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零七章 三皇与姆祖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零七章 三皇与姆祖

    石皇的强大,远远超出张若尘的预料,即便动用逆神碑,要将其镇压,仍旧是困难无比,如今陷入了僵持状态。

    不过,在逆神碑的全力镇压下,神光护罩尽管很强大,可力量仍旧是在慢慢被消弭。

    张若尘显得极有耐心,丝毫都不着急,趁此机会,他也在参悟逆神碑的玄妙,想发挥出其更强的威能来。

    逆神碑上镌刻有诸多古字,蕴含玄妙莫测的奇异力量,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境界,别说参透全部,就算是参透其中一个字,都根本无法办到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有四十二个古字,竟然蕴含着奥义的气息,难道是掌握了奥义的神灵,亲手书写上去的吗?”张若尘心中震动。

    奥义玄之又玄,一般情况下,只有极其强大的神灵,才能够掌握,真理奥义的获取,算是一个例外。

    四十二个古字中蕴含的奥义气息截然不同,应该是源自四十二位掌握了奥义的强大神灵。

    张若尘甚至怀疑,逆神碑上的其他古字,或许也都是由不同的神灵书写上去。

    刚一生出这个念头,张若尘自己便是被吓一跳,他得到只是残碑,上面就有数千个古字,完整的逆神碑,得有多少古字,如果每个古字对应一位神灵,那着实是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张若尘连忙收敛心绪,不敢再继续猜测,他隐约感觉到,这里面恐怕真的涉及到可怕的禁忌,在实力不够强大时,知道得太多,绝非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神光护罩逐渐变得虚淡,而那六道神纹印记,则是在缓缓没入玄黄石中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某一刻,神光护罩整个破碎开来,逆神碑得以真正镇压在玄黄石上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六道强大的意志,从玄黄石冲出,极力对抗逆神碑。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凝重,六道意志属于六位神灵,如果不能压制住,将会酿成极大的祸事。

    神灵超然物外,他们的意志,不可违逆。

    可逆神碑却拥有逆神的力量,生生将六道神灵意志给镇压住,一点点进行消磨。

    耗费极长时间,六道神灵意志,终是破碎开来,但却并未消散,而是重新没入了玄黄石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能够感知得到,是石皇本身的意志,卷走了六道破碎的神灵意志,快速进行熔炼。

    这是石皇一直想做的事情,但却始终无法做到,他如今等于是成全了石皇。

    自此以后,石皇的灵智将会变得无比纯粹,有望达到更高的境界。

    张若尘并未停手,他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成全石皇,而是要将石皇收服。

    只是石皇在熔炼了六道神灵意志后,能够更为随心所欲的运用神灵的手段,加上玄黄石的特殊性,却是迟迟都不能够将其重创。

    正当张若尘感到头疼的时候,一样东西,突然从他的神光气海中飞出。

    “时空秘典怎么飞出来了?”张若尘疑惑道。

    无需他催动,时空秘典便是自动开启,释放出一道奇异的神光,没入玄黄石中。

    顿时,玄黄石震动起来,浮现出一道极为玄妙的印记,乃是以时空之力凝聚而成。

    见状,张若尘心中顿时一动“难道这块玄黄石,与须弥圣僧有关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段晦涩的信息,莫名出现在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块玄黄石竟是须弥圣僧意外所得,知晓其有望通灵,故而将之放置在了真龙岛,同时在其核心中,留下了一道时空印记,既是一种保护,同时也是一种约束。”张若尘眼中浮现出明悟之色。

    当即,张若尘快速出手,凝结出血神咒印,与时空印记相结合。

    他如今的修为实力还不够强,仅靠时空印记,无疑是难以掌控石皇,加上血神咒印,会保险许多。

    时空印记本就是烙印在玄黄石的核心之上,也即是石皇的圣魂中,血神咒印与之结合,自然也能进入到其中,倒是无须经过石皇的同意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玄黄石震动得越发厉害,显然是石皇本身在抗拒。

    但仅仅过去片刻,玄黄石便是归于平静,张若尘清晰感知到,血神咒印已经融入石皇的圣魂中,一切尽在掌握。

    不由得,张若尘长舒了一口气,将逆神碑和时空秘典一并收起。

    “石皇的意志强大无比,且格外的高傲,若非有须弥圣僧留下的时空印记,我根本就不可能在它的圣魂中种下血神咒印。”张若尘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真正感受到石皇的意志后,张若尘便明白,如果没有须弥圣僧所留的后手,几乎不可能收服石皇,哪怕将其重创,也只能进行镇压。

