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4章 玄黄俯首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4334章 玄黄俯首

    末日十二开启封脉之禁的第三道印关,阴冷地看了聂天一眼,然后便不再停留,身影一动,直接消失了。品书

    同一时刻,半空之。

    聂天被恐怖压力笼罩,几乎喘不过气来,但在此时,他突然感觉到体内封脉之禁爆发,顿时一股可怕至极的力量疯狂涌动,如决堤之海,冲击全身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瞬之间,入骨入髓的剧痛袭遍全身,让聂天直接惨嚎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感觉体内好似有一股力量,渗入他全身每一块骨骼,每一滴血液,每一寸肌肉,要将他瞬间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这种疼痛,若非亲身体验,根本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“嗯?”高空之,尸魔教主突然感知到聂天身的咒印之力更强了,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难道是个疯子吗?如此程度的咒印,不要说区区一名天劫圣王,即便是天武圣祖级强者,也未必能承受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是不想让我炼尸,所以自毁武体。”尸魔教主目光微沉,心说道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一块炼尸之材,这么毁了,还真有些可惜呢。

    “轰!”但在此时,虚空之突然一震,随即震撼一幕发生,那庞然巨掌竟然剧烈一晃,然后直接炸裂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尸魔教主受到冲击,身影连连后退,稳住身形之后,一脸惊骇地望着那破关而出的浴血剑者。

    刚才的巨手,足以碾压一名天武圣祖,但却被聂天冲破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而此时的聂天,全身看去非常恐怖,血肉模糊,周身血气沸腾翻滚,好似站在熊熊火焰之。

    最为恐怖的是,他全身的血肉翻卷着,如同有无数无形的利刃将他一道道割裂,但他却拥有惊人的生命力和恢复能力,那些伤口刚一被割裂,便开始迅速愈合。

    在这种割裂和愈合之,存在着暴虐的平衡,让人看一眼,能想象到这是何种入骨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在燃烧生命力!”尸魔教主看到这一幕,顿时反应过来,惊讶一声。

    寻常武者若是遇到死境,有可能燃烧血气来提升实力,借机突破绝境。

    但此时的聂天,却是在燃烧生命力。

    燃烧血气的代价可能损伤武体,甚至伤到武者的武道根基。

    而燃烧生命力的代价则是直接耗损寿元,这是完全在以生命在战斗。

    而且通常情况下,寻常武者根本无法燃烧生命力,因为这么做需要强悍的武体做支撑,并需要一个燃烧生命的契机。

    聂天拥有强悍的武体,再加体内咒印做契机,所以才能燃烧生命力,而且是疯狂燃烧。

    “我想看一看,杀人如麻的尸魔教主,在死的时候会是怎样的表情。”这个时候,聂天开口了,一双眼睛喷放着血腥火焰,如从地狱走来,宣判一切。

    “狂妄!”尸魔教主低吼一声,即便是聂天在燃烧生命力,他也丝毫不惧,因为其他人根本不知道,尸狗之力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聂天的身影动了,在空划出一道璀璨夺目的生命轨迹,如离弦之箭,快到极致,肃杀无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尸魔教主冷冷低吼,双掌同运,一道道黑气弥漫,在空凝成符,然后又凝聚成一道道黑芒,如同黑暗枷锁一般,扑面盖地而出,向着聂天弥漫过来。

    “轰!轰!轰!”黑芒如龙,在空传出一道道可怕的轰鸣之声,竟是化作一张巨大的黑暗牢笼,瞬间将聂天笼罩其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的生命力很快会燃烧殆尽,不过你的这副武躯,还有一点用处,本教会好好留着。”尸魔教主一脸阴沉,到了这一刻,他还是没有放弃把聂天炼成尸人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聂天面对黑暗牢笼,全身血气喷薄如刃,一步横踏,顿时天地为之一震,随即昊天剑出,噬血之剑在空爆发出刺目的剑之光华,如同生命尽头的光晕一般。

    “刺啦啦……”随即,昊天剑芒所过之处,摧枯拉朽一般,黑暗牢笼直接被撕裂。

    尸魔教主双瞳不由得一颤,脸第一次露出了惊骇之意。

    他显然没有想到,此时的聂天竟然恐怖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高高在,你现在的表情,可配不你尸魔教主的身份啊。”聂天冷笑一声,身影瞬间动了,背后双翼在血气的侵染之下,呈现出诡异的暗红之色,竟然有一种异样的黑暗。

    “唰!”尸魔教主愣了一下,一道剑芒袭来,在他脸留下一道刺目的剑痕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他低吼一声,整张脸都瞬间变得狰狞起来。

    剑痕之辱,他岂能不知,聂天分明是把他当成一个软弱可欺的渣渣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又一道剑芒袭来,璀璨的艳红带着逼命杀机,滚滚如瀑。

    尸魔教主一脸冷肃,一掌横拍,却是没能挡下剑芒,反而是肩膀又多了一道血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他惊骇不小,怪叫一声。

    他的力量,分明聂天强得多,怎么会连后者的攻击都挡不住?

    “我手之剑,可让玄黄俯首!”聂天一步踏出,全身剑意汹涌,如滚滚火焰一般,极其恐怖。

    “你的剑意变了!”尸魔教主顿时明白了什么,惊呼一声,看向聂天的眼神变了,竟是非常畏惧。

    尤其是聂天手的剑,看一眼,似乎心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燃烧生命的代价,让聂天的剑意变得更为纯粹凌厉,甚至突破了原来的剑境限制,爆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凌厉。

    的确,尸魔教主的力量远胜聂天,但他的力量在聂天的剑意面前,却是有些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聂天的力量像如钢如刃,无坚不摧;尸魔教主的力量本来很强,但遇到聂天的剑意,则是如纸如棉,虚有其表。

    再多的纸棉,在钢刃之前,还不是一戳破。

    尸魔教主虽然不是剑者,却跟很多剑者交手过,对剑道也非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在他见过的所有剑者之,没有任何人,能跟聂天相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曾经认为最恐怖的剑者,跟聂天起来,都是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这种不如,不是寻常的差距,而是质的区别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尸魔教主才真正的意识到,眼前的这名银发剑者,到底有多恐怖!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