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1章 五十六阶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1631章 五十六阶

    小黑两颗铜铃大小的眼珠子,盯着眼前的开元鹿鼎,问道:“干什么,难道你准备将开元鹿鼎,赠送给本皇?”

    张若尘冷了它一眼,随即说道:“有一样东西,想要与你一起,研究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小黑很好奇,扇着双翅,飞到鼎上,伸出一颗硕大的脑袋,探到鼎口下方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小黑怪叫一声,连忙收回脑袋,肥胖的身躯猛烈摇晃了一下,一个不稳,从鼎上重重的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从哪里找来这么多三足食尸虫,都不提前说一声,想害死本皇吗?”小黑心有余悸的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原来你认识三足食尸虫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认识。”

    小黑从地上爬了起来,似乎觉得很丢脸,双脚狠狠的踩了踩刚才摔倒的地方,才又道:“三足食尸虫是上古的一种奇虫,传说,诞生于地狱界的湟水恶土。这种奇虫,以能够啃食大圣的不朽圣身,而天下闻名。但是本皇却知道,三足食尸虫进化到最极致的地步,甚至能够啃食神的遗体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走到开元鹿鼎的旁边,手掌在鼎身上面一拍,随即,一只三足食尸虫被震了出来,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米粒大小的黑色虫子,长有三只尖锐的长足,两颗锋利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疯了,怎么将它放了出来?”

    小黑缩小身躯,变得只有拳头大小,飞到远处的角落里面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三足食尸虫显得很是愤怒,双目变成赤红色,化为一道黑光,急速向张若尘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剑光一闪,沉渊古剑挥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剑锋劈在三足食尸虫的身上,将其打得抛飞出去,撞在石壁上面。

    虫身上,分泌出的黑色粘液,将石壁腐蚀,发出“哧哧”的声音,形成一个脸盆大小的凹坑。

    三足食尸虫坠落到地上,发出低沉的嘶鸣。

    张若尘仔细观察那只三足食尸虫,顿时,倒吸一口寒气。能够轻轻松松斩断万纹圣器的沉渊古剑,竟然只是在三足食尸虫的腹部,留下一道浅痕。

    而且,那道浅痕,还在快速愈合。

    “防御力竟然如此可怕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使用剑尖一挑,将那只三足食尸虫,又挑回开元鹿鼎。

    小黑飞了回来,嘿嘿一笑,“沉渊古剑虽然锋利,但是,想要砍破大圣的不朽圣身,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?三足食尸虫却能啃食不朽圣身,可想而知,它们的身体是多么强横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,如何控制三足食尸虫?”

    小黑顿时露出傲然的神色,道:“本皇怎么可能不知道?三足食尸虫的确很厉害,可是,智慧却很低。本皇掌握有一本《千虫集》,讲得就是如何驾驭各种各样的虫类,将它们收服,化为己用。”

    小黑的双瞳中,飞出两道光梭,冲入张若尘的双瞳。

    片刻后,《千虫集》的内容,出现在张若尘的脑海。

    张若尘闭上双目,在脑海中观阅《千虫集》,心中感叹不已,宇宙中,竟然有这么多千奇百怪的虫类。

    何止千虫,十万种虫类都不止。

    《千虫集》上,有关于三足食尸虫的讲解,并且标注有饲养和控制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要先在三足食尸虫的体内,刻下一道属于自己的精神烙印,使用精神力,才能驱使它们。”

    首先第一步,将那位杀手天王留在三足食尸虫身上的精神烙印炼化。

    张若尘调动出净灭神火,凝成一个直径三尺的火球,飞到开元鹿鼎的下方,开始焚炼起来。

    整整炼了两天三夜。

    经过逐一检查,鼎中的两百七十多只三足食尸虫体内的精神烙印,全部都被炼化。

    小黑的眼中,露出贪婪的神色,向张若尘凑过去,笑道:“在三足食尸虫的身上刻画精神烙印,是一件相当麻烦而且耗时的事。要不,这种麻烦事,就交给本皇来做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想养这些三足食尸虫?”

    小黑说道:“你的时间珍贵,本皇却是闲得无聊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将三足食尸虫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既要修炼精神力,还要修炼龙象般若掌、洛水拳法、剑八、时间剑法、空间之道、真理之道,同时还要参悟圣道规则,的确没有时间分心去养三足食尸虫。

    其实,他早就已经决定,将三足食尸虫交给小黑,让它拿去折腾。

    小黑大喜,不过随即又露出踌躇的神色,道:“三足食尸虫养起来倒是容易,但是,它们什么东西都吃,用什么养呢?嘿嘿,张若尘,不如你再给本皇一截神骨,本皇用神骨炼制一座虫巢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身上,倒是有那么一些神骨,于是,挑选出一块较大的,扔给了小黑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再管此事,进入时间晶石的内空间,将一枚六欲古丹取出来,摆放在身前。

