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七十三章 渡劫神莲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七十三章 渡劫神莲

    在场的诸神都明白,卞庄战神能够使用分身,击败甲天下,除了掌握有天蓬钟这件神器之外,更因为这里是天庭界。

    八万里宽的天河环绕整个天庭,因此,只要是在天庭界,卞庄战神就能借天河的大势,转化为自身的力量。

    看似一具分身,实际上,也包含了天河的力量。

    甲天下并不是弱者,而是一座神殿的主宰,换做是在宇宙中别的地方,卞庄战神想要凭借一具分身胜他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他最大的失误,还是低估了天河凝成的势,也低估了卞庄战神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卞庄战神睥睨四方,拎着天蓬钟,重新降临到黑心魔主的身边,强大的神威,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黑心魔主心中凛然,甲天下已经重伤逃遁,谁还能为他出头?

    自他踏上修炼之路以来,一直都很精于算计,步步为营,不但让自身渡过了一次元会劫难,更是让黑魔界跻身成为天庭界前一千的强界,无须为成为功德战场而担心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一次却是棋差一招,本想代表天堂界发声,可到最后,却给自身招来了天大的麻烦,甚至于会有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“跪下,向月神道歉,本座可以饶你一命。”卞庄战神冷声道。

    黑心魔主顿时震怒“卞庄,本座的实力,的确是不及你,但也绝不受你侮辱,本座乃是黑魔界的主宰,即便你是天宫的战神,也没资格杀我。”

    拥有神心者,百折不挠,让他向人下跪,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身为神灵,可杀,不可辱。

    “黑魔界的主宰?算个屁啊,在本座眼中,你就是一个卑微的蝼蚁,既然你这么想死,本座就成全你。”卞庄战神眼神轻蔑,身上释放出可怕的杀气。

    黑心魔主心一横,当即将一方魔印祭出,即便明知不敌,他也不可能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在场的神灵,大多都不禁暗自摇头,以卞庄战神的强势霸道,这个时候,还真是没人敢出面去阻止。

    就在卞庄战神准备出手时,一道平静的声音,突然响起“到此为止吧,卞庄,你应该知道我真理天域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伴随这道声音落下,一道神光,从真理之山飞出,化作一尊高大魁梧的身影,身上散发出浩瀚如渊的神威。

    整个真理天域的规则,活跃了起来,尽皆向着其汇聚而来,似乎整片天域,都在她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出现之人,自然便是真理殿主,在这种关键的时刻,她终是选择出面,不让卞庄战神杀死黑心魔主。

    张若尘亦是跟着离开了真理之山,此时就站在真理殿主的身后,倒是没有受到神威的压迫。

    面对在场的诸神,张若尘显得十分淡定,并未显露出半点慌乱之色。

    当初在月神山,他曾亲身与神灵战斗,心中对神灵虽有敬畏,却并无惧怕。

    其实,张若尘并不希望,真理殿主在这个时候出面,让给黑心魔主死在卞庄战神的手中,才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身形闪动,张若尘出现在月神的身边,抱拳行礼道“拜见月神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次做得很好,本座已经当众宣布,今后你将是广寒界的第四巨头,地位只在本座和树神之下。”月神道。

    闻言,张若尘心中不禁一怔,没想到月神竟会给予他如此高的地位,这样倒是也不错,至少他今后在广寒界,几乎不用受制于人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与月神合作,乃是极为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心念转动,张若尘道“谢月神。”

    月神微微点头,随即将目光投向真理殿主。

    此刻,在场的诸神,目光均是锁定在真理殿主的身上,包括卞庄战神在内。

    对于真理殿主的到来,没有多少人感到惊讶,毕竟这是在真理天域,卞庄战神都快要出手击杀黑心魔主,她如果再不现身,那才显得不正常。

    真理殿主看向卞庄战神,道“你应该知道,在真理天域禁止神战,你想在我的地盘上弑神?”

