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四十九章 不服,便杀之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四十九章 不服,便杀之

    皇城上空,一行行文字映照天地,每一个文字,都散发出可怕的威压,如同一颗颗星辰,悬浮于天际,压得城中许多修士,都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皇城都为之震动,没有人能够对之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好霸道,竟想用如此苛刻的规则,来约束各界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笑话,他张若尘再强,也只是一位圣王,居然妄想制定所谓的界规,未免太不把各大世界放在眼中。”

    “昆仑界已经沦为功德战场,得依靠各大世界的援助,才能暂时抵挡住地狱界的入侵,有什么资格谈尊严和地位?”

    “界规?想以一己之身,力压万界,他张若尘还差得远,万界修士的意志,不是他一个人,所能对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声音响起,均是对张若尘制定的界规,充满了不屑,感觉就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别说是张若尘,就算是池瑶女皇,亲自制定界规,都未必会有人遵守。

    他们的权威,都远远无法与天宫相比。

    紫微帝宫中,九天玄女、殷元辰等人看到天空中的文字,也都不禁露出异色,没想到张若尘所书写的血印圣旨,竟然是针对天庭万界修士的界规。

    “张兄,恕我直言,你所制定的界规,对各界修士约束太大,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利益,只怕没什么人会愿意遵守。”殷元辰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平淡道“不管他们是否愿意,都必须遵守,这是昆仑界的底线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,弄不好,连天宫都会插手进来。”九天玄女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张若尘制定界规,都是为了昆仑界,可最后的结果,却未必能够如愿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“不用着急,我们很快就会知道,天宫是什么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不由得,九天玄女、殷元辰的心中,均是生出一些猜测。

    天乐宫中,孤心傲所承受的压力,越来越大,只能勉强抬起头,看着上空的一行行文字。

    孤心傲哪里会看不出来,张若尘所制定的界规第一条,分明就是在针对他。

    且张若尘专门派遣出使者,来天乐宫宣旨,还指明让他接旨,这不禁让孤心傲心中,生出了一种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宣读完圣旨,邪灵眼神冷漠的看向孤心傲,道“剑神界领袖孤心傲,无故重伤昆仑界界子雪无夜,夺取传承之物,触犯界规第一条,其罪当诛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“杀我?他张若尘凭什么制定界规?凭什么杀我?”孤心傲仰天发出一声长啸。

    如他所想的那般,张若尘果然是打算拿他来立威,只是他没想到,张若尘竟然霸道到如此地步,一句话,便要取他性命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以他的身份地位,即便是触犯天条,天宫也未必会将他处死,任何事情,都是存在着变通之法。

    邪灵漠然道“东域王,乃是昆仑界的主宰者之一,自然有权制定界规,天庭各界修士,但凡进入昆仑界,都必须要遵守。”

    “孤心傲,你不但触犯界规,更是挑衅东域王的威严,罪不容赦,就地处决。”

    闻言,孤心傲的瞳孔,不由紧缩,当即便想挣脱圣旨的镇压,同时,大喝道“结阵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很清楚,凭他一人之力,根本就无法对抗张若尘的血印圣旨,唯有合众多剑神界修士的力量,才有望脱身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都不可能束手等死。

    大批剑神界修士,立刻行动起来,瞬间结成一座玄妙无比的剑阵,将强大的力量,汇聚到孤心傲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大范围的空间出现裂缝,濒临破碎,孤心傲终是得以挺直身躯。

    “放肆,胆敢阻碍执法,与孤心傲同罪。”邪灵冷喝道。

    浩瀚的神力,从邪灵的体内,涌现而出,凝聚出漆黑的神云,可怕的神威,瞬间将整个天乐宫笼罩。

    只见邪灵一张口,显露出一道漆黑的雷光,呈球形,疯狂汇聚神力,变得越来越巨大。

    当雷光膨胀到千丈大小时,突然极速收缩,变得仅有鸡蛋大小,周围的空间,随之发生剧烈的坍塌。

    “咻。”

    雷光洞穿空间,速度快到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雷光轰然炸开,释放出恐怖至极的毁灭力量。

    剑神界修士所结的剑阵,尽管很强大,可还是没能抵挡住这股毁灭力量,顷刻便被撕裂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大批剑神界修士都受到冲击,身体变得焦黑,几乎化炭。

