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2章 冤家路窄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1852章 冤家路窄

    张若尘带着吞象兔,飞出东域圣城,来到一片空旷的原野上。

    突然,张若尘取出空间错乱卷袖,将其展开,挥手向吞象兔打过去。

    “尘爷,到底什么小忙,你倒是……说啊……我的妈妈……什么鬼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吞象兔看着飞来的卷袖,吓了一跳,全身兔毛炸立起来,闪电一般后退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卷袖中,涌出成千上万道空间铭纹,与天地规则融为一体,顿时,空间结构出现变化,大地板块不停移动。

    片刻后,方圆百里,化为一座错乱空间。

    变故来得太突然,吞象兔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吞象兔爆发出极致速度,在错乱空间中狂奔,想要逃出这处诡异之地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用,即便它按直线向前冲,最后却发现,自己依旧在原地打转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一头栽进地底,向地底深处钻,可是,数个呼吸后,它又冲出地面。

    就好像,在地底的某一处,空间突然逆转。

    “尘爷,咋们不玩了行不行?十万年古圣药,我不要了!”吞象兔求饶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手指,托在下巴,笑道:“若是你能够从这片错乱空间中逃出来,别说十万年古圣药,我还可以将这张卷袖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吞象兔并不傻,已经回过味来,意识到,张若尘是在用它,测试卷袖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吞象兔的身躯,膨胀起来,变得狰狞,散发出滔天魔气,化为一条庞大无比的魔龙。

    化为魔龙的吞象兔,爆发出来的气息,堪比规则大天地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魔龙向张若尘所在的方位冲撞过去,想要强攻,但是,在距离张若尘还有十多里的位置,它自动飞向右侧,又在原地转圈。

    空有一身强大的力量,却使不出来。

    魔龙尝试吐出魔焰,隔空攻击张若尘,但是魔焰却在半空转向,反而落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折腾了大半个时辰,魔龙累得气喘吁吁,变回成吞象兔。

    吞象兔的身上,青一块紫一块,有的地方兔毛都被烧没,相当狼狈。

    “不玩了,不玩了,尘爷,放我出去吧,我什么都不要了!”吞象兔可怜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得出,吞象兔刚才的确是拼尽了全力,但是却奈何不得错乱空间。由此可见,凭借错乱空间卷轴,困住一位规则大天地的九步圣王,应该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对道域境界的强者有没有用,暂时就不好说。

    空间错乱卷袖,最大的好处,就是可以在一瞬间,形成一片错乱空间。

    而张若尘临时布置错乱空间阵法,则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,在对战的时候,敌人怎么可能给他布置阵法的机会?

    张若尘的五指,隔空一抓,将悬浮在半空的空间错乱卷袖收回。

    周围的空间结构,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空间错乱卷袖上面的空间铭纹,变得浅淡了一些,最多还能使用两次,应该就会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“一张空间错乱卷袖的使用寿命,大概是三次。”张若尘暗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对吞象兔招了招手,道:“我这里还有两种卷袖,来帮我测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尘爷,你还是找别人吧,我的修为太低,测试不出你炼制出来的绝世卷袖的威力。”吞象兔一边后退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空间崩碎卷袖和空间传送卷袖,都存在不小的危险性,张若尘倒也不敢冒然让吞象兔测试。

    张若尘取出一张空间崩碎卷袖,将其打出去,飞到万丈高空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卷袖爆碎,大量空间铭纹,飞射出来。

    一道空间铭纹,能够撕裂开一道空间裂缝。很快,天空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,漆黑一片,使得方圆数百里的空间都在震动。

    远处,吞象兔躲在草丛中,望着天空的黑暗窟窿,浑身瑟瑟发抖:“幸好没有答应,否侧……否侧……哪里还有命啊……尘爷是觉得我吃得圣药太多,准备废掉我吗?不行,我得向尘爷证明,我不是只吃不干事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望着天穹久久没有闭合的空间窟窿,露出一抹笑意,“空间崩碎卷袖出其不意的引动,恐怕对道域境的强者,也会造成不小的威胁,甚至将其击杀。”

    强烈的空间波动,将附近的一些圣境修士,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有稀世珍宝出世,藏身在远处观望,伺机出手抢夺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精神力释放出去,意外的,发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,眼神猛的一缩,随即,动用出空间挪移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三百里外。

    战锤宫的少宫主血猎宏东,藏身在一座石山后方,远远的盯着张若尘,紧咬牙齿,眼中露出浓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冤家路窄。”

    血猎宏东十分清楚,张若尘掌控东域圣城的上古铭纹,若是他一直待在圣城里面,自己永远都没有机会报仇。

    可是,张若尘居然独自一人离开了东域圣城,还被他遇见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赐良机!