    “本座不过是揍了两个蝼蚁一顿,可算不上是什么神战,既然殿主亲自出面,本座倒是可以不杀他,但他却必须为亵渎月神,付出一些代价。”卞庄战神道。

    真理殿主道“这是你们之间的事,我懒得理会,但,决不允许再有神战在真理天域爆发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真理殿主身上释放出一股无形的威势,将真理之海笼罩,在场的诸多神灵,都不禁微微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任谁都能够真切的感受到,真理殿主的强大,那种威压,远在卞庄战神这道分身之上。

    卞庄战神眼睛微眯,略作沉吟,道“放心,本座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随即,卞庄战神看向黑心魔主,道“黑心,拿出一株神药来,作为对月神的补偿,千万别说你没有,有些事,瞒不过本座的耳目。”

    不久前,黑心魔主离开过天庭界,待得其归来渡天河时,卞庄战神曾察觉到他的身上,有神药的气息。

    黑心魔主的眼神一沉,他没想到卞庄战神胃口如此大,一开口,便要一株神药。

    神药何等珍贵,即便是万古不灭大世界,也难得能够诞生出几株,对神灵有着极大的用处。

    就像当初,月神仅仅是炼化了七星神苓的一片月叶,就恢复了不少的神力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任何一株神药的价值,都是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黑心魔主身上的确是有着一株神药,那是他耗费极大力气,才从一处极其危险的宇宙秘境中采摘到。

    在数万年前,黑心魔主便发现了这株神药,直到最近,神药才终于成熟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其他人发现神药的存在,黑心魔主可谓是费尽了心思,静静守候数万年之久,在采摘时,还受了不轻的伤,险些陨落在那处宇宙秘境之中。

    现在让他拱手让人,黑心魔主如何能够甘心?

    见黑心魔主久久不说话,卞庄战神不由冷声道“怎么?不愿意是吗?那你最好永远不要离开真理天域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黑心魔主的心,顿时沉到了谷底,他已经听明白,他今天如果不交出神药,卞庄战神绝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或许,从一开始,卞庄战神便已经在打那株神药的主意。

    永远待在真理天域,这可能吗?

    强行压下心中的愤怒,黑心魔主阴沉一笑“月神能够重返天庭界,乃是值得庆贺的事情,这株神药,便当是本座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黑心魔主取出一只圣玉制成的锦盒,以神力托住,送到月神的面前。

    月神淡淡的看了黑心魔主一眼,倒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神药,谁不想要?

    伸手接过锦盒,将之打开。

    顿时,七彩色的神光,从锦盒中绽放出来,一股浓郁的神药气息,向四面八方弥漫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渡劫神莲!”

    有神灵,忍不住发出了惊叹之声。

    一道道神灵的目光,变得火热,渡劫神莲是他们也渴望得到的宝物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在于渡劫神莲太过特别。顾名思义,渡劫神莲能够帮助渡元会劫难,极大提高渡劫的成功率。

    根据前人的经验,炼化一株渡劫神莲,足以将渡劫的成功率,提高三成。

    神灵所面对的元会劫难,一次比一次可怕,别说是提高三成,就算是一成,都会有人愿意付出巨大代价去换取。

    黑心魔主的心在滴血,这株渡劫神莲乃是他为自己渡第二次元会劫难所准备,对他有着无比巨大的意义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类型的神药,黑心魔主哪会留着,得到时,恐怕就已经炼化,用以提升自身的实力。

    数万年的等待,拼命得来的神药,徒为他人作嫁衣裳,实在是很可悲。

    “不错,再过不久,月神便会渡第四次元会劫难,这株渡劫神莲,正好能够用得上。”卞庄战神露出满意的笑容,看向月神的时候,还露出一抹讨好的神色。

    如此神色,出现在他这样的大人物脸上,让在场诸神都感到无语,觉得他没有强者该有的威仪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,第四个元会劫难,这意味着,月神差不多活了五十万年,当真是一位古神。

    无论是天庭界,还是地狱界,像月神这般古老的神灵,应该都不多。

    毕竟,一半以上的神灵,都无法渡过第一次元会劫难。渡过第二次元会劫难的神灵,更是稀少,这一类的神灵,往往都已经能够威震诸天,几乎都掌握了奥义。

    “有渡劫神莲相助,月神必可渡过第四次元会劫难,修为实力更上一层楼,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不由得,不少神灵都开口向月神道贺。

    以月神的实力,一旦渡过第四次元会劫难,到时候,无疑是更加没多少人,能够招惹得起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广寒界在接下来的一个元会,都可以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月神那冷若冰霜的脸上,亦是露出一抹浅笑,这株神药,的确对她很有用处。其实刚才,就算卞庄不出手,她也打算亲自出手教训黑心魔主。

