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五十八章 未分胜负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五十八章 未分胜负

    阴阳太极图案缓缓转动,释放出极为可怕的剑意,笼罩整个星空小天地,紧紧锁定阎无神的气机。

    张若尘本身的气势,在节节攀升,将自身剑意和百万道剑道规则,尽皆注入阴阳太极图案之中,以便于催发出阴阳两仪剑阵的最强威能。

    殷元辰暗暗松了一口气,低语道“原来张兄还有这样的底牌,如今空间封禁已破,倒是有希望将阎无神留下。”

    以他想来,此刻,皇城中的强者,定然已经感知到这边的动静,阎无神就算再强,也不可能与天庭界一方的诸多强者相对抗。

    “池瑶女皇的滴血剑吗?不错的剑阵。”

    阎无神的目光,便是慎重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气息,完全与阴阳太极图案相结合,宛如成为了一个整体,剑阵可以随他的心意运转。

    修成剑十后,张若尘对于阴阳两仪剑阵的感悟,无疑是更为深刻,尤其是他参悟出了第六层境界,更是能够让剑阵产生难以言喻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阴阳两仪剑,生死夺造化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手,猛然向下一压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阴阳太极图案剧烈震动,一道划破天地的剑芒,当空镇压而下。

    阎无神轻哼了一声,头顶的《死亡天书》翻动,飞出大量可怕的玄光,迎向一道道剑芒。

    一剑破开玄光。

    剑芒直接与《死亡天书》碰撞在一起,将阎无神被半空,劈得坠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可惜,没能破开天书。

    阎无神爆哼一声,催动至尊圣器级别的拳套,调动百万道拳道规则,施展出无比霸道强绝的拳法。

    一道浩大的拳印轰出,挤满整个天地,似要贯穿整个星河宇宙,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。

    “砰。“

    拳印径直轰击在阴阳太极图案之上,无匹的力量,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饶是这片空间还处于半封禁状态,拳印周围的空间,仍旧是破碎开来,无数的空间碎片飞舞。

    可任凭其如何冲击,阴阳太极图案却始终是稳固无比,丝毫没有溃散的迹象,反而是在将缓缓磨灭拳印所蕴含的力量。

    连带着破碎的空间,也被镇压住,重新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“阎无神,你就只有这点力量吗?”林刻双手摊开,一手掌时间,一手握空间,代表生和死的双剑,亦是围绕着他。

    “还早着呢。”

    一道无比伟岸的身影,从《死亡天书》中走出,身上散发出浩瀚的神威,生死玄光萦绕在其身后,凝聚成一方轮盘,呈黑白之色,生死之力转化不息,生死尽在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二人都掌生死。

    不过,从《死亡天书》中走出的那道身影,并非是真身,仅仅是昔日神灵留下的一道印记,在此刻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那位神灵无比强大,曾修炼出混元地狱阎罗气,无敌于世,留下赫赫威名。

    虽说只是一道印记,但却是栩栩如生,宛如真身跨越时间长河,从无比遥远的时代,降临到当世。

    伟岸身影眼神冷漠,缓缓抬起手,一指点出。

    海量的生死之力,凝聚于指尖,轻描淡写的点击在阴阳太极图案之上。

    顿时,阴阳太极图案震动起来,剑阵的运转,竟是出现了丝丝滞碍。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微变,双手奇快无比的结出道道印诀,将大量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,注入剑阵之中。

    一时间,剑阵衍生出更多的变化,空间领域和时间领域,同时显化,改变空间形态和时间流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若尘将《时空秘典》祭出,形成玄妙的多元空间,笼罩向池昆仑所在的那片血云。

    他不确定阎无神还有些什么底牌,稳妥起见,还是先将池昆仑救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《时空秘典》快要接近池昆仑时,池昆仑却是凭空消失无踪,被刹那挪移到了阎无神的身边。

    将池昆仑禁锢在自身的空间领域内,阎无神道“张若尘,想要救走池昆仑,等你真正打败本座时再说。”

    随着阎无神的话音落下,星空小天地徒然收缩,化作一颗血色的圆球,落入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继而,阎无神显化出九丈六金身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浮现出漫天佛影,诵经声响彻天宇,撼动人心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阎无神化作一道金光,速度快到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成千上万道掌印出现,每一道都极其刚猛霸道,天地间,处处都在荡漾着金色涟漪。

