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2章 神使木杖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1632章 神使木杖

    苏璟坐在一座殿宇中,正在接待一位刚从广寒界赶来的圣王。

    他的心神一动,察觉到月神道场中的诡异现象,顿时露出一道笑意:“看来神使的精神力强度,已经突破到五十二阶。吴韩兄,你来得真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六十四尊精神力分身,并没有离开月神道场。天都圣市不比别的地方,这里的高手太多,肯定有不少精神力强大的人物,能够看透他的精神力分身。

    万一有人将精神力分身灭掉一尊,张若尘的精神力强度,会下降一大截。

    精神力分身的用处极大,可以帮本尊办很多事,不用任何事都本尊亲力亲为,但是,却也不能乱用。

    收回六十四尊精神力分身,略微花费了一些时间,张若尘就将精神力重新凝练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璟叔让我出关,似乎是有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这一则信息,是一尊精神力分身,反馈给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第三枚六欲古丹收起来,走出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向大殿形态的炼器楼阁行去。

    当他到的时候,苏璟和木灵希已经坐在里面。

    除此外,还有一位干瘦的麻衣老者。

    虽然,麻衣老者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,但是张若尘凭借强大的精神力,察觉到,此人的体内,仿佛蕴含有一座无边无际的古海,哪怕稍微掀起一些波涛,也能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毁灭力。

    木灵希对张若尘眨巴了一下眼眸,悄悄传音:“小心一些,那个老家伙是吴家的一位超级强者,恐怕是来者不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对木灵希淡淡一笑,轻松写意的坐到她身旁。

    自从张若尘走进大殿,麻衣老者的脸色就变得沉冷,道:“神使果然是年少有为,但是,也不能目无尊长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感觉到莫名其妙,道:“这话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本王和璟王都是广寒界的顶尖圣王,已经活了上千年,应该算得上是你的前辈吧?你来了后,就与神女殿下眉来眼去,可有将我们二人放在眼力?在沙陀天域,我就听说神使年轻气盛,相当轻狂,今日一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麻衣老者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一点都不生气,只觉得好笑,道:“这就是目无尊长?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麻衣老者生出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张若尘很不客气的道:“我笑你无事生事。首先,我们都是圣王境界的修为,你能封王,我也能封王,你并不比我尊贵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真的值得尊重,看你比我年长,我当然会敬重你,称你一声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这位前辈却是倚老卖老,我才刚到,就开始训斥我。真以为我是你们吴家的小辈吗?”

    麻衣老者的双目瞪得浑圆,怒不可揭,隐隐间,丝丝森寒的力量逸散出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毫无惧色,继续道:“其次,我是月神封的神使,在广寒界的地位,恐怕还在你之上吧?你见到我,难道不应该躬身行礼,称呼一声神使大人?”

    “大胆,小辈,你敢对本王如此无礼……”

    麻衣老者大怒,滂湃的圣威爆发出来,顿时,殿宇中雷声滚滚,轰鸣震耳。

    苏璟的身形一晃,出现到两人之间,劝说道:“大家都是广寒界的圣王,有头有脸的人物,因为这点小事引发冲突,也不怕传出去让人笑话?”

    “小事?”

    麻衣老者沉吼一声:“那么,在璟王的眼中,张若尘杀我吴家绝代天才吴昊,也算是小事?”

    “吴昊是广寒界的界子,就连大圣都无能随意杀他。张若尘倒是心狠手辣得狠,竟然联合昆仑界的魔女,直接将他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吴昊真的犯了错,也该由我们吴家来处置。况且,此事疑点颇多,吴昊是不是真的犯了弥天大错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一定,是某些人眼红他的界子身份,所以杀了他,想要取而代之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因为吴昊的事,张若尘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就连苏璟也都冷哼一声:“吴翰兄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当初,这件事,是本王亲自禀告给九灵大圣、寂灭大帝、吴祖,岂能有假?莫非你连本王也怀疑?”

    麻衣老者与苏璟对视了片刻,轻哼一声,又坐回到椅子上面,眼神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苏璟显然是不希望广寒界的内部出现矛盾,神情很快就变得缓和,暗暗向张若尘传音,道:“吴韩王是吴昊的祖父的兄长,与吴昊的关系很亲近。吴昊,是吴家千年一出的奇才,整个吴家都对他寄予厚望。吴昊因你而死,吴韩王的心中多多少少有一些怨气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吴韩王是一个相当嫉恶如仇的豪杰,如果当初,是他发现吴昊勾结商子烆,暗害我们。恐怕,他会亲自出手,将吴昊击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张若尘,做为年轻人,你要多理解一下吴韩王,别与他较真。等到他冷静下来,会明白是非对错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一道苦笑,传音道:“既然璟叔这么说,你的面子,我当然是要给的。当然,如果吴韩王继续无理取闹,咄咄逼人,我可不会任人污蔑和拿捏。”

