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不欢而散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不欢而散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尽皆将目光投向张若尘,想看看张若尘会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不少人眼神都很冷漠,为了接天神木,他们根本不在乎与张若尘闹僵。

    风无形暗自摇头,他很想为张若尘说话,可现在轩辕裂空出面,即便他开口,怕也是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元仙子亦是微微皱起眉头,没想到事情竟会发展成这样。

    一番沉思后,风无形还是开口道:“历来收取宝物,都是各凭本事,既然接天神木是张兄弟收取到的,那便理应归他所有,没理由再拿出来分给大家。”

    闻言,碧云海立刻冷冷瞪了风无形一眼,道:“各凭本事?如果没有大家帮助,张若尘能有本事收取到接天神木吗?你要是不想要,没谁会勉强,但别阻碍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风无形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默默的走向一旁,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,元仙子、凌空子及另外几人,也都走向一旁,并不想参与进入这件事情中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候,张若尘才开口道:“接天神木就在这里,你们又何必问我?”

    在任何人听来,张若尘此刻都是很无奈,无法违逆众人的意志,只得妥协将接天神木交出。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,放心,不会少了你那份。”碧云海露出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轩辕裂空亦是露出一抹笑容,显然是很满意张若尘的态度,他就喜欢这种识时务之人。

    其实,他很想拉拢张若尘,若非因为接天神木太过珍贵,这个时候,他肯定会选择帮张若尘。

    “大哥,真要将接天神木给他们?”项楚南双眼瞪得极大,眼中满是不甘和愤怒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说话,只是伸手轻轻拍了拍项楚南的肩膀,同时向其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项楚南眼中露出不解之色,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,张若尘还显得那般淡定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按捺下来,并未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碧云海走到接天神木树干近前,清晰感受到一股恐怖至极的威压,灵魂简直都要被压碎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能够感知到,接天神木对他很排斥,不允许他靠近。

    “都已经被斩断,化为枯木,竟然还想抗拒我,利用威压就想吓退我,未免太过天真,看我如何将你击碎。”碧云海眼中满是贪婪之色。

    说话间,碧云海将君王战器级别的天蓝色葫芦取出,全力催动。

    对于自身的实力,碧云海可谓是十分自信,尤其还有君王战器在手,要将枯死十万年的接天神木截断,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天蓝色葫芦表面浮现出二十万道王级铭纹,释放出一道无比璀璨的圣光,径直轰击向接天神木树干。

    圣光具备极其可怕的攻击力,足以将域外星辰击碎,十分轻易的穿过神木之气形成的青雾,轰击在接天神木树干之上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萦绕在接天神木树干周围的神木之气剧烈震荡,逐渐消散开来,使得接天神木树干进一步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圣光并未能够对接天神木树干造成损伤,哪怕是一丝一毫,连一片枯黄的树叶都不曾震落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碧云海眉头顿时深深皱起,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动用君王战器全力发出攻击,竟然都无法对接天神木造成丝毫损伤,这无疑是让他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“我还就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碧云海发狠,再度催动天蓝色葫芦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轩辕裂空脸色剧变,大声道:“小心,快退开。”

    瞬息之间,碧云海生出毛骨悚然之感,当即便想退走。

    只是已经太晚,一股浩瀚神威从接天神木树干中释放而出,直接撞击在碧云海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碧云海根本抵挡不住这股神威,身体当即爆碎开来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碧云海的圣魂拼命挣扎着,想要逃脱出来,可最终还是没能逃过破碎的命运。

    就连天蓝色葫芦,也在瞬间碎裂,化为一块块废铁,所有王级铭纹,尽皆被磨灭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在场所有人无不露出惊骇的表情,纷纷向后倒退,将接天神木树干视为洪水猛兽。

    碧云海可是临道境中绝顶强者,能够击败不朽大圣,实力强横无匹,竟会在瞬间被抹杀,实在是太过可怕。

    此时不要说一般人,就连轩辕裂空,眼中也满是骇然之色,对接天神木树干无比忌惮。

    好在那股神威在灭杀掉碧云海之后,便是快速收敛,并未扩散开来,要不然,在场恐怕没什么人能够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雷绝行目光投向张若尘,冷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此事绝对与张若尘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张若尘淡淡看了雷绝行一眼,道:“接天神木乃是昔日昆仑界的天地灵根,昆仑界的所有生灵,包括神灵,都是接天神木孕育而出,哪怕其已经被人砍倒,枯死十万年,但也绝不是可以随便冒犯的,尤其是非昆仑界生灵,敢冒犯接天神木,完全就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,为何事先不说?”雷绝行眼神更加冰冷。

