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9章 洛水悟剑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2139章 洛水悟剑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修炼秘府,虽在九曲天星的内部,却宛如仙境,空间开阔,由稀有的修炼资源建造而成,耸立着一座种满奇花古树的圣山,充斥着氤氲的光华,天地圣气无比充沛。

    张若尘盘坐在圣山下方,一条七彩色的小溪,从身旁流淌而过,发出“哗啦啦”的水流声。

    已是七天之后。

    在天品圣丹和生命之泉的辅助下,张若尘的伤势,恢复得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“阎无神的阎罗地狱,还真是厉害,我的五行混沌体几乎已经修炼到大圣之下的极致,却依旧承受不住。换做是一般的不朽境大圣,遭受这一击,估计不朽圣躯都已经毁掉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有生命之泉,我的肉身,才能完全恢复过来。不然,我又得重新凝练五行神物,从头开始,前面的努力毁于一旦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身体,光洁得宛如白玉琉璃,内部则是散发出璀璨的神芒。

    那是七星神苓的日叶,化为了一轮神阳,将他的身体当成了一盏灯,持续不断的照亮,在恢复他伤势的同时,也在强化没有不朽化的大脑和脏腑,就连圣道规则都在神阳之光的映照下,变得更加粗壮和凝练。

    神药,好处无穷。

    与阎无神的这一战,虽然让张若尘伤得极重,五脏六腑几乎全碎,可是,也因祸得福。

    隐隐间,张若尘感知到,体内六腑浮现出一丝丝不朽之光,重新恢复过来之后,竟然达到半不朽的状态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张若尘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,取出一枚能够辅助修炼不朽圣躯的天品圣丹,吞服进腹中。

    将丹药的药力,搬运至六腑,反复淬炼。

    天品圣丹,对别的圣王而言,可遇而不可求,每一枚都如同无价之宝。可是,在张若尘这里,却如同糖豆一般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奢侈。

    又是三天过去,六腑完全不朽化,张若尘的肉身强度,再次增长一截。

    现在,也就只剩五脏“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”,与大脑,还没有不朽化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更进一步,将五脏也修炼到不朽化,那么,张若尘再次遇到阎无神,绝不会伤得像此次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与阎无神一战,我应该伤得比他更重,而且,还是借用了日晷,才将他重创。”

    “阎无神退走后,肯定会去寻找,克制日晷的圣器。一旦让他找到,必定会再来东域与我一战,务求将我击败,甚至是击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心中,有一种危机感。

    以阎无神的身份,加上以杀死张若尘为理由,别说是君王圣器,或者是至尊圣器,就算是去向地狱神灵借一件半神器,说不定都能借到。

    若是失去日晷的优势,该如何才能击败阎无神?

    张若尘暗暗分析,思考应对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阎无神与我交手,并没有过多借用圣器,反而动用的,都是自身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空间之道上的造诣,胜过我一大截。不仅仅只是修炼出来的空间规则更多,更在于,他对空间的理解,与修炼出来的空间圣术,皆是相当高明和玄妙。”

    “要破他的千手千身阎罗大术,除了动用焱神腿,还有没有别的办法?焱神腿,太消耗圣气。”

    “阎无神最为厉害的一招阎罗地狱,应该是由空间之道和本源之道为基础,又与别的圣道相结合,引动天地规则和天地圣气,凝成的集大成手段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不得不承认,阎无神的确是惊才绝艳。

    无论是千手千身阎罗大术,还是阎罗地狱,都不应该是圣王可以修炼成功的手段。可是,他偏偏却做到。

    张若尘并没有因此而畏惧阎无神,反而充满高昂的战意,只有阎无神足够强大,才能激励他变得更强。

    在回味与冥妖、冥佛、阎无神一战的过程的时候,张若尘的心中,突然生出一丝悸动。

    如灵光一闪,又似捕捉到了天地间最至高的奥秘。

    凭空的,沉渊古剑飞了出来,插在他的身前,以剑体为中心,浮现出一圈圈奇妙的波纹,逐渐蔓延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整个修炼秘府,都被波纹覆盖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沉渊古剑的四周,升起一柄柄虚幻的剑影,成千上万,数之不尽,遍布秘府的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张若尘的内心世界,也完全被一柄柄剑影覆盖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张若尘感知到,与冥妖、冥佛一战,施展出剑十的时候,似乎它的剑意并不完整,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像是弹一首琴曲,拨弄到最后一根弦,却发现,琴音不应该在这里断开,可以继续弹奏下去,形成更加美妙的曲调,演变为真正的天籁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剑十只有五层境界,我已经修炼到圆满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感到难以理解,于是,重新开始参悟剑十,同时也全力以赴去寻觅那意犹未尽的奇妙感觉。

    他虽然盘坐在溪流的旁边,静止不动。

    可是,却有一道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影,显现了出来,拔起插在地上的一柄虚剑,演练起剑十。

    紧接着,第二道人影显现出来,也拔起一柄虚剑,也演练剑十。

    第三道人影显现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影,都是张若尘的剑道意识。

    很快,整个秘府,出现成千上万个张若尘虚影,都持着一柄虚剑,反复不断的演练剑十,施展出各种不同的剑招。

    剑十,代表的“十方”,也就是:天、地、东、南、西、北、生、死、过去、未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剑道意识,也不知演练了多久,终于,生出一丝明悟。

    “天、地、东、南、西、北,这六方,对应的乃是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将空间之道融入剑十,会不会开创出剑十的第六层境界?”

    剑十的五层境界,其实都是由前人从《无字剑谱》上参悟出来,不同的人,参悟出来的剑十自然也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可是,前人未必就将剑十,参悟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甚至,就算《无字剑谱》,也未必就代表极致。

    张若尘要做的,就是超越昆仑界的那些先贤,甚至是要去超越撰写《无字剑谱》的那位奇人,只有这样,才有机会成为真正的恒古主宰,打破这天地间现有的秩序和规则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悟道!

