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神之左腿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神之左腿

    神战后,沙陀天域的上空,白日神光普照,夜晚降下连绵圣雨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整整持续一个月,这座被神灵打得破碎的天域,发生惊人的奇迹。

    神战留下的霸道力量波动,渐渐消失。焦黑的废土中,长出馨香扑鼻的灵草、圣花,一株株参天灵树,一夜间拔地而起,各大圣域中的圣地,再次涌出浓厚的天地圣气,土壤的品质都提高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曾经,西牛贺洲最为贫瘠的下等天域“沙陀天域”,竟然因祸得福,变得肥沃了许多,虽然没有达到中等天域的程度,但是却让周边那些下等天域的修士都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在下等天域中,沙陀天域的修炼环境,已经达到中上层次。

    沙陀七界的修士,皆是兴奋不已,拥有这样的环境,他们的修炼速度,必定会大幅度增长,大世界的整体实力也会快速提升。

    等到大世界的排名提升,他们也就不用再参加功德战,不用整天担心母界沦为战场,落得界毁族灭的下场。

    可以说,沙陀天域修炼环境的提升,对沙陀七界都有无穷好处,影响深远。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都是沾了月神的光,天宫才会提升沙陀天域的修炼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一座天域,还是要有月神这种气吞山河的大神坐镇,才能得到实质性的好处,得到各大世界修士的尊敬。今后,谁还敢来沙陀天域撒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神山。

    一座由圣玉铸炼而成寝殿中,建造有一座圆形血池。血池的中心,有一张玄冰玉床,赤/身/裸/体的张若尘,就是在玉床上面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身上的伤势,似乎已经痊愈,感觉不到疼痛。

    “竟然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整理思绪,回忆起晕厥过去之前的一切后,嘴角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能够在神战中活下来,本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手掌在玄冰玉床上面一按,张若尘想要跳跃而起,但是,上半身离开玉床后,左腿却沉重得犹如铅铁,将他拉扯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后脑勺,重重的撞在玄冰玉床上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怎么回事,难道我的左腿瘸了?为何感受不到知觉,而且抬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以圣王的生命强度,就算腿断掉,也是能够重新生长出来。

    腿瘸了,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除非在那场神战中,有神的力量,侵蚀他的左腿,才能将他的左腿废掉。就像小黑被神龙日月混沌塔的力量侵入身体一样,不仅修为跌到谷底,自己也变成半猫半不死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咦!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一道清灵的声音,在寝殿中响起。

    随即,一道浑身散发出玉光的娇小身影,带着一股清新的香风,来到玄冰玉床旁边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,肌肤晶莹如玉,五官精致,眼眸灵性且澄澈,扎着两个小辫子,正好奇的打量着玉床上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张若尘盯向那少女,吃惊的发现,以他的修为境界和眼力,竟然看不透她。

    不简单。

    绝对是个厉害角色,以前来月神山怎么没有见过她?

    少女冲着张若尘嫣然一笑,嘻嘻的道:“我是小玉啊!你不认识我了?”

    “小玉?”

    张若尘像是想到了什么,微微一怔,再次仔细打量那位少女,试探性的道:“你是我从封神台带出来的帝皇圣玉?”

    少女露出雪白的贝齿,笑道:“对啊,对啊,还得多谢你,要不然,我也不能拜月神娘娘为师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神情,变得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要知道,眼前这个看起来单纯得就像一张白纸的少女,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大圣,谁知道她从小黑和月神那里学到了多么厉害的功法和圣术?

    现在的她,恐怕随便伸出一根小指头,也能将张若尘镇压。

    更加关键的是,此刻张若尘的身上一丝不挂,被一位面容清纯可爱的少女大圣,打量着全身每一个部位,真的是一件超级尴尬的事。

    张若尘干咳了两声,正想开口,请她取一件圣衣过来,却听见小玉轻轻的“哇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只见,她那只雪白的小手,正在抚摸张若尘的左腿,双眸放光,从小腿一直抚摸到了大腿,最后按在了大腿根部的位置。

    张若尘感觉到她手指传来的微凉,浑身都是一颤。

    就在张若尘忍无可忍的时候,却听见小玉说出一句:“竟然已经开始融合,太好了,张若尘,你的肉身和体质也太强大了!”

    “融合什么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“神之左腿啊!”

