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3章 推演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2003章 推演

    两道气息截然相反的剑芒,轰然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空间剧烈震动,泛起道道涟漪,形成可怕的异象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若尘被创出《无字剑谱》的神秘剑神所附体,而商子烆则是被那位铸造出赤子剑的邪神所附体,二人的厮杀,好似那神秘剑神与邪神在交战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以张若尘和商子烆为中心,方圆数百里的大地都在快速沉陷,山峰则是直接崩塌,根本就无法承受住二人战斗所释放出的可怕力量。

    而感受到张若尘和商子烆的力量太过可怕,其他人都不禁纷纷与他们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两人的修为境界,在这里都算不得最顶尖,毕竟他们还未凝聚出道域,可他们的战力,都太过恐怖,一般的临道境强者,都根本没法相比,谁也不想被他们战斗的力量波及到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连续几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出现,似太古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空间裂缝,周围之人不由退得更远。

    真要被空间裂缝击中,不朽大圣也会被生生撕裂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真的都只是规则大天地巅峰的修为吗?为什么感觉像是两位不朽大圣在厮杀?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时空传人,空间手段,太过可怕,抬手便可撕裂空间,不朽大圣大意之下,都有可能着道。”

    “空间手段再厉害又如何?对商子烆根本无用,商子烆身上所穿的三色宝甲,完全能够对空间手段免疫。”

    “商子烆虽不是恒古之道的掌控者,但却掌握着制约恒古之道的手段,张若尘即便是时空掌控者,可面对商子烆,却是优势全无,一个商子烆,实力已经不弱于张若尘,三个商子烆联手,张若尘的胜算,微乎其微。”

    “商子烆乃是天堂界一位神灵的子嗣,拥有至高圆满体质,又进入功德神殿,成为焱神亲传弟子,修成《太乙神功榜》上,鲜有人修炼成功的《三尸炼道》,堪称不世奇才,同阶一战,还未曾败过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张若尘的实力仅限于此,那么这一战,恐怕很快就会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诸多修士都在关注着张若尘与商子烆的战斗,其中绝大部分人,都认为商子烆优势明显,镇压张若尘,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最近这段时间,张若尘可谓是无往而不利,面对再强的对手,都能够击败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大部分人都已经不再看好他,毕竟他遇到了比他更加优秀的商子烆。

    “情况不妙,难道张若尘这家伙真的会败给商子烆?”

    看着远处的战斗,千星天女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虽然不愿承认,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形势确实是于张若尘不利。

    面对三个商子烆的猛烈攻势,张若尘难以主动出击,显得十分的被动。

    如此凶险的战斗,稍有不慎,就有可能致命。

    刚开始,或许张若尘还能应付过来,可随着时间推移,当张若尘身心俱疲时,就很可能被商子烆抓住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另一个方位,罗刹族公主罗乷,亦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张若尘和商子烆的厮杀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作为本公主的命中之人,你可得争口气,千万不能输给商子烆。”

    虽说罗乷一直想着要将张若尘镇压,带回地狱界,但却不希望张若尘败给商子烆。

    准确说,她是不希望张若尘败给任何人,她的命中之人,必须完美无瑕,战无不胜。

    距离孔雀山庄不算太远的一座山崖上,那个夺走商子烆顶级流光功德铠甲的阎罗族神秘男子,仍旧坐在火堆前,池昆仑则是坐在其身边。

    也不知其施展了何种手段,竟是无人能够发现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时空传人张若尘,功德神殿领袖商子烆,这两人竟然打起来了,真是很有意思。”神秘男子轻笑道。

    只见神秘男子伸出一只手来,地狱阎罗气涌动,其手掌竟是快速化为一片天地,每一根掌纹,都化作一座座山脉和一条条江河,看上去十分的真实。

    “让本座来看看这二人究竟有多强。”神秘男子低语。

    说话间,神秘男子也不知施展出什么手段,凭空摄取到两股气息,在掌中天地中演化出张若尘和商子烆的虚影来,二人的虚影栩栩如生,宛如是真身被神秘男子摄取到了掌中天地。

    顷刻间,张若尘和商子烆的虚影,激战在了一起,犹如在孔雀山庄外的真身一般。

    商子烆的虚影一分为三,气息相当,对张若尘的虚影展开围攻。

    神秘男子彷如一个旁观者,静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过得一会儿,神秘男子又将自身的气息凝聚出一道,投入掌中天地,凝聚出他自身的虚影,与张若尘和商子烆的虚影,展开混战。

    掌中天地内的战斗,进行得十分激烈,简直要将这片天地给打破。

    池昆仑回过神来,将目光投向神秘男子的掌中天地,看着其中不断闪动的几道虚影,不禁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神秘男子抬起头来,对着池昆仑咧嘴一笑,道:“本座想看看,同样在规则大天地巅峰,张若尘和商子烆的实力,与本座之间存在多大差距,顺便推演一下,这一战他们谁能取胜。”

