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3章 黎明时分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1603章 黎明时分

    阴阳殿。

    商子烆的脊梁挺得笔直,背负双手,一双银色的眼瞳,望着上方的一副真理之道刻图,整个人一动不动已经站立了五天五夜,仿佛化为石雕一般。

    终于,他那张英俊的脸上,浮现出一道笑容:“不愧是月神,不是别的神可以比拟,留下的真理知道刻图很是了不起啊,我才参悟了这么短短几天,竟是受益良多。”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亡墟的身形一闪,像是鬼影子一般,出现在商子烆的不远处,笑道:“你的那一招,似乎不怎么管用,张若尘还是很聪明的,根本就不上当。”

    闻声,商子烆转过头,向亡墟盯去,笑道:“这一招,对别人还真不一定有用。但是,对张若尘,却一定有用。”

    亡墟道:“可是,那十七位圣者的圣魂,遭受打魂鞭的日夜鞭打,已经快要魂飞魄散,张若尘却根本没有现身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商子烆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我看未必。张若尘很有可能,就在阴阳殿的附近,盯着那些日夜惨叫的人头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他一直都在克制自己,如同一只潜藏在黑暗中的凶狼,已经怒不可揭,却又不得不将爪子埋进土里,让自己冷静。因为他知道,一旦靠近阴阳殿,就是落入猎人的陷阱,会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,就是那位让他恐惧,让他害怕,让他不敢现身的猎人。”

    亡墟道:“既然他知道阴阳殿是一个陷阱,岂不是,一直都不会现身?”

    商子烆走了过去,拍了拍亡墟的肩膀,笑道:“他不现身,就逼他现身嘛。木魄女,将消息放出去,明天午时四刻,将挂在大门上的十七颗头颅摘下来……喂狗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位身穿青衣的倩丽女子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狗,是黑魔界的磷魔犬。

    磷魔犬长着一身血红色的长毛,拥有三颗头颅,身躯足有一座房屋那么巨大。

    它被牵到阴阳殿的外面,拴在一根铜柱上面,三头血红色的眼睛,紧紧盯着上方的头颅,显得格外兴奋,不时就会发出犬吠声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一夜之间,消息就传遍天都圣市。

    各大世界的修士,大多都已经打听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知道阴阳殿外面悬挂的那些人头,与最近声威正盛的张若尘有莫大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,很少有修士知道,操控这一切的人其实是商子烆。

    他们只以为,这是阴阳殿对付张若尘的手段。

    那些与阴阳殿有仇的修士,全部都期待起来,希望张若尘能够早些出现,最好能够将里面的邪道修士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很多修士,在暗暗叹息,“广寒界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位绝代天骄,恐怕还没有成长为顶尖强者,就要陨落在阴阳殿。”

    “阴阳殿的那些邪道人物,其实是非常害怕,所以,才会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,逼张若尘现身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张若尘别中计,毕竟双拳难敌四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是忍下这口气,等到将来修为达到大圣之下的极致境界,以张若尘的实力,未必灭不了阴阳殿。就怕张若尘太年轻,做出冲动的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实,天庭界还是有很多大世界的修士,颇为同情昆仑界和广寒界的遭遇。

    当然这是一个力量为尊、利益为重的世界,同情是一回事,但是,他们并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,更不想给自己的大世界惹来祸端。

    像纪梵心那样,能够在一定程度上,暗中出手帮张若尘,已经是相当不容易。

    从时空晶石内空间中出关的张若尘,从凌飞羽的口中,听到了这则消息。

    只不过,张若尘却显得异常平静,反而用一道沉凝的眼神盯着凌飞羽,久久不言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凌飞羽觉得张若尘的眼神很异样,不过,倒也没有多想,心中一直在思考攻打阴阳殿的事,道:“到底是你来制定攻打的方案,还是我来制定?你若是没有想过,就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套方案,由我去打头阵,吸引阴阳殿诸邪的注意力,同时去试探出他们布置了哪些杀招和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,他们的布置太严密,或者我一不小心死在了他们手中,你就不要再去,立即逃离天都圣市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,他们的布置有漏洞,你立即动用空间力量,取走挂在门上的十七颗头颅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退走,我来断后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套方案,我们一起行动,不过,依旧必须是我在明,你在暗。你的主要任务,乃是救走放在十七颗头颅中的圣魂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直静静的盯着凌飞羽,听她的计划。

    不过,凌飞羽说出的几套方案,全部都是以救走那些封在头颅中的圣魂为目的,根本没有想过要灭掉阴阳殿中的诸邪。

    或许她觉得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又或者,她认为,现阶段张若尘根本没必要那么做,太危险了!

