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27章 天煞血石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4327章 天煞血石

    末日十二身影如一道黑芒,向着杀戮天棺飞掠过去。品书手机端 m

    “轰!”同一时刻,杀戮天棺似是感受到了威胁,轰然一声巨震,一掌巨大的黑暗之手出现,直接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末日十二却是丝毫不惧,轻轻扬手,黑暗之力爆发,在空凝成一道利刃,直接洞穿了空的黑暗之手。

    聂天身影也已跟到,看到这一幕,不由得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在离开了黄泉圣地之后,末日十二的实力竟然依旧是如此恐怖。

    刚才一掌,如果是他,虽然也能挡下,但绝对不会这么轻松。

    他能明显地感觉到,此时的杀戮天棺与之前起来,明显血腥尸气更重,应该是力量提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轰!轰!”这个时候,虚空之又是两道黑芒落下,如匹练一般,狠狠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太弱了。”末日十二却是冷笑一声,手随即出现一把漆黑如夜的长剑,一剑横斩,劈碎一切。

    随即,他的身影再次爆冲,一剑直刺,剑影如一条黑蛇一般,凶猛扑出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下一瞬间,剑影落下,庞大的杀戮天棺为之一震,棺身之直接出现了一个刺眼的裂纹。

    聂天目光再次一凝,脸色为之再变。

    末日十二随手一剑的威力,竟然恐怖至此,当真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虚空之,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,竟是从杀戮天棺之传出,顿时令四周气氛都变得异常压抑。

    “取你命的人!”末日十二冷冷回应,手长剑掠空,一股股剑意化作黑芒狂涌而出,直接向着杀戮天棺笼罩过去,如藤蔓一般,将天棺牢牢锁住。

    能将剑意控制得如此精妙,末日十二的剑道天赋,极其可怕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,像杀本座,太天真了!”天棺之,低沉的声音再度传出,随即巨大的天棺在空一震,显然是想摆脱那些黑芒,却是发现,剑意凝成的黒芒,如跗骨之蛆一般,根本无法震脱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低沉的声音惊讶震撼,透出难以掩饰的惊骇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觉得,我杀不了你吗?”末日十二冷笑起来,说道:“杀戮天棺的东西,本来是属于我族的,你们霸占了这么多年,也该还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棺之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惊骇一声,顿了一下,叫道:“你是黄泉族的人!”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末日十二冷笑起来,说道:“你还不算太傻,至少死得不算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”那人却是大叫起来,“黄泉族的人早死光了,不可能还有遗脉存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宵小之辈,当然希望黄泉一脉消失。但我黄泉一脉生生不息,只要还有一个人在,要拿回属于我族的一切!”末日十二一边说着,全身剑意一边弥漫着,顿时一道道剑意之芒变得更为恐怖,死死地禁锢住杀戮天棺。

    聂天在一旁听得疑惑不已,听末日十二的意思,似乎这天棺之的东西,原本是属于黄泉剑族的。

    而且,黄泉剑族似乎曾在暗域存在过。

    “小子,算你真是黄泉一族的人,那又能怎样,你真的以为,仅凭你一个人的力量,能推翻一切吗?”而在此时,天棺之的人冷静许多,开始狂笑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末日十二再次冷笑,一双眼睛如深渊一般,杀意极盛,沉沉道:“我是黄泉之子,我一个人的力量,足以逆转一切!”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”话音落下,他一剑直接刺出,随即无尽黑芒猛然收紧,杀戮天棺在空一震,顿时炸裂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…”一瞬之间,一股股血腥尸气如狂浪一般弥漫开,顿时虚空之充斥着极其浓烈的腐烂之气,好似要将天地淹没一般。

    聂天目光微微一沉,魔之眼直接开启,透过重重气浪,看到了那棺可怕的一幕。

    虚空之,无尽尸气弥漫,一道道铁锁如玄黑巨蛇一般横亘着,而在铁锁汇聚的心之处,站立着一名枯瘦如柴的身影。

    数道铁锁穿过那人躯体,却没有半点鲜血流出,只有无尽的黑气弥漫涌动。

    “刚才说话的人,是他!”聂天心震惊,哪里会想到,这巨棺之会是这样的情景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末日十二一步踏出,提剑狂斩,那些铁索直接被斩断,末日十二站在了枯瘦身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黄泉之子!”那人枯朽的双眼微微抬起,盯着眼前的末日十二,没有畏惧,反而笑了,说道:“没想到,这么多年之后,黄泉族的人竟然还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末日十二冷冷开口,全身杀意沉沉。

    “黄泉之子,大局已定,你改变不了什么。”那人竟是突然狂笑起来,瘦弱的身躯如同风残烛,快要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至少可以杀你。”末日十二冷冽如杀,长剑在空一扬,一道剑芒掠过,空溅起一片血光。

    他手一伸,竟是直接将那人的心脏抓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聂天眉头一皱,身影一动,闪烁过去。

    接着,虚空之的血腥尸气散开,很快消失。

    末日十二手的血红心脏,并没有流血,反而如一块火石一般,释放着腥红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是他的心脏?”聂天望着那赤红之物,不禁惊讶一声。

    “确切地说,这是他心脏的替代之物。”末日十二淡淡一笑,如欣赏一件稀世珍宝一般盯着赤红血石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聂天眉头一皱,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煞血石。”末日十二点了点头,说道:“之前天棺所释放出的杀气,是源自于它。”

    聂天目光一凝,惊讶道:“这小小的一块血石,能有那么大的杀气?”

    末日十二笑了一声,没有回答,而是问道:“聂天,你知道这血石是用来做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聂天察觉到末日十二神情有异,心头莫名一沉。

    “这是那个东西的食物。”末日十二邪异一笑,将天煞血石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食物?”聂天却是一下愣住了,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诡异,竟然以天煞血石为食?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