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相聚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相聚

    小院不算太大,可布置得极为雅致,栽种了各种各样的花草,有数种正在绽放,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。

    刚一进入小院,张若尘的目光,便锁定在一位正在浇花的美妇人身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位美妇人,张若尘的脸上,顿时浮现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当初特意让林妃服下了一些延年益寿的灵药,所以这么多年过去,单从外表看,林妃并无多大变化,仍旧显得很年轻,且身体极好,无病无痛。

    在林妃身边站着一名十分年轻的女子,身材纤细,样貌柔美,肤如凝脂,背上仗着一对七彩羽翼,她不是别人,正是当初张若尘从天月楼花重金买下的孔雀半人族——孔宣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孔宣一直跟在林妃身边,负责照顾林妃的饮食起居,可谓是任劳任怨。

    有些出乎张若尘意料的是,孔宣如今竟已是一位圣王,虽然仅仅只是一步圣王,但这已经十分难得。

    由此证明,张若尘当初将《孔雀圣典》传授给孔宣,是极为明智的决定。不过,《孔雀圣典》并不完整,也不知她后面又修炼了什么功法。

    孔宣转过头来,一眼便看到张若尘,顿时露出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“主……”

    孔宣刚想喊出声,便被张若尘阻止。

    张若尘轻轻迈步,慢慢走到林妃的身边,在一旁静静看着林妃浇花。

    某一刻,林妃转过身来,终是发现了张若尘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林妃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张若尘身上,水中水壶滑落,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娘亲,尘儿回来了。”张若尘眼神柔和,轻声呼唤道。

    林妃显得很激动,一把将张若尘抱住,“尘儿,你回来了,为娘不是在做梦吧?”

    这些年,她一直都很思念张若尘,经常做梦梦到张若尘回来,她真怕现在也是在做梦,梦醒之后,张若尘便又会消失。

    张若尘能够清晰感受到林妃对他的疼爱和思念,不由紧紧的将林妃抱住,道“娘亲,你不是在做梦,真的是你的尘儿回来了,孩儿不孝,让娘亲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我们一家人终于又能够团聚在一起。”林妃激动不已,眼中不禁有泪水流淌而出。

    张少初走过来安慰道“林妃娘娘,九弟回来,应该高兴,您怎么还哭了啊?”

    林妃连忙伸手抹去泪水,道“对,高兴,我就是因为太高兴,来,都到里面去坐,孔宣,快去沏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孔宣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进入到屋内,直到坐下,林妃始终拉着张若尘的手,哪怕这真的是一个梦,她也想多与张若尘待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尘儿,这次回来,不会马上就走吧?”林妃满眼希冀的看着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柔和,微微一笑,道“娘亲,您放心,这次我会多留一些时间,好好陪陪您。”

    闻言,林妃顿时放下心来,“那就好,那就好啊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孔宣端着一只青铜托盘走了过来,托盘中装着一壶茶和三只茶杯。

    将托盘放在桌上,孔宣提起茶壶,往三只茶杯中倒上茶水,分别放到林妃、张若尘和张少初面前。

    “孔宣,这些年辛苦你了!”张若尘笑道。

    孔宣连忙摇头,道“不辛苦,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当初,张若尘将她从天月楼买出,还传授她《孔雀圣典》,这份恩情,她一直铭记于心,甘愿为奴为俾,报答张若尘。

    一翻手,张若尘取出一件七彩圣衣,递予孔宣,道“这是给你的,以后还得需要你替我好好照顾娘亲。”

    “这太贵重了,奴婢不能要。”孔宣推辞道。

    林妃伸手接过七彩圣衣,一把塞入孔宣手中,道“尘儿给你,你就拿着。”

    见状,孔宣没法再继续推辞,只得将七彩圣衣收下,道“谢主人恩赐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微笑点头,他是一个恩怨分明之人,孔宣虽说是婢女,但他却从未将她视为奴仆。孔宣对林妃的好,他都看在眼中,自然要有所表示。

    分开太久,张若尘与林妃之间,有着太多的话要说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天色已经是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木灵希、张羽熙、酒疯子和古松子进入到小院中。

    只见木灵希一挥手,一张大圆桌便出现在院中,桌上摆满酒菜,看上去极为丰盛。

    “酒菜都准备好了,大家都快来坐下吧。”木灵希笑着招呼道。

    很快,所有人都落座下来,就连孔宣也不例外,当然这是张若尘强行要求的结果。

    除夕时,张若尘未能赶回来,现在算是补一个团圆饭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张若尘的神经一直紧绷着,已经好久没像这般放松过,现在他是什么都不去想,只想好好与亲人朋友团聚,吃饭聊天,就像普通人家一般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是真的很想就这样简简单单过一生,可惜,他不能,人生有太多身不由己的事情,并不是他想放下,就能够放得下。

