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6章 攻上无顶山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1406章 攻上无顶山

    石千绝、死禅老祖、慕容叶枫、副阁主,他们四人无一不是一方巨擘,跺一跺脚,整个昆仑界都很发生不小的动荡。

    四人爆发大战,在一瞬间,就让那一片天地变得混混沌沌,即便是圣者也无法靠近过去。

    火尊也盯上张若尘,准备将他擒拿,以此来制衡圣明一方的诸圣。

    可是,他才刚刚生出这样的一个念头,地煞阁的阵营中,便是有数十道圣术飞出,向他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天火之城。”

    火尊脚下的那片火海,快速升腾起来,凝结成一座巨大的火焰城池,有着四面高耸的城墙立在四方,抵挡那数十道圣术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数十道圣术,落在火焰城墙上面,如同雨点,只是拍打出了一道道小小的涟漪,很快就消散殆尽。

    可是,在这短暂的时间之内,一只金猊却已经飞到火焰城池的旁边,一脚踩压了过去,将一堵火焰城墙踩得粉碎。

    火尊的脸色略微一变,眼睛余光向身后一瞥,发现另一只金猊从后方冲了上来,拦截住他的退路。

    两只金猊同时发起轰击,撕裂天空的火云,打得火尊从天空坠落下去,踩得大地塌陷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圣明中央帝国的护国神兽,不是没有达到大圣境界吗?怎么会如此厉害?”火尊的嘴角,流淌出圣血。

    刚才的那一次硬拼,他竟然受了伤。

    其中一只金猊,口吐人言,道:“八百年的时间,总是要有一些进步的。”

    随即,两只金猊再次攻击过去,将火尊拉入进了它们的战圈。

    两位大圣都被牵制住,张若尘与圣明的诸圣,再次全力以赴催动开元鹿鼎,向着第二层护山大阵攻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开元鹿鼎每一次撞击过去,第二层护山大阵都会猛烈的摇晃,无顶山的山体,则是会出现一道道巨大的裂痕。

    此刻,所有魔教弟子都感到恐惧,生怕护山大阵被攻破之后,他们会被碾杀。

    圣木峰上,火族的修士没有谁还能笑得出来,全部都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亲眼看见,就连火尊大人都被击伤。

    圣明逆贼的实力,出乎所有修士的预料,似乎真的是要灭掉拜月魔教和火族。

    秋雨还算比较镇定,目光向着黄烟尘、圣书才女、斗战天王等人望了过去,道:“圣明逆贼如此猖狂,朝廷就不管一管吗?”

    圣书才女道:“刚才,我已经向大地神殿的殿主和混沌军主求救,但是没能得到他们的回复,或许,他们两位遇到了什么相当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秋雨的眼神冰冷,道:“还有什么事,比剿灭圣明逆贼更加重要?”

    “大圣的事,又岂是我们可以揣度?”圣书才女有些不客气的说了一句,随即,又道:“秋雨公子还是先冷静冷静,这里是无顶山,拜月神教的总坛,圣明的逆贼哪有那么容易攻得上来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那些修士,很多都在暗笑。

    张若尘来势汹汹,摆明是要来抢亲,针对的对象,自然是秋雨。

    一旦张若尘杀上无顶山,被抢亲还是小事,就怕到时候,秋雨的性命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秋雨能不急吗?

    火族的一位圣祖,道:“拜月神教不是有一件至尊圣器生死铜炉,此刻,怎么还不动用?”

    凌飞羽走入进宴席所在的那一座广场,声音清冷的说道:“既然是生死铜炉,自然是要到神教生死存亡的时候才会动用。”

    “凌宫主,现在还不是生死存亡的时刻?”那位火族圣祖道。

    凌飞羽道:“张若尘和圣明旧部乃是前来无顶山祭祀天地,又不是来杀人。他们祭祀之后,自然是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那位火族圣祖的双目,微微的一缩,沉声道:“凌宫主到底是天真,还是早就已经与张若尘有勾结?莫非凌宫主是想做拜月神教的教主?”

    凌飞羽的双目,比利剑还要锐利,道:“炎长老还是先管好火族自己的事,拜月神教谁做教主,还不需要你来操心?”

    随后,凌飞羽站在圣木峰顶,向着下方说道:“拜月神教的弟子听令,所有人不得向圣明旧部发动攻击,本宫主可以保你们性命。若是不听本宫主的命令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音波,向外传出去,传遍了整个无顶山。

    那些原本打算与圣明旧部拼死一战的魔教弟子,全部都变得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炎长老自然是看出,凌飞羽是故意在帮张若尘,若是,让她得逞,今日火族哪里还有生路?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炎长老运转圣气,顷刻间,皮肤变成了金红色,犹如是烧红的岩石一样,散发出惊人的热量。

    脚掌一蹬,地上的石板瞬间就融化。

    炎长老的身形一动,犹如瞬移一样,到达凌飞羽的身前,双手捏成爪形,击向凌飞羽的心口位置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火光无比绚烂,让人难以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可是,令人意外的事,炎长老的手爪,还没有击在凌飞羽的身上,自己反而倒飞出去,狠狠的坠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的两只手臂,更是化为了飞灰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炎长老在圣王之中都是相当厉害的人物,圣女首尊才修炼到圣王境界多久,怎么可能只用一招,就将他重创?”

