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29章 尸魔总坛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4329章 尸魔总坛

    聂天和末日十二望着下方的天煞古城,心所想却是完全不一样。请(品书)

    聂天想的是救冷凰霁雪,而末日十二则是想着那个东西。

    “进入吧。”末日十二身影如流光,直接落入城,聂天和大耳猴立即跟。

    天煞古城,尸魔教圣地总坛,暗域第七夜的几大主城之一。

    整座古城阴冷昏暗,如同笼罩在浓雾之下,给人已追踪极其压抑之感。

    末日十二并没有半点不适,相反还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聂天则是十分厌恶这种气息,大耳猴紧紧跟着他,显得很紧张。

    古朴宽阔的街道,没有一个人,整座城像是一座死城一般。

    末日十二走在最前面,似乎对整座城了然于心,每一条路每一个岔口都非常清晰。

    聂天一路并没有说话,但心却是在疑惑,难道他们要直接冲进尸魔教总坛吗?

    算暗域武者实力不强,但尸魔教既然能统治整个第七夜,教必然有强者坐镇。

    之前聂天杀掉的那人,应该算不尸魔教的顶尖强者,否则也不会呆在不夜天城。

    但末日十二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似乎已经计划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很快,聂天等人来到一处昏暗的小胡同外,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这里干什么?”聂天看到胡同里什么都没有,四周都是高高的城墙,不由得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等。”末日十二神秘一笑,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等什么?”聂天一脸不解,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等天黑。”末日十二再次笑了,说道:“你难道不怪,为什么这城一个人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聂天眉头紧皱,等着末日十二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尸魔教的人,只在暗夜降临的时候出没。”末日十二看着远处,说道:“再过几个小时,暗夜要降临了,那时候你才能看到真正的天煞古城。”

    聂天也不着急,点了点头,地盘膝而坐,静静等着是了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眨眼之间,天空变得越来越昏暗了,暗夜降临了。

    聂天明显感觉到,四周空间之的尸气变得越来越重,近乎凝为实质,让人如同置身在一座巨大的坟场一般。

    末日十二倒是一脸从容,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环境。

    聂天怕出现意外,让大耳猴躲进了九极之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在这个时候,末日十二突然看向远处虚空,眼浮现难掩的兴奋之意。

    聂天魔之眼开启,却只听到远处虚空之传来轰鸣声,许久之后才终于看到,一个个巨棺凌空飞渡,悬空而来。

    高空之,一个个巨棺如黑暗之的巨鸟,张开了巨大暗翼,好似要将整个世界都吞下一般。

    几乎在眨眼之间,整个天煞古城的空,被杀戮天棺布满,极其壮观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才是尸魔教的实力啊。”聂天目光微沉,顿时感觉到更沉重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之前他杀一个天棺之人都要开启神魔躯,此时竟然出现了足足千个天棺,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而且有几个天棺,足足有千米之巨,如一片暗云一般浮在空,压迫天地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些天棺之的武者,聂天刚才遇到的人,要强大得多。

    但末日十二却依旧淡定,神情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接着,天棺一个个开启,怪的是,竟有很多人从天棺之陆续走出来,降临在古城之。

    很快,原本死寂的街道变得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聂天在暗处观察着这些人,心里不禁有些怪,似乎他们跟诸天圣界的武者,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末日十二淡淡一笑,身影一动,直接混入人群之。

    聂天反应慢了一些,竟然瞬间不见末日十二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虚空之被尸气充斥,他也无法感知追踪末日十二,两人这样分散了。

    聂天混杂在人群,跟着人潮向前,四周之人的议论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知道了吧,教主这次要纳第九房小妾了。”

    “教主自从死了夫人之后,已经有几十万年没纳过小妾了,今天这是怎么了,怎么突然要纳妾啊?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小娘皮长得国色天香,是不夜天城的人进贡来的,原本是要炼尸用的,没想到被教主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打听到了一个秘密,那小娘皮是三生族的人,而且来头还不小呢。”

    “三生族?不可能吧。不是说三生族早被灭族了吗,怎么还有人存在?”

    议论之声落入聂天耳,他的脸色一变再变。

    这些人口的教主,所要纳的第九房小妾,不正是冷凰霁雪吗?

    他的双瞳微微颤抖,分明燃烧着恐怖的怒焰,胸口微微起伏,周身剑意丝丝涌动,似乎有些压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,你没事吧?”这个时候,他身边一名武者察觉到不对劲,猛然看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聂天冷冷回应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不是……”那人却是脸色一变,随即惊呼起来,但还没有喊完,脖子便被一只大手死死扣住,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聂天毫不犹豫,手微微发力,直接拧断了那人的脖子。

    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下,即便是一些天觉圣帝武者,被他扣住脖子,也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他手一松,那人瘫倒在地,然后化作黑气消散,四周之人完全没有注意。

    聂天跟着人群向前,很快来到一座巨大的广场。

    众人聚集在广场,沸反盈天,显然是在等待大人物降临。

    聂天深吸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嗡!”大约半个小时过后,高空之突然传出一声低沉的轰鸣之声,然后天空好似被一股雄力切开,出现了一个巨大缺口。

    接着,从那缺口之,一口庞让黑棺现身了,竟足足有万米之巨,浮在高空之,如一艘巨舰,一座山岳。

    聂天心头微微一沉,顿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恭迎教主!”而在此时,所有人齐声高呼,然后纷纷跪伏在地,不敢去直视那巨大黑棺。

    聂天眉头皱起,不得已之下,只能半蹲下来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黑棺缓缓打开一扇小门,然后一道矮小的身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