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5章 奇丑无比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1645章 奇丑无比

    百花仙子纪梵心,从金步龙辇中走出,顿时,整个望神山都是一片沸腾。可惜,没有修士看得清她的真颜,只能目送她的背影,向神门走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这位百花仙子,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,竟然将金步龙辇当成自己的座驾,直接拿出来使用。

    “得尽快找机会,将金歩龙辇赎回。”

    蓦地,张若尘注意到木灵希的眼眸,正盯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心微微一紧,明白了怎么回事,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回头告诉你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木灵希没有立即追问,因为她知道,金步龙辇对张若尘而言,也有非同一般的意义。若非万不得已,怎么可能会落入别的修士手中?

    只不过,木灵希的心中相当好奇,这位美名传遍万界诸天的百花仙子与张若尘,到底是敌,还是友?

    如果是敌,那么金步龙辇,肯定是她从张若尘的手中抢夺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是友,那么他们的关系……

    就在木灵希胡思乱想的时候,张若尘将一叠护身符箓,递到她的手中,道:“进入封神台会有一定的危险,这是四张天剑符,每一张打出去后,爆发出来的威力,皆是堪比三步圣王的全力一击。”

    木灵希见张若尘这番举动,美眸眨巴,没好气的一笑:“你不会是做贼心虚,才故意拿出天剑符补偿我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避讳,道:“老实说,这四张天剑符,还真是从纪梵心那里购买而来。”

    木灵希十分聪慧,听到张若尘这么一说,顿时想到了什么,道:“你攻打阴阳殿使用的符箓,就是从她那里购买的?”

    “绝大多数是。”张若尘肃然的道。

    木灵希的眼睛微微发红,大概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为了攻打月神道场,夺回师兄师姐与好友的头颅,张若尘多半是将金歩龙辇卖给或者是抵押给了百花仙子。

    敢帮助张若尘与广寒界的大世界少之又少,在这场交易中,张若尘必定是吃了很大的亏。

    可是,攻打月神道场,她却什么力都没出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张若尘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木灵希接过四张天剑符,目光望向神门的方向,盯在纪梵心的身上,也不知心中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旁边,项楚南摇头长叹一声,“真理天域的女人,真是一个个都丑得让人无法直视,幸好她戴了面纱,要不然我的这双眼睛恐怕是要瞎啊!”

    项楚南说话的嗓门很大,顿时,引来一道道杀气腾腾的目光。

    就连即将走进神门的纪梵心,耳朵也是微微动了动,像是听到了这话,从她的身上,有一股慑人的寒气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任何女子,无论修为多高,也肯定十分在乎自己的容貌。

    百花仙子的追求者和仰慕者,不知有多少,其中一些自持修为强横的男性修士,挽起衣袖,释放出圣威,向项楚南围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些想要讨好百花仙子的修士,也露出怒色,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“竟然敢亵渎我的女神百花仙子,你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谁丑,有种再说一句,信不信本少主打得你满地找牙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项楚南双手捏拳,将手腕活动了一番,粗声粗气的道:“丑就是丑,还不允许别人说?以为戴上一层面纱,别人就看不出来她奇丑无比?那皮肤,那身材,那气质,哪一点比得上我师妹万分之一?”

    张若尘看见,纪梵心已经停下脚步,纤细的身形在轻轻颤抖,显然是被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生怕项楚南惹出大祸,遭到围攻,于是张若尘冲了上去,制止住他继续嘴炮。

    “张兄,拦着我干什么?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?”项楚南义愤填膺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将嘴巴闭上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呵斥了一声,随后双手抱拳,向众人解释,道:“我的这位兄弟,眼睛……与常人不一样,并非有意得罪仙子。抱歉,实在是抱歉。”

    一位背上长着双翼的天使族修士,冷哼一声:“道歉就有用吗?他这完全就是挑衅,必须将他的舌头割掉。”

    “挖了他的眼睛。”另外一位修士高呼一声。

    一位长者一对羊角的年轻男子,冷沉的道:“今日,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。仙子自然是不屑出手教训一只低级生物,可是,本少主却愿意代劳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不悦的神情,道:“你说谁是低级生物?”

