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二十八章 血后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二千零二十八章 血后

    推荐一个分享天猫淘宝购物优惠券公众号: guoertejia 先领券再购物最高可以节省90%。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: guoertejia

    两头血兽扇动翅膀,快速沉入无尽深渊,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天地规则与外界截然不同,无尽深渊果然不简单,也不知这里是如何形成的。”孔兰攸低语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点头:“随着昆仑界复苏,无尽深渊也变得更加诡异,对外来者的压制,越来越大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张若尘第三次进入无尽深渊,所以他能够清晰感受到无尽深渊的种种变化。

    与以前相比,如今的无尽深渊,对圣气和精神力的压制更强,连百分之一的力量都无法运用。

    唯独肉身力量,仍旧是可以运转自如,毕竟这是属于内在的力量,并未借助外物。

    无尽深渊内的天地规则极其强大,宛如独立于昆仑界之外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如今九步圣王的修为实力,仍旧不免感到心悸,心神好似随时都有可能被无尽深渊吞噬掉。

    无尽深渊所蕴含的黑暗吞噬力量,即便是修炼黑暗之道的修士,恐怕也会忌惮不已。通常情况下,哪怕是大圣境强者,也会对无尽深渊敬而远之,不敢轻易踏足。

    两头血兽下降的速度很快,没用太长时间,便是抵达无尽深渊的第一梯度。

    张若尘记得,当初燕离人催动血神锏,一击将第一梯度的所有血兽,尽皆抹杀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能够清晰感知到,第一梯度又有了大量的血兽,只是不知是何缘故,这些血兽并未去到外界,不然,血神教也会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殿下无须担心,没有命令,这些血兽并不会离开无尽深渊。”邱怡池娇媚笑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目光投向邱怡池,有些冰冷问道:“你们弄出这些血兽来,究竟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些实验品而已。”邱怡池淡淡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微微皱起眉头:“什么实验品?”

    邱怡池只是露出一抹淡笑,却是并未作出回答。

    见状,张若尘心中不禁快速闪过许多念头,隐隐联想到了一些东西,但却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看邱怡池的表现,现在问任何问题,其恐怕都不会再作回答。

    所以想要弄清这些事情,还得去无尽深渊第二梯度,见到邱怡池背后之人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十分突兀的,无尽深渊的空间出现强烈震动,有着一大片血色的光华,从深不见底的沟壑中涌现而出,使得方圆数千里,都映照成了暗红色,演化出成片浓厚的血云,浓烈刺鼻的血腥气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如此景象,张若尘在第一次进入无尽深渊时,便已经见过。

    只不过那时候喷涌出来的血色光华,仅仅只是覆盖方圆数百里,规模远远无法与这次的相比。

    传闻之中,这些血气乃是血后所留,每隔一段时间,便会喷发一次,而这些血气,似乎便是导致蛮兽蜕变为血兽的关键。

    虽不曾靠近过那片区域,但据张若尘推测,那里应该便是通往第二梯度的入口。

    无论是曾经的血神教教主,还是燕离人,亦或是那个死而不僵的血魔,都是从这里去往了第二梯度,之后的事情,便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果然,两头血兽都快速向着喷涌血气的沟壑飞去。

    而在进入那条沟壑后,张若尘便发现视野完全被血光所遮掩,哪怕他动用神印之眼,也无法看清身周的环境。

    过得好一会儿,血光才消失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和孔兰攸均是露出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原因无它,第二梯度的情况,与他们所预料的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他们本以为第二梯度,会比第一梯度更加黑暗,是一片荒芜的景象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却是,第二梯度一点都不黑暗,这里是一个光明的世界。

    同时,这个世界一点也不荒芜,反而是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低头望去,有着连绵的山川,山中植物茂密,郁郁葱葱,一些树木看上去,甚至比山峰还要高大,枝繁叶茂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邱怡池轻笑道:“很惊讶,是吗?妾身当初第一次来到无尽深渊第二梯度时,也是你们此刻这般表情,不亲身下来走一遭,恐怕任谁也想不到无尽深渊之下,竟会是这般模样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是真的很震惊,他简直要怀疑自己已经离开昆仑界,进入到了另一座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从各个方向,都根本无法看到边际,无法想象这个世界,究竟有多么辽阔。