    六欲古丹装在一朵金色的莲花中,像是一枚莲子,散发出清香扑鼻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丹药的表面,浮现出一圈圈涟漪,六道小小的金色人影浮现出来,宛如六尊金身罗汉,坐成一个圆圈。

    那是六欲古丹的丹魂。

    地品圣魂与上品圣丹最大的区别,就是具有丹魂,拥有灵智,甚至会自主发动出强大的攻击。

    六尊金身罗汉刚刚显现出来,便是同时发出一声爆吼,六道精神力攻击炼成一体,发生共振,向张若尘涌了过去。

    若是精神力没有达到五十五阶,张若尘或许还有几分惧怕,但是,现在却还没有将他们的攻击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衣袖一挥,强大的精神力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六尊金身罗汉发动的精神力攻击,被张若尘的精神力,压得倒涌而回。

    就连六尊金身罗汉都发出惨叫声,纷纷躲入进丹药里面。

    张若尘捻起六欲古丹,吞服进嘴里,调动净灭神火炼化起来。

    六欲古丹,是收集人类的七情六欲,炼制出来的丹药。

    随着不断炼化和吸收丹药的药力,庞大的人类六欲之力,化为精神念头,淬炼张若尘自己的精神,并且也在丰富张若尘的精神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第一枚六欲古丹的药力,炼化了四五成,精神力强度猛增一大截,达到五十五阶的巅峰,触摸到精神力**颈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看出,六欲古丹的药力是何等凶猛。

    这时,张若尘取出第二枚六欲古丹,吞服进嘴里。

    就在第二枚六欲古丹的药力,完全爆发出来的时候,张若尘开始全力以赴冲击**颈。

    这一次冲击,显得格外艰难,庞大的药力在体内乱窜,各种精神念头全部都向张若尘的圣心冲击过去,使得张若尘的心脏跳动速度,持续不断的提升。

    三倍,四倍,五倍……

    很快,心跳速度就达到平时的十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若尘的头部,传出一股剧烈的疼痛,仿佛脑袋是要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撑得爆碎,意识在渐渐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此刻,两颗六欲古丹的药力,在体内猛烈爆发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保持清醒,否则六欲之力失去控制,会冲垮我的精神,使我变得精神分裂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紧咬舌尖,十指按压进掌心的血肉中,使用痛觉刺激自己,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只有经受住精神淬炼过程的痛苦,精神力才能发生脱变。

    努力,努力,一定要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淬炼的过程相当痛苦,张若尘全身肌肉和经络都绷紧到极致,心脏的跳动速度,更是达到平时的三十倍。圣心,仿佛是要震碎圣躯,随时都会从体内飞出去。

    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,张若尘的圣心,发出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冲破最后的**颈,精神力突破到五十六阶。

    圣心中,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,将六欲古丹的药力源源不断吸收进去。只是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,张若尘体内的庞大药力,被吸走一半。

    漩涡的旋转速度,渐渐放缓。

    那股痛苦的感觉,随着六欲古丹的药力被吸收,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爽感,精神无比愉悦。

    精神力突破,可是,张若尘却依旧闭着双目,盘坐在地,继续炼化体内残余的六欲之力。

    又花费数天时间,他才将两枚六欲古丹的药力,完全吸收。

    至此,圣心彻底变得平静,心跳速度恢复到正常水平,精神力强度则是达到五十六阶的中期。

    “精神力分身,一分为二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体内,飞出二道光影,落到地上,凝聚成二尊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精神力分身。

    一道精神力分身,拥有五十五阶的精神力强度。

    “二分为四。”

    两尊精神力分身的体内,又各自分出一道分身,顿时,变成了四尊精神力分身。并且,每一尊分身,皆拥有五十四劫的精神力强度。

    “四分为八。”

    “八分十六。”

    “十六分三十二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二分六十四。”

    六十四尊精神力分身显现出来,站满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每一尊都拥有五十阶的精神力强度,相当于是六十四位精神力圣者。

    这是张若尘现在能够做到的极限,如果继续分离,就无法凝聚成精神力分身,那些分身会碎裂开,化为密密麻麻的精神力念头。

    当然,张若尘还是想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“六十四分一百二十八。”张若尘念出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六十四尊精神力分身,全部都爆碎,化为密密麻麻的光点。

    一粒光点,就是一道精神力念头。

    “果然,必须将精神力提升到五十三阶,才能拥有一百二十八道精神力分身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苦笑,将所有精神力念头,全部收回圣心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若尘再次分出六十四道精神力分身,将它们释放到时空晶石的外面,出现在月神道场中。

    顿时,张若尘的本尊,像是多出六十四双眼睛,六十四双耳朵。

    六十四股不同的信息,向他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六十四位长得一模一样的张若尘,突然出现在月神道场,将不少低境界的侍女吓住。

    因为,精神力没有达到五十阶的修士,根本看不透精神力分身的虚实,只以为那是张若尘的真身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