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2章 再临剑冢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1882章 再临剑冢

    “嘣。”

    白日箭飞出去,化为一道刺目的白色光柱,追上正在逃遁的百幻神子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停下脚步,回头看去,看清了那支箭的形态,喃喃自语:“白日天君的白日箭,怎么会掌握在一个人类的手中?”

    “百重山岳从地起。”

    百幻神子结出一道指法,手持宝石,向地面一按。

    顿时,他身前的那片大地,剧烈震动,耸立起一座又一座山体。

    山体至少都有千米高,由岩石组成,坚硬如铁。

    爆响声不断传出。

    白日箭将一座座岩石大山射穿,逼近百幻神子,眼看就要落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的身形变得模糊,紧接着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白日箭撞击在地面,在大地上,留下一条数十里长的沟壑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百幻神子又重新显现出来,展开三对银色肉翼,手持一块血红色磨盘,出现到白日箭的上方。

    “收。”

    血色磨盘上,交织着大量铭纹,形成一个强劲的气旋,在拉扯白日箭。

    “白日天君曾经是青天部族大圣中的第一战神,他的青天弓和白日箭,都是超越十耀万纹圣器的珍宝。若是本神子能够得到白日箭,就能号令白日星的不死血族,今后本神子就是白日星的王。”

    百幻神子十分清楚白日箭的价值,因此,心情激动,拼尽全力想要将它夺走。

    张若尘察觉到百幻神子在收取白日箭,于是,调动全身圣气,注入进青天弓,利用青天弓和白日箭之间的联系,收取白日箭。一收一夺,二人激烈争斗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项楚南取出金属魔冠,激发出至尊之力,手臂向上一抬,魔冠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金属魔冠飞到百幻神子的上空,结出一片厚厚的魔云,向下镇压。百幻神子所在的那片区域,空气越来越浓密,空间像是要凝固了一般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慕容月打出的青光钝月斩,邪成子打出的嗜血环,从另外两个方向,向百幻神子攻伐过去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抬头看去,嘴里念出:“至尊圣器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看向青光钝月斩,眼神又是一沉,道:“神遗古器。这群修士到底是什么来头,怎么会有这么多顶级战兵?”

    百幻神子放弃收取白日箭,双手一合。

    随即,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小,最后化为一粒光点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金属魔冠、青光钝月斩、嗜血环接连轰击下去,将那片大地打得崩塌,尘土冲天而起,天地间充斥着混乱的力量波动。

    张若尘使用空间领域护体,率先赶到那片破碎大地的外围,衣袖一卷,唰的一声,将白日箭收回。

    “果然,又让他遁走。”张若尘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的战力,或许比血蜂修罗王要弱一些,可是,幻术造诣非同小可,想要杀死他,比杀死血蜂修罗王还要难。

    更加令人头疼的是,百幻神子可以幻化容貌和身形,神出鬼没,千百幻化,若是处心积虑要暗杀一位修士,那个修士,恐怕将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“此次让百幻神子逃走,必定后患无穷,接下来,我们要万分小心。”慕容月忧虑的道。

    “他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项楚南沉哼一声,随即施展出千里眼,开始寻觅百幻神子的踪迹。

    另一头,纪梵心使用一种精神力术法,收服了血驼冥兽,俏生生的站在它的背上,来到张若尘的面前。

    史仁的双手紧紧一捏,冲到血驼冥兽下方,取出一张七劫镇圣符,捏在两指之间,道:“仙子,这头畜生吞食了我的族人,我要杀了它,为族人报仇。”

    纪梵心戴着面纱,给人一种神秘的朦胧美,声音悠扬的道:“刚才我询问了血驼冥兽,它并没有吞食你的族人。实际上,镇狱古族的修士,只是与百幻神子短暂的交锋了一次,就退入进古族深处的一片黑色原野。”

    史仁神情一怔,随即露出喜色,道:“他们肯定是退守到了剑冢。”

    镇狱古族的深处,有一片黑色原野,常年被乌云笼罩。

    那片原野极其寒冷,凡人前去,一个时辰之内,就会被冻死。可是,如此寒冷之地,却又有大量活火山,靠近火山的地方炎热至极。

    在这冰与火交织的大地上,埋着无数剑,与剑修的尸体。

    张若尘等人来到黑色原野的外围,停下脚步,没有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项楚南飞落到一座火山的边缘,向远处眺望,道:“我敢确定,百幻神子必定是从这里,进了剑冢。不过,剑冢的天地规则有些特殊,我的千里眼被一股神秘力量干扰,只能看到百幻神子留下的痕迹,无法看到他的真身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曾经来过剑冢,自然知道剑冢的环境特殊。

    “剑冢的天地规则,与别处不一样,这里充斥着大量剑道规则,别的规则被排挤了出去。剑修来到这里,战力可以增加数倍。不是剑修的修士,进入剑冢,战力则是会削弱数倍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慕容月道:“太子殿下是剑道修士,在剑冢,要杀百幻神子必定是易如反掌。要不,我们现在就追上去,先除掉这尊大敌?”

