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七十章 破而后立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七十章 破而后立

    真理之心缓缓转动,十二万九千六百个切面都折射出奇异的光芒,镌刻其上的纹络,清晰浮现而出,像是拥有着生命,形态不断发生着变化,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饶是以张若尘如今的圣道境界,看这些纹络,仍旧是感到晦涩难懂,精神力运用到极致,也只能解析出零星的奥秘。

    以他想来,就算是大圣,乃至神灵,都同样无法轻易参透真理之心所蕴含的玄妙。

    好在炼化真理之心,并不需要参透所有的玄妙,只需有所明悟,关键是要与真理之心相契合。

    张若尘已然是完全放松下来,一点都不着急,慢慢的去与真理之心沟通,自身修炼出的一亿道圣道规则,缓缓缠绕上去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张若尘的规则河流,仍旧是被真理之心的力量,震得溃散多次。

    若非他所修炼出的圣道规则,都极为凝实坚韧,说不得已经被磨灭掉不少。

    真理殿主伫立在一旁,不时开口指点,让张若尘少走了许多的弯路,也避免了很多危险。

    在这片天地间,恐怕没人会比真理殿主,更加了解真理之心。

    也不知耗费了多长时间,张若尘释放出去的规则河流,终于将真理之心完全包裹住,两者之间,仿佛建立起了一种特殊的联系。

    “孺子可教,竟能这般快就明悟其中的关键,如此悟性,难怪须弥圣僧会选择他作为传人。”真理殿主暗暗点头道。

    她虽在一旁指点,可能否领会,却要看张若尘本身。

    如果张若尘的悟性太差,他就算指点得再清晰透彻,也是白白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某一刻,虚空震颤,真理之心终是被撼动。

    别看真理之心仅有拳头大,实则沉重无比,宛如一座庞大的世界,如果不能与其相契合,就算是大圣,也没办法撼动分毫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眼神,徒然变得明亮,双手合十,结出一道印诀,磅礴的五行混沌气,源源不断的从体内涌现而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百万道真理规则飞回,与五行混沌气相结合,快速构筑出一座朦胧的混沌世界,内蕴浩瀚星海,似要演化出另一片宇宙来。

    真理界形一凝聚出来,真理之山便是出现共鸣,无尽的真理规则显现,在天空中交织出一片绚烂而浩瀚的星空,看上去格外的真实。

    “收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低喝。

    顿时,九千九百万道圣道规则齐动,将真理之心缓缓拖动。

    张若尘表情严肃无比,不敢有半点松懈,竭尽所能的调动自身的圣道规则。

    然而,一切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般顺利,还未拖动多远,真理之心就轻微颤动起来,圣道规则难以将其束缚住。

    “圣相出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意一动,当即将六尊圣相,尽皆释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六尊圣相分别镇压天、地、东、南、西、北六个方位,彼此力量相连接,浑然一体,将真理之心牢牢的锁住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拥有六尊圣相的优势,无疑是得以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六尊圣相吗?果然与那阎无神一样,都是非常之人,自冥古时代后,已经很久不曾诞生过这样的生灵,如今却同时出现了两个,这是否预示着什么呢?”真理殿主眼中闪过一道异光。

    不由得,真理殿主陷入了沉思,以她的身份,所能接触到的秘辛,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,天地间会发生什么事情,她通常都能够提前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有着六尊圣相的镇压,真理之心终于是再度变得稳定下来,拖动的速度,也稍微变快了一些。

    做这件事情,对心神的消耗极大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心神的坚韧程度,都险些吃不消。

    待得真理之心被拖动到近前时,一个黑洞出现在真理界形上,释放出强大的吞噬力,将真理之心吸住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真理之心突然释放出一道轻微的波动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眼神,顿时为之一凝,他的真理界形,竟是在巨震,隐隐有着崩溃的迹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有着一股古怪的力量,传递进入他的身体中,竟是在瞬间,就让他的五行混沌体受创,体表出现很多道细微的裂痕,圣血从皮肤中渗透而出。

    所幸,这股力量不算太强,很快便是消弭于无形,总算没有造成大的破坏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真理之心,尚未真正开始炼化,竟然便差点毁掉我的肉身。”张若尘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看来真理殿主所言非虚,炼化真理之心,的确是凶险万分,稍有不慎,他就将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如果他想选择放弃,现在其实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而一旦将真理之心,纳入真理界形,到得那时,他就再也无法退缩。

