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邪恶祭台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邪恶祭台

    以前的仙机山,仅有一座主峰,青色殿宇就存在于主峰顶上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仙机山呈现出五座不分高下的山峰来,天地圣气充裕无比,分明是一处觉醒的神土。

    “接天神木的树干,应该没那么容易被取走。”张若尘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当即,他将精神力探入乾坤界,传音道:“神木前辈,能感知到树干在何处吗?”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枝叶轻轻颤动,将一股奇异力量,释放出乾坤界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无比细微,就算是大圣,都未必能够察觉得到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那股奇异力量回到乾坤界,接天神木发出声音:“树干在地底,有一股力量将其隔绝,我也仅仅只能模糊感知到。”

    “地底?”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一丝异色。

    不过,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只要树干没被死族取走就好。

    传说接天神木树干内孕育着一件至宝,有可能涉及到成神的奥秘,绝不能让其落入死族之手。

    空间挪移施展,张若尘悄无声息潜入地下。

    仙机山的地底竟是空的,空间极为开阔,其内弥漫着无比浓郁到死亡邪气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按照接天神木的指引,张若尘很快锁定树干所在。

    一座祭坛映入张若尘眼中,很是巨大,直径超过三百丈,祭坛上镌刻了无数古怪秘纹,释放出诡异的力量,竟是在源源不断汲取天地灵气。

    可以清晰看到,祭坛上方有着一道高达五百丈的死神之影,手持死神镰刀,手腕上佩戴着一串泛着幽光的手串,十二颗珠子尽皆凝实无比。

    随着汲取的天地灵气越来越多,死神之影也越发凝实,且有着继续拔高的迹象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黑炎大将凝聚出的那道死神之影,实在太过弱小,不及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这座祭坛好诡异,汲取的不是寻常天地灵气,而似乎是昆仑界的复苏之力。”张若尘眼神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他亲身进入过不止一处觉醒神土,对于这种力量十分熟悉,确信不会感知错误。

    死族布置出祭坛,汲取北域复苏之力,此事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汲取走一部分,影响也会极大。

    祭坛之上,盘坐着三道身影,呈现三才阵势,两男一女,均身着白色衣袍,气息完全与祭坛相结合。

    他们乃是死神殿中的白袍祭祀,地位尊崇,实力强大,哪怕是死族大将见到他们,也需要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位眉心有着竖眼的白袍祭祀忽然睁开眼睛,将目光投向张若尘隐藏之地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人敢闯入,死神骑士去将那人解决掉。”眉心有竖眼的白袍祭祀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几道破空声传出,六尊身着死神铠甲的死神骑士冲杀而出。

    死神骑士乃是死神殿精心培养出来,好比是血战神殿的猩红天使,每一尊实力都极其强大,堪比道域境的帝子。

    不死神殿的死神骑士,乃是模仿死神殿的死神骑士,两者间有着极大差距。

    六尊死神骑士尽皆手持死神镰刀,宛如真正行走于世间的死神,收割众生灵魂。

    看到六尊死神骑士冲杀而来,张若尘眼中闪过一丝异色,“居然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他自认隐藏得极好,气息完全收敛,暴露的可能性极低,没曾想,片刻间就被人发现,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也就只能出手一战。

    磅礴圣气和血气自手掌七个窍穴喷涌而出,凝聚出一尊高大无比的冥王虚影来。

    “七窍血冥掌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低喝,全力打出一掌。

    冥王虚影的手掌推出,无尽血气涌动,化作一片浩瀚血海,要将一切淹没。

    六尊死神骑士同时出手,挥动死神镰刀,彼此力量结合在一起,斩出一道黑色镰芒。

    “众生将死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是感受到了张若尘的可怕,不得不选择联手对抗。

    黑色镰芒锋利无比,似可割裂一切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血海被黑色镰芒割裂,快速湮灭。

    当血海完全消失时,镰芒也消散开来,力量被耗尽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趁此机会,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,瞬间出现在六位死神骑士身后。

    沉渊古剑出现在手中,轻微震动,无数时间印记浮现。

    随着实战次数增加,张若尘对于“辉月如歌”的领悟,无疑是越来越深刻,施展出的威力,自然也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“哗。”

    一道剑影闪过,六尊死亡骑士的头颅尽皆被斩落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奇快出手,将六尊死亡骑士的头颅打碎,彻底将他们灭杀。

    哪怕死族很特别,可一旦头颅被打碎,圣魂湮灭,也一样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眉心有着竖眼的白袍祭祀勃然大怒,“嗯?敢杀死神骑士,赐你死罪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其伸出一直手指,轻轻向前一点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无数道死亡光束迸发,化作一条匹练,轰杀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见状,张若尘亦是伸出一只手指,向前点杀而出。

