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女皇驾临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女皇驾临

    十万年前,月神被称为天庭最美的女性神灵,不知神灵追求过她,视她为成神之后的下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可惜,诸神皆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月神的清冷之名,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炼化了七星神苓的月叶,月神的神力,恢复了五成有余,不仅无形中散发出来的神威变得更加可怕,就连身上的气质也变得更加清新脱俗,不沾烟火,缥缈灵动,像是超脱到红尘之外。

    本就是绝色的容颜,完美的仙躯,再加上这样的气质,别说是张若尘和蛮剑大圣,就算是真神在此,恐怕都会情不自禁生出爱慕之心。

    当然,张若尘和蛮剑大圣,还有另一种感觉,那就是自卑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不知为何,突然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仿佛他们幸幸苦苦修炼到圣王和大圣境界,在月神,却没有任何意义,依旧只是一个凡人,依旧只是浑浑噩噩的蝼蚁。

    幸好是张若尘和蛮剑大圣,换做是别的修士,估计已经心甘情愿的跪伏在地上,

    其实,月神并没有刻意释放神威,也没有使用别的力量,只是静若雕像一般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神,即便什么都不做,只需站在众生的面前,众生就会自动跪伏在地。”张若尘很快就调整心态,将心中的自卑,转化为努力向上的动力。

    终究有一天,他也要修炼到神境,威临天下,与月神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“拜见月神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和蛮剑大圣,同时行礼。

    月神那高挑婀娜的仙躯,笔直站立在最上方的位置,双腿又直又长,清冷的道:“蛮剑,你先退下去吧!”

    蛮剑大圣退出广寒神宫,那股恐怖的压迫力量,才消减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长长吐出一口气,暗道:“看来月神的神力,已经恢复了一半以上,即便是以我的修为站在她的面前,也要战战兢兢。张若尘这个家伙还真是厉害,才圣王境界,居然扛住了!”

    广寒神宫中。

    月神一步步走下阶梯,向张若尘靠近过去,道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招你回月神山?”

    “与昆仑界有关?”

    张若尘抬起头来,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月神没有回答张若尘,顿了顿,才是问道:“须弥道场一战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若尘有些惊讶,道:“神,知尽天下事。月神怎么会不知道须弥道场发生的事?”

    “真理神殿封锁了天机,即便是神,也无法推算那一日发生了什么。不过,焱神亲自赶去真理天域,也就说明,须弥道场一战必定是惊天动地,影响深远。”月神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恍然之色,随即,将须弥道场一战的始末,讲述给了月神。

    月神一直平静的听着,听到大批天堂界圣王被镇压,公子衍被杀死,眸中才出现了一些细微的波动。

    月神道:“调动一千多位天资绝顶的圣王,前去伏杀只有数十位圣王的昆仑界修士,却以失败告终,还损失惨重。看来天堂界应该是被吓住,以为昆仑界并没有没落,是在故意布置陷阱,坑杀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真有可能会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我很好奇,与蛮剑大圣一起离开真理天域的时候,天堂界为何没有拦截?难道他们已经放弃被镇压在神殿中的诸王?”

    “放弃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不清楚,这一战的影响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一般的圣王,就算死一万,两万,也不会惊动神。但是,能够前去真理天域修炼,而且达到圣王境界,还能留在真理天域,也就说明他们每一个都有可能修炼到大圣境界,甚至还有可能诞生出一两个神。所以,他们代表着天堂界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即便是底蕴深厚的天堂界,遭受这样的损失,也已经算是伤筋动骨。”

    月神盯向张若尘,道:“你打算如何处置那些天堂界的圣王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眼神一沉,道:“我们和天堂界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,既然镇压了他们,哪里还有放虎归山的道理?”

    月神的眸中,也露出冷芒,显然是与张若尘有相同的想法,道:“以你现在的修为,不适合做这么大的事。将他们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即便是神,也不能在天庭肆意杀戮。天堂界的那些圣王,在真理天域伏杀昆仑界的修士,的确是犯下滔天大罪。但是月神,你出手就是破坏了规矩。就算是要审判他们,就该由昆仑界,或者真理天域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哗”

    夺目的七彩神光,从天外飞来,将月神山上方的天空,完全映照成七彩色。

    一股浩浩荡荡的神威,由远而近,向月神山涌动而来。

    这是释放出来的神威,与月神内敛的神威不同,携带有极其恐怖的威压,在一瞬间,月神山中的圣境生灵全部都跪伏在地。

    就连蛮剑大圣,也都躬下傲然的身躯,头上像是压着九重天,脖子僵硬,无法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池瑶女皇拜会月神山。”

