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是她,怎么会是她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是她,怎么会是她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邪灵出手,神蟒摆动巨尾,磅礴神力涌现,猛然抽击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饶是仙机山中心区域的大地坚固,此刻仍旧破裂开来,显现出隐藏极深的地底空间。

    张若尘本想直接施展空间手段潜入,却受到一股古怪力量阻碍,也就只能选择用强。

    结界破碎,偌大的地底空间完全呈现出来,死亡祭台和死神之影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上次张若尘潜入探查情况时,死神之影才五百丈高,现在死神之影的高度却已经超过千丈,凝聚的力量,无疑是要比之前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三位白袍祭司,仍旧盘坐在祭台上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他们修为变得更为高深,已经达到临道境。

    很显然,除了因为他们的修为早就达到接天境巅峰外,还因为,死亡祭台拥有诡秘莫测的能力,如此才让他们修为如此快的突破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碧云海到来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他是为了纪梵心才匆匆从南域赶来北域,对于北域的情况,并不是很了解。

    “死族利用这座死亡祭台汲取北域复苏之力,用以造就大批强者,还想借此进一步打通死族所在星域与昆仑界的空间通道,每过一天,死族的实力都会增强不少。”张若尘简单解释道。

    闻言,碧云海眼中不禁闪过道道异光,道:“死族倒真是好算计,想以战养战,岂能让他们如愿?只是在将这座死亡祭台毁掉后,难道死族不会再在别的地方建造死亡祭台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摇头:“没那么容易,想要建造这种死亡祭台,不但需要特殊材料,还需要选择特殊地点,仙机山乃是昔日北域第一大势力仙机宗的宗门,乃是北域祖脉的发源地,也只有这里才适合建造死亡祭台。”

    仙机山非比寻常,要不然接天神木树干也不会在这里。想在北域寻到一处能与仙机山相比的觉醒神土,不说绝对不可能,但也必定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毁掉这座死亡祭台,便基本上是断了死族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退开,我来毁掉这座死亡祭台。”碧云海信心满满道。

    先前与歧阳交手,让他颜面大损,现在自然要趁机挽回一些,绝不能让纪梵心看轻他。

    碧云海愿意出手,张若尘等人自然很乐意,当即很配合的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主要是他们也不知道这座死亡祭台究竟有些什么古怪,先让碧云海去试探一下也好。

    碧云海祭出君王战器,全力催动,调动方圆七千万里的三成天地规则,酝酿至强一击。

    歧阳他的确是打不过,但不信连区区一座死亡祭台也无法摧毁。

    天蓝色葫芦表面浮现出超过二十万道王级铭纹,更有无数天地规则交织,散发出浩瀚威压。

    磅礴的君王圣力,从葫芦口喷涌而出,化作一道无比璀璨的圣光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圣光并未能直接轰击到死亡祭台之上,一道幽暗光罩浮现,将圣光抵挡住。

    紧接着,死亡祭台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力量,如水波一般向着四面八方扩散。

    邪灵摆动庞大神蟒躯体,令死亡祭台释放出的力量消散于无形,张若尘五人均站在邪灵头上,并未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碧云海以君王战器阻挡在前,同样无碍,只是其心绪难以平静,目光死死盯着死亡祭台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这座死亡祭台的力量比歧阳更强?”碧云海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张若尘眼中亦是露出凝重之色,想要摧毁死亡祭台,果然比他预料的要困难许多。

    想想也正常,死族耗费大力气建造这座死亡祭台,将其作为一大底牌,又岂是随随便便可以摧毁?

    死亡祭台上,三位白袍祭祀均是站起身来,目光先是扫过张若尘等人,随即锁定在碧云海身上。

    碧云海乃是临道境强者,且拥有与不朽大圣匹敌的实力,威胁自然要比张若尘等人大得多。

    “敢攻击死亡祭台,这是死罪。”白袍女祭司冷声道。

    碧云海冷笑一声:“死罪?我倒想看看,谁能取走我的性命?”

    “死亡割裂。”

    三位白袍祭司一同出手,竟是将高达千丈的死神之影催动。

    死神之影挥动镰刀,斩出一道黑色镰芒,似一条长长的空间裂缝,快速向着碧云海延伸而去。

    “哼,怕你们不成。”

    碧云海冷哼,一掌向前打出。

    数十万道掌道规则浮现,引动大量天地规则,凝聚出一片浩瀚碧海,掀起惊涛骇浪,向死神之影拍打而去。

    “出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开口,挥手将青天浮屠塔打出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他们是不可能独善其身的,不将死亡祭台摧毁,根本就无法去收取接天神木树干。

    纪梵心、风岩、项楚南和裴雨田均是没有迟疑,纷纷出手,打出圣术或圣器。

    邪灵自然也不能在一旁看着,摆动神蟒尾,迸发出强大神力,狠狠抽击向死神之影。

    相比于其他人,邪灵最无所顾忌,或许它的攻击算不上绝顶强大,但防御却是无比强横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现阶段邪灵还无法完全掌控神蟒尸骸的力量,因为它的圣魂还比较弱,驾驭不了太强的神力。

    目前,邪灵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,还没能达到不朽大圣层次,要不然,足以在昆仑界横着走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黑色镰影承受不住如此多强大攻击,当即破碎开来,消散于无形。