    一座雅致的圣府中,慈航仙子忽地抬头,看向遥远的天际,眼中浮现出惊异之色“九丈六金身,弥陀掌,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身为佛门的领袖人物,对于佛门的法,慈航仙子自然是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无论是九丈六金身,还是弥陀掌,都是佛门的不传之秘,修炼难度极大,在如今的西天佛界中,大圣之下,根本就没有人修成九丈六金身,修成弥陀掌的人,亦是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可现在,慈航仙子却看到有人,同时修成了九丈六金身和弥陀掌,即便她的心性,再怎么淡然,也不免泛起波澜。

    慈航仙子离开圣府,向大战进行的地方赶去。

    不仅是慈航仙子,身在皇城中的其他顶尖强者,也都纷纷动身,想弄清楚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阎无神,他竟然敢进入皇城。“

    有强者看清了出手之人的模样,不禁发出惊呼之声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立刻引起巨大的波澜,整个皇城都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“什么?阎无神在皇城中?他是疯了吗?“

    “胆敢潜入皇城,阎无神未免太不将我们天庭界修士,放在眼中,绝不能放他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若能镇杀阎无神,天宫必会给予重赏,这是天大的好机会,好处不能都让张若尘给占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即便阎无神再怎么凶名赫赫,可这是在皇城内,乃是天庭界一方的大本营,故而,根本就没什么人惧怕,反而是都想擒住乃至杀死阎无神,立下一桩大功。

    尤其看到是张若尘在与阎无神厮杀,很多修士便更是急切的想要出手,不想看到张若尘的声名,被推送至更高处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阎无神?他从何处得到了我佛门的秘传?”慈航仙子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佛门的秘传,被地狱界所得,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万千道掌印,连续拍击而出,生生将阴阳太极图案撼动,不可避免的显露出细微的破绽。

    依靠本源神目,阎无神清晰的捕捉到了这种破绽,真身出动,毫无花俏的一拳,轰击在剑阵的某个薄弱环节之上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阴阳两仪剑阵被生生撕裂开一道小小的口子,阎无神一手抓住《死亡天书》,刹那脱身而出。

    站在中央皇城的上空,阎无神眼中浮现出丝丝遗憾之色“这一战,看来是无法再继续下去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很想与张若尘分出个胜负,乃至生死,可眼下这种情况,几乎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等本座彻底融合完成,会再与你一战,如果到时候,你仍旧只有这点实力,你将必败无疑。”阎无神漠然道。

    留下这句话,阎无神不再停留,当即便要撕裂空间,离开皇城。

    “阎无神,休走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多名顶尖强者出手,从不同的方向,对阎无神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难得有对付阎无神的机会,没谁愿意错过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一道道掌印、拳印、剑芒隔空打来,还有一座宝塔和一座神殿,从天而降,释放出浩瀚的神威,似可镇压世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阎无神冷哼了一声,道“乌合之众,就凭你们,也配和本座交手?”

    别说他现在已经善恶合一,就算还没有,也照样不会将这些人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万丈金光从阎无神的体内,迸发而出,形成潮汐一般的金色涟漪,向着四面八方扩散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金色涟漪所过之处,所有的圣术,都尽皆破灭,那座宝塔和神殿,亦是被掀飞出去。

    出手之人,无一例外,全都被金色涟漪波及到,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强?他真的还处于圣王境?“

    数名强者心中均是震动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可都是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强者,一同出手,不但没能奈何阎无神,反而是都受了伤,对他们而言,着实是不小的打击。

    同为大圣之下第一层次,差距未免太大了些。

    阎无神的手中,出现一道残缺的古符,催动后,释放出一道极为神秘的力量,强行将前方的空间贯穿,形成一条漆黑的通道。

    很不可思议的是,这条通道竟是突破了皇城的阵法,直接通往城外。

    阎无神收起九丈六金身,恢复本来模样,带上池昆仑,化作一道流光,进入到漆黑的通道之内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诸多强者赶到,纷纷出手,各种圣术和圣器,轰击向漆黑通道。

    可惜,都晚了一步,漆黑通道自行坍塌,将所有的攻击,都阻挡在外。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,以至于张若尘都来不及再出手,当然,也是因为心有顾忌,怕伤到了池昆仑。

    而且,阎无神既然敢进入皇城,就必然有脱身之法,能够将其留下的可能性,可说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挥手间,张若尘将阴阳两仪剑阵撤去,沉渊古剑和滴血剑重新飞回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阎无神能够悄无声息进入皇城,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信号,会否还有其他地狱界强者,也进入到了皇城中?