    好在有张若尘的血印圣旨镇压,方圆数百丈内的空间,格外的稳固,狂暴的力量,并未肆意扩散出去。

    要不然,别说是天乐宫,就算是整个第三城区,恐怕都会遭到严重的破坏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张若尘身边怎么会有如此多顶尖的强者?”孤心傲心绪起伏,又惊又恼。

    洛水一战时,张若尘已经显露出青天圣龙和食圣花,两个强大的助力,没想到现在又冒出一个来。

    单论力量强度,邪灵只怕是已经能够堪比大圣之下第一层次。

    孤心傲又哪里会知道,只要邪灵的圣魂够强大,就能随心所欲的激发出神蟒尸骸蕴藏的强大神力,根本就不能以常理论断。

    等到有一天,邪灵完全掌握神蟒尸骸的力量,就算是爆发出绝顶大圣的战力,也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张若尘并不自私自利,会将珍贵的修炼资源拿出来,给身边的修士使用。更是不惜余力,培养食圣花、邪灵、沉渊古剑。

    所以,他和阎无神那种独行侠不同,身边培养出了不少顶尖级别的强者。四大天王可以追得阎无神满世界逃,但是,敢来追杀他张若尘,恐怕最后会被反追杀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眼见邪灵就要再度出手,周禛终是开口阻止。

    周禛从破烂不堪的楼阁中走出,目光直视邪灵,沉声道“回去告诉张若尘,他实力虽强,却也不能肆意妄为,大世界的领袖人物,并非他所能随意决定生死,小心犯了众怒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难道也想要阻碍本座执法吗?”邪灵冷声道。

    邪灵身上散发出浓浓的杀意,按照张若尘的吩咐,此次必须要杀死孤心傲,以此立威,但凡有阻碍者,一律镇压。

    唯有如此,才能真正震慑住天庭各界修士,让所有人都牢牢记住界规,不敢轻易触犯。

    若不杀鸡儆猴,界规就会成为一纸空文。

    周禛冷哼道“本座乃是阵灭宫的领袖,奉天宫之令,前来对付地狱界的阵法地师,怎么?张若尘还想对本座出手不成?”

    阵灭宫,在天庭界的地位,十分超然,周禛还真不信张若尘敢胡来。

    周禛的话音刚落,悬浮于上空的血印圣旨,突然释放出极其强大的禁锢力量,使得在场所有人,都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继而,一道如实质般的剑芒,从血印圣旨中飞出,径直向着孤心傲斩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孤心傲呐喊,拼命想要挣开束缚。

    可以张若尘如今的空间造诣,施展出来的空间禁锢,又岂是他所能挣脱得了?

    周禛眼神阴沉,眉心绽放圣光,一方圆形的阵盘飞出,瞬间一分为四。

    在强大精神力的催动下,四块阵盘立刻构成一座玄妙的九品阵法,将包括孤心傲在内的剑神界修士,一并笼罩了进去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周禛都绝不能眼睁睁看着孤心傲被斩杀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九品阵法虽强,却也没能抵挡住剑芒,轻而易举就被剖开。

    这道剑芒,凝聚了张若尘十成的剑意,相当于他全力出手一击,就算是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强者,都得选择退避。

    借着九品阵法的力量,孤心傲挣脱空间禁锢,毫不迟疑的全力出手,挥动手中的圣剑,施展出最强的一剑。

    “给我挡住。”

    孤心傲低吼,不顾一切的将自身的圣气,注入圣剑之中,同时调动剑道规则和真理规则。

    在真理之道上,他虽远不及张若尘,但也并不差,能够将攻击力增幅六倍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圣剑脱手而去,孤心傲的肉身,直接被斩成两半。

    哪怕身上有神灵镌刻的神纹,也无法抵挡住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他怎么敢……”

    孤心傲脑中浮现出最后一道意识,随即,圣魂也被剑气斩灭。

    至死,他都无法相信,张若尘竟然真的敢杀死他,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。

    眼见孤心傲被斩杀,周禛的脸色变得格外阴沉,在他出面后,张若尘还要执意杀死孤心傲,实在太没将他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同时,周禛心中也很震惊,真切感受到了张若尘的可怕,可以确定的是,张若尘的实力,绝对要比血印圣旨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而一众剑神界的修士,则是感到惊恐,恨不得立刻逃离天乐宫,返回剑神界。

    “当众杀死一位大世界的领袖,张若尘是疯了吗?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这是在表明他的态度和意志,是在警告我们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果然是个狂徒,什么事情都敢做。”