    “大家助我催动青天浮屠塔,继续攻击。”张若尘呼唤道。

    当即,纪梵心、风岩、项楚南、裴雨田和邪灵尽皆出手,各自均是将力量源源不断注入青天浮屠塔中。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震动,瞬间变大,如同一座神山,青色光华浮现,道道至尊之力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受到邪灵灌注的神力影响,陷入沉眠的器灵意识,竟是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震天动地的兽吼声,从青天浮屠塔中传出,更为强大的至尊之力释放而出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看到青天浮屠塔,碧云海眼中闪过一道异光。

    如果他也拥有一件至尊圣器,定然不会败给歧阳,要毁掉这座死亡祭台,也会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心中闪过无数念头,碧云海又将目光收敛回去,指尖逼出一滴精血,滴在天蓝色葫芦上,沉浸下去。顿时,天蓝色葫芦的表面光芒大涨,爆发出圆满力量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在这种时候,绝不能让张若尘等人抢了风头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至尊之力与君王圣力同时爆发,如天崩地裂一般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死神之影颤动,隐隐有死亡念力散溢出来。

    而下方的死亡祭台,亦是在震动,变得极不稳定,险些被至尊之力和君王圣力掀飞出去。

    祭台下方,坚固的大地,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。泥土和岩石不断向下沉陷,露出一个漆黑的空洞,无数灰尘从地底倒涌起来。宏伟壮观的死亡祭台,犹如与大地分割开,处于悬空状态。

    受此影响,死亡祭台一时间竟是无法再汲取北域复苏之力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,张若尘的脸色,却是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察觉到一丝特别的空间波动,从祭台下方那片漆黑的空洞中传出。

    有危险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凄厉惨叫声,从地底传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名死神骑士,从地底闪掠出来,身体被蓝色火焰包裹,表情格外狰狞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眨眼工夫,他便是栽倒在地,被蓝色火焰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灰烬中,一只蓝色的火虫爬出来,仅有指甲盖大小,看上去极为漂亮。

    “噬神虫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将蓝色火虫认出,脸色变得更加厉害,立即向项楚南等人传音,让他们后退,与噬神虫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树干,果然在祭台下方。

    因为,噬神虫是寄生在接天神木的树干里面。很显然,刚才的攻击,将接天神木树干所在的空间,撕裂开了一道缝隙,所以噬神虫才会来到地面。

    噬神虫的可怕是毋庸置疑,即便是神,遇到它,都会相当头疼。

    现在出现的这只,个头只能算是最小的。

    当初,张若尘和沧澜武圣一同进入那个奇异空间,看到成片的噬神虫,有的能有拳头大小,有的更是足有脸盆那么大。

    个头越大的噬神虫,便越是可怕。

    就在所以修士都被噬神虫吓住的时候,祭台上,一团灰蒙蒙的气雾中,传出一道动听的女子声音:“传说,噬神虫是接天神木的树虫,与接天神木一起诞生。这里居然出现一只,难道祭台地底的空间,还长着一株接天神木不成?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传出,一条浩荡的冥河,从死亡祭台中流淌而出。冥河内,浮现一头庞然大物,身具九头,竟是一头九首玄武。

    而在九首玄武背上,伫立着一名身材高挑曼妙的女子。她的体外,环绕着由命运规则凝聚而成的锁链,似世间万灵的命运皆在她的掌控中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命运神殿三位神女候选人之一般若。

    “祭台的地底,竟然另有乾坤?”

    “噬神虫既然出现,地底绝对有接天神木。难道接天神木又长出了新苗?”

    “完全有可能,要不然昆仑界为何会复苏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即便是死族的修士,也没想到死亡祭台的地底,居然又一座独立的空间。顿时,一个个都兴奋起来,摩拳擦掌,想要立即闯入进去,夺取里面的宝物。

    站在冥河上的般若,则是抬起一张晶莹剔透的仙颜,目光扫视张若尘等人,最后落到张若尘的身上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早就盯向她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的一刹那,张若尘的身体轻轻一颤,瞳孔不禁放大,整个人都像是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冥河上,般若的窈窕娇躯,也是不为人察的微微一晃。

    在一刻,两人都静若雕像,呼吸停顿。确切的说,整个天地都像是变得静止,时间停止了流动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二人,周围的景象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们还隔着遥远的距离,但是,空间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,二人变得近在咫尺,可以清晰看到对方。

    久久之后,张若尘才是猛吸一口气,回到了现实中,周围的景象重新显现出来,又恢复听觉和感知。

    虽然,眼前这个女子,已经容颜大变,可是,只看到她的那双眼睛,张若尘便是将她认出。

    “是她,一定是她,怎么会是她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十指,情不自禁的握紧,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的心揪在一起,一阵悸痛,脑海中浮现出无数曾经的画面,最后定格在紫微宫的宫门前。

    往昔的一幕幕,竟是那般清晰,丝毫都不曾被忘却。

    说好要将一切遗忘、放下,原来只是他在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目光凝视良久,张若尘的心,剧烈颤动起来,暗道:“没错,一定是她,她为何去了地狱界?又为何变成了死族?什么都改变了,这几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从未有一刻,张若尘的心会如此的乱,太多疑惑,太多复杂心绪,让他五味杂陈,却无法对人吐露半个字。

    一个本该死去的人,又站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关注本书微信公众号“feitianyu5”,或者在微信收缩“飞天鱼”,更多精彩等着你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