    突然,张若尘打断了凌飞羽说出的第四套方案,道:“将琉璃封天罩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凌飞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,由我去主攻好一点,而你只需要接应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凌飞羽的眼神锐利,正要说什么,却被张若尘打断,他又道:“我掌握着空间力量和时间力量,若是想要退走,他们拦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商子烆何等聪明的人物,怎么可能没有算到这两点,肯定准备了手段,压制你的空间力量和时间力量。”

    凌飞羽修炼了数百年,大大小小的恶战,不知经历了多少场,哪有那么容易骗得了她?

    张若尘沉思了片刻,道:“我觉得在行动之前,有必要选出一个主帅。否则在动手之后,大家的意见不统一,各做各的事,恐怕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的阅历比你丰富,经验比你更多,实力比你更强,就由我来做主帅,这场行动一切都听我的。”凌飞羽很是强势的说道。

    做为魔教的圣女首尊,凌飞羽的身上,自带一股慑人的威势。

    张若尘却并不买账,摇了摇头,道:“既然是选主帅,当然是投票决定,得到更多票数的人,才有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开始投票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挑选我为主帅的,可以举起一只右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若尘直接举起自己的右手,随后,目光向小黑盯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黑跟张若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哪里不知道他的意图,于是,将一只右爪子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同时,不远处,魔音也举起一只右手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手放下,道:“已经有三票支持我,我想结果已经很明显。你应该没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凌飞羽的一双眼睛,像是寒星一样,道:“那么,你有什么计划?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又道:“在行动之前,我们所有人先发一个血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血誓?”凌飞羽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疾不徐的道:“在场所有人,必须严格听从主帅的命令,若是谁敢擅自行动,不听从命令,就让其天诛地灭,亲友死绝。”

    凌飞羽哪里看不出张若尘所说的这个血誓,其实,完全就是针对她一个人,于是警惕的道:“万一我发誓之后,你下令,不让我去阴阳殿。我岂不是也要无条件执行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这么做?此次去阴阳殿,我还有相当重要的任务交给你。”张若尘眼神肃然的道。

    凌飞羽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单独发一个血誓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

    凌飞羽倒是相当果决,不再多想,立即发了一个血誓。

    随后,小黑和魔音也都跟着立下血誓,张若尘才是满意的点了点头,道:“行动的时间为,黎明时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黎明时分,天色昏暗,有着密密麻麻的星辰,点缀在天河的两畔,天地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即便是热闹的天都圣市,此刻也显得颇为冷清。

    街道上,飘着一缕缕清寒的白雾。

    四位实力不俗的邪道修士,站在阴阳殿大门的下方,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。

    一位长着鳄鱼头的邪道至圣,道:“消息已经放出去这么久,张若尘怎么还不现身?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根本就不敢来。”身高五尺的侏儒说道。

    一位盘坐在地上的血发男子,一直都释放出精神力,显得格外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此刻,他冷哼一声:“你们最好小心一些,如果张若尘要动手,很有可能就是在半夜,或者是黎明。既然半夜没有动手,此刻出手的概率,就相当大。”

    五尺侏儒有些不屑,笑了一声:“血崖,怎么你的修为越高,胆子却是越变越小?就算张若尘来了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林大师,在阴阳殿的大门附近,布置了六座阵法。其中有三座都是防御阵法,张若尘就算来了,也还要花费一些时间攻破阵法,才有机会将那些人头取走?”

    “而他破解的这段时间,早就惊动阴阳殿中的高手。只要青獠牙大人、展御大人他们出手,张若尘就算有三头六臂,也是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除了那位名叫“血崖”的血发男子,另外三位邪道修士,皆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这一刻,血崖敏锐的察觉到一道细微的空间波动,嘴里立即发出一声爆喝,“张若尘,你终于现身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