    这株渡劫神莲,算是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看到月神脸上的笑意,卞庄战神不由心花怒放,能博月神一笑,他做的再多,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没有了卞庄战神的气机锁定,黑心魔主不再停留,当即化作一道魔光,急速远去。

    此次弄到颜面尽失,真理天域是无论如何,都不能再继续呆下去。

    奈何技不如人,他纵有再大的愤怒,也只能先忍耐。

    “黑心魔主,你也会有今天,让你活着也好,等将来,我亲手斩下你的头颅,祭奠昆仑界战死的先贤。”张若尘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目光一转,张若尘看向不远处的池瑶女皇,眼中不禁浮现出极为复杂之色,心中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池瑶女皇也将目光投了过来,那双凤眸,宛如宇宙中的两颗冰冷星辰,不夹杂丝毫感情。

    “有进步,加油,我在神境等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,池瑶女皇重新回到真理神殿。

    张若尘本是想要当面问她,为何要那么对待池昆仑和池孔乐,可惜,人家根本就没给他开口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池瑶,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将思绪平复,想要直面池瑶,他还需要变得更加强大才行。

    在场全都是神灵,张若尘虽不惧怕,却也难免有些不自在,故而,他向月神和真理殿主告辞了一句,便独自离开。

    虽然有不少神灵,都很在意张若尘所得到的那份奖励,可有月神和卞庄战神在场,还真没谁敢有什么举动。

    “恭喜大哥,渡过十层海域,登上真理之山。”

    风岩、项楚南等人,立刻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项楚南颇为激动道“大哥,你怎么会和我师母一起出现?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意外,你的师母,竟会是真理神殿的殿主,我现在是对你师父,越来越好奇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风岩面露惊色,道“三弟的师母,是我们真理神殿的殿主?”

    不光是他,项楚南和风兮,也都感到很惊讶。

    唯有青丝雪显得很平静,似乎是早就知道。

    想想也正常,以她的修为实力,她的父母,也不该对她隐瞒太多。

    “也唯有殿主,才能够教导出在真理之道上,有如此惊人天赋的奇才。”风兮露出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能够成为真理神殿的殿主,在真理之道上的成就,无疑是达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,也必然掌握了数量不少的真理奥义。

    项楚南哈哈笑道“有话待会儿再说,我们先找个地方,好好喝上几杯,庆祝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说得对,大哥能够登上真理之山,必须要庆祝,好酒管够,我请客。”风岩笑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正想说话,目光却是突然发现了一道曼妙的身影,不由说道“你们先去找地方,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,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说罢,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,直接从原地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大哥要去做什么?”项楚南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风岩道“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事情,我们去酒楼等他便是。”

    当即,几人便是动身,去往真理天域最好的酒楼,既是要为张若尘庆祝,风岩当然不会小气。

    另一边,一道身影快速闪掠,远离真理之海,想要进入真理神殿。

    “潋曦仙子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声音响起,随即凭空出现在那道身影的前方,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魂界尊贵的神女,大曦王。

    看到张若尘,大曦王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,自商子烆死在张若尘的手中,她便是离开了昆仑界,一直在魂界修炼,直到最近,才来到真理天域。

    她已经有意去避开,可没想到,还是被张若尘所发现。

    大曦王道“张若尘,这里可是在真理天域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如此紧张,我不是来对付你的,只是有几个问题,想要请教你。“张若尘平淡道。

    大曦王漠然道“我似乎没有必要,回答你的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大曦王便是想径直离开,半刻都不想与张若尘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这里有一张镜像图卷,记录的是,你杀死大批天堂界修士的画面。“张若尘一边说话,一边取出一张镜像图卷。

    本来,他还将一种可怕的火焰飞虫,融入了大曦王的体内,不过,现在却是已经感知不到。

    很显然,是大曦王回到魂界后,请魂界的强者出手,将火焰飞虫全部驱除掉。

    但,仅凭这一张镜像图卷,也足以让大曦王服软。

    更何况,张若尘手中还掌握有,对大曦王极为重要的宝物,不怕她不乖乖听话。

    对付敌人,必要的手段,还是要有的。总不能指望着敌人自己将所有秘密,都告诉他。

    大曦王这步暗棋,张若尘已经放置在那里很久,现在就是需要她发挥作用的时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