    “剑神界向来护短,孤心傲被杀,这是莫大的耻辱,剑神界绝不会善罢甘休。而且,天宫也定然不会容忍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就在昨天,天宫的执法队,已经来到中央皇城,带队的乃是金鸿统领。发生如此大的事情,执法队应该会有所动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亲眼看到孤心傲身死,各界修士均是无法再保持淡定,都意识到,张若尘这次并非是在闹着玩儿。

    如此疯狂的事,恐怕也只有张若尘敢做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,除了就在现场的周禛外,其他人即便想要出手相救,也根本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张兄,你杀了孤心傲,这……”雪无夜陷入呆滞状态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做下这件事情后,后果会有多么的严重,张若尘将会再度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件事情,都是因他而起,如今变成这样,雪无夜心中不禁十分愧疚。

    张若尘平静道“不杀孤心傲,我所制定的界规,便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剑神界乃是西方宇宙排名前二十的强界,岂会愿意吃这样的亏?尤其,现在是非常时期,情况更是复杂,你还真是嫌自己的麻烦不够多?”九天玄女埋怨了一句,眼神幽幽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说再多也已是无用,当务之急,是思考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一位大世界领袖,死在了皇城中,必会掀起天大的波澜,连神灵都会被惊动,不是轻易能平息下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第四城区,一座大气恢弘的圣者府邸中。

    二十四名强者,并排而立,远远的眺望着天宇。

    他们身着样式相同的银色铠甲,覆盖全身,仅有脸部显露在外,身上均是散发出浓浓的肃杀之气

    所穿的铠甲之上,都有着独属于天宫的标记,象征着他们在天宫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们正是刚进入皇城的天宫执法队,每一个都是顶尖的九步圣王,配备制式圣器,且懂得玄妙的战阵,联合起来的战力,极为惊人,让各界修士,都敬畏不已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好大的胆子,竟敢随意杀害天庭一方的强者,他眼中还有天条,还有天宫吗?”

    “纵然孤心傲犯了错,也该由我们天宫执法队去处理,哪里轮得到他张若尘出手?”

    “统领,张若尘罔顾天条,绝不能姑息,应当立刻出手将他擒拿,押往天宫,接受惩罚。”

    接连三名强者开口,尽皆显得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,都投向站在最中间的一人,此人身高七尺,长相英武,眉宇间透着一股煞气,令人生畏。

    其名为金鸿,乃是天宫执法队中,最为年轻的一位统领,也是唯一的一位圣王境统领,得天宫大力培育,战力强绝,潜力无穷。

    自成为执法者以来,金鸿不知镇杀过多少强者,凝聚出可怕的煞气,杀出赫赫凶名,人称“天煞郎君”。

    在天宫中,除了四大天王,在圣王境,便没人能够压过金鸿一头。

    如今中央皇城中,鱼龙混杂,金鸿奉命率领一支执法队伍前来,维持皇城中的秩序,避免出现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他才刚抵达中央皇城不久,还没能来得及有任何举动,便先发生这般严重的事情。

    金鸿扫视了说话的三名执法者一眼,很清楚他们为何会如此的激进。

    维护天宫威严,都是表面上的,真正原因,是他们都属于天堂界派系,都想趁机解决掉张若尘。

    天宫执法队虽隶属于天宫,但也是由各界的修士组成,以保持一个平衡,让各界都信服。

    金鸿却并不是天堂界的修士,因此,沉思了片刻,道“先将此事上禀天宫,由天宫做出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统领,何须如此麻烦,只要我们出面,难道他张若尘还敢反抗不成?”一名执法者道。

    另一名执法者道“张若尘此举,已经犯了众怒,现在各界修士,恐怕都在等着我们做出反应。如果我们此时不出手,必会让很多人笑话,觉得我们怕了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任何人面对天宫执法队,都只能束手就擒,还从没有谁敢与他们对抗。

    金鸿微微摇头,道“张若尘不同于其他人,他连神灵都敢冲撞,做事从来都是肆无忌惮,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,最好不要轻易去招惹他。”

    “等天宫下达了明确的命令,我们再出手不迟,到那时,任凭张若尘有天大的本事,也无法掀起什么风浪。”

    以天宫的威严,只要下达命令,别说是圣王,就算是大圣,乃至与神灵,都无法违逆。否则,还如何统御诸天万界?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