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让池瑶来取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让池瑶来取

    池孔乐抹干眼泪,道:“我现在就去找哥哥,让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别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拦住了她,道:“此事先别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池孔乐感到不解,随即又像是猜到了什么,立即道:“其实,哥哥是因为将你当成了大仇人,才会那么恨你。若是知道了真相,他对你的态度,肯定会发生转变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池孔乐道:“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背起双手,道:“然后你们是跟着我离开,还是继续留在池瑶的身边?”

    池孔乐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池孔乐和池昆仑一直是由池瑶女皇抚养长大,女皇虽然对他们相当严厉,可是,却又对他们关爱有加,无微不至。

    从小让他们修炼最好的功法,最精妙的武技和圣术,吞服最精纯的圣丹灵药,甚至经常亲自指点他们修炼,给他们讲道。

    即便是女皇的那些亲传弟子的待遇,也不及他们二人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那种爱,池孔乐能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,绝不会有假。

    可以说,女皇一直都是池孔乐最尊敬、最信奈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,女皇骗了她,可是池孔乐却相信其中肯定另有隐情,很有可能,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。这个秘密,或许也是张若尘现在不愿将真相告诉她的原因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种种,要离开女皇,离开昆仑界,跟随张若尘一起离开,池孔乐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既然你不愿意跟我离开,何必又要将此事告诉你哥哥?以他那样的性格,知道了我是他的父亲,还继续留下昆仑界,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这样的,我并不是不愿与你离开,我只是……父亲,你也给我一些时间好不好?”池孔乐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能够理解池孔乐的心情,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,要她突然与一个完全陌生的父亲一起离开,实在是太难为她。更何况,这个父亲,还是她恨了多年的仇人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哥哥的性格,太过率真、直接,做事也还颇为冲动。他认定了的事,恐怕很难改变,就算告诉他,我是他的父亲,他也绝对不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池昆仑的性格,池孔乐是再了解不过,比张若尘所说得还要冲动、幼稚,甚至是有些叛逆,一点都不成熟。

    “难道一直瞒着他?”池孔乐道。

    “真相总会浮出水面,不会藏得太久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若有所思,又道:“你们想要知道真相,我又何尝不想知道?”

    寺庙中变得安静,池孔乐和张若尘都在想着一些事。

    半晌后,张若尘道:“你拥有时间神武印记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在时间之道上面,修炼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池孔乐道:“女皇曾给了我一本修炼时间之道的典籍,但是,时间之道太过玄奥,充满无穷变数,对精神力的要求相当高。以我现在的精神力强度和修为,只是学到了一些皮毛。”

    “将那本典籍拿出来我看看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池孔乐没有犹豫,便是将典籍取出,递给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翻阅了一阵,随即摇了摇头,将典籍还给了她,道:“时间之道别说是你,就算是我,现在也只是学到了一些皮毛。不过,我倒是掌握有一套剑诀,可以通过剑法参悟时间,两者相互结合,威力无穷。你想不想学?”

    池孔乐的眼眸一亮,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几天,我会住在须弥道场。晚上,我教你时间剑法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池孔乐离开后,张若尘才是长长吐出一口气,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,既是欣慰,也有一丝淡淡的伤感。

    随即,张若尘取出那朵已经没有光泽的莲花,托在手中,调动精神力进行探查。

    这朵莲花,实在是太神异,只是片刻之间,竟是让张若尘的修为、精神力、肉身、圣魂都增强了十倍以上,犹如是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若是,它也能增强别的修士,那么张若尘就能在短期内,培养出大批强者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一道极其意外的神情,笑道:“竟然还是一件天生地长的时空宝物,太不可思议了!”

    经过探查,张若尘发现,莲花内部的时间流速和外面的时间流速,相差十二倍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在莲花中修炼一年,外面只过去一个月。

    比曾经的《乾坤神木图》,都要厉害一筹。

    张若尘数了数,发现莲花的花瓣,一共是十二瓣,也不知两者之间有没有联系?

    若是莲花长出更多的花瓣,时间流速的比例,会不会更大?

