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杀无赦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杀无赦

    一腿之威,赤地千里,大地龟裂,所有的水分,似乎都已被蒸干。

    张若尘自然看到苍龙逃走,却并未去追击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解决掉苍龙,而是他现在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解开焱神腿第一道封印,全力一击,几乎将他全身圣气都给消耗一空。

    而且苍龙身着流光功德铠甲,爆发出千倍音速,即便他现在取出流光功德铠甲穿上去追,也已经是晚了。

    之前之所以蜕下流光功德铠甲,主要是因为焱神腿力量太过狂暴,担心流光功德铠甲会受到损伤。

    “看来以后得慎用焱神腿,即便要用,也不能随便动用全力。“张若尘心中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像这般全力出手,只能是在拼命的时候,要不然,没能解决掉敌人,自身就该有大麻烦。

    此次苍龙是受了重伤,又不知道张若尘是什么状态,且还有凌飞羽和邪灵在一旁虎视眈眈,所以苍龙是什么都没想,以最快速度逃遁。

    “唰。“

    凌飞羽闪掠而至,伸手扶住张若尘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”凌飞羽十分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强行压下虚弱感,摇头道:“没事,只是有些消耗过度,很快就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若尘运转《九天明帝经》,悬浮于神光气海中的骄阳快速旋转起来,释放出纯粹精气,转化为股股圣气,快速流遍全身。

    神光气海中的骄阳,乃是七星神苓的日叶所化,蕴含无比磅礴的神药精华,哪怕只是散逸出一丝,也能够装化为大量圣气。

    圣气稍微恢复一些,张若尘伸手一抓,施展出空间手段,隔空将那些个遭受波及的强者的残尸摄取过来。

    他并未去查看这些人身上有什么宝物,直接一股脑全部收起,等有时间再去慢慢查看不迟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先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与凌飞羽重新飞回邪灵头上。

    此时,阮灵已经瘫倒在邪灵背上,眼神有些呆滞,完全被刚才的景象惊住。

    幽神殿几名顶尖强者,加上紫枫圣王,尽皆身死道消,就连苍龙也重伤逃遁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她只能继续做张若尘的囚徒,恐怕再难有希望脱身。

    张若尘在邪灵的头上盘坐下来,继续运转《九天明帝经》,想尽快恢复过来,这种虚弱感,他从来都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邪灵摆动巨大的神躯,腾飞上高空,继而向着真正的无顶山飞去。

    阮灵被擒,幻术构成的无顶山,已然是快速崩溃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这一战若是传开,张若尘的名气,定然会再度攀升。

    当然,张若尘并不会主动宣扬出去,想来苍龙也不会,毕竟这一战对其而言,完全就是耻辱。

    张若尘也丝毫不担心此事会让巡天使知道,苍龙和阮灵既然敢对拜月魔教下手,定然是早就与巡天使打好招呼,巡天使根本就不会管铜炉原上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凌飞羽伫立在一旁,静静的看着张若尘,张若尘给了她太多惊喜,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张若尘凭空出现,为她,也为拜月魔教,解决掉诸多麻烦,原来,在张若尘心中,竟是对她如此在乎。

    只是张若尘这家伙也着实可恶,明明已经知道阮灵假扮她,竟然还那般对阮灵。

    不自觉的,凌飞羽脑中再度浮现出张若尘与阮灵亲热的画面,不禁让她有些羞恼,毕竟那个时候,阮灵是化作她的模样,感觉就像她与张若尘发生过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邪灵速度极快,不到一个时辰,便赶到真正的无顶山。

    张若尘结束修炼,站起身来,体内圣气亦是恢复大半,剩下的,再过一些时间,就能完全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将邪灵和阮灵一并收入乾坤界中,张若尘和凌飞羽降落在无顶山的山脚下。

    阮灵身份不凡,暂时留着,说不得在以后,能够派上大用场。

    “凌宫主。“

    看到凌飞羽,一名刚到山门前的圣境修士,顿时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“唰。“

    其当即转身,想要折返进入拜月魔教。

    凌飞羽身形一动,闪电般阻挡在那名圣境修士前方。

    “见到我,为什么要跑?“凌飞羽冷声喝问道。

    那名圣境修士身体颤抖,道: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凌飞羽身上散发出极为凌厉的气息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那名圣境修士竟是直接吓得跪倒在凌飞羽面前,颤声道:“凌宫主饶命,不是我,是洪师叔他们。“

    张若尘来到近前,道:“幽神殿的人已经进入无顶山,不过只是几个小角色,不足为虑。“

    闻言,凌飞羽哪还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对我不满,我可以容忍,但他们竟敢吃里扒外,我决不饶恕。”凌飞羽眼中浮现出可怕杀机。

    她才刚被阮灵引出去不久,拜月魔教中便有幽神殿的人出现,只有一种可能,那便是拜月魔教内出现了叛徒、软骨头,主动将幽神殿的人带入拜月魔教。

    或许,这些人都以为她这一去便无法再回来,所以才敢这般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也幸好张若尘来得及时,让幽神殿的人没能来得及做更多准备,要不然拜月魔教,或许就真的彻底沦陷,毕竟一旦苍龙出手,拜月魔教谁能相抗?

