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6章 女邪不可留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4246章 女邪不可留

    高空之上的血腥一幕,震撼在场众人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这一场惊世之战,最终胜出的人竟然会是黎幽。

    “赢了。”聂天望着黎幽,呆呆地说了一声,好似如梦惊醒一般。

    尽管他心中早已猜到这个结果,但当真正尘埃落定的时候,还是让他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黎幽的身影突然一颤,随即如一片残叶,落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黎幽!”圣光沐雪反应很快,身影如电,大手伸出,一股雄浑绵柔之力托住黎幽,安稳落下。

    圣光沐雪感知着黎幽的气息,一脸担忧道:“他的气息很弱,必须马上救治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带他去万元阁,那里有人可以医治他。”聂天微微点头,强压着体内剧痛,接过黎幽,准备去万元阁。

    但在此时,四周虚空数十道强大的气息出现,如一座座山岳一般,压迫天地颤动。

    圣光沐雪眉头一皱,目光扫过去,沉声说道:“刚才的战斗已经结束了,明尚书死在黎幽之手,纯属他咎由自取。如果你们现在收手,今天之事,便到此为止。倘若你们还是要一意孤行,那本院长便要率领血翼上下,力抗到底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大,但落在那些世家强者的耳边,却如惊雷一般震撼。

    明尚书死了,这是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明尚书身为明家家主,在世家势力中的名望极高,他一人之死,虽然尚不能动摇世家势力的根基,但却是打击极大。

    此时,如果他们直接反扑血洗血翼,血翼学院十之七八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但这么做,也绝对会消耗的实力。

    而一旦天使主系之人来到,他们根本受不住血翼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刚才的一战,让他们见识到了血翼的实力,也让他们对天使主系实力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圣光沐雪此时开口,只要他们撤走,整件事可以既往不咎,对他们来说,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台阶。

    现场气氛,死寂而压抑。

    世家之人久久没有回应,而圣光沐雪这边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明家和血翼学院之事,我们不再插手。”许久之后,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,然后数十道身影开始慢慢地离开。

    很快,世家强者们身影消失,虚空之中的压迫气息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圣光沐雪感知到最后一道强者气息消失,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世家势力,虽然表面上是同一阵营,但各自之间也有着一定的竞争,人心不齐,必然溃散。

    “院长大人,我这就去万元阁。”聂天没有耽误时间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圣光沐雪微微点头,传声给夜风,让其暗中保护。

    既然这些世家已经退去,应该不会再出手了。

    圣光沐雪留在学院,稳定人心,毕竟刚才的事情对所有人都冲击很大,血翼可是刚刚避过了一次灭顶之祸。

    聂天带着黎幽,很快来到万元阁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没事吧?”苏清早就在万元阁外等着,见聂天来到,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血翼学院发生的事情,他已经听说了,刚才一直在担心。

    但他并非战斗型武者,所以就算过去也没什么用,只能等着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快看一下黎幽。”聂天快步走进万元阁大厅,他感觉到黎幽的气息十分微弱,甚至有些若有若无的。

    苏清将黎幽接过来,检查了一下后者的情况,然后示意聂天在外面等着,独自带着黎幽进入内堂。

    “小肥,若雨没事吧?”聂天守在内堂之外,立即询问若雨千叶的情况。

    之前若雨千叶受了重伤,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她没事,已经稳定了,只需安静地调养一段时间。”小肥猫沉沉开口,说道:“聂天,你先看一下自己。那家伙的血祭之力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压制的,必须小心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血祭之力?”聂天听到这几个字,不由得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小肥猫立即解释了一下,说道:“那家伙实力比你强太多,血祭之力对他的冲击不大,但你的修为太低。如果血祭之力处理不当,极有可能损伤到血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天沉沉点头,然后开始小心查看体内情况。

    之前他血祭之力爆发的时候,圣光沐雪帮他压制了下来,此时再查看,似乎血祭之力变弱了很多,正在慢慢稳定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事,我的血脉之力很强,血祭之力想伤到我,也没有那么容易。”聂天长长呼出一口浊气,放心了许多。

    小肥猫却是没有回应,他早已查看过聂天的情况,虽然此时一切正常,但他总感觉哪里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也没法确定,毕竟连聂天自己都没有查觉不对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之后,苏清走了出来,脸色却是并不好看,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“苏兄,黎幽怎么样了?”聂天见状,上前一步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了,不过他受伤太重,血脉损伤极大,我能力有限,只能先帮他稳住血脉。要想彻底医治,只能等老师回来了。”苏清眉头皱着,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聂天点了点头,虽然苏清说得轻描淡写,但他能感受出来,黎幽的伤势怕是很棘手。

    “苏兄,这是我从明宇枫身上取下的极阴血丹,你赶紧救祝希夷吧。”这个时候,聂天想起祝希夷,立即拿出极阴血丹,递给苏清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清接过血丹,让聂天在外等着,转身向内堂走去。

    但在此时,他似乎突然想起什么,猛地回头,说道:“聂天,不久前有一名老者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者?”聂天眉头一皱,心头莫名一沉。

    “那老者的气息很古怪,我感知不出他的实力,但从他眼神判断,应该是一名巅峰强者。”苏清眉头皱起,似乎有些话不好说出。

    “他来找我做什么?”聂天看出苏清的犹疑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问了他,但他不愿多说,只是提到了一种很怪异的血脉力量,而且叮嘱我,一定要转告你一句话。”苏清眉头皱得更深,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聂天目光一颤,竟是心头莫名一紧。

    “女邪不可留!”苏清犹豫了一下,一字一顿道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