    不过,张若尘并不是没有经验,因为他曾经自创“剑之界”,就是空间和剑道的一种结合。

    剑十的第六层境界,或许就是剑之界的更高形态,两者相辅相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张若尘全力以赴悟剑的时候,九曲天星的一座殿宇中,魔音和青天圣龙,坐在最上方的位置,皆是化为人类的形态。

    魔音拥有邪媚的绝丽面容,身材曼妙,身穿紫色长裙,宛如妖妃、魔后一般,身上带有慵懒的神态。

    青天圣龙却是身形魁梧,身穿龙鳞宝甲,手臂比水桶还粗,像是一尊蛮力巨人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,现在都是堪比第一层次的强者,能够和不朽大圣叫板,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,自然是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下方,站着数十位罗刹族的圣王,有男有女,被青天圣龙嘴里吐出的龙息束缚,浑身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罗刹公主罗乷也站在下方,被张若尘的空间锁链捆住,正用一双冷冰冰的眼睛,盯向坐在上方的魔音和青天圣龙。

    做为罗刹族最尊贵的公主,罗乷拥有超凡的地位,可以带领圣道大军去攻伐一座大世界,就连一些大圣,都要卖她面子,何曾受过这样的耻辱?

    摩罗大亲王则是更惨,被魔音脚下延伸出去的根须,穿透了身体,大量修为都被吞噬和吸收,既是凄惨,而又虚弱,倒在地上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罗乷拥有堪比天初仙子、百花仙子等女那样的绝色美貌,气质高贵,高达一米八左右,身材完美无缺,身上的每一根线条,都充满迷人的美感,雪白的肌肤,修长的玉颈,水蛇一般的纤腰,还有一双让魔音都为之嫉妒的修长玉/腿,简直就像是苍天精心打磨出来,天下没有任何男子配得上她。

    罗乷道:“你们最好立即放开本公主,否则将会惹来难以预测的灾难。”

    魔音很嫉妒罗乷的美貌,站起身来,妖娆的走了过去,伸出五根尖锐的指甲,从罗乷那晶莹剔透的脸蛋旁边划过,笑道:“我真的好害怕,公主殿下千万别吓人家。”

    罗乷那双星眸一寒。

    魔音冷哼一声:“阎无神、冥妖、冥佛都被主人慑退,你还敢在这里摆公主的架子,信不信我吸食尽你全身生命精气,让你变成一个苍老的丑八怪?”

    罗乷并无惧色,冷笑一声:“张若尘都不敢如此狂妄,没想到,你这个蠢女人,竟然如此无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罗乷立即又道:“阎无神、冥妖、冥佛的确很强,但,他们只是单独的个体。单打独斗,除了张若尘,阎无神可谓是天下无敌。但是,还不是被四大天王追得满昆仑界的逃?张若尘再强,遇到十个八个第一层次的圣王强者,估计也是死路一条。地狱界,要抽出十个第一层次的强者,专门来对付张若尘,并不是太难的事。”

    魔音沉默了一瞬,道:“你以为天庭就没有高手?岂会容许地狱界,大摇大摆的去对付主人?”

    罗乷眯眼一笑:“你们被天庭内部修士暗算得还少吗?天庭,有那么一批势力,很害怕昆仑界再次崛起。张若尘击败阎无神,已经触动了他们的神经,让他们完全警惕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要与本公主作对呢?为什么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?万一将来天庭和昆仑,都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地,本公主心胸大度,可以收留你们啊。”

    青天圣龙道:“别被她蛊惑,先别理会她,收拾掉摩罗大亲王再说。”

    魔音紧紧的,盯着罗乷的双眸,轻哼了一声,拖着长裙,向那数十位罗刹族的圣王俘虏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摩罗大亲王的属下。

    魔音身上释放出强大的圣威,震慑得那些罗刹族圣王一个个都慑慑发抖,道:“听说你们罗刹族很喜欢吃肉,特别又是人类的肉。本来,主人是绝不会放过你们,但是现在,决定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那数十位罗刹族圣王,深知天庭和地狱是水火不容,已经做好赴死的准备。哪里想到,竟然还有活命的机会?

    听到此话,其中一些圣王,眼中露出欣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魔音又道:“摩罗大亲王堪称是大圣之下一等一的强者,在罗刹族,应该找不出多少这样的强者吧?你们若是吃了他的肉,必须修为大进,受益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让我们吞食大亲王?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你杀了我们吧!”其中一位对摩罗大亲王忠心耿耿的圣王,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,如你的愿。”

    魔音隔空伸出一只手,手指化为一根根尖锐的根须,刺入那位圣王的头顶。

    在那位圣王痛苦的惨叫声中,魔音将他吸收成了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风一吹,化为灰尘,撒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顿时,剩下的那些圣王,都被吓住。

    魔音收回了那些根须,重新化为五根玉指,将雪白的食指放在唇边轻轻的舔了舔,道:“你们吃了摩罗大亲王,我便放了你们。若是不吃,我就吃了你们。好好想清楚,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那些罗刹族的圣王,眼睛都向摩罗大亲王盯了过去,变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“大胆,放肆,你们想干什么?”摩罗大亲王嘶声大吼,心中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惧意。

    罗乷看不下去,道:“你们别做得太过分?”

    魔音沉声道:“我们做得过分?你们罗刹族在昆仑界,做得更加过分吧?我们这叫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身之身。公主殿下,你若是也肯吃两口,我也可以放了你。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罗乷虽然属于罗刹族,却并不食人,反而非常厌恶食人的恶习,因为人和他们罗刹族的形态实在太相似。

    食人,就像食己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