    一道振聋发聩的女声,响彻在天地间。

    广寒神宫中,月神那晶莹剔透的娇躯,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光芒,将张若尘包裹了进去。顿时,张若尘身上的压力一轻,池瑶散发出来的神威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她来得真快。”张若尘冷声道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团刺得张若尘睁不开眼睛的七彩神光,涌入进广寒神宫。

    张若尘瞪大双目,直视那团七彩神光,渐渐的,终于看清站在神光中心的池瑶。

    她,身着绮罗金袍,神光环绕,长发高盘,浑身都散发出凌厉的气息,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。

    当池瑶从蛮剑大圣身边走过的时候,这位修为绝顶、意志坚定的大圣,竟是双腿一颤,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论美貌,池瑶和月神,在伯仲之间。

    论气质,两者却是天差地别,一个是缥缈出尘,一个是威严霸道。

    蓦地,张若尘的眼神一凝,在池瑶的身旁,看到了另一道绝美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肌肤莹白,双目空灵,浑身散发出厚重的大圣伟力,可是却满头白发,身上又有另一种气质,那是忧郁的气质。

    孔兰攸。

    要知道,孔兰攸对池瑶是恨之入骨,八百年来,一直都在与池瑶作对,二女也不知战了多次。可是,今日她怎么会与池瑶一起出现?

    张若尘吃惊不已,心情如翻江倒海一般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不是要见本皇,本皇来了,你怎么反而躲到了一个女人的背后?”池瑶的声音极其动听,却又霸道无双,带着几分嘲笑和鄙视的意味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双目深深一缩,随即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月神想要拦他,张若尘却是摇了摇头,一步步走出月神释放出来的神光,顿时一股庞大的神威威压落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全身骨骼都在爆响,身体犹如是要被压碎。

    但,张若尘却是笔直的站在那里,任凭身上的皮肤裂开,血水往地上流,双目与池瑶那双灼灼的神目对视,道:“我可没有躲,已经等你多时。”

    看到张若尘那模样,孔兰攸的眼中,闪过一道不忍的光芒,转过脸蛋向池瑶盯去。

    池瑶却是根本不看她,道:“区区圣王境界,站在本皇的面前,居然没有下跪,算你还有点骨气。”

    随即,神威和七彩神光,如同潮水一般收敛回池瑶的体内。

    张若尘身上的压力一轻,随着圣气在体内运转,皮肤上的裂开快速愈合。

    池瑶背着双手,勾勒出一道道美丽的曲线,颇为傲然的道:“你不是说,本皇亲自来见你,你就交出混沌时空莲。本皇来了,交出来吧!”

    月神走了上来,出现到张若尘的身旁,道:“这里是月神山,不是你的瑶池金殿。张若尘,现在是本神的神使,已经不是你昆仑界的生灵。你说交出来就交出来,凭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池瑶的一双星眸,露出耀眼的光芒,似两柄神剑一般尖锐。

    月神淡淡的道:“张若尘,那混沌时空莲,是须弥圣僧在宇宙的起源之地海石星坞的深处,得到的至宝。你是须弥圣僧的传人,它自然是属于你的东西,没必要交给池瑶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月神又道:“池瑶,你已经修炼成神,虽然成神的时间尚短,资历尚浅,但是也得要脸。若不是张若尘出手相助,须弥道场一战,昆仑界的精英已经尽数战死,哪里还有机会攻下道场,得到混沌时空莲?混沌时空莲本就该归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池瑶轻笑一声:“本皇虽然成神时间尚短,但却已经斩过一位地狱界的神。月神回到天庭界后,应该还没有这样的战绩吧?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出手相助昆仑界,本皇恩怨分明,会赏赐给他一些东西。但是,混沌时空莲是须弥圣僧留给昆仑界的宝物,非昆仑界的修士,自然没有资格执掌。”

    月神道:“本神也可以说,混沌时空莲是须弥圣僧留给张若尘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哗”

    池瑶的右手五根纤纤玉指微微一动,随即,一块圆形的玉印,飞了出来,悬浮在广寒神宫的半空。

    玉印上面,浮现出一行古老的梵文:“混沌时空莲,存放于真理天域的须弥道场,携带生命莲子前去,可以让它复苏。贫僧留此遗宝予昆仑界,希望能助你等抵御地狱界的屠戮,也希望昆仑界能够在大劫中抓住机遇,在绝境中抗争,破碎樊篱,再次强盛起来。”

    池瑶一双黑白分明的美丽凤眸,盯向月神和张若尘,道:“这是须弥圣僧跨越时空,从十万年前传来的一道神谕。现在,你们无话可说了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即将爆发神战,大家期不期待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