    看着近在咫尺的真理之心,张若尘的眼中没有丝毫犹豫之色,显得无比的坚定,他所选择要做的事情,从来都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重新调整好自身的状态,张若尘全力催动真理界形,将真理之心死死的吸住。

    饶是此地的空间稳固至极,此刻都不禁出现了扭曲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一鼓作气之下,真理之心终于是被纳入了真理界形之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表情,变得更为严肃,他知道,接下来,才是真正凶险的时刻。

    他所需要面对的结果,只有两个,要么成功炼化真理之心,要么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“炼化真理之心,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,不可借助外物,切记。”真理殿主认真叮嘱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张若尘身上有很多宝物,但若是在这个时候使用,只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。

    张若尘点头“多谢前辈提醒。”

    深深呼出一口气,张若尘就地盘坐下来,并未着急去炼化真理之心,而是一遍遍运转《九天明帝经》,让自己的身心,完全放松。

    关乎自身的生死,无论如何,都绝不能有丝毫的大意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张若尘的身心变得空灵,抛开了所有的杂念,心神完全沉浸到真理界形内,开始炼化真理之心。

    他所要做的,便是让真理之心与真理界形融合,成为一体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他的真理界形,将会变得更加强大,同时增加更多的玄妙,得到超乎想象的好处。

    在张若尘的控制下,真理界形开始有规律的震动起来,其中的亿万颗星辰,围绕着真理之心,徐徐转动。

    他所拥有的一个极大的优势在于,真理之道已经达到大圆满,可以极大提高炼化真理之心的成功率。

    真理殿主静立在一旁,如果张若尘炼化真理之心失败,她会选择出手,尽所能保住其性命。

    毕竟,像张若尘这样的绝世奇才,如果陨落于此,未免太过可惜。

    只是,即便是她出手,也不敢保证,一定能救下张若尘。

    目光转动,真理殿主看向真理之海的岸边,即便有金色烟霞的遮掩,她仍旧能够看清岸上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月神、天蓬、曼陀罗花神、甲天下……,来的神倒是不少,看来都很在意我真理神殿的这份奖励啊。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若是能够成功炼化真理之心,只怕也会有不少的麻烦,月神都未必护得住他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真理殿主透过虚空,将目光锁定在镇守天河的弱水巨人身上,眼中浮现出异样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,仅仅一瞬,真理殿主就将目光收回,重新注视在张若尘的身上。

    就算是她,也不知道,张若尘究竟需要多长时间,才能够将真理之心炼化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事情,根本就无法去预料,也许一天,也许一年,关键要看张若尘与真理之心的契合程度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真理界形震动,靠近真理之心的大量星辰,都在瞬间湮灭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身体一颤,喷出一大口鲜血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的气息变得十分紊乱,体内气血涌动,超越常人数十万倍的阳刚之气,简直要破体而出。

    张若尘并未慌乱,反而是越发的冷静,当即运转《九天明帝经》,梳理自身的力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若尘施展出空间真域,禁锢自身,似要让身处的这片天地,完全陷入静止状态,实现永恒。

    只要开始炼化真理之心,中途便不能够停止,无论遇到多大的问题,都必须要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大量的星辰,重新靠近真理之心,释放出独特的波动,小心翼翼进行渗透。

    张若尘所凝聚的真理界形中,有着数以亿计的星辰,且数量还在不断的增加,不会轻易被全部湮灭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真理之心再度出现异动,同样将大量星辰湮灭,更是让张若尘遭受更重的创伤。

    就这般,张若尘一次次调整好状态,又一次次遭受重创,即便他的肉身拥有极强的恢复力,也逐渐开始吃不消,恢复的速度,越来越慢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真理界形内的星空,已经是湮灭了大半,也因此,真理界形变得很不稳定,有着崩溃的迹象。

    真理界形凝聚不易,一旦被毁掉,再想凝聚,难度将会增加十倍、百倍。

    “咔。”

    真理界形出现第一道裂痕,相应的,张若尘的肉身上,亦是出现一道清晰的裂痕。

    更糟糕的是,张若尘的圣魂上,亦是出现了裂痕。

    且即使他运用七星神苓日叶的精气,也根本无法将裂痕修复,更不能遏制自身精气神的流失。

    “真理界形上,每出现一道裂痕,你的肉身和圣魂上,便会相应的出现一道裂痕。而当真理界形彻底破碎时,也即是你爆体而亡之时。”真理殿主的声音,在张若尘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闻言,张若尘心中不禁一沉,生出强烈的紧迫感。

    只是他明白,越是这种时候,就越不能着急,他需要更加冷静,思考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可真理之心着实太过霸道,使得真理界形的裂痕,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而张若尘的伤,也因此变得越来越重,身体布满裂痕,犹如快要破碎的瓷**。

    “嗯?张若尘的气息,怎么会变得如此虚弱?”

