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七十二章 为揽明月,可失八万里天河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七十二章 为揽明月,可失八万里天河

    血色神殿震动,一道无比高大威武的身影,缓步从其中走了出来,身上散发出浩瀚如渊的神威。

    此人背上长有八只巨大的血翼,身着赤色铠甲,似是以鲜血染红,其看上去很年轻,眼神却是极为深邃,宛如两个黑洞,透着岁月的沧桑。

    他便是血战神殿的创始者,与月神同时代的强大古神,甲天下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整个天堂界,甲天下也是能够派得上号的顶尖大人物,拥有极大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此刻,甲天下的眉宇间,透出一股可怕的煞气,眼神显得十分阴沉,卞庄战神的轻视,已然深深将他激怒。

    如果是卞庄战神的真身前来,他自然不会说什么,可区区一道分身,也敢这般狂,未免太不将他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卞庄,就让本座来领教一下,天宫九大战神之首,究竟有多大的神通。”

    甲天下目光锐利如刀,八只血翼扇动,释放出滔天的血气。

    无数的规则被调动起来,与血气相结合,凝聚成一只遮天巨手,携带无匹的神威,径直向着卞庄战神拍击而去。

    卞庄战神丝毫不以为意,很是轻蔑道“雕虫小技,也敢在本座面前摆谱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卞庄战神脚下的天河,剧烈涌动起来,化作一条巨龙,撞向遮天巨手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遮天巨手携带的神力虽强,可遭到天河的撞击,仍旧是在瞬间爆碎开来。

    继而,天河的威势不减,继续向着甲天下席卷而去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甲天下眼中闪过一道凝重之色,背上的八只血翼,极速变大,化作万里长,宛如垂天之云,每一片羽毛,都泛起妖异的血光,凌厉至极,似一柄柄神剑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血翼横空,斩裂虚空,也将天河生生截断。

    可如此一来,组成天河的弱水,却是趁机附着到了血翼之上,犹如跗骨之蛆,怎么都无法驱除。

    弱水乃是天地间一种极为特殊的神水,任何东西都不能漂浮其上,哪怕是一根羽毛,也会沉入水中。

    同时,弱水具备惊人的侵蚀力,号称能够消融万物,甚至威胁到神灵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天庭界也不会以一条弱水构成的天河守护。

    身为天河镇守者,卞庄战神早已是能够随心所欲的掌控弱水,运用其施展出种种匪夷所思的手段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天河中战斗,卞庄战神几乎是能够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眼见卞庄战神和甲天下激斗在一起,汇聚于真理之海的诸神,不由纷纷退开,为他们腾出足够宽阔的战场。

    同时,也有神灵出手,将下方的圣境修士挪移走,避免受到神战的波及。

    以卞庄战神和甲天下的实力,哪怕只是不小心泄露出一丝神力,都绝非是圣境修士所能承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真理之山的山顶,张若尘的伤势痊愈,悠然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他这次虽然伤得极重,肉身和圣魂都险些崩溃,却也因此得到极大的好处,如今重新凝聚一番,肉身和圣魂的强度,都得以大幅提升,散发出不朽不灭的气息。

    只要他愿意,现在便可以铸造出最为顶级的不朽圣躯,突破成为大圣,且绝非寻常的不朽大圣可比。

    “融合了真理之心的真理界形,果然变得很不一样,变幻莫测,连我本身都有些看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以精神力扫视身后的真理界形,张若尘心中不由暗道。

    他的真理界形,应该仍旧处于星海无岸层次,可在本质上,却是远超一般的星海无岸,所蕴含的奥妙,更是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心意一动,张若尘将真理界形收入体内,他需要好好感悟一番,才能够完美的去运用。

    拥有了真理界形,他便随时都可以施展出十倍的攻击力,即便是真理神殿的十大神传弟子,暂时都无人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张若尘站起身来,对真理殿主拱手道“多谢前辈的指点,让我得以炼化真理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个人的造化,与本座并无太大关系,你暂时先留在这里,不要着急离开。”真理殿主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真理殿主伸手一指,前方立刻凝聚出一块巨大的晶体,映照出外界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两尊神灵在大战!”张若尘颇为诧异。