    “来人,封锁山门,没有我的允许,任何人都不得出入神教。”凌飞羽冷声吩咐道。

    几名负责守护山门的拜月魔教弟子连忙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来,凌飞羽现在正处于气头上,没谁敢在这个时候去触霉头。

    没有去理会那名跪在地上的圣境修士,凌飞羽腾空而起,直冲魔帝圣殿而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面带微笑,一步迈出,施展出空间挪移,自原地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那名圣境修士仍旧跪在原地,根本就不敢起来,更别说是逃走。

    魔帝圣殿位于圣金峰,谁能入主魔帝圣殿,便能够掌控拜月魔教。

    当初,张若尘率众攻上无顶山,几乎把拜月魔教搅了个天翻地覆,连石千绝都不能压制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个时候,凌飞羽的父亲修走出。

    很多魔教弟子,早就不满石千绝,所以便选择追随修,魔教自此分裂。

    不过,在昆仑界遭到地狱界进攻后,凌飞羽返回无顶山,以强大的实力,整合魔教两大派系,使得魔教重归统一。

    只是,魔教中有着一些人乃是石千绝的嫡系,一直都对凌飞羽很不满,想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待得幽神殿的人打上门来,这些反对凌飞羽的人,便第一时间站出来,主动敞开大门,将幽神殿的人迎上无顶山。

    魔帝圣殿中,洪远通及其他几名石千绝的嫡系强者,正与幽神殿的强者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从幽神殿强者口中得知,凌飞羽被困,已经回不来,所以他们现在是格外的高兴,以为可以如愿执掌魔教。

    “凌飞羽实在是很愚蠢,竟然妄图与幽神殿作对,完全是死有余辜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幽神殿想从我们拜月神教中取走什么东西,那是瞧得起我们拜月神教,我们自然应该全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请几位前辈放心,等苍龙大人到来,我等一定立刻带苍龙大人去取那件月神留下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以洪远通为首,四名魔教圣王,极力讨好着幽神殿的三名强者。

    一名幽神殿道域境强者点头笑道:“嗯,不错,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们愿意为幽神殿效劳,自然少不了好处,等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其还未曾说完,一道剑光突现,将其生生斩成两半,鲜血溅在圣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圣殿内所有人尽皆转头,看向圣殿入口。

    “凌……凌飞羽。”

    洪远通四人脸色剧变,眼中满是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凌飞羽立身在圣殿入口,手持葬天剑,眼中浮现可怕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真是好样的,自愿给幽神殿做狗,要将神教的一切,都拱手送人,石千绝就是这么教的你们吗?”凌飞羽面若寒霜,声音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洪远通四人身体不由自主颤抖起来,根本不敢去看凌飞羽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凌飞羽,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杀我幽神殿的人,难道你就不怕为拜月魔教招来灭顶之祸吗?”一名幽神殿强者冷喝道。

    从凌飞羽刚才随意一剑,便击杀他们中的一员,剩下的两名幽神殿强者尽皆清楚,他们远非凌飞羽的对手,真要正面对抗,恐怕他们都挡不住凌飞羽的一剑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只能出言威胁,让凌飞羽心生忌惮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心中很不安,明明阮灵已经亲自出手,对付凌飞羽,为何凌飞羽还会出现在这里?难不成是出现了什么意外?

    “飞羽,需要我帮忙吗?”张若尘凭空出现在凌飞羽身边,微笑着道。

    凌飞羽道:“你觉得我连他们几个都杀不了吗?“

    “张若尘。“

    看到张若尘,两名幽神殿强者脸色顿时巨变。

    苍龙和阮灵布局,主要便是为了对付张若尘,现在张若尘和凌飞羽出现在无顶山,而苍龙和阮灵却不见踪影,这如何能让他们不心惊?

    “逃。“

    毫不迟疑,两名幽神殿强者想要遁走。

    “想逃?你们当无顶山是什么地方?”凌飞羽冷哼道。

    两名幽神殿强者均是全力出手,施展出强大圣术,两道黑色圣光飞出,分别轰击向张若尘和凌飞羽,想要杀出一条出路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随意一挥手,身前的空间发生扭曲,那轰击向他的黑色圣光,竟是向着相反方向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那名幽神殿强者始料不及,被自己打出的黑色圣光极重,倒飞而出,重重撞击在圣殿墙壁之上。

    另一边,凌飞羽挥剑斩灭黑色圣光,继而欺身到另一名幽神殿强者近前,一剑斩出,令其身首分离。

    紧接着,凌飞羽施展出御剑术,隔空将撞击在圣殿墙壁上的那名幽神殿强者斩首,出手干净利落,没有丝毫拖泥带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