芒出现,在空划出璀璨的光晕,瞬息落下。

    尸魔教主双瞳骤然一缩,一瞬之间感觉到死亡逼近的气息,那是渗入骨髓和灵魂的冰冷,让他身体猛地一僵。

    随即剑芒落下,空一片血光。

    第七夜巅峰强者尸魔教主,手沾满了无数鲜血的屠夫,此惨死,尸骨无存!

    杀戮天棺之,一道倾城身影冷立,正是冷凰霁雪。

    她站在那里,如冰雕一般面无表情,如在俯视这个世界的终极冷漠。

    远处,聂天目光微微一凝,似乎在努力地看清楚冷凰霁雪的面容。

    而在片刻之后,他周身的血气开始消退,全身伤口缓缓愈合,但整个人却在已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起来。

    “聂天!”小肥猫惊觉到不妙,大叫一声,从九极之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肥,我……”聂天感受到武体的迅速老化,想要竭力保持清醒,但意识却变得越来越模糊,他想说话,但嘴唇却是不听话了,变得异常沉重,连颤抖都变得困难。

    “撑住!”小肥猫大叫一声,立即释放琉璃之气,将聂天包裹起来,试图阻止聂天的衰老,但却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几乎在眨眼之间,聂天的一张脸皱纹纵横,整个人垂垂老迈,行将腐朽。

    甚至,他的身,都涌动着一股腐烂的气息。

    刚才的封脉之禁,让他拥有超越天武巅峰的力量,也在极短的时间内,几乎消耗掉了他全部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聂天感觉到眼皮越来越重,终于无奈地闭,神识瞬间陷入无尽的黑暗,再也没有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但他的嘴角,挂着一抹笑意,神情安详。

    “聂天!”小肥猫嚎叫一声,但无论他怎么释放琉璃之气,聂天都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似乎真的撑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小肥猫双目垂泪,落下的眼泪竟如珍珠一般,七彩晶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和聂天从相遇到相识再到相知,漫长的过程,一瞬间翻滚脑海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聂天,他或许永远都要被禁锢在琉璃妖塔之,永远都是别人的一个可有可无的分身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不得不跟聂天在一起,到后来心甘情愿跟在后者身边。

    他和聂天之间,经历了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或许,他在聂天的心,并不是最重的,但他却是最了解聂天的!

    不,他不能让聂天死!

    绝对不能!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