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51章 三狂七藏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4251章 三狂七藏

    羽荆说起人皇殿,让聂天大为吃惊,因为他曾见过一个人,一个被尊为人皇的人,御苍穹!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人皇御苍穹还被称为诸天守护者!

    而羽荆口中的人皇殿,便是作为诸天圣界的守护者而存在。

    诸多巧合,绝非偶然。

    理智告诉聂天,御苍穹一定跟人皇殿有关,甚至有可能是人皇殿之主。

    御苍穹的身份有多大,聂天不敢猜测,但他知道,蚩魔神和帝业墟都曾听命于此人。

    蚩魔神和帝业墟,两人一个是天使族魔神,一个是龙族禁忌,实力之强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,而御苍穹能让两人臣服,足见其逆天之恐怖。

    人皇殿,这绝对是诸天圣界最可怕的存在!

    “聂天,你知道人皇殿?”羽荆见聂天神色有异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不由得眉头皱起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聂天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过我曾见过一个被尊为人皇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人皇!”羽荆双瞳骇然一缩,惊愕道:“那可是人皇殿之主!”

    “那人名为御苍穹,是我在四大古圣族的祖地之中见到。确切地说,我见到并非御苍穹本人,而是他的神魂。”聂天微微点头,冷静下来,把自己当初在苍穹之古见御苍穹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羽荆听完聂天所说,陷入深深的沉默之中,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眼前的这个年轻武者,竟然还有如此稀奇的经历。

    人皇殿这个名字,放眼整个诸天圣界,听说过的绝对不足百人,而真正见过人皇的人,怕是连一手之数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,聂天就见过人皇,而且还与人皇之间有着一些约定。

    “羽老,我见的那人,是真的人皇吗?”片刻之后,聂天见羽荆平静了一些,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他很想知道,御苍穹是否是人皇殿之主。

    “老夫也不确定。”羽荆却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人皇殿之主被尊为人皇,意为人中至尊。你所见到的是一个神魂,所以老夫猜测,极有可能是上一代人皇,或者是更古老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曾经听说,四大古圣族与人皇殿关系密切,而且每一代人皇指认下一代人皇的时候,都会先从四大古圣族之中寻找,只有当四大古圣族没有合适人选的时候,才会从外族寻找新人皇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到的那人,既然是在四大古圣族的苍穹之碑中,那便极有可能是人皇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羽荆重重点头,显然对自己的猜测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天点了点头,觉得羽荆的推测很合理,接着他眉头一皱,问道:“羽老,人皇殿为什么要杀若雨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因为女帝陛下是预言之中的灭世女邪。”羽荆苦涩一笑,说道:“其实不止女帝陛下,任何对诸天圣界的平衡有威胁的存在,都被人皇殿视为必杀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诸天圣界的平衡?”聂天眉头皱起,觉得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人皇殿,不允许过于强大的人物存在。”羽荆再次一笑,神情冰冷了许多,说道:“其实,他们在乎的不是诸天圣界,而是他们自身对诸天圣界的统御。那些太过耀眼的存在,不仅是对诸天圣界的威胁,更是对人皇殿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人皇殿从原古之初存在至今,早已迷失了初心。他们现在所要维持的,是人皇殿对诸天圣界的绝对统治权!”

    聂天目光微沉,说道:“所以他们杀若雨,是因为若雨的潜力太大,未来有可能成为他们的威胁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。”羽荆微微点头,随即看向聂天的目光有些诡异,说道:“聂天,你与其担心女帝陛下,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聂天眉头一皱,道:“难道人皇殿也要杀我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会,但不代表未来不会。”羽荆点头,接着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你的身份,千万不能暴露。如果他们知道你是星辰之力的继承者,那你的麻烦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聂天目光一颤,突然想到什么,问道:“羽老,你刚才说,东皇峥嵘前辈就是我的前车之鉴,这话是什么意思?东皇前辈的死,是不是跟人皇殿有关?”

    “聂天,你比老夫想象得要聪明。”羽荆凹陷的双瞳不由得一沉,显得有些惊异,沉思了片刻,说道:“说起来,老夫和东皇峥嵘,也算是朋友,虽然没有深交,却也敬重其为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东皇峥嵘突然陨落,实在蹊跷太多。老夫曾听一位朋友说起,东皇峥嵘是死在天道圣阁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当时的天道圣阁之中,并没有人能和东皇峥嵘一战,即便是圣阁阁主,也绝非东皇峥嵘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老夫猜测,应该是天道圣阁的人,请人皇殿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羽荆不由得长长一叹,惋惜道:“东皇峥嵘本是近几百万年一来最耀眼的存在,可惜啊,他木秀太过,引起了人皇殿的注意,最终招致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”聂天沉默片刻,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羽荆的话,他并非全然相信,但他心中猜测也是这样,否则东皇峥嵘不可能如此轻易地陨落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羽荆深深点头,拍了拍聂天的肩膀,说道:“年轻人,送你一句话,三分狂七分藏,如此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
    聂天目光深邃,未置可否。

    今天,他了解的真相太多了,对他的冲击极大,需要慢慢消化。

    “女帝,你不愿回十灭天狱,老奴不敢多劝。不过这里绝非久留之地,你的气息已经暴露,人皇殿的人很快就会来到,我们必须找一个安全的所在。”这个时候,羽荆向着若雨千叶微微躬身,恭敬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希望我回十灭天狱,对吗?”若雨千叶淡淡回应,似有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刚才聂天和羽荆的话,她听得很清楚,自然也明白,羽荆依旧没有放弃带她回十灭天狱。

    “女帝,老奴遵从你的决定,但……嗯?”羽荆微微抬头,本是一脸无奈,但却脸色突然一变,苍老双瞳之中的目光,惊现骇然。

    “羽老,你怎么了?”聂天见羽荆这般反应,心头一沉,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了。”羽荆拳头微微攥紧,既惊惧又坚定,沉沉说道:“没想到,来得竟是如此之快!”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