    血猎宏东取出一柄半尺长的青铜飞剑,捏在掌心,调动圣气注入进飞剑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飞剑的表面,浮现出火焰纹路。

    青铜飞剑,达到七耀万纹圣器的级别。

    更加了不得的是,它的内部,刻有流光铭纹。飞剑的速度,虽然远远达不到光速,但是,却能达到五百倍音速。

    若是出其不意的偷袭,规则大天地的九步圣王,也很难避开,十之八/九会被重创。

    血猎宏东在神剑圣地,与张若尘交过手,知道张若尘的实力,与规则大天地的九步圣王还有一些小小的差距,只是凭借一件至尊圣器,才将他击败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血猎宏东察觉到一道精神力,从身上掠过,与此同时,远处的张若尘,突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被张若尘发现了!”

    血猎宏东转过身,正要逃遁,却见张若尘背着双手,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顿时,血猎宏东硬生生的停在原地,眼神冷狠:“我们又见面了!这一次,你怎么没有戴面具?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血猎宏东道:“在东域圣王府,你使用出至尊圣器的时候,我就已经知道,在神剑圣地攻击我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,就应该明白,我和神剑圣地的关系。你在神剑圣地犯下的事,必须得有一个了结。”张若尘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血猎宏东并不惧张若尘,惧的是张若尘执掌的那件至尊圣器,因此,不给张若尘取出至尊圣器的机会,唰的一声,将青铜飞剑打出去。

    青铜飞剑的速度很快,可是,张若尘的反应速度,比血猎宏东想象中更快。

    张若尘一拳轰击出去,打出一团绚烂的火云,与青铜飞剑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连后退三步,随即左腿向下一沉,将青铜飞剑中涌出的所有力量,都转移到地底。

    左脚下方,大地塌陷了一大片,化为一个巨坑。

    而青铜飞剑,则是被震得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血猎宏东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如此近的距离,如此快的速度,如此强的力量,张若尘居然轻而易举就将其化解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自己,也未必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就在血猎宏东还在震惊的时候,张若尘已经到达他的十丈之内,一掌隔空打了出去,数十米长的掌印,瞬间便是冲到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通截拳。”

    血猎宏东调动全身圣气和拳道规则,双拳同时打出去,与张若尘打出的掌印对碰,想要凭借力量优势,将张若尘击退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狂暴而又炙热的力量,冲击在血猎宏东的身上,张若尘的掌力比他预想中强大了何止一倍?

    血猎宏东的脸色狂变,不断后退,每退一步,脚下的地步都会崩塌一片,一连退了数百丈的距离,才将张若尘的掌力化解。

    他的嘴里,吐出一口圣血。

    “你的……你的修为突破了?”

    血猎宏东的眼中,露出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上一次,两人使用力量对拼,血猎宏东占据绝对的优势,压着张若尘打。但是这一次,张若尘仅仅一掌,就将他击伤。

    数天时间而已,张若尘就算不用至尊圣器,战力也已经远远超过了他。

    血猎宏东不敢再与张若尘交手,取出一张符箓,贴在身上,随后,化为一道流光,冲入进云霄,准备逃走。

    “又逃?”

    张若尘微微皱眉,正准备施展出空间大挪移追上去,突然感受到,云中传出一道龙威。于是,停了下来,他的脸上,浮现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云层中,一只山岭那么巨大的魔龙,发出长啸声,打出一只尖锐的龙爪,拍击在血猎宏东的身上,将其打得向后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尘爷要留下,你还敢逃?”

    锅锅为了向张若尘证明,它不是只吃不干事的吃货,卖足力气攻击血猎宏东,竟是打得这位战锤宫的少宫主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血猎宏东有符箓加身,可以爆发出疾速。

    但是,锅锅化为魔龙之后,身躯足有二十多里长,速度快得吓人,无论血猎宏东怎么逃,都逃不出它的魔爪。

    藏身在远处观望的圣境修士,皆是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身边竟然有如此多的高手,有他坐镇东域,以后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血猎宏东那么强大的实力,都被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,我们以后想要在东域作威作福,必须先掂量掂量,能不能对付得了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云中,传出一声轰鸣,整个天地都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下去。”

    一只漆黑色的龙爪,压着血猎宏东,从天空一直镇压到地面,轰击到了地底,四周冲起厚厚的尘土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