    无论怎么想,张若尘都不觉得,阎无神进入皇城,会仅仅只是为了与他一战。

    另外,阎无神如今善恶合一,实力暴涨,也让张若尘真切感受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是同阶无敌。

    阎无神是唯一的例外。

    要知道,阎无神如今是初步融合,还不算稳定,并未达至真正的巅峰,待得其沉淀下来,实力必然还会有不小的提升

    正当张若尘思考之时,慈航仙子来到近前,道“张师弟,你对阎无神的情况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道慈航仙子想知道什么,不由回道“阎无神得了佛门一位古老圣佛的传承,参悟善恶之法,而分化善恶双身,如今终于功德圆满。”

    尽管只是很简洁的一段话,可慈航仙子却是一下子明悟了许多东西,心中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……”

    慈航仙子已猜到那位圣佛的身份,也知晓其开创的禁忌佛法。

    那种佛法,在佛门中,都已经鲜少有人敢去尝试。

    没想到,阎无神不但敢修炼,并且还更进一步,让善恶彻底分化,难以想象其意志究竟强大到了何种地步。

    慈航仙子很少佩服什么人,但,却不得不佩服阎无神。

    真正的盖代人物。

    若非这个时代出了一个张若尘,恐怕善恶合一的阎无神,独自一人,就能掀翻整个功德战场。谁人能挡?

    四大天王现在已经压不住他。

    别的那些第一层次强者,就算数量再多,若是无法定住空间,围困住他,恐怕结局都是被阎无神各个击破,一一尽杀。

    就像当初以一人之力,对抗地狱界诸神的十劫问天君,杀得星空都被神血染红。

    修成禁忌佛法、九丈六金身和弥陀掌,除了那位古老的圣佛外,阎无神应该是唯一的一个。

    殷元辰来到张若尘身边,摇头叹道“可惜,还是没能留下阎无神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将目光,投向殷元辰,道“阎无神是冲我而来,此次倒是连累了殷兄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小伤,算不得什么,能够与阎无神交手,也算了了我的一个心愿。”殷元辰道。

    虽说他败得很惨,可至少正面与阎无神交锋了一次,这应该是很多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强者,都渴望有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名身着黑色铠甲的干瘦男子,身高不到六尺,脸庞像刀削的一般,眼神冰冷如刀,身上隐约透着一股邪气,一看就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听到这道声音,张若尘不由转过头去,目光锁定干搜男子,一眼便是认出,此人乃是血天邪君,是姹界的领袖人物。

    说起来,在圣明城中,张若尘曾杀过不少姹界的修士,包括那实力接近大圣之下第三层次的顾天阴。

    姹界乃是邪道的圣地,有着诸多传承悠久的邪教,修炼诡秘莫测的邪术,很是不好招惹。

    张若尘淡淡道“一切难道还不够明显吗?”

    “阎无神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”血天邪君以质问的语气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“这你应该去问阎无神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阎无神逃走,你为何不出手拦截?难道说,你与阎无神之间,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怕他被擒住而暴露。”血天邪君继续质问道。

    耀天公子这是也走了出来,道“张若尘,我觉得你还是将所有的事情,都解释清楚为好,免得引起大家的误会。”

    眨眼间,在场已经汇聚了数百名强者,大多都属于大世界的领袖人物,一个个都将目光投向张若尘,不知各怀着怎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张若尘感觉到好笑,如果换做站在这里的是阎无神,他们敢如此质问?

    “你们尚且还没有资格,以这样的语气,在我面前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手指轻轻一弹,周围这片空间猛烈震荡,在场数百位大世界的领袖人物,皆是感觉到站立不稳,如同天要塌,地要陷,身体不受控制纷纷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就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,张若尘径直向中央皇城外行去。

    阎无神公然进入中央皇城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何等嚣张狂放。今日,昆仑界和天庭大军的气势,无疑是受到严重打击,将会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张若尘自然是要去,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就看地狱界,又有几人,接得住他的剑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久没有求票了,小鱼求一下月票和推荐票,同时祝大家元旦快乐,新年新气象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