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 自取其辱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 自取其辱

    眨眼间,伯兰便是走到近前,以俯视的目光,看着池孔乐,眼中泛着别样的笑意。

    池孔乐仍旧坐在原位,静静的饮茶,好似将伯兰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“放肆,看到伯兰兄过来,你竟然不起身相迎,一点礼数都没有。”跟在伯兰身后的一名天才呵斥道。

    伯兰摆了摆手,道“不用在意,一个野种,哪会懂得什么礼数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野种?”

    池孔乐腾地站起身来,目光直视伯兰。

    伯兰丝毫不以为意,嗤笑道“现在谁不知道,你是张若尘和池瑶女皇所生的野种,还别说,确实和张若尘长得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不但长得和张若尘很像,就连体质也和张若尘相同,五行混沌体,倒是颇为难得,可惜却是一个野种。”伯兰身边的巨人帕拉斯点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语,即便池孔乐的修养再好,也不禁生出浓浓的怒意来,一道道五行混沌气,溢出体外,每一道都沉重无比,似要将周围的空间压塌。

    看到池孔乐的反应,伯兰却是悠然坐了下来,似笑非笑道“一位高高在上的神灵,竟然会委身于一名卑微的圣者,还生下野种来,真是天大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本神子是真的很佩服池瑶女皇,那般的饥不择食,是昆仑界的男人都死光了吗?”

    本来像这种亵渎神灵的话,伯兰是不敢说的,可如今昆仑界成为功德战场,神灵无法插手进来。

    且池瑶女皇如今恐怕正焦头烂额,也没工夫去感知,是否有人在亵渎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跟在伯兰身后的一众天才,均是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池孔乐的身体,不由轻微颤抖起来,不是害怕,而是因为愤怒。

    侮辱她是野种,还侮辱她最最敬重的父亲和母亲,这让她无法容忍。

    自从在真理天域与张若尘相认后,池孔乐便是认真去调查过自己的身世,几乎已经确定,她的生母,正是她最为尊敬的师尊——池瑶女皇,只是她还没有勇气,去与池瑶女皇相认。

    或者说,是池瑶女皇不愿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住口。”

    池孔乐低喝,道道五行混沌气汇聚于手中,一掌对着伯兰打去。

    见状,伯兰的眉毛不由一掀,哼声道“想动手吗?一个野种,也妄想与本神子争锋,别说是你,就算是张若尘前来,同阶一战,本神子也照样将他打趴下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伯兰调动体内的圣气,凝聚出一团神圣的光华,径直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伯兰身后的一众天才,则是纷纷倒退,与二人拉开距离,避免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五行混沌气与神圣光华碰撞在一起,迸发出强大的力量冲击,向着四面八方扩散。

    好在这座灵湖早已布置有强大的阵法,即便是九步圣王,也很难破坏得了。

    经此冲击,楼阁无恙,但其内的所有桌椅,却是全部化为了飞灰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池孔乐和伯兰同时冲出楼阁,出现在烟波浩渺的灵湖之上,相对而立,身上均是散发出强大的气息。

    此刻,池孔乐伫立于灵湖之上,紫衣飘飞,颈项上所佩戴的燕子佩,泛起一道奇异的光华,身上散发出与池瑶女皇相似的冷傲气质,睥睨天地。

    浓烈的五行混沌气,从池孔乐的体内涌现出来,逐渐淹没了她的身形,似要与天地五行完全相融。

    而伯兰体内则是涌现出磅礴的光明力量,两对白金色翅膀展开,每一片羽毛,都绽放出神圣的光辉。

    “伯兰,好好把这野种教训一番,让她明白,我们天堂界的人,是需要敬畏的,即便是池瑶女皇,也得对我们天堂界,心生敬畏。“巨人帕拉斯以粗犷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伯兰注视着池孔乐,轻蔑道“昆仑界已经日薄西山,得依靠我天堂界,才能苟延残喘,你这个野种,却如此的不知进退,立刻跪过来,奉本神子为主,在昆仑界灭亡后,你还能有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楼阁中,大部分人都是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,少部分则是保持沉默,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,伯兰是故意找池孔乐的麻烦,故意羞辱她,逼她出手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张若尘将天堂界得罪得太狠,让天堂界吃了大亏,池瑶女皇亦是不对天堂界低头。

