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七十六章 人各有志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七十六章 人各有志

    殷元辰图穷匕见的举动,让张若尘感到痛心,他们终究不是一路人。

    张若尘相信,殷元辰当初所说过的很多话,并不为假,是真情流露,否则也瞒不过他。只是,殷元辰最终,选择了另外一条路。

    眼看符篆就要触及到张若尘的身体,时空却突然陷入了静止,刹那的停顿。

    就在这刹那间,张若尘伸出一只手来,一把抓住殷元辰的手臂,五指如神铁,闪烁着五彩混沌之光,几乎是将殷元辰定住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若尘将符篆反压回去。

    “嗯?不对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脸色微变,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由得,他连忙松开那只手臂,而殷元辰,则是趁机急速倒退,与他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殷元辰面露痛苦之色,动用秘法,以最快的速度,将贴在身上的符篆揭下。

    好在他早就有所准备,为了预防万一,身上布置有反制符箓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这顷刻之间,符篆的力量,已是有部分渗透进入他的身体之中,一时之间,却是没办法完全驱除,免不了要吃一些苦头。

    殷元辰脸上仍旧浮现出笑容,无论张若尘如何厉害,依然是被他所暗算。

    张若尘站立在原地未动,目光注视着自己原本光洁如玉的手掌,此刻却已是变成了青黑之色,一道道诡异的纹络,若隐若现,疯狂的侵蚀着他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阿乐道“你中毒了,是天杀组织的‘死神诏’。”

    天杀组织,乃是天庭界令人闻风丧胆的三大杀手组织之一,源自天堂界。

    而“死神诏”,便是天杀组织独门炼制出来的一种奇毒,意为死神的诏书,中之必死,足以用来毒杀大圣。

    大圣之下的修士,中了“死神诏”,几乎无解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自天杀组织建立以来,被“死神诏”毒杀的强者,可说是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天杀组织能够让人那般惧怕,“死神诏”这种奇毒,可说是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张若尘是着实没有想到,殷元辰竟会将“死神诏“淬炼在身体表面,只要与其有所接触,便会中毒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殷元辰的城府太深,算计的手段是环环相扣。

    殷元辰压制住符篆的力量,整个人锋芒毕露,再无温文尔雅之感,以锐利的目光注视张若尘,道“我们俩的确很像,我是真的不想杀你,可惜,你处处与天堂界作对,你的结局,早就已经注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从一开始,天堂界为你安排的对手,就是我,我一直在等这一天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殷元辰身上,释放出无比浑厚的气息,如同一片混混沌沌的天地坐落在那里,气势磅礴,远比之前他对阎无神出手时,要强大得多。

    甚至,张若尘感知到,他的气息,竟是胜过米迦勒大天使王。

    “我低估了天堂界对我的重视啊!”张若尘暗叹。

    天堂界为了对付他,可谓是煞费苦心,竟让殷元辰一直隐藏真正的修为实力,还想方设法接近于他,取得他的信任。

    只能说,天堂界在张若尘的身上,感受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而殷元辰,也的确是一把很好的刀。

    “为此编造那般多的谎言,应该很累吧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殷元辰自嘲一笑“你觉得那都是谎言吗?不,那都是真实的,只不过,那个人并不是我,而是我的父亲,一个烂好人,一直对昆仑界心心念念。”

    “自中古浩劫后,我的祖母,便被祖父囚禁到幽魂海,与世隔绝,整整十万年,谁也不能接近,也逐渐被人所遗忘,只有父亲一直惦念着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想要救出祖母,陪祖母一同回到昆仑界,为此,他不断隐忍,即便是成神后,也没有轻举妄动,将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修炼之上,让自身变得更强,同时等待着机会,直到数百年前,他才娶了我的母亲,并生下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即便如此,他仍旧没有放弃救出祖母的念头,他太傻了,为了所谓的孝道,为了所谓的血脉亲情,不惜与整个天堂界为敌,可是他失败了,还被祖父亲手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我才仅仅只有七岁,亲眼看到父亲被杀死,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?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?我每天都担惊受怕,每天都在痛苦中度过。万一下一个就是我怎么办?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殷元辰完全是用吼出来的,他的情绪变得无比的激动,无法抑制住。

    闻言,张若尘的心绪,不免出现了一丝波澜,他着实没有想到,殷元辰竟会有这样的遭遇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殷元辰的父亲,乃是一尊神灵,且多半还很强大,到头来,却因为想要救母,被殷元辰的祖父杀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殷元辰的祖父,是真的心狠手辣,实力超绝。

    “父亲死后,家族内的所有人,都排挤我,欺负我,没有人认可我。”