    而且他发现这个世界,充斥着一股奇异的力量,与外界的天地圣气有所不同,对强化肉身,似乎有着极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这若是传出去,不知会引起多大的轰动。

    “好多强大的血兽。”孔兰攸低语道。

    随意张望,孔兰攸便发现数以千记的血兽,其中不乏圣王级别的血兽存在,盘踞山林之中,让人不仅感觉像是来到了蛮荒之地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血兽都受人控制,无疑是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进入这座光明的世界后,两头血兽的飞行速度,明显变快。

    张若尘暗自调动体内的圣道规则,想要探查这个世界的虚实。

    “时间规则、空间规则和真理规则都还能运用,其他规则却被压制得极为厉害。”张若尘心念快速转动。

    时间、空间和真理都是恒古之道,最是特别,哪怕无尽深渊再怎么古怪,也无法将它们摒除在外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因为张若尘对时间之道、空间之道和真理之道的参悟都极为深刻,否则,也难将它们发挥出什么作用来。

    三种恒古之道,加上大圣之下层次的肉身,身在无尽深渊的第二梯度,张若尘仍旧存有足够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殿下,我们快到了!”

    正当张若尘思考的时候,邱怡池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闻言,张若尘不由回过神来,将目光投向正前方。

    一座高耸入云的陡峭山峰,映入张若尘的眼帘,通体暗红色,似曾被海量的血液浸染过。

    而在峰顶,则是有着一片古色古香的宫阙,隐藏于云雾之中,若隐若现,似一片天宫仙阙,充满了神秘。

    待得血兽逐渐靠近血色山峰,孔兰攸不禁微微皱起眉头,道:“表哥,这座山峰很邪异,竟然有着粘稠的血液渗透出来,那好像还不是一般的血液,应该是神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表情凝重,道:“的确是神血,这整座山峰,很可能都是被神血染红的,真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。“

    进入到无尽深渊第二梯度,张若尘心中的疑问,无疑是变得更多,这地方存在的秘密,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终于,两头血兽在峰顶的广场着陆。

    身形一动,张若尘和孔兰攸一同从血兽背上闪掠而下。

    一名身形干瘦的灰衣老者迎了上来,对张若尘躬身行了一礼,“护龙阁天罡阁阁主,参见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不是别人,正是八百年前的第十帝,血神教的太上长老燕离人。

    “太上长老,一别多年,看来您老人家的日子过得还不错。”张若尘的声音有些清冷道。

    燕离人面露苦色,道:“还请太子殿下恕罪,我也是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“灵希在哪里?”张若尘当即问道。

    燕离人道:“殿下请放心,我虽将她带回无尽深渊,却并未伤她分毫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若尘稍微松口气,他倒是相信燕离人不会骗他。

    再怎么样,燕离人也是护龙阁天罡阁的阁主,他相信明帝不会看错人。

    “殿下,请。”

    邱怡池亦是出现在广场上,并侧身做出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张若尘表情平静,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宫阙,继而迈动步伐,一步一步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见状,孔兰攸亦是没有迟疑,紧紧跟上张若尘的步伐,无论前方多么凶险,她都一定会与张若尘共进退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她没能阻止池瑶,只能眼睁睁看着张若尘死在池瑶的剑下。

    如今,她绝不会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,哪怕为此需要搭上她的性命,她也绝不犹豫。

    燕离人微微摇头,亦是跟了上去,很多事情,已经是由不得他作主。

    步入宫阙,张若尘和孔兰攸便都露出丝丝异色,因为他们发现,这里的布置,竟是与八百年前的圣明皇宫,如出一辙,让他们不禁有一种回到八百年前的感觉。

    宫阙内的花草景观,都是那么的让他们感到熟悉,不由自主勾起他们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可惜,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。”张若尘轻叹道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真想回到八百年前,继续做他的圣明皇太子,明帝也不曾失踪,他不与不死血族扯上关系,池瑶不会是他的仇人……,一切是多么的美好。

