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应顶天立地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应顶天立地

    铁索急速旋转,发出呼啸声,包裹着寺寒和大曦王,飞天而起,化为一道流光,冲破东域圣城的大气层。

    慕容叶枫追击上去,化为一个黑点,消失在云中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肉身脆弱,甚至不如很多武道半圣。

    先前那一战,他伤得极重,头颅被打碎了半颗,露出白森森的头盖骨。腹部,被一道圣道力量击穿,脏腑破碎,鲜血直流,说不出的凄惨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的圣心,受到不轻的创伤,精神力在外泄。

    “走,赶紧退出东域圣城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他取出一枚遁符,将其贴在身上,顿时爆发出千倍音速,向东域圣城外逃去。

    就连寺寒和神崖先生都逃走,别的出手攻打东域圣王府的圣境修士,自然是争先恐后的逃遁。当然,也有一些修士十分精明,觉得很难逃走,于是使用高超的隐匿手段,潜藏到城中。

    东域圣城地域广阔,修士繁多,鱼龙混杂,只要隐藏得好,想要将他们找出来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“想要逃,哪有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张若尘将易皇骨杖扔出去,在半空,化为一具百丈高的黑色骷髅。

    邪灵吞噬四尊六劫鬼魂后,变得更加强大,虽说还无法与道域境修士相提并论,但是,在规则大天地的九步圣王中,已经算是高手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黑色骷髅一拳打出,隔空击中,两位修为不俗的圣王,将他们打得坠落下来。

    吞噬了两位圣王的圣魂,黑色骷髅御风飞行,冲破东域圣城的大气层,继续去追杀正在逃窜的圣境修士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向远处眺望,看见了罗乙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位,自称是元界上元宗的修士,但是出手却果决狠辣,每一击打出,必有一位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陨落。而且,他也追杀出大气层,似乎是想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禁露出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 昆仑界的修士痛恨天堂界派系,想要将他们赶尽杀绝,那是因为,天堂界派系不惜余力的打压昆仑界,双方积仇很深。

    上元宗的修士,与天堂界派系,应该没有那么深的仇恨才对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一个问题人物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继续深思,只是暗暗提醒自己,今后要提防此人。

    距离薪火塔不远的地方,绝岩狐冲破雨丝神剑形成的剑网,嘴里吐出圣血,身上的伤势变得更重,全身上下都是细密的剑痕。

    虽然依旧是人类形态,可是,哪里还有一丝俊美模样?

    绝岩狐咬着尖锐的牙齿,狠狠的瞪了天初仙子一眼,无比怨毒:“洛姬,你会你今日的所作所为,付出惨痛的代价。等到本公子伤势痊愈,必定让你加倍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千幻遁法。”

    绝岩狐施展出一种中阶圣术级别的遁法,身形一分为千。满天尽是绝岩狐。

    上千个绝岩狐,向一千个不同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换做别的修士,估计是难以辨别出真假,会让绝岩狐成功逃走。

    可惜,他的敌人,是天初仙子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眉心的竖眼打开,瞬间便是找到绝岩狐的真身,雪白的手腕轻轻一扭,雨丝神剑再去飞出去,如神龙摆尾一般,抽击在绝岩狐的身上。

    绝岩狐的一条左腿被斩下,嘴里发出一道闷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绝岩狐继续逃遁,脸变得格外狰狞,嘴里发出嘶吼声,愤怒、痛苦、恼怒,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若是让他逃走,今后必定会疯狂报复。

    很快,绝岩狐逃到了半空,即将冲破东域圣城的大气层,心中喜悦起来:“只要冲破大气层,以我的手段,再强的高手也留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头顶上方,大气突然燃烧起来,化为赤红色的火海。

    一只巨大的脚印,显现出来,爆发出滂湃慑人的神威。

    绝岩狐的身体,在那只火焰大脚的下方,就像一只小小的蚂蚁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绝岩狐大吼,声音中,充满强烈的不甘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火焰大脚印踩着绝岩狐,将他镇压到地面,大地为之巨震。

    火焰化为数丈高的浪,向四面八方扩散,席卷起滚滚尘土。

    等到火焰消散,众人才看见,那里出现了一个长达千丈的脚印,脚印四周的泥土全部都弓耸起来,化为百米高的小山。

    那片泥土,皆是融化成金色岩浆。

    张若尘拖着绝岩狐,从脚印大坑中走出,站在小山的顶部,目光睥睨四方,扬声道:“从今往后,我张若尘就是东域之王,东域我说了算,谁敢破坏我制定的规则,死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剑斩下绝岩狐的头颅,头颅抛飞起来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张若尘隔空一掌打出去,将头颅震得四分五裂,化为了血雾。

