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六欲戒蛊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六欲戒蛊

    如果紫金八卦镜是至尊圣器,说不一定真能扭转局势。

    张若尘决定,相信真妙小道人一次,于是,由它在前面带路,直奔真妙观而去。在路上,也有遇到一些阴气森森的远古凶物,都被张若尘以雷霆般的速度灭掉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,对附近的道路和古神铭纹的分布,似乎相当熟悉。”

    追在后方的怜后,察觉到反常,立即警惕起来,不敢追得太快,担心张若尘利用这里的古神铭纹给她设下陷阱。

    在张若尘赶去真妙观的时候,亡天和焱王正全力以赴向天初仙子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焱王那双粗大的手臂,托起五耀万纹圣器级别的葬君神炉,随着圣气灌注进去,神炉变得越来越巨大,涌出九种不同的火焰,释放出来的热量将大地烤得融化。

    “给我镇压。”

    焱王的长啸一声,控制葬君神炉击向白羽孔雀圣车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这一片天地间的圣气,宛如一丝丝细雾,源源不断汇聚向白羽孔雀圣车,凝结成一条蜿蜒流淌的长河。

    在长河的中心,飞出一只长达七米的白光拳头,与葬君神炉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拳力如同水浪一般,一层叠着一层,打得葬君神炉飞了出去,轰隆一声,撞入进崖壁里面。

    站在数十丈外的焱王,则是发出沉闷之声,踉跄的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天初仙子的天河神拳吗?”焱王的脸色,极度苍白。

    表面看起来,焱王只是略微处于下风,实际上,天河神拳极其玄妙,一道道暗劲将他震得受了严重的内伤,体内脏腑都有破裂的迹象。

    此刻,焱王就算是稍微抬一抬手臂,体内都会传出剧痛。

    亡天身上的黑袍无风自动,黑袍中有墨黑色的阴煞之气,向外蔓延,很快就覆盖周围数十里的天地。

    “据说,洛神凭借天河神拳,打死过地狱界的一位魔神,我一直以为洛神陨落后,天河神拳就已经失传,倒是没想到,仙子你竟然能够参悟出天河神拳的精髓。”

    亡天一步一步靠近白羽孔雀圣车,手中的无尽刀,散发出越来越强烈的光华,“今日,亡某便来会一会天河神拳。”

    “尽冥刀法第一刀,有去无回。”

    上万道刀道规则,融入进刀法,以排山倒海之势,向白羽孔雀圣车中的天初仙子攻伐过去。

    刀光,如同血月。

    圣车中,飞出一道道圣道规则,融入于进圣气河流。随即,圣气河流中,又是飞出了一道拳印,击向亡天劈出的刀光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这一招剧烈的对碰,谁都没有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“尽冥刀法第二刀,有来不往。”

    亡天劈出的刀光更加凌厉,被黑暗笼罩的这片区域,响起“唰唰”的声音,不知多少道刀气在天地间穿梭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亡天手中的无尽刀,乃是一件七耀万纹圣器,施展出来的刀法,乃是通玄级中阶圣术,在与天初仙子的对战中,竟是丝毫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两人一连对攻近百招,将周围这片区域打得支离破碎,地面上,随处可见长长的刀痕和巨大的拳坑。

    渐渐的,环绕在白羽孔雀圣车外围的那条圣气河流,变得有些不稳定,仿佛是要分解而开。

    魔小菇的眼眸一亮,笑道:“仙子身上的丹毒就要发作,你们加快进攻速度,她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万一她自爆圣源,与我们玉石俱焚怎么办?”亡天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魔小菇笑道:“放心,和合丹的丹毒,能够影响修士的思维和精神意志,她是不会自爆圣源的。”

    圣车中,天初仙子的肌肤上不停滚落下汗珠,眼神变得有些迷离,娇躯在轻轻颤抖。

    本来,以她强大的修为,是可以压制住和合丹的丹毒,但是亡天不断发起进攻,逼得她不得不出手还击,导致丹毒凶猛的爆发出来,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底部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不能被他们擒住,看来只能走那最后一步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眼眸中,露出一道绝毅之色,十指扣入进了掌心,有丝丝鲜血从指缝中流淌出来。她努力调动体内的圣气,向气海汇聚过去,引动了圣源。

    很显然,天初仙子的精神意志,远超魔小菇的预估。

    “哗”

    一道明亮的白光,从白羽孔雀圣车中涌出,撕破墨黑色的阴煞之气。

    “不好,她已经引动圣源,立即就会自爆。”亡天的眼神一凝,随即闪电一般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以天初仙子的修为一旦自爆,大圣之下的生灵,估计没有几个活得下来。

    就连魔小菇也都躲到大圣骷髅后面,小嘴微微上翘:“精神意志遭到丹毒的腐蚀,竟然还能自爆圣源,倒是低估了你。”

    反倒是焱王,竟然站在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焱王的脸上带着笑意,嘴里念出一句:“六欲戒蛊。”