    张若尘冷冷一笑,道:“从头到尾,我都是按照你们说的去做,出现问题,又与我何干?你是不是觉得,我还应该帮你们把接天神木分好,然后一一交到你们的手中?“

    “哼,是你们没脑子,与我大哥何干?攻击一具神的躯体,这种事情只有傻子才会做,碧云海自以为是,根本是死有余辜。”风岩冷哼道,对碧云海没有半点同情。

    他是早就看碧云海不顺眼,现在其自找死路,被接天神木树干释放出的神力抹杀,实在是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闻言,雷绝行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却不知该如何去反驳。

    看到接天神木后,他们确实都被贪婪冲昏了头脑,遗忘了很多重要的事情,竟然随随便便就去攻击接天神木。

    此时,雷绝行心中其实十分庆幸,庆幸刚才他没有出手,要不然,死的人就该是他。

    另一边,轩辕裂空的脸色也变得有些深沉,就连他刚才都大意了,与碧云海想法差不多,觉得接天神木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接天神木仍旧无比危险,并未因为漫长岁月过去,而失去神威。

    张若尘一步步走近接天神木树干,目光环视在场所有人,道:“还有人想要接天神木吗?”

    那些原本兴致勃勃之人,此刻却是都一言不发,他们不是不想要接天神木,而是根本不敢要。

    有碧云海这个前车之鉴在,谁还敢打接天神木的主意?

    就算是轩辕裂空,此刻也沉默起来,他虽比碧云海更强大,但如果针对接天神木出手,恐怕也只能步碧云海的后尘。

    他这次可算是彻底失策,既未曾得到接天神木,还与张若尘交恶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人想要接天神木,那我就将接天神木收起了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乾坤界开启,一股巨大吸力出现,瞬间将接天神木树干收了进去。

    换做是他,如果没有接天神木幼苗,只怕也同样没什么希望收取接天神木树干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张若尘转过身来,拱手道:“镇元师兄,陆师兄,风兄,元仙子,凌空子道友,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,需要先行告辞,我们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“张兄弟多保重。”风无形拱手道。

    元仙子亦是拱手:“若尘公子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“张道友,多珍重,有时间你我一定要好好交流一下剑道。”凌空下拱手笑道。

    镇元微微叹息一声,道:“张师弟,有什么事情,可随时传讯于我。”

    发生如此不愉快的事情,想要让张若尘留在北域,明显是不太可能,弄成这样,他心中不免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陆百鸣走过来,伸手拍拍张若尘的肩膀,笑道:“北域这边的事情已了,没我什么事,我就和张师弟你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冲着镇元等人微微点头,张若尘道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当即,张若尘、纪梵心、风岩、项楚南、裴雨田和陆百鸣一同腾空而起,身法施展,化作六道流光,眨眼便出了北域大营。

    一些人虽然有些不甘心,但这种时候,却不敢出手阻拦,心中有着深深忌惮,尤其陆百鸣还与张若尘等人同行,就更没有什么人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庆功宴就到此为此吧,我有些乏了,诸位请回。”镇元开口,却是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事情弄到这般地步,众人其实也没什么兴趣继续留在这里,不由纷纷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想来等这里发生的事情传开,张若尘的风头将会更盛,天庭界的诸多顶尖强者,都会沦为笑柄。

    另外,碧云海身死,只怕也会引起不小的震动,尤其是天海界那边,说不得会有一些动作。

    离开北域大营后,张若尘等人去到最近的一座功德分驿站,径直前往天犬星的功德总驿站。

    仙机山灭杀那般多死族,自然是要来兑换功德值。

    “张师弟,我先回五行观,有时间的话,可以来五行观找我。”一到功德总驿站,陆百鸣便与张若尘道别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陆师兄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陆百鸣点头,骑乘着太古魔蛟,缓缓飞向传送殿。

    通过功德总驿站的空间传送阵,要去往天庭界各大天域,可谓是十分方便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兑换功德值。”

    看着陆百鸣远去,张若尘转头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此次兑换功德值,他的心中十分期待,不知等进入《圣王功德榜》前万名之后,会有怎样的惊喜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