    真理殿主道“你能够登上真理之山,吸引了多位神灵的注意。而你得到了真理之心,则是一些神灵,不愿意看到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若尘心中顿时明悟,不说其他,天堂界派系,肯定是不希望他继续活在这个世上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,居然可以与甲天下,一较高下。”张若尘心中吃惊,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甲天下为血战神殿的第一至强,天堂界的古神之一,堪称天地执棋手,能够与他抗衡的人物,又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真理殿主道“那是镇守天河的卞庄战神,而且,一道分身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一道分身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脸上,露出惊愕之色,道“那甲天下,也是分身?”

    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实在是看不透,甲天下和卞庄战神的虚实。若不是,真理殿主以真理规则,凝成的晶体,投影了神战画面,他连二神的身形,估计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修为差距太大。

    真理殿主笑了笑,道“甲天下是神之本体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天庭还真是藏龙卧虎,一山还比山高,天外更有天外天,让人随时都得保持一颗谦虚、敬畏、奋进的心。

    大圣之下第一人的名号,看似很了不起。

    可是,大圣之中,强者如云,脱下百枷的大圣谁是弱者?谁没有自己的传奇?

    单单只是青丝雪,张若尘就没有信心,以圣王的境界,与她对抗。

    真理殿主道“不用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,卞庄战神乃是一位古神,号称天宫九大战神之首,更是肩负镇守天河的重任。如果没有这等战力,天庭界不知被地狱界的神灵暗袭了多少次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为何战了起来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真理殿主道“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?殿主莫要开玩笑,我和卞庄战神一点交情都没有。”张若尘苦笑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,月神有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一道笑意“这就有意思了,难道月神的魅力,大到能够让卞庄战神心动的地步?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,你是觉得,月神没有那样的魅力?实话告诉你,月神当年,可是号称美貌气质天庭第一,不知多少神灵被她倾倒。”

    真理殿主看似一副凶恶的长相,对张若尘却是很随和,没有将他当成一个圣王看待。二人交流起来,谈天说地,毫无顾忌。

    张若尘讶然,道“神的心境圆满无缺,怎么可能,还会陷入情感的纠葛?”

    在张若尘的认知之中,一直觉得,神灵都是断情绝欲,为了完成心中的伟大愿想,或者是追寻无上大道,会放弃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就像池瑶。

    子女在她心中,似乎都不是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真理殿主摇了摇头,道“心境的圆满无缺,不是断情绝欲,而是随心所欲。卞庄那个家伙,也算是诸神之中的一朵奇葩。靠谱的时候,可以稳镇天河。不靠谱的时候,是敢丢下天河,独自一人杀入地狱界,谁都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他和月神之间……哏哏,谁知道呢,总之他是声称,只要月神答应与他乘坐天舟同游天河,看尽满天星河,他愿意加入广寒界。为揽明月,可失八万里天河,就是从他嘴里说出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汗颜,心头暗叹,那位卞庄战神,果然是够奇葩。

    为揽明月,可失八万里天河。也不是天宫诸神听到这话,是什么表情,有没有生出换一位神镇守天河的想法?

    “自月神回归以后,为何各方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广寒界?其实都是因为忌惮卞庄战神,他的威名,乃是生生杀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张若尘不由将目光,锁定在了卞庄战神的身上。尽管对方是为了月神,但,这次无疑也是连带着在帮他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很清楚,得了真理神殿的奖励,只怕会有很多人,都想对他不利,甚至于连神灵都有可能亲自出手,他是真正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。

    真理之山上空,卞庄战神的分身,与甲天下激战连连,或许是为了减少破坏,二人已是进入到虚无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甲天下越战越心惊,以他的实力,面对卞庄战神的一道分身,竟是丝毫都无法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一抖手,甲天下将《修罗地狱图》祭出。