    只有在场的一些顶尖强者才看出,刚才出手的人,并不是凌飞羽。

    而是另一位高手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不能坐下来好好说,非要动手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位满头白发的男子,从山下一步步走了上来,到达圣木峰的峰顶。

    刚上说话的人,就是他。

    白发男子看上去得有五十来岁,长得与凌飞羽有些相似,不过,却是面容憔悴,显得有些病态,身上没有一丝圣气波动。

    凌飞羽走到白发男子的身边,搀扶着他,走入进宴席中,在其中一个座位上面坐下。

    木家圣主看到那个白发男子,脸色猛然一变,连忙走上前去,拱手行礼,道:“拜见凌师叔。”

    白发男子轻轻点了点头,示意他不用行礼,赶紧起身。

    喜宴上,顿时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沧澜武圣低声问了一句,道:“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圣书才女打量着那个白发男子,道:“应该是魔帝之子,凌修。”

    “凌修?石千绝的师弟?凌飞羽的父亲?”沧澜武圣瞪大一双凤眸,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圣书才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沧澜武圣拌了拌嘴,道:“传说,六百年前,凌修和石千绝争夺教主之位失败,已经自废修为。一个废掉了修为的人,怎么能够活到现在?”

    凌修似乎听到沧澜武圣的声音,向她盯了过去,微微一笑:“废掉了修为,还能修炼精神力嘛。修炼之路千百条,哪一条不是大道?”

    圣书才女双手抱拳,微微拱手,道:“凌前辈不愧是绝世高人,武道之路断掉之后,竟然能够将精神力修炼到如此可怕的高度,随手一击,居然就重创火族的一位圣祖。晚辈佩服。”

    凌修摇了摇手,笑道:“凌某的精神力强度,虽然达到了六十阶。但是,与你祖父比起来,还差得很远,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整个圣木峰都炸开锅。

    六十阶?

    精神力六十阶,岂不是就是精神力大圣?

    这绝对是震撼人心的一则消息,拜月魔教竟然诞生出两尊大圣。

    “拜见大圣。”

    广场上,跪倒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在一位大圣的面前,谁人敢不跪?

    秋雨和火族的修士,盯向凌飞羽和凌修,他们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从山下传来,就连圣木峰都是微微摇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第二层护山大阵被攻破。

    圣木峰并没有在第三层护山大阵之中,此刻,算是完全暴露了出来。至于,圣木峰中的防御大阵,完全就是形同虚设,怎么可能挡得住开元鹿鼎?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张若尘驾驭着金步龙辇,冲上无顶山,向着圣木峰的方向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,凌修和凌飞羽下达了命令,但是,依旧有大批忠于石千绝的魔教修士,向张若尘与圣明旧部大军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古松子大吼一声:“拜月神教的弟子,若是不想死,就在一边老老实实的待着。继续听命于石千绝,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古松子对石千绝和跟随石千绝的那些魔教修士,有着一股滔天的恨意,率先攻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

    洛虚的双手捏成拳印,向上打出了一拳,他脚下的那一片方圆千里的海水,便是向着无顶山涌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是一击,就有数以万计的魔教弟子,死在水浪之中。

    天罡阁和地煞阁的成员,紧跟在金步龙辇的后方,以碾压的姿态,将那些胆敢阻挡张若尘的魔教修士,全部都打得爆碎而开。

    包括暗夜宫的宫主,夜潇湘,也在一瞬间,就被数十道圣术打得四分五裂,化为了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欧阳桓坐在一座阵塔的顶部,盯着前方,只见,九条金色的巨龙,拉着一辆光芒璀璨的龙辇,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平静的坐在金步龙辇中,犹如帝皇出巡一般。

    金步龙辇的四面八方汇聚着密密麻麻的魔教修士,数量恐怕是有数十万,他们有的打出战兵,有的打出武技,想要阻拦张若尘的脚步。

    可是,有天罡阁和地煞阁的守护,就算有再多的魔教修士,却挡不住金步龙辇的一个刹那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魔教修士的尸体,就像是下雨一般,向下坠落,整个天地都变成了血红色,犹如是化为了修罗场。

    随着金步龙辇越来越近,欧阳桓闭上了双眼,道:“你赢了!”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九龙金色巨龙和金步龙辇,撞击在那座阵塔上面,随后,碾压了过去,将欧阳桓的肉身和灵魂都碾压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张若尘都显得很淡然,眼中没有一丝情绪波动,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