    项楚南不再隐忍,冲了出来,道:“张兄,他在说我。不要再拦着我,我要将他全身骨头打得根根分离。”

    羊角年轻男子露出一道轻蔑的眼神,笑道:“好啊,我们就看到底是谁把谁的骨头打得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羊角年轻男子就被项楚南一拳打得抛飞起来,那张颇为英俊的脸,痛得扭曲。

    项楚南感觉到心里很委屈,明明自己是实话实话,还被别人骂成低级生物,因此,出手相当凶悍,将心中怒火一股脑的发泄出来,铁拳不断轰击在羊角年轻男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拳头的声音,骨头断裂的声音,惨叫声,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阻拦,毕竟他已经道歉,可是,这些人却根本没有要放过项楚南的意思。既然如此,也只有让他们吃一些苦头。

    “何必要惹一个审美扭曲的人呢?”张若尘轻叹。

    片刻后,羊角年轻男子被项楚南打得鼻青脸肿,七窍流血,卷缩在地上,像是一只小鹌鹑一般慑慑发抖。

    “一位实力强大的半步圣王,竟被这个黑愣子打得毫无还手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黑愣子的肉身相当强横,说不定是一只太古遗种。”

    先前还想声讨项楚南的修士,全部都露出忌惮的神色,变得犹豫不决,他们还不想步羊角年轻男子的后尘。

    万一英雄没有做成,反而做了狗熊,那才是丢脸。

    项楚南的身上气势十足,散发出乌金色的光华,爆吼一声,“看什么看?谁还想挨打,尽管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些修士连忙向后倒退,生怕离得太近,成为项楚南的攻击对象。

    纪梵心深深的盯了项楚南一眼,露出一道若有所思的神色,随即,倩丽身形微微一晃,消失在神门中。

    纪梵心离开后,那些修士更是战意全无,灰溜溜的退入进人群中。

    唯独只有羊角年轻男子依旧卷缩在地上,浑身无法动弹,可怜巴巴的模样。

    羊角年轻男子的同伴,本来是想要走过去,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,可是,看到项楚南的凶悍模样,立即就被吓退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到项楚南的身旁,向他传音:“以后说话得主意一些,最重要的是,千万不要评论女性修士的容貌。就算她们长得……再丑,你也不要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兄弟的话,我听。”项楚南拍了拍厚厚的胸膛。

    张若尘十分清楚,项楚南的性格大大咧咧,现在满口答应,说不一定一会儿就忘得干干净净。因此,他也只是苦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个时辰,越来越多的修士,从四面八方赶来,有的持有邀请帖,径直进入了神门。更多的修士,则是留在望神山,等待资格测试。

    “据说,每一年的资格测试都不一样,也不知今年的资格测试会是什么方式?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开始,再等下去,封神台的圣果、圣泉,恐怕是要被别的修士全部取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所有修士都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,张若尘察觉到了什么,于是抬起头,向上空盯去。

    众人的头顶上方,出现了十团白色光晕。

    最开始,白色光晕只有拳头大小,渐渐的,变得越来越大,化为十片白色的云朵。每一片云朵的上面,都有一座长宽百丈的白石战台,就这样悬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山顶的修士全部都发现了这一变化,纷纷抬起头来,盯着十座战台,嘴里发出阵阵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以擂台战的方式?”

    “据说,每次封神台大会的资格测试,只有极少数的修士能够通过。如果是擂台战,可能只有排名前三千位的修士,才有进入会场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望神山上的修士数量众多,即便是真理神殿提供出三千个名额,也是杯水车薪,竞争会相当惨烈。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沉思的神色,觉得擂台战的可能性很低。

    半空,仅仅只有十座战台,以各大世界修士的数量,即便每个修士上去走一圈,想要轮完所有修士,至少也要花费数天时间,那个时候,封神台大会早就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真理神殿到底会以什么方式,验证修士的资格?

    在十座阵台的上方,出现了一位长着三尺白须的老儒。

    老儒俯看下方的众人,满是皱纹的脸上,露出一道慈祥的笑容:“老夫乃是圣灵册的器灵,也是此次资格测试的主持者。现在,由老夫给大家宣读,资格测试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本次资格测试的时间,为三个时辰。三个时辰内,大家必须登上战台,战胜一位同境界的圣虚体。取胜者,可以进入封神台。”

    项楚南露出错愕的神情:“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简单。”张若尘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项楚南道:“怎么就不简单,难道战台上的圣虚体很强?”

    张若尘肃然的道:“整个资格测试,只有三个时辰的时间。这么多的修士聚在一起,你想抢先登上战台,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换一句话说,在场九成以上的修士,都登不上战台。”

    木灵希点了点头,道:“没错,抢先第一个登上战台的难度,远超对战圣虚体的难度。”

    项楚南也终于想明白,顿时狠狠的向那个老儒瞪了过去:“该死的老东西,竟然给我们出了这么一个大难题。这么说来,一个人的实力再强也没有什么用,万一遭到几百位修士的攻击,根本扛不住。”

    木灵希笑道:“实力强,还是有一些优势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笑容,道:“对于别的修士来说,想要抢先第一个登上战台,的确是难如登天。但是,对于我们而言,却是再轻松不过的事。”

    项楚南露出欣喜的神色,道:“张兄,你有什么绝世妙招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