    “你随便弄出几道虚影,就能推演出结果来?”池昆仑面露怀疑之色。

    神秘男子道:“怎么?你不相信本座的能力?那你便看仔细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神秘男子将手掌移到池昆仑的面前。

    池昆仑抱着满心好奇,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几道闪烁不定的虚影。

    在他的注视下,那几道虚影战斗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,几乎让他看花了眼。

    某一刻,那几道虚影尽皆化为一团团气息,继而消散于虚无。

    紧接着,神秘男子的手掌恢复如常,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你推演出的结果是什么?”池昆仑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他虽一直盯着看,却并未看出胜负结果来。

    神秘男子微微沉吟,道:“这二人果然都不简单,比之本座当年,也差不了多少,纵观天庭界和地狱界,他们已经是属于其中最顶尖的天才,可惜他们出生太晚,与本座并非同一时代,要不然,本座也不至于这般寂寞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本座也没有推演出具体的结果来,毕竟这二人的手段都很多,且战斗过程中,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商子烆所占的优势,要稍微大一些,《三尸炼道》这门奇功很是了得,商子烆掌握的宝物也是极多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张若尘这位时空传人也不可小觑,谁也不知道他隐藏了多少底牌,说不得正好有着能够克制商子烆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闻言,池昆仑的脸色不禁微微发生变化,他哪会听不出来,神秘男子明显要更看好商子烆一些,这说明张若尘的处境,是十分的危险。

    其实,池昆仑也知道,商子烆可怕无比,若然修炼到临道境,恐怕大圣之下,便鲜有人能是其一合之敌。

    当初在须弥道场,他本身曾与商子烆交过手,可惜却败得很惨,仅仅只在商子烆手下支撑了二十几剑。

    虽说那是因为他太年少,各方面都不及商子烆,但也必须承认,商子烆是真的太过强大。

    他在商子烆身上所感受到的压力,丝毫都不亚于在张若尘身上所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为张若尘担心?说起来,本座已经是帮了张若尘一把,夺了商子烆身上顶级的流光功德铠甲,不然,张若尘更无胜算。”神秘男子道。

    池昆仑猛然抬起头来,注视神秘男子,道:“如果你能够杀死商子烆,杀死天堂界派系那些刽子手,我便答应拜你为师。”

    哪知神秘男子却是摇起头来,道:“虽说杀他们,对本座而言,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但本座却不能去做这件事情,后面还有四个讨厌的家伙紧追不舍,本座一旦出手,必然会被他们察觉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能够休息一下,本座可不想自找麻烦,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池昆仑顿时露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似是看出池昆仑的失落,神秘男子不由笑道:“想来你应该很想看看张若尘与商子烆战斗的情况,本座已经解除此地的部分封禁,你自己慢慢看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池昆仑立刻站起身来,走到山崖边,将目光投向孔雀山庄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依靠强大的目力,池昆仑很快便是锁定了张若尘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对了,张若尘似乎是为了你才来到孔雀山庄,看来他很在乎你这个儿子。”神秘男子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池昆仑的心顿时颤抖了一下,拳头不禁握得很紧。

    虽然他还不想承认,但实际他的心中,已经是相信了神秘男子所说的话,如果张若尘不是他的亲生父亲,又如何会一次次拼命来救他?

    只是他不明白,既然池瑶女皇是他的母亲,又为何要编造那样的谎言来欺骗于他?

    当然,现在并不是去想这些的时候,张若尘的安危,才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可惜,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远远的看着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会这么弱?”

    池昆仑握紧拳头,心中满是自责。

    如果他之前没有在功德战场上被天堂界派系的强者擒住,或许现在的情况将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孔雀山庄前,张若尘与商子烆的战斗,仍旧在持续着。

    “好个张若尘,我三尸联手,竟也未能占据太大优势,师尊说的对,张若尘果然是一个心腹大患,必须尽早除去,不能再让他继续成长下去,真让他修炼到大圣境,那就不好对付了。”

    连番激战,商子烆不禁越战越心惊。

    原本,商子烆以为凭他如今的实力,施展出《三尸炼道》,要击败张若尘,应该并非难事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他无疑是有些低估了张若尘。

    当初在真理天域,有数次机会,可以解决掉张若尘,可惜都出现差错,让张若尘一次次逃脱。

    短短几年时间,张若尘已然是完全成长起来,至少在修为方面,与他已经没有太大差距。

    “不能为我所用,那便只能将你彻底毁掉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目露凶光,心中暗暗发狠。

    无论张若尘多强,今夜都休想活着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