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弹指定空间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弹指定空间

    “另一半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就连九目天王,也有些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还没有用尽全力。”夏问心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一个八步圣王而已,与武界帝子战到现在这个程度,已经是惊世骇俗,怎么可能还有保留?”长脸帝女惊道。

    夏问心道:“在东域圣城,我曾见过张若尘出手,他的手中,可是有一件至尊圣器。”

    白骨山上的一众修士,集体沉默。

    若是,一个八步圣王,掌握有至尊圣器,即便是正面交锋之中,都能对道域境的强者造成一定程度的威胁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个八步圣王,还是时空传人张若尘。

    “凭借空间和时间的力量,张若尘几乎是立于了不败之地。若是再加上一件至尊圣器,倒是进可攻,退可守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笑了笑,道:“这一战,越来越有意思。如今看来,张若尘对武界帝子的确是一个不小的考验。”

    云帝子道:“武界帝子的修为,比张若尘强大太多,其实占尽了上风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修士,能够修炼到现在的境界,都不是凡俗之辈。

    他们比谁都清楚,自身修为强大,才是真正强大,凭借外物和术法就算能够占据上风,终究还是落入了下乘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摸了摸脸颊处的血痕,眼神变得凌厉无比,情不自禁向白骨山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,仿佛已经看到云帝子和九目天王等人在嘲笑他,在鄙视他。与一位八步圣王交手,竟然受了伤。

    张若尘有所察觉,顺着武界帝子的目光,向远处的那片白色云朵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的实力不错,可是,接下来,你不会再有任何机会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自觉脸上无光,动了真怒,嘴里沉吼一声:“草木皆兵。”

    他的眉心浮现出一道金色印记,散发出与烈日一般刺目的金芒。金芒所过之处,地面上的一切,全部都变成金属。

    岩石、草木、水流、泥土……皆像是有黄金铸成,并且离地飞了起来,凝聚成十二尊黄金巨人。

    每一尊黄金巨人散发出来的气息,都不弱于道域界的修士。

    即便没有命运之门的压制,张若尘想要战胜这十二尊黄金巨人都是难如登天的事。更何况,命运之门还将他的实力,压制了四五倍。

    “此人的战力,不在拥有血皇蜂群的血蜂修罗王之下,倒是一个可怕的人物。而且,暗中是不是还隐藏有,更加可怕的不死血族高手呢?”

    张若尘施展出空间大挪移,出现到数十里之外,急速向镇狱古族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“想逃,哪有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点石成金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隔空一点,张若尘前方一座一千多米高的山岳,变成金属大山,并且离地飞起来,向他冲击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击,不仅封死了张若尘的去路,更是要将他逼得倒退而回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脚掌踩在金属山岳上面,急速向上,很快登到山顶。随后,纵身一跃,落到一百多里之外,进入中古神纹的区域之内。

    那些神纹虽然残缺不全,可是威力依旧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正是有这些神纹,所以才将不死血族的这些高手,阻挡在镇狱古族的外面。

    “走不了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连六道金光灿灿的身影,从天而降,在张若尘前方的地面上,砸出六团厚厚的尘土烟雾。

    等到尘土烟雾散开,张若尘看见六尊金色巨人,按照一定的距离和方位,将他的所有退路,全部都封死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武界帝子与另外六尊金黄巨人,缓缓的行来。

    “你使用空间挪移的最大距离,应该不超过百里吧?只要你继续向镇狱古族里面逃,无论怎么使用空间挪移,必定会有一尊金身战士,在一个眨眼内,杀到你的面前。一个眨眼的时间内,你不可能施展出第二次空间挪移。”

    “而在你对抗那位金身战士的时候,我和别的金身战士,打出的攻击,必定已经落在你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就算你是时空传人,今天也已经无路可逃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背后悬浮着命运之门,身上缠着钢龙一般的铁索,眉心散发出耀眼的金芒,每向张若尘走一步,都像是丧钟在进一步敲响。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一道笑意,道:“谁告诉你,我是要逃?退到神纹阵法的边缘,只是不想你的同伴,打扰我们之间的战斗。确切的说,我是不希望,在我要杀了你的时候,有人出手救你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的眼睛一缩,随即又露出笑意:“吓唬我?玩心理战?可惜,在修为差距如此明显的情况下,玩心理战,根本没有任何意义。接下来,就由我来结束今天这场战斗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的手掌向前一按,顿时缠在身上的锁链,蜿蜒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眉心,更是有一道金色的光束飞出。

