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再见琉璃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再见琉璃

    阵法地师,在大圣之下,可谓是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半路杀出一个慕容叶枫,并没有让神崖先生乱了阵脚,只是觉得,又要在这里多耽搁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轻哼一声:“昆仑界不怕死的人,还真多。你不知道,遇到一位阵法地师,应该躲远一些吗?”

    慕容叶枫铠甲上的战袍,在风中,猎猎作响,道:“今日之后,你将明白一个道理,遇见了我,应该躲远些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大圣之下,还是第一个修士,敢以这样的口吻对他说话。神崖先生怒极反笑:“昆仑界没有阵法地师,所以,你不知道一位阵法地师的厉害,理解,理解。今日,老夫便让你知道,自己是多么无知。”

    “七星葬月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双手,结出复杂的指印。

    顿时,七颗璀璨的星辰,从他的眉心飞出,悬浮到了海面。

    星辰的体积,至少也有宫殿那么巨大。最大一颗,如同悬浮在半空的陨星,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厚重气息。

    七颗星辰的体积,实际上,并没有完全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它们的本体,每一颗都不比东域圣城小。

    “神力……七颗星辰都散发出了神力,它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叶枫的眼神凝重,感知到周围的空间,变得沉重如铁。

    以他的修为境界,都像是陷入沼泽里面,举手抬足变得异常困难,他身下的火狮巨兽焦躁不安,感知到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长笑:“这七颗星辰,都是神座星球,是老夫花费高价,从各个圣市购买而来。以七颗神座星球为阵基,刻录下九品阵法的阵法铭纹,使它们连成了一个整体。”

    “七星结合在一起,爆发出来的力量,就算比不上真神那映照宇宙的神座,但是在大圣之下,足以横扫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再多的高手前来,也是土鸡瓦狗,可以轻松碾压。”

    一位阵法地师,有些时候能够左右一场功德战的胜负,此话,并非是吹嘘。

    激发出七颗神座星球的神崖先生,在普通修士看来,与神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有所不同的是,神的神座星球,能够映照宇宙星海。而他的七颗神座星球,只能照耀数万里之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算数以千计的圣王,去攻击他,估计也讨不到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“未必。”

    慕容叶枫体内的圣气,化为一条洪流,冲向天穹,撞入进云层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云朵燃烧起来,变成赤红色。

    火云的中心,一股至尊之力爆发出来,气息蔓延整个东域圣城。缓缓的,火云中飞出一只九脚古鼎,体积庞大,震动天地云霄。

    鼎身上,浮现出九只凤凰图案,栩栩如生,宛如是九只太古神凤被封在里面,要从鼎中冲出。

    东域圣城中有很多修士,都看到那只九脚古鼎,传出一道道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九凤鼎……是九凤鼎,没想到这件至尊圣器,竟是再次出现在东域圣城,到底是黑市的哪一位强者驾临?”

    “能够将九凤鼎催动到如此程度的人物,整个黑市找不出来五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凤鼎是八百年前九帝之一“邪帝”的战兵,池瑶击杀邪帝后,将九凤鼎封印在东域圣院的圣山内部,后来被九幽剑圣、幻圣、黑市一品堂堂主等人谋划取走,带回了黑市。

    慕容叶枫十分清楚,东域圣城的局势复杂,因此,在来之前,借了九凤鼎。

    慕容叶枫的修为本就极其强横,战力无双,能够与大圣短暂过招,有至尊圣器的辅助,更是如虎添翼,丝毫不惧神崖先生。

    姜云冲出现到神崖先生身后,长发飞扬,双手托举起六座城池。

    六座城池由圣铁铸炼而成,每一座城池中都盘坐着一尊大圣圣尸,为城池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。六座城池与他的法门结合在一起,围绕他缓缓旋转。

    “神崖先生,今日就让你明白,来到昆仑界之后,即便是地师也要低调一些,否则就是死路一条。”姜云冲咬紧牙齿,将六座城池打出,向神崖先生攻伐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慕容叶枫将九凤鼎催动到极致,鼎身向下轰击,九只火焰凤凰从鼎中冲出,发出响彻万里的鸣叫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遭到慕容叶枫和姜云冲两大高手的攻击,即便是神崖先生,也都不得不认真起来,脸色严肃到极点,操控七颗神座星球,与他们对攻。

    战斗波动无比强横,打得整个东域圣城都在颤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薪火塔高三百三十三层,在塔的中心,有一口天井,从塔底一直通到塔顶。

    天井中,燃烧着薪火。

    薪火燃烧得越旺,也就代表,上古铭纹被激发的越多。

    此刻,张若尘使用镇纹珠,将薪火死死的压制在第一层塔之下。

    做为五十八阶的精神力圣王,张若尘的天眼,可以看到数千里外,姜云冲、慕容叶枫、神崖先生在激烈对战,

    “神崖先生的实力太可怕,必须要压制住薪火,不能让他调动上古铭纹为己用。”