    小玉的眼眸闪扑,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,格外的美萌。

    “神之左腿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小玉拍了拍张若尘的大腿,一股浩荡无边的大圣之力,涌入了进去。顿时,张若尘的左腿,浮现出一根根烈焰纹路,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火焰的温度之强,烧得张若尘的大腿根部和小腹都有些发疼,身体犹如是要融化。

    “月神娘娘已经帮你,将神之左腿炼入了你的左腿,骨骼、经脉、血脉、圣脉已经连为一体。你运转圣气,进入左腿试试。”小玉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压制住心中的惊诧,连忙运转《九天明帝经》,调动圣气,沿着经脉和圣脉,向左腿涌去。

    同时,精神力跟随圣气一起流动,准备探查左腿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?

    到达左腿的大腿根部,一股炽热的力量,从经脉和圣脉中倒涌而来。精神力就像是坠入进岩浆里面了一样,被岩浆冲得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张若尘吓了一跳,连忙全力以赴控制圣气。

    与左腿中的那股炽热力量,整整恶斗了数个时辰,圣气才是沿着左腿的经脉和圣脉,运行了一个周天。

    紧接着,左腿血脉中的血液,也流动起来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若尘的左腿,恢复了知觉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精神力,却无法进入左腿,只能在大腿根部游走,再往前就是无边无际的火焰。左腿,像是化为一座火焰大世界,既是沉重,又充满无穷奥秘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月神真的将一位神的左腿,融入进了我的左腿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小玉点头,认真的道:“月神娘娘将焱神的左腿和左手都斩了下来,将焱神的精神意志抹去之后,便是将神之左腿炼入了你的左腿。月神说,以你现在的修为和肉身强度,承受神之左腿,已经是极限。所以,没有将神之左手,炼入你的左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愕然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手段?

    也太逆天了!

    不对啊,神的力量何等恐怖,即便焱神的精神意志都被抹去,也依旧有强大的排异性,以张若尘圣王境界的修为,怎么可能承受得住?

    即便月神的神通再大,估计也做不到这种逆天而为的事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心中的疑问,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玉偏着小脑袋想了想,又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知道,要不你去问月神娘娘?”

    “好,带我去见月神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穿上一件圣衣,走下玄冰玉床。

    左腿虽然恢复知觉,却依旧无比沉重,宛如腿肚子里面装着一座神山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起路来,一瘸一拐,必须使用神使木杖撑着身体,才能前行,与瘸子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左腿沾地,地上就会被踩出一个浅浅的脚印,即便是圣玉地板都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张若尘问道:“小玉……小玉大圣,你可知道木灵希在不在月神山?”

    “你说木师姐?她不在月神山。”小玉回过头,笑道。

    小玉的修为,虽然远超木灵希,但是,比木灵希后拜入月神门下,自然也就称呼她为师姐。

    “她去了哪里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小玉道:“据说,月神娘娘在几个月前,就派遣她去了昆仑界。”

    “去昆仑界干什么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小玉摇头,道:“不知道,师姐没说。要不你问月神娘娘?”

    张若尘紧皱眉头,实在是想不透,月神派遣木灵希去昆仑界的目的。

    来到广寒神宫,张若尘见到了月神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的神战,月神给张若尘留下深刻印象,此等人物,当真是脚踩日月手摘星辰,让人心驰神往。

    “拜见月神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拱手行礼之后,率先问出关于木灵希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离开昆仑界的这几年,昆仑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种种奥秘都从地底深处和隐藏空间中浮现了出来。我派遣灵希前往昆仑界,那是因为,昆仑界复苏之后,她的无上机缘已经出现。”月神的声音,淡然如水。

    张若尘追问:“什么机缘?”

    “她那一族先祖留下的机缘。”月神道。

    “中古世家木家的先祖?不对,难道是……凤凰一族?”

    能够让月神都称为无上机缘,绝对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一个中古世家的先祖,留下的机缘,还达不到那个程度。

    张若尘可是知道,木灵希的体内,流淌着冰凰血脉,而且还是昆仑界,唯一一个让冰凰血脉完全复苏的生灵。

    月神没有继续回应张若尘,而是问道:“那条神之左腿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正想询问此事,为何要将焱神的左腿,炼入我的左腿?会不会留下隐患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月神站起身来,在上方,勾勒出绝美无比的窈窕曲线,道:“别的修士,即便是大圣,都很难融合神之左腿。但是你不同,你拥有五行混沌体和诸神印记,兼容性很强,不会对神之左腿产生排斥,神之左腿也不会排斥你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我给神之左腿布置了四道封印,将九成九的力量都封印了起来。剩下的那一点点力量,以你的修为和肉身,倒是承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若是能够运用好这一点点力量,凭借这一条腿,在大圣之下,足以横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达到九步圣王境界,你可以尝试,解开神之左腿的第一道封印。到时候,这条腿的力量,会更加可怕,大圣的不朽圣躯都未必扛得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