    天堂界暂时奈何不得张若尘和池瑶女皇,也就只能将气出在池孔乐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些人虽然很同情池孔乐,却也不敢说什么,以天堂界如今的威势,没多少人敢于去招惹。

    既然伯兰已经出手,池孔乐恐怕是免不了要吃大亏。

    伯兰的修为,已经达到五步圣王境界,乃是真神之体,拥有至高圆满体质,且修炼了光明之道。

    而池孔乐的修为,则是刚达到四步圣王境界不久,虽然也拥有至高圆满体质,可修为却相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同阶一战,伯兰都不曾败过,更何况是比池孔乐高出一个小境界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看,这一战,池孔乐都是必败无疑,伯兰虽不至于下杀手,但,也必定会让池孔乐吃够苦头。

    池孔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越发强大,以冰冷的声音道“昆仑界绝不会灭亡,你们天堂界也没什么了不起,我父亲一人,便能让你们天堂界焦头烂额,接下来,你将为你所说出的话,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,如果让本神子与他生在同一时代,本神子一只手就能将他镇压。”伯兰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闻言,池孔乐不再说什么,一挥手,大量的五行混沌气飞出,凝聚成一座恢宏的五色神山,对着伯兰镇压而下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。”

    伯兰轻蔑一笑,磅礴的光明力量,演化出一柄神圣的光剑,斩向五色神山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光剑无坚不摧,轻描淡写的将五色神山切割成两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平静的湖面,突然出现了波澜,一个巨大的漩涡,出现在伯兰的身下,释放出恐怖的吸力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青白相间的净灭神火,从池孔乐的体内释放而出,化作一条火龙,咆哮着扑向伯兰。

    看到池孔乐施展出来的手段,张若尘不由暗暗点头,心中满是欣慰。

    五行混沌体最大的特点,便是能够掌控五行,修炼各种五行属性的圣术,都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池孔乐能够这般快,就将净灭神火蜕变为臣焰,着实是很难得,不比张若尘当初差。

    张若尘暂时并不打算出手,一个天使族的神子而已,他相信池孔乐能够应付得来。

    激斗百余回合后,池孔乐已是占据上风,且仅仅只是依靠五行混沌体,而并非施展时间力量。

    猛然间,池孔乐的身后,浮现出一座世界虚影,以五行混沌气构筑而成。

    顿时,整个灵湖的空间,都受到禁锢。

    池孔乐调动体内圣道规则和圣气,凝聚出一道五行大手印,天地五行,一手掌控。

    伯兰脸色微变,连忙收拢白金色羽翼,将自身护住。

    “砰。“

    五行大手印拍击在白金色羽翼上,将伯兰震得倒退数步,但终归是被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当伯兰想松口气的时候,五行大手印的力量,却是徒然暴增数倍。

    “真理之道。“

    伯兰心中巨震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白金色羽翼折断,大量的圣血溅出,更有满天的羽毛飞舞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伯兰发出痛苦的惨叫声,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,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最后,伯兰撞在一座楼阁之上,才终于是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伯兰全身是血,不断翅膀折断,双臂亦是碎裂,胸口更是整个坍塌了下去,口中不断喷出鲜血,其中夹杂着许多脏腑的碎片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可能如此强?”伯兰目光紧紧盯着池孔乐,眼中满是不甘之色,同时夹杂着丝丝惧色。

    自他出世以来,还未尝一败,号称同阶无敌,可没想到,今天却败在了这个被他瞧不起的“野种”手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让伯兰无法接受,简直恨欲狂。

    他本想羞辱池孔乐一番,到最后,却是他本身惨败,无论怎么看,这都是在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伯兰竟然败了!”