    “哗”

    张若尘感知到,身后出现微弱的圣道波动,在快速接近他。

    对方携带浓浓的杀意,刺出一道剑光,击向张若尘的背心。霎时间,塔中剑气纵横,响起“哗啦啦”的剑声。

    张若尘本是想要唤出沉渊古剑,将前来之人击杀,但是认出那人的身份后,又止住了念头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圣剑的剑尖,击在张若尘背心。

    张若尘站在原地纹丝不动,身上的铠甲,将所有力量都挡住。

    铠甲形成一股强大的反震力道,将那道美丽的人影,震得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那道美丽人影,穿着宫装,看起来二十岁,有着一头宝蓝色的长发,脸上带着冷傲之色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张若尘的侧脸,顿时微微一怔,道:“张若尘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苦笑,转过身去,眼神很是复杂,道:“晚辈见过琉璃圣者。”

    宫装丽人正是陈家新一代的圣者,陈琉璃。

    当然,她还有另一个身份,千水郡国的王妃,黄烟尘的母亲。

    再次见到张若尘,陈琉璃的心中百味陈杂,有很多话想要说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曾经,眼前这个年轻男子,可是让她最为欣赏、最为骄傲的女婿。

    如今,物是人非,只剩下辨不清的恩恩怨怨。

    陈琉璃道:“老祖宗是死你在你的手中?你是回来报仇的吗?”

    “报仇?报什么仇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琉璃圣者莫非认为,当年令女刺我的那一剑,我要灭了整个陈家才能泄恨?我自认为,还算恩怨分明,没那么狠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张若尘,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老祖宗又是死在谁的手中?”陈琉璃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倒也没有怪陈琉璃,毕竟,陈羽化的尸体,就躺在外面,任何修士看见他出现在薪火塔中,恐怕都会将他当成凶手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如果我说,陈羽化前辈不是死在我的手中,不知琉璃圣者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信。”陈琉璃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眼中露出一道诧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陈琉璃道:“烟尘不会看错人,我信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在我面前提她,我们早就已经是陌路之人,恩已断,情已绝。”张若尘移开目光,盯向塔外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心中的痛,听到黄烟尘的名字,都像是一根尖刺,在扎他的心。

    想要放下,谈何容易?

    久久之后,张若尘才是问道:“前辈是来这里求救的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陈琉璃点头。

    随即她的眼中,浮现出绝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东域圣王府的主城,遭到大批异界圣境修士攻击,危在旦夕。

    陈琉璃是拼得九死一生,才杀出重围,赶来此地,想要请陈羽化催动薪火塔,利用上古铭纹诛杀来犯之敌。

    陈羽化是陈家的第一高手,也是陈家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在看到陈羽化尸体的那一刻,陈琉璃的心就已经沉入谷底,知道陈家彻底完了,再也没有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张若尘取出薪火令,托在手中,道:“羽化前辈在临死之前,将薪火令传给了我,让我做东域之王。”

    陈琉璃那双绝望的眼睛,浮现出一道亮光,道:“赶紧使用薪火令,催动薪火塔,调动上古铭纹,镇压东域圣城的动乱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精神力必须达到五十九阶,才能催动薪火塔。”

    整个昆仑界,精神力强度达到五十九阶的修士,十根手指都数得过来。

    在这个节骨眼上,上哪里去找他们?

    “看来是天要亡陈家,是天要亡东域。”陈琉璃苦笑,眼中浮现出一层水雾,终于感受到有心无力的滋味。

    此刻,陈家子弟正被敌人无情的屠戮,而她却什么都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既然我现在是东域之王,也就绝不允许有人在我的地盘上放肆,我随你去东域圣王府的主城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陈琉璃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怎么?前辈怀疑我的实力?”

    陈琉璃的眼神,变得柔和了几分,语重心长的道:“不要去送死,趁着他们还没有掌控周天大阵和上古铭纹,赶紧逃离东域圣城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陈琉璃眼神绝然的向塔外走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凝视着她的背影,不得不说,只看背影,陈琉璃与黄烟尘实在太像。他问道:“前辈为何不逃?”

    “东域圣王府是我的家,我要与它共存亡。”

    陈琉璃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,她似乎一点都不畏惧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一群心境坚定的修士,昆仑界终究会有再次崛起的一天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,陈琉璃退回薪火塔,露出焦急的神色,道:“他们来了,张若尘赶紧逃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……来了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镇定自若,向塔外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,阴气森森的鬼雾,从夜幕中涌来,冲入灵山,很快就将薪火塔包围。鬼雾围绕薪火塔旋转,雾中传出成千上万道鬼魂的嚎叫声,让人感到毛骨悚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