    殷元辰仰天大笑,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,眼中却流淌出泪水,如野兽一般嘶吼道“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我究竟做错了什么?难道就因为我体内流淌着十劫问天君的血脉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什么都没有做错,我只是想要活下去,我只想有尊严的活着。一直以来,我都是最优秀的,我才是天堂界的第一天才,米迦勒所享受到的那些荣耀,本该都属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变得像我父亲一样,一直在隐忍,一直活在痛苦之中,最后却落得那样的下场,我要改变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殷元辰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,这些话埋藏在他的心中,已经有很长时间,压抑得太久,今天终于能够对人说出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殷元辰的双眼变得通红,身体剧烈的颤动,狂笑道“现在机会终于来了,只要杀了你,我就能够得到祖父的认可,成为真正的天堂界修士,所以,你必须要死。”

    改变一切的机会,就在眼前,无论是谁挡在他的面前,他都会毫不犹豫将其杀死,他已经过够那种处处被人排斥、欺凌的生活。

    曾经他也想做他父亲那样的人,可现实的残酷,让他不得不选择另外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的祖母被囚禁,你又是如何得到《通天录》秘术的洗礼?”张若尘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《通天录》作为十劫问天君修炼的绝世奇功,如果落入了天堂界的手中,那着实不是一件好事情。

    殷元辰嗤笑道“你知道一个人被囚禁十万年,不与任何人接触,会变成什么样吗?在这种情况下,她见到了自己的亲孙儿,无论我说什么,她都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她期盼着我常去陪伴,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,还想着让我去寻十劫问天君,重振昆仑界,你说可笑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张若尘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,十万年的囚禁,那种孤单寂寞,足以把人折磨疯掉。

    堂堂十劫问天君的女儿,竟会落得如此下场,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是很可笑,但那个可笑的人是你,在我眼中,你只是一个懦夫,只知道逃避现实,真是可悲。”张若尘漠然道。

    殷元辰面露狰狞之色,伸手指向张若尘,大吼道“你没资格对我说这种话,我所经历的一切,你根本就不了解。要说可悲,你才是真正可悲的人,你为昆仑界做了那么多?又得到了什么?说到底,你只是一个被昆仑界抛弃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根本就不知道,天堂界究竟有多么强大,十万年时间,天堂界诞生了诸多神灵,比中古浩劫前更加强大,早已屹立于真正的巅峰,而昆仑界则是一步步衰落下去,两者之间,已经有着天壤之别。”

    “昆仑界诸神的确是留下了一些后手,但那根本就无法改变什么,我已经亲手杀死过十几名苏醒者,这一次,昆仑界必然会灭亡。张若尘,这一切乃是大势,你阻止不了,挡臂挡车,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说这些话,殷元辰无疑是想要打击张若尘的信念,想要看到张若尘露出绝望的表情。

    其实,他很希望张若尘能够投靠天堂界,那样的话,他们或许能够成为真正的知己,一同谱写传奇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选择的道路不一样,走到了对立面,注定是你死我活的结局。

    然而,让殷元辰感到失望的是,从始至终,张若尘都显得很平静,古井不波,仿佛根本就没有意识到,自身的处境,是何等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完全站到了昆仑界的对立面,那我也无需再对你手下留情。”张若尘以低沉的声音道。

    殷元辰眼神冰冷,身上散发出可怕的杀气,道“还是让我来送你一程,减轻你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殷元辰当即出手,不想继续拖下去,避免出现变故。

    尽管张若尘中了“死神诏”,理论上是必死无疑,可张若尘毕竟不是一般人,谁也不敢说,他一定没有解毒之法。

    只见,殷元辰摊开了一只手掌,掌心中全是水。

    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,将张若尘和阿乐笼罩,根本就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二人便是被拉扯进入一片无垠的大海之中,四周水浪滔天,无边无际,宛如一座混沌海域。

    而殷元辰就站在天边,身躯与宇宙一般巨大,宛如一尊盖世天神,俯瞰着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这片混沌大海,在殷元辰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准确说,是位于殷元辰所佩戴的手套中。

    这只手套,乃是以一座海域世界炼制而成,蕴含着无比浩瀚的力量,虽然无法与卞庄战神的天蓬钟相比,却也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看似很普通,实则内蕴乾坤,只要实力足够强大,催动手套,足以将大圣,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若非有这只手套在,殷元辰又岂敢用手去拿,那张可怕的符篆?

    大海之上,突然升起两轮巨大的明月,均是释放出恐怖的太阴之力,弥漫整个天地。

    刹那间,方圆数万里海域,便是完全被冰封,温度低到极点。

    太阴之力化作潮汐,铺天盖地的向张若尘和阿乐袭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更是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席卷而来,无限接近于六十阶,且品质极高,化作精神力风暴,摧枯拉朽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精芒,瞬间看透了两轮明月的虚实,那竟是一头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“是鲲。”