    “空间裂缝。”

    空间瞬间破裂,形成一条长达数丈的空间裂缝。

    死亡光束汇聚而成的匹练,尽皆被空间裂缝所吞噬,没有一道攻击到张若尘身上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空间修士,难怪能无声无息潜入进来,不过,既然进来了,就别想再出去。”唯一的女祭司冰冷道。

    其缓缓探出一只手,磅礴死亡之力涌动,凝聚出一只数百丈的黑色大手,抓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黑色大手蕴含着无比可怕的力量,几乎要将整个地底空间都给镇压住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,这三人的实力,没有一个在我之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并未选择硬拼,将时空秘典握在手中,突破黑色大手对空间的镇压,施展出空间挪移。

    黑色大手抓摄而来,却仅仅只是抓住一道残影,张若尘的真身,已然是离开地底空间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停留,张若尘施展出空间大挪移,出现在九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连续施展十几次空间大挪移,张若尘脱离仙机山,出现在北域大营外。

    他退走得极为干脆,为的是不引起死族怀疑,不将接天神木树干暴露出去。

    短暂探查,张若尘已经确定,接天神木的树干,就在那座邪恶祭坛之下,暂时应该还未被死族所发现。

    “我得将祭坛的事情告知镇元师兄。”张若尘表情略显严肃。

    当即,他进入北域大营,径直前去找镇元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仙机山地底空间,那位白袍女祭司脸色变得很难看,她亲自出手,竟会让张若尘逃掉。

    “此人的空间之道好强,竟能突破此地的空间封锁,究竟是何方神圣?”白袍女祭司皱眉道。

    眉心有竖眼的白袍祭祀眼中有着怒色,道:“六位死神骑士,竟被他一剑斩杀,实在可恶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位绿发白袍长老沉声道:“我现在担心的是,那人会否发现此地的秘密?源魔神子让我们三人坐镇于此,若出现纰漏,我们恐怕都不会有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闻言,眉心有竖眼的白袍祭祀和白袍女祭司均是露出凝重之色,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想到源魔神子的可怕,他们不禁都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和其他神子不同,源魔神子乃是死神殿一位神灵的子嗣,地位无比尊崇,实力亦是强大无比,谁也不敢将其惹恼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不担心源魔神子那边,反而是命运神殿那位,我们必须得小心应付。“白袍女祭司道。

    其话音刚落,地底空间便泛起道道涟漪,三道幽暗光华降临,显现出三道人影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一名曼妙女子,身材高挑,**修长而笔直,脸上佩戴着一层面纱,仅有一双如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睛显露在外。

    从其身上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特殊气质,让人忍不住要对其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曼妙女子身后,站立着一男一女,看上去都很年轻,可身上散发出的气息,却是极其强大,丝毫不在三位白袍祭祀之下,甚至犹有过之。

    看到曼妙女子,三位白袍祭司均是脸色剧变,连站起身,飞出祭坛,躬身道:“参见大人。“

    白袍女祭司身体微微有些颤抖,这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。

    曼妙女子眼神冷漠,目光锁定白袍女祭司,道:“你想如何应付我?”

    白袍女祭司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,道:“请大人恕罪,属下无心冒犯,今后绝不敢再犯。”

    曼妙女子缓缓伸出一只手来,对着白袍女祭司点出一指。

    顿时,一道命运之光从其玉指飞出,没入白袍女祭司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,大人饶命,饶命啊!“白袍女祭司发出痛苦的惨叫声,倒地剧烈挣扎着。

    命运神光直接作用在其灵魂之上,那种痛苦,无法用言语去形容,任谁都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眉心有着竖眼的白袍祭祀和绿发白袍祭司噤若寒蝉,静静站在一旁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可是最为希望成为命运神殿神女的三位候选人之一,且是源魔神子追求的对象,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看到白袍女祭司快要支撑不住,曼妙女子将命运之光收回,淡淡道:“再有下次,定斩不饶。”

    白袍女祭司缓过一口气,站起身来,道:“谢大人,属下绝不敢再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“谁来告诉我,这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曼妙女子道。

    绿发白袍祭司连忙回道:“启禀大人,刚才有一名神秘空间修士闯入,将六位死神骑士杀死,然后逃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曼妙女子一挥手,一团命运之光飞出,化作一面镜子,先前张若尘在地底空间的一幅幅画面显现而出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他?”

    曼妙女子眸中闪过一道异光,道:“是时空传人张若尘,你们二人去将他抓回来,记住,要活的。“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“

    站在曼妙女子身后的一男一女应道。

    当即,二人化作两道残影,极速从地底空间闪掠而出。()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