    一道玄黄之光闪过,石皇重新化作了人形,眼中迸发出慑人的目光,直勾勾的盯着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亦是将目光投向石皇,与之对视,并无半点惧色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石皇以冰冷深沉的语气,道“不要以为在本皇圣魂中种下奴役印记,就能驭使本皇,弱者没有资格命令本皇做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即便有了血神咒印,石皇也并未屈服,不愿听从张若尘的吩咐。

    对于石皇这种强势的态度,张若尘并未生怒,反而是很欣赏,其能够变得如此强大,或许正是因为拥有这种百折不饶的意志。

    说起来,真龙岛上的五大霸主中,石皇算是最为特殊的一个,只有它是靠自身修炼,一步步达到大圣境,而其他四位霸主,则是一蕴育出来,便拥有强大的力量,运用的基本上都是前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心念快速转动,张若尘平淡道“石皇,我们来做一个约定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约定?”石皇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“很简单,现在和我出去灭掉姆祖,之后你可继续在真龙岛修炼,在我的实力超越你之前,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闻言,石皇不由微微皱起眉头,认真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石皇眼中闪过一道精芒,朗声道“好,本皇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见石皇应下,张若尘的眼中不由浮现出一抹浅浅的笑意,道“我知道你收集了很多宝物,将用不上的都给我吧,我要利用它们来培养强者。”

    石皇深深看了张若尘一眼,什么话也没有说,随手将一枚空间戒指抛出。

    伸手接住空间戒指,张若尘立刻释放出精神力,探入其中查看。

    空间戒指中的宝物极多,堆积成山,但总量却只有龙煞皇的一半。

    张若尘倒并不觉得是石皇故意藏私,想来应该与其甚少在外行走有关,能够收集到五千多万件珍宝,已经很不错。

    忽然间,张若尘面露异色,因为他竟是发现了一颗王品圣丹,可以大幅提升精神力,比之一般的王品圣丹,更加珍稀。

    如果将之服下,以他如今的精神力强度,或许立刻就能成为精神力大圣。

    此等王品圣丹,无疑是极其珍贵,精神力大圣都会渴望得到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谋夺姆祖的宝物吗?”石皇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回过神来,将空间戒指收起,眼中闪过一道寒芒,道“姆祖乃是秉承地狱界神灵的意志而诞生,最是邪恶,对昆仑界而言,乃是一大祸患,必须尽早铲除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年前,有个人曾对本皇说过,如果有一天,本皇拥有了强大的力量,一定要为守护昆仑界,尽一份力,便从斩杀姆祖开始吧。”石皇的目光变得格外的凌厉。

    闻言,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,他已经猜到,那个对石皇说这番话的人,应该便是须弥圣僧。

    想来须弥圣僧是对石皇寄予了厚望,否则,也不会特意在其核心中留下一道时空印记,这算是一种引导,不让石皇走上歧途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时空印记的存在,或许石皇的灵智刚一诞生出来,就会被六道神灵意志淹没,不会留下纯粹的自我。

    没有多做耽搁,张若尘、石皇和龙煞皇当即动身。

    此刻,龙神殿主体建筑外,剑皇和姆祖的大战,仍旧在持续着,并未能够分出胜负,不过,剑皇已经明显落入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龙煞皇驮着张若尘出现在战场上,远远的便是释放出一道可怕的四色神光,闪电般轰击向姆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石皇施展地行之术,突兀的出现在姆祖的下方,六只拳头同时轰击而出,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与龙煞皇和丹皇不同,石皇并未被逆神碑消磨掉太多力量,本身仍旧拥有着与姆祖一决高下的强大实力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同时遭到石皇和龙煞皇的攻击,姆祖的诸多触手,还有近半的邪异孩童,当场爆碎开来。

    强如姆祖,在猝不及防之下,仍旧是吃了不小的亏。

    姆祖体内涌现出磅礴的黑暗神力,将所有的邪异孩童包裹住,当即便想退走,不想陷入剑皇、龙煞皇和石皇的围攻之中。

    “姆祖,你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龙煞皇长啸,本源神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地底。