    鲲那时候一种生活在广袤海洋中的大鱼,体型无比巨大,与神龙乃是同层次的生灵,可以成长为强大的神兽。

    殷元辰是个爱鱼之人,喜欢养鱼,可没想到,他竟然还养了一条真正的大鱼。

    鲲与生俱来掌握太阴之力,若能衍生出太阳之力,就有望化身为鹏,扶摇直上九万里。

    且鲲拥有一种可怕的天赋能力,那就是吞噬,其腹有乾坤,能够吞噬万物,成长到极致的鲲,甚至能够将一座大世界,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头鲲,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极为强大,就算是吞噬九步圣王,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意一动,当即释放出自身的精神力,抵挡在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若尘调动自身的掌道规则,一掌打出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道震天动地的龙吟声,一条长达千里的金色神龙,从张若尘的掌中飞出,凝实无比,栩栩如生,散发出浩瀚的龙威,腾飞九天。

    神龙出海,无匹的威势,将海面上的寒冰,全部震碎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神龙与两轮明月撞击在一起,直接使得两轮明月破碎开来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鲲那无比庞大的身形,显现出来,从半空中坠下,落入大海之中。

    其身长数百里,看上去和鲸颇为相似。

    鲲的眼中有着痛苦之色,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,可它毕竟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掌,张若尘虽然没有动用真理之道,也不曾运用其他力量,仅仅只是施展出掌法。

    可以他如今的实力,随意打出一掌,也足以将九步圣王杀死。

    鲲能够承受一掌而不死,足以看出其实力,是何等的强大,比之青天圣龙,恐怕都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不待张若尘再次出手,阿乐动了,刹那拔剑,剑速快得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一道绝世无匹的剑气斩出,接连天地,划破长空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海面裂开,出现一条无比幽深的沟壑,在剑气的作用下,成为真空地带,海水无法相融。

    鲲反应极快,释放出无比磅礴的太阴之力,凝聚出坚固的冰墙,想要抵挡住阿乐的这一剑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冰墙直接破碎开来,根本就无法抵挡住阿乐的极致剑气。

    鲲的眼睛瞪得很大,其庞大的身体,从中裂开,鲜血喷涌,瞬间便是将大片海域染红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不是鲲不够强大,而是阿乐的剑,太过锋利。

    阿乐和张若尘不同,他的剑道讲究的乃是一个奇字,剑走偏锋,只为杀生,剑出必见血,往往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即便是对付比自身修为实力更强之人,阿乐也能取胜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无数黑色的小颗粒,从鲲的身体中飞出,铺天盖地。

    “蛊虫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瞳孔微缩。

    他能够看出,这些蛊虫很不简单,关键是数量惊人,有着上亿只。

    巫蛊之术,盛行于冥古时代,漫长岁月过去,早已是失传,没想到殷元辰竟然能够掌握,且培育出如此多可怕的蛊虫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殷元辰隐藏得极深,在此之前,竟是从未在人前显露过。

    符篆、奇毒、世界手套、鲲、蛊虫,一系列层出不穷的手段,环环相扣,殷元辰的心机着实是可怕,早就算计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面对殷元辰的种种算计,恐怕没什么人能够不着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噬魂蛊虫,本是我父亲所培育,他死后,我便用他的神血继续喂养,它们隐藏在鲲的体内,谁都不知道,张若尘,好好享受吧!”

    殷元辰狰狞的笑声,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一动,他听说过噬魂蛊虫,乃是冥古时代培养出来的最可怕的蛊虫之一,成长到极致,足以威胁到神灵。

    冥古时代太过神秘,极尽辉煌,诞生出了多种能够与恒古之道相对抗的力量,比如巫的力量、金刚之力、衍界之力等等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究竟是在何种情况下,才促成了这些强大力量的诞生。

    殷元辰的父亲能够培育出如此大量的噬魂蛊虫,其手段无疑是极其了得,定然是得到了冥古时代的顶级传承。

    只是殷元辰竟然用自己父亲的神血,去喂养蛊虫,实在是大逆不道,其内心当真是已经彻底疯狂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了一眼自己沾染上奇毒的那只手,此刻正有纯白色的净灭神火,在熊熊燃烧,快速炼化着“死神诏”的毒素。

    “死神诏”的确很可怕,幸好张若尘有着防备,加上他身上有着月神镌刻的神纹,以及七星神苓日叶精气的排斥,极大程度的阻止了毒素的侵蚀。

    如此,张若尘才能来得及,以净灭神火进行炼化。

    他的火行之道已经修炼至大圆满,催动帝焰级别的净灭神火,足以炼化万物。

    不过,饶是如此,炼化“死神诏”,仍旧是耗费了张若尘极大的力气,其损失了部分元气。

    终于,“死神诏”的毒素,被完全炼化,张若尘的手掌,重新变得白皙如玉。

    心意流转,张若尘召唤出火神铠甲,穿戴在身。

    之前若是有火神铠甲护体,殷元辰的“死神诏“奇毒,根本就不可能暗算到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若尘取出那件两千倍音速的流光功德铠甲,将之交给阿乐。

    阿乐并未拒绝,十分干脆的穿戴起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们所要面对的强敌,或许会很多,自身的防御,便显得尤为重要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