    从他的掌心,飞出成千上万粒光点,落到白羽孔雀圣车上面,飞入进车中。若是使用精神力探查,就会发现,每一粒光点,都是一只细小到极点的虫子。

    片刻后,圣车中传出天初仙子痛苦的沉嘤声,并且还有倒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向外喷薄的白色圣光,也是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焱王的笑声更加猖狂:“中了六欲戒蛊,即便是天下最纯洁的玉女,也要变成人尽可夫的欲/女。洛姬,以后你就乖乖做本王的宠妾,本王绝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六欲戒蛊,是阴阳界六欲真教的第一至宝。

    这种蛊,是中在修士的精神里面,能够让菩萨破戒,使得生灵的欲/望无极限。

    六欲真教的当代教主,凭借六欲戒蛊,曾经收服了一位菩萨,将其当成奴隶一般圈养在身边。这一佛门丑闻传出后,引起各界轰动,最后,乃是一位佛,以真身前往阴阳界,才将那位菩萨带回。

    “今日本王便要亲自试一试,所谓的仙子,到底与别的女子有什么不同。哏哏!”

    焱王走到白羽孔雀圣车的面前,迈出脚步,踩着车轮,一步登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,张若尘终于来到真妙观,曾经守在此处的半具大圣凶物已经离开,这里显得格外寂静。

    “哗”

    怜后化为一片阴云,从张若尘的头顶上方飞跃过去,拦住他的去路:“姐姐我就那么吓人吗?你逃那么快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若尘停了下来,没有再逃,脸上反而露出一道笑容:“我是担心和合丹的丹毒发作,失去理智后,对姐姐你做出过分的事,所以只能努力逃得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姐姐倒要看看你能做出多么过分的事?”

    怜后的声音很柔软,若是别的男性修士听到她说出这话,估计骨头都变得酥软。

    可是,张若尘却看见,怜后的五根玉指指尖,长出尖锐的指甲,随即她的娇躯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敢多想,连忙施展出空间挪移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”

    怜后的五指,抓碎张若尘的衣袍,留下五个孔洞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速度,使用空间挪移都慢了半拍,肯定是中阶圣术级别的身法。”张若尘的背心冒冷汗,随即将文字铠甲激发出来,包裹住全身。

    怜后的秀目一沉:“青獠牙的明道圣甲,看来他和宇文靖真的是死在你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从张若尘的身上跳落到地上,急速冲向真妙观。

    怜后向它瞥了一眼,随即雪白如玉的左手摊开,一只交织着魔纹的小鼎,从掌心浮现出来,向真妙小道人轰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身形一闪,挡到真妙小道人的身前,双臂上的火神铠甲,散发出刺目的火光,与魔鼎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铿锵震耳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身体下沉,向后倒滑了出去,背部与真妙观的石阶撞击在一起,撞得石阶裂出一道道纹路。

    道观的门槛上,真妙小道人停了下来,盯着下方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缓缓站起身来,抖了抖身体,有泥石滚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凝视对面的怜后,呵斥一声:“看什么看,还不赶紧去取紫金八卦镜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立即跳进门槛里面,消失在道观中。

    怜后迈着性感的莲步,再次逼近张若尘,笑道:“看来这座道观里面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宝物,能让本后先睹为快吗?”

    怜后舍弃张若尘,向道观中冲去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手掌一挥,一道空间裂缝劈出,再次拦截了她。

    接近着,张若尘爆发出凌厉的气势,打出一片臣焰级别的净灭神火火云,将怜后笼罩。

    怜后不敢触碰空间裂缝,只得向后倒退,这一退,便是撞击在净灭神火火云上面,覆盖在身体外围的护体圣气,被火焰烧得越来越薄。

    她的一缕秀发,粘上净灭神火,哧的一声,烧成了飞灰。

    怜后的眼神变得冰冷刺骨:“空间之道和净灭神火,本后越看越觉得你像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像谁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怜后道:“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了笑,没有回答她,而是一连打出数十道空间裂缝,向她狂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怜后的身法倒也是异常厉害,竟是一一躲了过去,并且,施展出一种指法,一指击向张若尘的眉心。

    这一指,锐气十足,具有可怕的穿透力。

    张若尘一边向后倒退,同时将《时空秘典》取出,准备动用多元空间,化解怜后的这一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真妙观中,传出一股震天动地的强大威能。

    “哗”

    一道紫光,从道观大门里面飞出,轰击在怜后的身上。怜后的护体圣气,变得比纸还要脆弱,瞬间就被击穿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怜后的腹部,被紫光穿透,留下一个碗口粗的透明窟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今天写得异常痛苦,状态超级差,脑袋一直都昏昏沉沉,浑身又痛又软,都是休息一个小时,再写一小段。写一章感觉就像是去西天取经一样,感觉怎么都写不完,不过,总算是把这章更了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