    张若尘并没有找到,莲花帮助他修为大幅度提升修为的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这朵莲花,与一朵普通的莲花没有什么区别,他的精神力探入进去,没有一丝增长。

    在莲花的花瓣中,倒是交织着大量空间铭纹,并且有着大量类似光点的时间印记。

    蓦地,张若尘心中一动,径直走出古庙。

    “须弥圣僧在须弥道场留下了大量空间铭纹和时间印记,就连时间神殿和空间神殿的弟子都会来研究和参悟,我也应该研究研究。”

    与公子衍一战,张若尘清楚认识到时间力量和空间力量的可怕,掌握其中任何一种,跨境界杀敌,就跟玩一样轻松。

    比如,公子衍。

    掌握空间力量,他的实力,堪比九步圣王。

    镇住了空间,即便是四步圣王境界的张若尘也能杀他。

    当然,张若尘不使用时间印记,斩掉公子衍百年寿元,想要跨越三个境界杀他,依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张若尘就掌握着时间力量,所以,最后死的人是公子衍,而不是他。

    夜幕中,有的昆仑界修士在布置防御阵法,有的在打扫战场,有的则是在疗养伤势。

    张若尘在道场中徒步前行,时而蹲下来,以手掌按地,研究地底的空间铭纹;时而手指又向上空一点,让一道时间印记显现出来,细细观察。

    昆仑界的修士见到张若尘,都会拱手行礼,神情之中带有敬重和崇拜之色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今晚这一战,让绝大多数昆仑界修士,对张若尘的态度都发生了转变,是打心底佩服他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张若尘走到须弥道场的边缘,远远的,有女子的哭声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循声望去,张若尘看见万花语和九天玄女的窈窕身影,她们都是绝色美人,有着无尽风姿,艳名传遍昆仑界。

    她们从远处行来,万花语的手中抱着一只木盒,眼中尽是泪。

    万兆亿战死,神形俱灭,身体化为血色的沙,与泥土混合在一起。万花语用一只木盒,装了一抔泥土,准备带回昆仑界,让万兆亿落叶归根。

    看见张若尘,万花语和九天玄女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噗通。”

    万花语直接跪在张若尘的面前,向张若尘磕头,随即声音冰寒的道:“求你一定要将镇压在神殿中的天堂界圣王全部都杀死……杀死他们……一个也不要放过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连忙上前,将她扶起来,道:“我的恨意,并不比你少。但是,这一群圣王个个都有大背景,他们背后的那些人若是联合起来,整个天庭恐怕都会震动。所以,我不能杀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敢吗?”

    万花语极度失望,心中相当悲戚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的风眸中露出一道鄙夷之色,道:“你若是怕死,将他们交给我,我来杀。所有后果,由我来承担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死在我手中的天堂界圣王,已经是多不胜数,我又怎么可能害怕再多杀一批?只不过,我打算,将他们交给另一个人来处决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总不能所有祸事都由我来背,她怎么可以置身事外?”

    “你想将他们交给谁?”九天玄女隐隐有所猜测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这你就不用管了!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轻哼了一声,道:“那座神殿是属于九天玄女,立即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能击败我,我就还给你。可惜,我就算只用一只手,你也不是我的对手。”张若尘淡漠的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精神力和圣气都恢复了大半,根本不惧九天玄女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恨得不停磨牙,真的有一种与张若尘战一场的冲动。

    可是,想到先前张若尘执掌莲花,一瞬间杀死一百多位天堂界圣王的恐怖景象,她意识到在须弥道场,自己绝对不是张若尘的对手,于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将那朵莲花交给我?”九天玄女瞪大眼眸,怒气冲冲的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道:“那朵莲花,是须弥圣僧留给昆仑界的遗宝。我们昆仑界付出了巨大的伤亡,才攻打下须弥道场,将它夺到。你又不是昆仑界的修士,有什么资格执掌它?你得明白一件事,你只是我们昆仑界请来的帮手,大战已经结束,现在你该将它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双手微微紧了紧,随即,露出一道苦涩的笑意,轻轻摇了摇头,转过身,有些落寞的向道场中走去,道:“想要莲花,让池瑶亲自来拿,她若是真身前来,我就给她。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皱起黛眉,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说得太冲,恐怕是伤到了张若尘,心中生出深深的愧疚。可是,让她立即追上去向张若尘致歉,她又怎么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还真是狂得没边,竟然让女皇去见他。”九天玄女咬着嘴唇,狠狠的跺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