    图卷展开,化作一座浩瀚的世界,呈现出一座赤黄色的恢宏大陆,浓厚的血气,笼罩在大陆之上,无数血河、血湖、血海密布,看上去极为的怵目惊心。

    可以看到,大陆上流动着数之不尽的铭纹,散发出蕴含匪夷所思的神圣力量。

    月神山一战中,月神曾从二甲血祖手中,夺取了《修罗地狱图》,但大战结束后,双方达成一些协议,便又将此宝归还给了甲天下。

    毕竟,《修罗地狱图》乃是血战神殿的镇殿重宝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甲天下催动《修罗地狱图》,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,无疑是要比二甲血祖强大得多。

    一根根粗壮的血柱,从修罗大陆上冲天而起,轰击向卞庄战神。

    这些血柱,均是蕴含着无比强大的神力,可以将大片星空轰碎。

    “一张破图,也敢拿出来碍眼,看本座将它砸得稀巴烂。”

    卞庄战神并未闪避,反而是主动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见他抡动天蓬钟,迎向轰击而来的诸多血柱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天蓬钟表面流转无数的铭纹,释放出朦胧的混沌金属光华,无坚不摧,将一根根血柱,尽皆击碎。

    下一刻,天蓬钟极速变大,简直能够堪比一座大世界。

    卞庄战神力量无匹,直接將变大的天蓬钟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天蓬钟沉重无比,坚硬至极,一下子便将修罗大陆击穿,整个世界都出现崩塌的迹象。

    甲天下连忙释放出更多的神力,乃至于运用出自身所掌握的奥义,注入《修罗地狱图》中,稳固住修罗大陆。

    “给我镇压。”

    甲天下低吼,将《修罗地狱图》的力量,催发到极致。

    流淌在修罗大陆上的所有血液,全都升腾而起,化作无尽血海,将卞庄战神淹没。

    这些血液乃是杀戮无数神灵,收集而来,充满了怨煞之气,极其邪恶,就算是神体,也会受到侵蚀。

    卞庄战神的身体,突然化开,化作浩瀚无垠的弱水,包裹住天蓬钟,横扫四方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眨眼之间,无尽血海便是被天蓬战神所化的弱水,冲击的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连带着修罗大陆,也变得四分五裂,陆地成灰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甲天下遭受猛烈的冲击,身体倒飞而出,口中神血喷溅,他背上的血翼,有着三只爆碎开来,剩下的五只血翼,尽皆沾染上神血,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血翼。

    《修罗地狱图》再度显现出来,其上竟是清晰的出现了数道裂痕,受到不轻的损伤。

    眼见卞庄战神所化的弱水,再度向自己冲击而来,甲天下却是不敢再去硬拼,当即将《修罗地狱图》收回,而后极速倒退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甲天下退出了虚无空间,退回到血色神殿内。

    没有半刻的停留,甲天下驾驭血色神殿,准备破开虚空,离开真理天域。

    “哪里逃?”

    卞庄战神的大吼声响起。

    尽管甲天下的速度很快,可天蓬钟仍旧是砸在了血色神殿上。

    “咔。“

    血色神殿发出破碎之声,当即坍塌下去一大块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甲天下更加不敢停留,顾不得什么颜面,立刻遁走。

    弱水聚拢,重新化作卞庄战神的模样,将天蓬钟收回,看着遁走的血色神殿,不屑道“逃得倒是挺快,没本事,还喜欢强出头,甲天下,你最好老老实实龟缩在血战神殿,不要再出来,否则,本座见你一次,打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在场的神灵,无不露出惊色,很多神灵看向卞庄战神的目光,都充斥着敬畏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甲天下可是掌握了奥义的古神,竟然连卞庄的一道分身都无法打过。卞庄究竟强横到了何种地步?”黑心魔主心中震惊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才知道天宫九大战神之首,所代表的意义,那是真正的绝世无敌,屹立于星河宇宙之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章,是补昨天的那一章。顺便,小鱼厚着脸皮,求一下月票和推荐票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