    张若尘轻轻摇头,道:“若是只有百幻神子一人,倒也不足为惧,我担心还有更多的不死血族强者,已经进入剑冢。”

    “杀百幻神子只是一件次要的事,更为重要的是,不能让他们将冥王放出幽冥地牢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与镇狱古族的修士会合,只要将镇血符炼制出来,对付不死血族,将会容易得多。”

    史仁赞同张若尘的决定,点了点头,道:“我有秘法,可以和族人联系。”

    史仁取出一张符纸,割破食指,使用圣血,在符纸上刻画出一道奇异的纹印。

    将符纸点燃,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秘法?”

    项楚南搔了搔头,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史仁背着双手,笑着点头,道:“没错。我们在这里等待就行,镇狱古族的长老,应该很快就会来接迎我们。”

    大概等了一炷香的时间,距离张若尘等人不远的地底,冒出两位玄衣老者。

    两位玄衣老者看见史仁,皆是一喜,迎了上去,道:“太好了!少族长,真的是你吗?你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玄风长老,玄海长老。”

    史仁的修为,已经超过两位长老,可是却依旧主动向他们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玄风长老的眉心,长着一颗黑痣,目光警惕的扫视项楚南等人,道:“少族长,他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玄风长老,好久不见。”张若尘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玄风长老看到张若尘,立即将他认出,惊异的道:“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做为镇狱古族六大持剑人之一,出现在剑冢,玄风长老有必要那么吃惊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修为和实力今非昔比,玄风长老就算隐居在镇狱古族,也是有所耳闻,不敢再将他当成是一个小辈。

    站在张若尘的面前,两位长老甚至有些紧张,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。

    史仁道:“两位长老不必多疑,他们都是我和张若尘的朋友,自然也是镇狱古族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少族长有所不知,不死血族精通变化之术,可以潜藏到我们熟悉的修士之中,让人防不胜防。不久前,就有一位不死血族的顶尖强者,潜入进镇狱古族,若不是族长提前识破他的身份,恐怕整个镇狱古族都已经灭族。”玄海长老心有余悸的说道。

    史仁道:“那位不死血族的顶尖强者,已经被我们击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玄风长老和玄海长老,同时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玄风长老道:“我亲眼见过那位不死血族的手段,简直已经达到鬼神莫测的地步,就算与当年的青天血帝相比,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的的确确是败在了张若尘的手中。”史仁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玄风长老和玄海长老对视了一眼,眼中露出狂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对他们而言,就像是噩梦一般的存在,整个镇狱古族都是束手无策,只得逃进剑冢避难。张若尘能够将其击败,对于惶恐不安的他们来说,自然是天大的喜事。

    玄风长老和玄海长老再次看向张若尘,眼神都变得肃然起敬,同时躬身行礼,齐声道:“恳请持剑人,庇护镇狱古族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长老不必如此客气,带我们去见族长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虚手一抬,两位长老便是重新站直身形。

    剑墓宫,不仅仅是一座宫殿,更是一件强大的圣器。

    镇狱古族的族长史乾坤,就是使用剑墓宫,将整个古族的族人全部收走,飞入进剑冢,隐藏了起来,才避免被百幻神子灭族。

    剑墓宫中。

    镇狱古族的修士,坐在右边,以史乾坤为首。

    张若尘、纪梵心、项楚南……等人,则是坐在宫殿左边的座椅上。

    张若尘取出“圣王级镇血符”的图纹,递给史乾坤,道:“凭借此符,应该可解镇狱古族的危机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曾经请史乾坤,炼制过半圣级镇血符和圣级镇血符,因此,史乾坤对镇血符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接过图纹,史乾坤仔细研究起来,双眼越来越亮。

    不过,片刻后,史乾坤又深深的皱起眉头,道:“圣王级镇血符用来对付七步圣王以下的不死血族,肯定能够克敌制胜。但是,用来对付七步圣王以上的不死血族,恐怕还是差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项楚南十分豪迈,道:“一张不够,就用十张,数十张,一起扔过去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摇头,道:“就算数十张圣王级镇血符同时打出,也最多只能压制八步圣王,对九步圣王不会有太大的作用。除非,还有更高级的镇血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