    姆祖的身体已经有一半渗透进入大地之中,却怎么也无法再继续渗透。

    受到本源神力的影响,大地的构造,已是发生了本质的变化,完全将它在地底潜行的能力克制住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石皇已是从地底冲出,身上散发出滔天的煞气,如同一尊盖世神魔,凝聚磅礴的大圣之力,轰出无比霸道的拳印。

    对石皇而言,它的身躯便是最为强大的圣器,无坚不摧,即便是至尊圣器,它也敢硬撼。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离,姆祖避无可避,只得出手抵挡。

    一根与众不同的触手延伸而出,呈漆黑之色,尖锐无比,宛如无坚不摧的战矛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短暂的碰撞后,石皇轰出的拳印与姆祖的漆黑触手,同时爆碎开来,谁也没能够占到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姆祖吃了一些亏,因为漆黑触手,乃是其本源精气所蕴育,像这种触手,它一共只有十八根,远非其他触手可比。

    漆黑触手极其坚韧,就连剑皇的凌厉攻击,都难以损伤。

    不曾想,这才刚与石皇对拼一击,就受损严重,这不禁让姆祖的心中,生出了浓浓的忌惮。

    而看到石皇和龙煞皇出手,剑皇却并不高兴,反而是皱起了眉头,似是不喜有人打扰它与姆祖的战斗。

    目光转动,剑皇看向立身于龙煞皇头上的张若尘,直觉告诉它,所有的事情,应该都与张若尘有关。

    张若尘此时亦是将目光投了过来,与剑皇相对视。

    他对剑皇的印象不错,因为之前姆祖想要置他和龙煞皇于死地,剑皇曾出剑相阻。

    张若尘遥遥拱手,道“剑皇,之前多谢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速速离去,不要影响本皇与姆祖战斗。”剑皇淡漠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“我知道剑皇你是想借助姆祖,来磨砺自身的剑意,但眼下昆仑界风雨飘摇,地狱界亡昆仑界之心不死,不但派遣大军进行攻打,如今更是想要夺取世界门之匙,毁灭世界之灵。”

    “剑皇你应该很清楚姆祖的来历,它乃是地狱界一位神灵的心脏所化,继承的是地狱界神灵的意志,将它留着,必有大祸,所以我们希望能与剑皇你联手,将它除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早已知道,剑皇与昆仑界一位剑神有关,这也是其这么多年来,一直与姆祖不对路的重要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只要剑皇的本心未变,便必定会与他们站在同一条阵线上。

    石皇的身形徒然拔高,达到百丈,身上的煞气更为浓烈,大有睥睨天下之势,朗声道“如果剑皇你不想联手,便退到一边,让本皇来轰碎地狱界神灵的这颗心脏。”

    “石皇,你尽管出手,本皇已经将方圆千里彻底封锁,姆祖绝对逃不掉。”龙煞皇道。

    现阶段,它的实力固然是不及姆祖,但它所掌握的种种手段,却能对姆祖形成制约,为石皇掠阵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有合适的机会,它是不会介意对姆祖下死手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石皇仰天长啸,气吞山河,沉重的玄黄之气绕体,似要开辟出一座座新的天地。

    只见石皇的六只手齐动,结出奇异的印诀,将大圣之力与玄黄之气相结合,瞬间凝聚出三尊庞大的器物,一方玄黄宝印,一座玄黄宝塔,还有一尊玄黄宝鼎,均是凝实无比,其上烙印玄奥的纹络,一同对着姆祖镇压而下。

    很显然,石皇不想浪费时间和精力,一出手便动用了全力,要以摧枯拉朽之势,镇杀姆祖这尊大敌。

    石皇的本体乃是玄黄石,与生俱来便掌握着强大无匹的玄黄之力,几乎能与九大恒古之道修炼出来的力量相媲美,此乃先天的优势,也意味着其未来的成就,将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因为看中了这一点,须弥圣僧才会刻意进行种种安排,让玄黄石能够顺利的诞生出灵智,踏上修炼之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昆仑界曾经的神灵未死?从大圣战场的布置就可以得知!关注微信公众号“飞天鱼”,查看历史消息或回复关键词“神灵未死”即可查看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