    “是真理之道,以她的修为,居然可以让圣术的攻击力增幅六倍,她难道要成为第二个张若尘不成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观战的一众天才,均是露出惊色。

    想到先前他们还在嘲笑池孔乐,此刻,一个个心中,都不免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无论在任何地方,实力为尊,都是永恒不变的真理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巨人帕拉斯和精灵女圣王颜虞,身形一闪,出现在伯兰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池孔乐,你太放肆。”

    巨人帕拉斯大喝,取出一柄十丈长的巨斧,猛然劈砍而下。

    颜虞则是手持圣玉法杖,念动咒语,调动出寒冰的力量,整个灵湖都快速被冻结住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冰刃浮现,每一片均是锋利无比,可切割万物,铺天盖地的向着池孔乐斩去。

    面对二人的狂暴攻击,池孔乐毫不畏惧,双手抬起,释放出滔天的净灭神火。

    巨斧被净灭神火焚烧得通红,炙热无比,让巨人帕拉斯不得不松手。

    而那满天的冰刃,则是全部消融,继而被蒸干。

    净灭神火凝聚出两根火柱,分别轰击在巨人帕拉斯和颜虞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巨人帕拉斯和颜虞同时倒飞出去,身体被净灭神火灼烧得焦糊,伤得却是丝毫不比伯兰轻。

    看到池孔乐一步步走来,伯兰三人眼中,均是浮现出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你若敢动我们,谁也保不住你。”伯兰色厉内荏道。

    其他天才亦是很紧张,如果池孔乐一不小心,杀了伯兰三人,在场之人,恐怕都会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一股强大的力量出现,将伯兰三人笼罩住,汇聚到一起,禁锢住他们的力量和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“啪,啪,啪。”

    池孔乐瞬间来到近前,抡动巴掌,狠狠的抽在伯兰三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天堂界的天才很了不起吗?我父亲可以压得你们喘不过气来,我也可以,昆仑界绝不是你们可以任意妄为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池孔乐一边扇巴掌,一边冷喝道。

    眨眼的工夫,伯兰三人已经是被打的满嘴流血,牙齿尽落,肿得像猪头一样。

    伯兰三人眼中满是怨毒之色,怒火冲天,却无可奈何,根本就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终于,池孔乐停了下来,不再继续扇巴掌,但,她的手中,却是出现了一柄圣剑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池孔乐眼神冷冽,猛然挥剑,千百道凌厉的剑气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巨人帕拉斯的身体,直接碎裂开来,被斩成一片血雨。

    “亵渎神灵,死有余辜。”池孔乐冷漠道。

    随即,池孔乐将圣剑指向伯兰和颜虞,身上散发出可怕的杀机,与池瑶女皇的气质,越发相似。

    “立刻跪下,道歉,否则,死。”池孔乐冷冷的看着伯兰和颜虞,没有半点感情,宛如一尊杀神。

    胆敢当众侮辱她,侮辱她的父母,绝对不可饶恕,别说是天堂界的神子,就算是天堂界的神灵也不行。

    楼阁之中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,杀天堂界的天才,逼天堂界的天才下跪,这是何等疯狂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张若尘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都在心中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池孔乐都是这般的肆无忌惮,杀伐果断,说他们不是父女,恐怕都没人会相信。

    伯兰和颜虞是又怒又惊,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池孔乐竟然真的敢下杀手,这不禁让他们心中发凉。

    可要让他们当众下跪,给池孔乐道歉,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,天堂界丢不起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嗯?”池孔乐突然察觉到什么,身形在刹那间横移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强横的气息降临,出现在伯兰和颜虞的身边。

    此人是一名中年男子,身形高大魁梧,背上有着两对雪白的羽翼,身穿银色的铠甲,显得神武不凡。

    看到伯兰和颜虞重伤的模样,中年男子的眉头不由深深皱起,连忙取出两粒疗伤的圣丹,喂二人服下。

    “神子殿下,发生了什么事?“中年男子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伯兰挣扎着坐起来,忿忿不平道“本神子特意赶来中央皇城,助昆仑界抵挡地狱界的入侵,本想与各界的天才,好好交流一番,可没想到池孔乐却像发疯了一般,突然对本神子出手,以卑劣的手段,打伤本神子和颜虞仙子,更是残忍的杀死了帕拉斯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池孔乐更是威逼本神子和颜虞仙子下跪,想本神子在战场上浴血杀敌,回来后,却遭此侮辱,实在令本神子感到寒心,这样的昆仑界,根本就不值得帮助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时,伯兰显得激动无比,仿佛真的是受害者,一切都如他所说的一般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站起身来,目光投向池孔乐,眼中闪过几缕寒光,冷声道“池孔乐,你好大的胆子,公然违背天条,残忍杀害盟友,当真以为你是池瑶女皇的子嗣,便无人敢动你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中年男子释放出极其强大的气息,竟是一位修为高深的九步圣王。

