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8章 有死而已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4318章 有死而已

    封脉之禁,黄泉夺命!

    强大力量的背后是巨大的代价,聂天开启封脉之力,生命在疯狂燃烧之下,最多只剩下三年!

    尹风无我目光颤抖着,一张脸变得苍老无,好像此刻燃烧生命的人不是聂天,而是他。品书

    而在一处虚空之,末日十二的身影再次出现,一双阴厉的双瞳,带着异样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我预想得更加恐怖,竟能将封脉之禁发挥到这种程度。”末日十二嘴角微微抽搐一下,竟是有些紧张,阴阴笑道:“不过越是这样,你越得被我掌控。依你目前生命的燃烧速度,如果你不想死的话,那必须臣服于我。”

    臣服,这是他在聂天体内留下封脉之禁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一切,都在他的掌控之。

    在他跟聂天同时站在剑柱之的那一刻,他已经料到接下来聂天会遇到什么。

    聂天的对手一个一个强,而且他只能全力以赴,不能退缩半步,那么到了最后,聂天别无选择,只能开启封脉之禁。

    只是连末日十二都不得不承认,他有些小看聂天了,后者对封脉之禁的掌控和发挥,他预想得要恐怖得多。

    但越是这样,聂天生命燃烧的速度越多,其寿命越少。

    封脉之禁是黄泉一族的血脉之禁,这世除了末日十二之外无人能解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摆在聂天面前的路,便只有一条:想末日十二低头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终究还是落在我的手了。”想到这里,末日十二嘴角扬起阴翳弧度,一脸冷冽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剑柱之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这是什么力量?”林凡稳住身形,勉强冷静一些,沉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怕了?”聂天冷笑回应,他能感觉到林凡眼的恐惧,一种对强者的敬畏,同时也是一种深深的绝望。

    此时的林凡,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气吞万里的雄心,更不见了见猎心喜的玩味,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畏惧之感。

    猎人与猎物,本是互相狩猎,当猎物足够强大的时候,猎人自然而然地变成猎物了。

    “怕?”林凡目光一沉,心似乎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心,低吼一声,全身气势再次激荡而起,恐怖的剑意冲击虚空,烈烈如刃。

    尽管他已生畏惧之心,但他还是要战下去,他不相信,聂天真的能控制那种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聂天感受着虚空传来的剑意波动,却是冷蔑一笑,道:“林凡,我原以为你是聪明人,没想到你跟他们一样蠢。你根本没有意识到,现在的你我,真正的差距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一步横踏,顿时星芒闪耀,竟如万涛噬浪一般,硬生生地把虚空之的剑意吞噬吸收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林凡身躯一颤,连退数步,差一点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此时面对聂天,他竟然感觉到后者像是一片汪洋大海一般,滔滔无尽,足以淹没一切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。”聂天冷漠开口,昊天剑在空掠过,沛然剑意磅礴而出,一道剑影落下,直接压向林凡。

    林凡目光一颤,尚未来得及做出半点反应,直接被冲击得倒飞而出,在空划下一道血色轨迹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震撼一幕,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,神情都呆滞住了。

    谁敢相信,原本具有绝对压制力的林凡,最后竟会被聂天一剑横扫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人皇站在高空,整个人麻木了许久,终于开口,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眼前,是他最无法接受的事实,林凡败了!

    林凡败,也意味着人皇败,人皇殿败。

    那个原本并没有引起他注意的银发剑者,怎么极限翻盘了?

    这一刻,人皇心竟然隐隐有一种错觉,聂天是不可战胜的。

    聂天目光扫过众人,没有多说什么,身影一动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裁判才反应过来,后知后觉地宣布聂天获胜。

    黄泉争锋最后一战,此结束,最终的结果出人意料,同时也让众人感觉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所有人看向聂天的眼神,带着无法掩饰的敬意和惧意。

    一名如此年轻的剑者,他所展现出的力量几乎是无穷的,其潜力之大,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怎么样?”聂天身影落下,来到尹风无我身边,后者非常紧张,声音都有些发颤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聂天勉强笑了一声,淡淡回应。

    他自己在经历着什么,心自然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他在开启封脉之禁的时候,已经做出了选择,同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他要的是赢,除此之外,并不在意其他。

    赤命丹心看着聂天,已经看出发生了不好的事,想开口问,最终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聂天,我们谈谈吧。”这个时候,一道身影落下,以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聂天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聂天看到末日十二,并不惊讶。

    封脉之禁是末日十二留下,自然没人他更了解这是什么力量。

    “聂天。”尹风无我看着末日十二,明显很防备,脸色低沉无。

    “大哥,没事的。他不会杀我,至少现在不会。”聂天摆手示意尹风无我放松,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末日十二留下封脉之禁,显然是想控制他,而非杀他。

    聂天和末日十二身影齐动,很快来到一片幽静山谷外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现在已经明白,封脉之禁是什么力量了吧。”末日十二幽幽地看着聂天,脸透着胜利者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凭封脉之禁能控制我吗?”聂天并不紧张,反而反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封脉之禁开启,你最多还有三年可活,你不怕?”末日十二显然没想到聂天竟然这么镇定,不禁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生一世,有死而已。”聂天坦然回应,负手之间,尽显豁达心态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有死而已。”末日十二笑了一声,冷冷道:“但是你聂天,可不是那种会等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会等死。”聂天也笑了,说道:“三年时间对我来说,已经足够了,我相信自己,可以找到破解封脉之禁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末日十二冷笑,随即心念一动,神识扫过聂天,接着便是骇然一惊,错愕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