    来到凤凰湖,与木家人相见,乃是不可避免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年张若尘率众攻上无顶山,强势抢亲,让木家错失与梧桐秋雨结亲的机会,且因此颜面大损。

    所以木家人大多对张若尘没有好感,一个个看到张若尘,都没有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尤其木家这些年回到祖地,整体实力大涨,变得傲气十足,更加不将张若尘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当然,主要也是因为他们一直呆在凤凰湖这片觉醒圣土内,对外界发生的事情,几乎没怎么去过问,不知昆仑界已经变成什么模样,也不知道张若尘在昆仑界都做了哪些了不得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这里是我木家祖地,并不欢迎你,你要是识趣,就赶紧离开。”云峥冷着脸道。

    作为木灵希的父亲,他当初是最渴望木灵希能够嫁给梧桐秋雨,攀升高枝,一旦秋雨成长为昆仑界的天地灵根,那他无疑是能够得到巨大好处。

    可偏偏张若尘毁掉了这一切,让他希望破灭,沦为笑柄,他的心中对张若尘是一直充满恼怒之意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做了月神的神使,就有多么了不起,我们不吃这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们欢迎广寒界的诸圣,但唯独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“昆仑界的叛徒,居然还有脸回昆仑界。”

    “他或许以为,没有他,昆仑界便无法渡过难关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,如今天庭界下属各大世界纷纷派遣强者进入昆仑界,与地狱界对抗,他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众木家族人纷纷开口,肆意贬低张若尘,想将张若尘从凤凰湖驱逐出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如果不是因为有木灵希在,他们已经是直接动手了,哪会与张若尘说这么多?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张若尘即便实力不弱,但也强不到哪儿去,他们木家完全能够镇压得住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他们木家辈分最高的一位老祖宗就坐在大厅内,他们便更加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木家这位老祖宗,在昆仑界复苏以前,便已经是圣王境强者。

    昆仑界复苏后,其修为更是突飞猛进,已经达到九步圣王规则大天地之境,完全有望凝聚出道域来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走吧,别自找难堪。”木家圣主木擎天沉声道。

    他曾在张若尘手中吃过亏,对张若尘最是没有好感。

    木家如今有着三位圣王境强者,他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另外两位,自然就是木家老祖宗木星河以及木灵希。

    而随着时间推移,木家必将诞生出更多圣王来。

    见木家如此多人都针对张若尘,木灵希的脸色当即沉了下来,变得十分难看,早知如此,她就不该带张若尘来见木家人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任人摆布的魔教小圣女,她的事情,无须任何人来插手。

    “够了,谁敢再出言不逊,休怪我对他不客气。”木灵希冷喝道。

    云峥当即一拍扶手,站起身来,呵斥道“放肆,你眼中还有我这个父亲吗?”

    有着一头鹤发的木星河端坐在主位之上,眼眉低垂,散发出强大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灵希,别忘记你也是木家弟子,为了一个外人,而威胁自己的族人,未免太不像话了。”木星河语气低沉道。

    木灵希并未退缩,当即便想开口反驳。

    张若尘向前一步,伸手拦住木灵希,朗声道“灵希乃是我的道侣,我来此见她,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此事我绝不同意。”云峥当即大怒道。

    木星河站起身来,身上散发出极为可怕的气势,眼中绽放出凌厉光芒,直视张若尘,似一头猛兽,盯上了猎物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我木家天女,岂是你随意就能占有,你以为你配得上灵希吗?”

    木星河此刻极为霸道,想要以势压人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张若尘不过是一个小辈,即便天资不凡,可如此短时间,又能成长到何种地步?

    而他已经是九步圣王规则大天地,距离凝聚道域,也已经不远,足以随意碾压张若尘。

    面对木星河的气势压迫,张若尘显得风轻云淡,没有受到丝毫影响。

    猛然之间,张若尘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息,犹如一座沉寂万载的巨型火山,突然爆发。

    “蹭,蹭,蹭。”

    木星河不由自主向后倒退几步,眼中浮现出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先前张若尘十分低调,完全收敛气息,以至于让他严重错估了张若尘的修为实力。

    “这种气息……”

    大厅内,所有木家族人尽皆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怎么会这么强?不可能的,他离开昆仑界时,修为才仅仅达到玄黄境啊。“云峥心中惊骇莫名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