    光束飞过的地方,地面的岩石和泥土立即融化,变成金色的河流。

    张若尘微微含笑,右手捏出一道指剑,控制沉渊古剑飞了出去,与那根锁链碰撞在一起,随后顺着锁链,向武界帝子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青天浮屠塔飞了出来,悬浮在他的头顶上方,散发出至尊之力,将他全身护住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无论是武界帝子打出的铁索,还是眉心飞出的金色光束,或者是那些金身战士打出的攻击,全部都被至尊之力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时半会,它们难以攻破青天浮屠塔形成的防御。

    白骨山上,那些早就知道张若尘拥有至尊圣器的帝子和帝女,全部都露出不解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竟然用至尊圣器防御,他就那么怕死?”

    “原来张若尘如此愚蠢,如果是本帝子,肯定是使用至尊圣器去攻击武界帝子,也只有至尊圣器,才有可能伤到他。使用至尊圣器防御……哏哏,这种防御,就算能够坚持一段时间,最终还是会被攻破。毕竟,以他八步圣王的境界,不可能持续不断催动一件至尊圣器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胜负已定,夏神子,这次,你是真的看走了眼。”

    夏问心道:“现在下结论,还为时过早,没看见张若尘催动了一柄剑,去攻击武界帝子?”

    “难道夏神子认为,武界帝子连一位八步圣王攻出的一剑都挡不住?就算张若尘已经修炼出剑魂,遇到武界帝子这样的对手,也不会有任何取胜机会。”

    夏问心再次沉默不语,双目紧紧的盯着,那柄飞向武界帝子的剑。

    沉渊古剑拖着长长的剑芒,不停旋转,无数凌厉的剑罡,围绕剑身飞行,犹如一片黑色的剑雨,直冲武界帝子周身各大要害。

    “无知,这种程度的攻击,对我没有任何用处。不过这柄剑,似乎品级还不错,我就笑纳了!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笑一声,抬起右手五指隔空一按,强大的圣道力量涌了出去,将所有剑罡全部都震得碎裂,化为无形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这一手,便是足以让无数道域界的高手感到惊恐。

    “搬兵诀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武界帝子施展出一种神秘的圣术,竟是直接将沉渊古剑夺取到手中,镇压在掌心。

    沉渊古剑猛烈颤抖,却无法挣脱出去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造化物质炼制出的圣剑,太好了,说不一定将来能够脱变成一件至尊圣器。”武界帝子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看着武界帝子欣喜的模样,张若尘的嘴角微微上扬,“连时空传人的剑,你都敢收取,你也太大意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本能的意识到不妙,下一刻,浑身一颤,只感觉一股强烈的虚弱感传遍全身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因为变得虚弱,武界帝子无法继续控制十二尊金身战士。

    它们全部爆碎,化为一粒粒金色粉末。

    沉渊古剑挣脱了武界帝子的压制,发出一道“铮”鸣声,重新飞回张若尘的手中。提着剑,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,出现到武界帝子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是时间力量……你用时间力量斩掉了我的寿元……时间力量就附着在那柄剑上……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心中极其愤怒,却又知道,以他现在的状态,绝对不可能是张若尘的对手,于是将一张符贴在身上,疾速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“不错嘛,这么快就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,看来你的战斗经验,的确是相当丰富。厉害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横剑一斩,在武界帝子还没有退走之前,一剑将他的身体拦腰斩断成两截,鲜血飞洒。

    不过,以不死血族变态的生命力,这一剑显然是还没有杀死武界帝子。

    张若尘飞速上前,准备再补一剑。

    白骨山上,夏问心俊美的脸上,浮现出一道笑容:“原来这就是张若尘的杀招,武界帝子还是有点本事,至少试探出了张若尘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夏问心的手指一弹,灭神十字盾从指尖飞了出去,化为一座长达百丈的巨大十字架,将方圆数千里都映照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一道道神纹,在十字盾上面流动,并且隐隐间可以看见,一尊神灵被钉死在上面,神血化为江河,流动在天空和大地之间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灭神十字盾插在了张若尘身旁的地面,土石飞扬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空间被定住。

    张若尘举起的沉渊古剑,只差一寸,剑尖就能刺入武界帝子的眉心。但是,他却变得静止不动,犹如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时空传人却被定在空间之中,就跟当年的须弥圣僧一样可笑,明明是时空掌控者,却被流放到了时间长河里面。哈哈。”九目天王扬声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