    月神的眼神微凝。

    借助神使木杖,月神模糊感知到了张若尘的情况。

    可惜,她的神力和神念,都无法降临到真理之山上,无法弄清张若尘究竟是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月神虽然知道真理神殿的奖励不容易得到,却没想到竟然还会有生命之危。

    除了月神,池瑶女皇眼中亦是有着异样之色,似是同样察觉到了张若尘的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广场之上,真理殿主的眉头微微皱起,在她的面前,张若尘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,体内的圣血,简直都快要流尽。

    而在张若尘身后的真理界形,更是布满了裂痕,且还在继续增加,大量的五行混沌气散溢出来,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失败了吗?“

    真理殿主的眼,中浮现出丝丝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的条件,都无法成功,今后还能找到可以炼化真理之心的圣王吗?

    “我绝不能失败,我若身死,谁去救回昆仑?谁去保护孔乐?谁去重建圣明?我还有太多的事情,没有去做,怎么可以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心中,涌现出无比强大的意志,不甘不屈。

    因为,他的肩上,扛着满满的责任。

    他不允许自己就这么倒下,绝对不允许。

    在这股意志的驱使下,他的真理界形极速坍塌收缩,竟是要归于混沌。

    真理殿主正想出手,将真理之心,从张若尘的真理界形中抓摄出来,察觉到这种变化后,不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精神意志,还未放弃吗?”真理殿主露出一道讶色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承受那般巨大的痛苦,精神意志必然会趋于崩溃,难以凝聚起来。

    可张若尘此刻的精神意志,却是高度凝练,像是发生了某种质的升华。

    真理界形坍塌的速度极快,眨眼间,已是变得不比拳头大多少,仅仅将真理之心包裹住,其内没有了星辰的影踪,只剩下一片混沌,如同天地未曾开辟之时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真理之心竟是完全沉寂了下去,情况不再继续恶化。

    张若尘本身亦是陷入沉寂,丝丝缕缕的五行混沌气,汇聚起来,犹如一缕缕丝线,将他的身体缠绕包裹,化作一个巨大的茧蛹。

    在真理殿主的感知中,张若尘的生命波动,变得无比微弱,近乎于无。

    “最关键的时刻来临,希望他能够熬过来。”真理殿主道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她已是完全不能插手,是生是死,得看张若尘的造化。

    此刻的真理之山,已经变得极为安静,天空中的异象,亦是完全消失,给人一种无比压抑之感。

    在这里,时间和空间的概念,都变得十分模糊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一股强大的力量勃发,似沉寂亿万年的火山爆发。

    包裹住张若尘的茧蛹,破碎开来,在他的身后,微型的真理界形极速膨胀,无数星辰衍生出来,而真理之心,则是已经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准确说,是真理之心与真理界形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重新开辟的真理界形,比过去更加浩瀚,每一颗星辰,都璀璨夺目。

    浩瀚的星空异象,再度出现在天穹之上,且远比之前要壮阔得多。

    “砰砰。”

    强有力的心跳声响起,强大的生机,从张若尘的体内释放而出。

    他那因为失去大量血气而变得干枯的肉身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重新变得饱满。

    天地间浮现出亿万道真理规则,全都围绕着张若尘旋转,仿佛他已经成为真理之道的掌控者。

    “混沌归元,破而后立,果然是非常之人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些列的变化,真理殿主长笑一声,忍不住扬声说出一句。

    这一句,自然也被真理之海岸边的诸神听到,顿时,有的神灵浮现出笑意,有的神灵脸色却冷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欢迎大家关注《万古神帝》的微信公众号,微信搜索“飞天鱼”添加关注便可。最近,弄了两个微信群,大家也可以加一加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