    苏璟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即大笑一声:“刚才大家都太激愤了一些,一切都是误会。神使、神女,本王正式向你们介绍,这位前辈,是广寒界大名鼎鼎的吴韩王,大圣之下少有的强者。今后,吴韩王将会与本王一起,暂住在真理天域,坐镇镜香崖道场和月神道场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苏璟又道:“吴韩王此次来到真理天域,还带来了月神赏赐给神使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吴韩王依旧冷沉着一张老脸,从储物器皿中,取出一根弯弯扭扭的木杖。

    他没有交给张若尘,而是,递到苏璟的手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对月神赏赐的宝物,还是充满期待,目光锁定在那根木杖上面。

    苏璟的脸上充满羡慕,捧着木杖,道:“这是使用树神的一截树根,由月神亲手炼制成的神使木杖,拥有无边威能。张若尘,从今以后,你就是真正的月神神使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在天庭界,只有大圣,才有资格成为一位神的神使,你算是一个绝无仅有例外。还不赶快谢过月神?”

    张若尘站起身来,向殿外的月神神像躬身一拜,才是一把抓住神使木杖。

    与张若尘预想的不同,神使木杖与普通树木的树根没有什么区别,根本看不出非凡之处。

    张若尘调动圣气,注入进神使木杖,可是,木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……威力无边的神使木杖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心里,有些腻味。

    苏璟笑道:“神,不能插手真理天域的事,所以神使木杖在真理天域发挥不出威力。当然,若是你在真理天域,遭到大圣的攻击。大圣的力量,就会激活神使木杖,使你暂时拥有月神的部分神力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一道喜色:“部分神力有多强?”

    “在大圣的攻击之下保命,应该是搓搓有余的。”苏璟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又道:“如果我离开真理天域,神使木杖能够爆发出多强的力量?”

    苏璟露出沉思的神色,摇了摇头,道:“神使能够借用多少神力,是由神决定的,外人没办法知晓。不过,哪怕是神最信任的神使,也最多只能借用神十分之一的神力,不能再多。”

    只要能够借用月神的神力,哪怕只是借用千分之一,估计也能横扫大圣之下的一切生灵。

    这根神使木杖,真是一件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“一直都是我在帮她,这位月神娘娘,总算是慷慨了一回。”张若尘捧着神使木杖,如获至宝。

    吴韩王冷哼一声:“即便是神使,也不能随随便便借用神的神力,一旦滥用,月神肯定会将神使木杖收回,削去你神使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明白。再说,在真理天域,这根神使木杖,根本发挥不出作用。”张若尘如此说了一句,随后,心中又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月神在这个时候将神使木杖送给我,到底是什么意思?难道,我在真理天域的所作所为,已经引起一些大圣的注意。就连大圣,都准备来杀我?”

    想到此处,张若尘的喜悦感,消失得干干净净,反而有些手凉脚凉。

    苏璟笑道:“其实,神使木杖还有很多妙用。比如,遇到重大的事,只要手持木杖,就能与月神的神念沟通。这是让广寒界,列为大圣都羡慕不已的事。”

    可以说,张若尘现在就是月神身边的第一红人,手持神使木杖,就如月神亲临,广寒界的生灵全部都要向他行礼。唯有大圣的地位超然,不在此列。

    以月神神使的身份,却也可以与广寒界的大圣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张若尘并不是睚眦必报的小人,因此,没有故意使用神使木杖去威压吴韩王,给这位圣王境的顶尖强者,留了一些脸面。

    吴韩王刻意回避张若尘的目光,没有像刚才那么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他取出一面白玉古镜,递给了木灵希,道:“神女殿下,这是月神娘娘让本王带给你的悟道镜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真理天域,月神娘娘无法亲自教授你,但是,悟道镜却拥有匪夷所思的神妙力量,不仅能够给你讲道,还能为你解释一些修炼上的疑惑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吴韩王。”木灵希接过悟道镜。

    离开大殿,张若尘没有立即又去闭关,而是将精神力一分为二,其中一道精神力固守本尊。

    另一道精神力,则是凝聚成一尊精神力强度达到五十五阶的精神力分身,跟随苏璟一起,前去拜访那些送来请帖的修士。如果可以,张若尘当然是愿意交一些朋友,为他们的道场布置时间阵法和空间阵法。凭借精神力分身的实力,足以胜任此事。

    而张若尘的本尊,则是与木灵希一起,前去找小黑,想要看看它将三足食尸虫控制得如何?

    张若尘的心中,有一个计划,需要借助三足食尸虫的力量才能实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圣书才女和敖心颜的q版人物图,已经发在微信公众号,大家可以去看看,很可爱。圣书才女的,很灵动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