    然而,一切都早已不可能,那不过是他内心深处的一点幻想。

    “参见师尊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邱怡池忽然躬身,极为恭敬的行礼。

    此刻的邱怡池,已经完全收起魅惑,显得无比严肃。

    张若尘转过身去,一道高挑的身影,映入他的眼帘,从远处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名堪称绝色的女子,看上去极为年轻,顶多二十岁,可其眼神极为深邃,透着岁月的沧桑。

    女子身着墨绿色宫装,血色长发盘起,发间插有一根碧玉凤簪,一举一动,都散发出逼人的贵气,高贵无比,让人难以亲近。

    慢慢的,女子来到近前,目光停留在张若尘的身上,与他的目光相对视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精神气完全凝聚起来,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这个绝色女子,没有从她身上感受到丝毫力量波动。但无形中却感受到一股极为可怕的威压,哪怕是张若尘的心神坚定,都不免有些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他与绝色女子之间,存在着无比巨大的差距,即便他的修为实力再强大十倍、百倍,都无法抵消这种差距。

    “尘儿,你终于来了,母后想见你一面,还真是很不容易。”绝色女子脸上浮现出微笑,目光柔和,伸出一只手想要去抚摸张若尘的脸颊。

    张若尘却后退一步,拉开了距离,深深的盯着她,半晌后,才道:“不死血族的血后,我高攀不起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绝色女子长长一叹,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来到无尽深渊,你也该放了木灵希和池昆仑,无论你想做什么,都可以冲着我来,没必要牵连我身边的人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木灵希是我的儿媳,池昆仑是我的孙儿,我又岂会伤害他们?让人将他们带来无尽深渊,不过是因为我想见见他们,你又何须动怒?”绝色女子并未动怒,语气仍旧温和无比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再说一遍,我与不死血族,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如此痛恨不死血族?”绝色女子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是,对这种只知毁灭的族群,我怎能生出半分好感?等他们毁掉其他族群,最后便只能自我毁灭,不死血族根本就不应该存在。”

    他曾亲眼看到诸多昆仑界的生灵,遭到不死血族的屠戮,被吸干血液。那种景象,让他愤怒,恨不得将不死血族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“尘儿,你的想法太过极端,不死血族存在,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,就像有光明,就必定会有黑暗,世间的一切,都是相对的,失去某一方,宇宙的平衡,就会被打破,那才是一场灾难。”绝色女子很是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平衡?难道不死血族所做的一切,不是在打破这种平衡吗?不是我太极端,而是你太过自以为是。”

    闻言,绝色女子有些无奈,摇了摇头,道:“现在和你说这些,也并无什么意义,你以后自然会明白。我亲手做了一些饭菜,陪我吃点吧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觉得我是专门来吃你做的饭菜的吗?”张若尘反问道。

    绝色女子转过身去,一边走,一边道:“想见到木灵希,便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若尘的眼神顿时一凝,他很不想被血后牵着鼻子走,可涉及到木灵希,他却是不得不选择妥协。

    紧了紧拳头,张若尘深深呼出一口气,尽所能让自身变得平静。

    他发现,与血后相见后,他的情绪变得很急躁,完全失了分寸,这样的状态,无疑是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表哥,守住心境。姑姑毕竟是你亲生母亲,我相信她不会害你。”孔兰攸提醒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转头看了孔兰攸一眼,轻轻点头道:“嗯!我没事,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张若尘与孔兰攸一同迈步,跟在了血后的身后。

    无论血后要做什么,到了这一步,他们都已经不可能再退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后终于现身,现在张若尘的心情,估计和池昆仑当初的心情没有什么两样。大家怎么看?当然是看新书《天帝传》。

    搜索:9--9--9--w--x 最新章节-绿色-快速稳定-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