    池孔乐承受着九步圣王的圣威压制,单薄的身体,如同风中柔柳,随时都会被压断,可是,却并未露出怯弱的姿态,朗声道“事实究竟如何,你们心里面很清楚,想要以大欺小,何必找冠冕堂皇的理由,别以为你是九步圣王,我便怕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目无尊长,看来本座今天必须得好好教训你一番。”中年男子身后的羽翼闪动,缓缓飞到半空中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中年男子已是探出一只手来,泛起璀璨的圣光,化作百丈长,径直抓向池孔乐。

    作为九步圣王,他还真是并未怎么将池孔乐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即便是张若尘处在和池孔乐相同的境界,也同样不可能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池孔乐眼中并无惧色,手指一动,瞬间勾勒出一道复杂的铭纹,落到燕子佩上。

    “哗。”

    燕子佩绽放出夺目的光芒,涌出一股古老而庞大的力量气息,宛如一尊强大的古神复苏,散发出无比浩瀚的神威,通天彻地。

    隐约间,一道巍峨的神影,浮现在池孔乐的身后,将重重天宇,都踩在脚下,俯瞰宇宙星河。

    一道道奇异的印记,从燕子佩中浮现出来,相互交织,构成神圣的防御,将池孔乐完全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探出的大手,被生生抵挡住,并未能够真正触及到池孔乐。

    反倒是有一股神力传递而来,将中年男子震得倒退数步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心中震动,他曾在天堂界觐见过不止一位神灵,但却从未感受到如此浩瀚的神威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池孔乐脖颈上的燕子佩,定然很不简单,有着惊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表面上,中年男子却是显得很平静,冷哼道“区区一股神力,以为本座就奈何你不得吗?不是你的力量,你能够运用多久?”

    池孔乐没有说话,而是暗暗释放出精神力,操控燕子佩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白光一闪,池孔乐的身影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她便是出现在中年男子的身侧,手中出现一柄圣剑,闪电般刺出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速度。”中年男子心中微惊。

    以池孔乐此刻爆发出来的疾速,竟是并不比很多九步圣王慢。

    而且,池孔乐刺出的这一剑,更是让中年男子,隐隐感受到了一丝威胁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在于池孔乐将时间的力量,运用到了剑法之上。

    圣剑所及之处,周围的时间,变得紊乱起来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来不及多想,当即毫无保留的释放出自身的强大圣气,构筑起一层层防御。

    “咔。”

    池孔乐手中的圣剑,一连刺破数十层圣光,可终归还是被抵挡住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中年男子伸出一只手来,一指对着池孔乐点杀而出。

    极致璀璨的圣光,从中年男子的指尖迸发而出,散发出毁灭性的可怕气息,空间都隐隐破裂开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中阶圣术级别的指法,由一位九步圣王施展出来,威力极其惊人。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离,池孔乐就算是想要避开,也已经来不及,只得全力调动自身修炼出来的时间规则,施展出最强的时间剑法。

    诸多时间印记浮现出来,烙印在空间中,使得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时间,都出现了错乱,

    “嗤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施展出来的指法,瞬间被瓦解,一道道时间印记转动起来,将中年男子笼罩。

    只听中年男子发出一声闷哼,整个人直接从半空中坠落而下。

    在其身上,出现了数十道深浅不一的伤口,鲜血汩汩而涌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中年男子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虚弱感,竟是一下子损失了超过两百年寿元。

    “嘶。“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在场的所有人,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真正的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鸿坤圣王可是规则大天地巅峰的九步圣王,只差一步就能够凝聚成道域,实力何其强横,竟然会被池孔乐一剑重创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池孔乐施展的是和张若尘一样的时间剑法,难道时间手段,真有如此可怕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即便是恒古之道,也绝不可能像这样逆天,肯定是池孔乐动用了别的我们所不知道的手段,别忘了,她也是一位神灵的子嗣。”

    “池孔乐太恐怖了,希望她不会迁怒于我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天才纷纷低语,心绪剧烈起伏,难以平静,看向池孔乐的目光,充满了敬畏。

    而作为当事人的池孔乐,此刻亦是在发呆,完全没想到,自己施展出的时间剑法,威力竟会强到如此地步,感觉根本就不像是她在施展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