    当着所有修士的面,斩杀一位道域境界强者,那种威慑,足以让在场众人铭记一生。

    “拜见东域王。”

    “拜见东域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以东域圣王府为中心,向外辐射,昆仑界的修士,纷纷单膝跪地,向张若尘叩拜。

    不仅仅只是因为张若尘刚才的威慑,更是因为,在他们眼中,只有张若尘才配做东域之王,才有能力保护他们,不受异界修士的欺负和屠杀。

    力量。

    他们相信,力量才是争取生存权利的根本,所以崇拜强者。

    蓦地,张若尘看到了天初仙子离开的背影,她白衣飘飘,如同走在战火之中的红尘仙,正在渐渐远去,变成虚影。

    “竟是一句话都不愿与我说,难道她是觉得,助我击退神崖先生等人,便是还够了恩情,已经两不相欠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心,微微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呆子含笑对着张若尘拱了拱手,随后扛起晕厥过去的屠夫,追上天初仙子的步法。

    “喜欢,就去追。她若是对你没有好感,绝对不会冒着生命危险,出手助你。你要知道,先前的情况,我们并没有占多大优势,很可能会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姜云冲的声音,在张若尘的身旁响起。

    他以着欣赏的目光,望着天初仙子婉约动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张若尘有些心动,但,想要迈出那一步的时候,却又轻轻摇头,道:“勉强不得,我们对对方的感觉,都还没用达到那一步,差了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反正你这个家伙,从不缺红颜知己。”姜云冲笑道。

    虽然,姜云冲认识张若尘才不到一天,但却像是相当了解他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姜云冲,昆仑界姜族的姜云冲。”姜云冲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的年龄,不超过百岁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姜云冲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但,昆仑界是最近两年,才开始觉醒。在此之前,昆仑界的天道规则残缺不全,百年成圣都是无比艰难的事。百年不到的时间,修炼到你这样的境界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姜云冲背着双手,平静的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不属于这个时代。”

    姜云冲沉默了半晌,道:“没错,我的确不属于这个时代,但是这个秘密,现在绝对不能暴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外界并不知道,昆仑界的真正实力。让他们低估昆仑界,轻视昆仑界,昆仑界才能在这个混乱的大世,获取到最大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但,他们若是知道,昆仑界还有一批修士,正在苏醒过来,必定会让一些人感到恐惧和害怕。那个时候,迎接昆仑界的就不是功德战,而是毁灭之战。”

    姜云冲长叹一声:“现在的昆仑界,明面上必须由你来撑着。我知道,对你而言,有些不公平。但是,我们都没有选择,在我们面前的,不是一个辉煌鼎盛的昆仑,而是一个衰败的昆仑。我们若是选择逃避,那就是将大好河山拱手送人,不甘心啊!”

    张若尘沉默了半晌,道:“像你这种苏醒过来的修士,还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姜云冲摇头,道:“我们沉睡在不同的地方。不过,大致可以推测,我应该是最早苏醒过来的修士之一。只有等到昆仑界完全复苏,那些沉睡者,才能全部苏醒过来。想要从沉睡中苏醒,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很多修士说不一定已经在沉睡中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张若尘你并不孤单。在这个时代,也有一些英杰,被挑选出来,成为天选之才,与你并肩作战。”

    “天选之才?”

    张若尘想到了慕容月,难道她就是其中之一?

    姜云冲道:“昆仑界有那么一些生灵,是从中古时期,一直活到了这个时代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不是人类,寿元悠长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它们,挑选出了能够承受天命的天选之子,将他们提前送入进一些特殊的密地,使用时间力量的辅助,进行最好的培养,获取大圣甚至神的传承。他们出世之时,就是你最好的战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可惜,我已经不是昆仑界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你不是回来了?”姜云冲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都沉默。

    半晌后,姜云冲拍了拍张若尘的肩膀,道:“逃离昆仑界,拒绝回到昆仑界,其实是懦夫的行为。真正的大丈夫,应该回来,重振昆仑界,做出一番池瑶女皇都没能做到的丰功伟业。等到将来有一天,你将池瑶女皇赶下了那个位置,执掌了昆仑界,那才是真本事。生当做男儿,应顶天立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