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4章 太极生死印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1374章 太极生死印

    一个消失了一年的人,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去,可他竟然又出现。

    任凭是谁,也会相当吃惊。

    两百年前,林素仙号称“昆仑界的第一美人”,作为她的女儿,齐霏雨完全继承了她的美貌,站在街道上,也像是站在画卷之中的仙女。

    齐霏雨的心智和天赋,都是最顶尖级别,很快就平静下来,道:“你是为了木师妹而来?其实,你应该继续隐姓埋名,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还活着。有些东西,一旦有了结果,就谁都不可能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当年,你的母亲与洛虚前辈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齐霏雨轻轻的一叹,道:“当年,洛虚前辈,至少还有母亲和凌宫主保他的性命,所以,他可以活着离开无顶山。”

    “但,你若是效仿洛虚前辈,谁都保不住你的性命。秋雨不是齐向天,火族也不是齐家,如今的拜月神教教主也不是当年的那位教主,你也不是洛虚前辈。如今的局势,比两百年前,凶险了何止百倍。”

    在齐霏雨的话语中,张若尘听出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那句“如今的拜月神教教主也不是当年的那位教主”,并不是说教主换了人,而是说,如今的石千绝和两百年前的石千绝,已经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若是说,两百年前的拜月魔教还没有恢复元气,两百年前的石千绝还没有现在的修为,还会受制于人,还会有别的一些顾虑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魔教中,已经没有人可以制衡石千绝,魔教现在的势力也是远胜当年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既然我出现在这里,也就不可能再回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既然劝不了你,跟我来,我带你进无顶山。”

    齐霏雨显得温润如玉,走在前面,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幽香,直是将张若尘身上的酒味都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以她的身份,带一个人进入无顶山,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,根本没有人敢盘查。

    同时,以张若尘现在的模样,除非是曾经见过他本人的修士,否侧,恐怕是没有人可以将他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圣女宫。”张若尘说道。

    齐霏雨道:“木师妹已经不在圣女宫,被木家接回了天木峰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圣女宫,是要先见一见你们的宫主。”张若尘说道。

    齐霏雨自然是知道,张若尘和凌飞羽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,因此,也就不再多言,径直带着张若尘登上天水峰,向着峰顶的一座圣殿行去。

    到达圣殿外,齐霏雨停了下来,看着已经打开的两扇圣门,若有所思的道:“宫主一直在闭关,很少主动打开圣门。看来,宫主已经知道你来到天水峰。”

    凌飞羽坐在圣殿最上方的一座悬浮小岛之上,身穿电母紫袍,浑身有着一缕缕蛟形的电光在流动,像是有一百多条紫蛟在围绕她飞行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齐霏雨同时走了进去,站在悬浮小岛的下方。

    “拜见宫主。”

    齐霏雨向凌飞羽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下去了!”

    凌飞羽依旧闭着双目,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齐霏雨再次行礼,才是退了下去。与此同时,圣殿的两扇圣门,也是重重的关合。

    圣殿中,变得有些昏暗,只剩下紫色电芒还在闪烁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在云武郡国待一辈子。”凌飞羽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找到一张玉质的椅子,径直坐了下去,手掌心托着酒壶,道:“如此说来,你去过云武郡国?”“去过。”凌飞羽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悄悄的来,又悄悄的走,不像是凌宫主的做事风格。”

    凌飞羽又道:“你来无顶山,是为了见我,还是为了带走木灵希?”

    “有区别吗?”“当然有。若是为了前者,今天,我可以保你一命。若是为了后者,天下间,没有人能够保住你的性命。以教主如今的修为,在你踏入无顶山的那一刻,他便已经感知到。”

    凌飞羽问道:“意外吧?”

    “不意外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淡淡的道:“没有踏入无顶山的时候,我就已经发现无顶山的天地灵气,开始向天地圣气转变,上冲云霞,下接深渊。毫无疑问,石千绝已经达到大圣境界,可以封为新一代的魔帝。一人成帝,鸡犬升天。如今的拜月魔教,已经快要恢复到最鼎盛时期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大圣可是笑傲九天的存在,一句话可以定亿万生灵的生死。

    每一位大圣的诞生,都是影响一个时代的大事件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人族虽然有九帝三后,可是,那是数千年积累的结果。其中年龄最长的道帝和文帝,在八百年前就有接近四千岁的高龄。

    若不是天地规则出现了变化,石千绝和孔兰攸就算是惊世奇才,想要达到大圣境界,恐怕都还得向后推迟百年,甚至数百年。

    石千绝突破到大圣境界,可以说,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明知是死局,你还是义无反顾的闯了进来,真的那么不爱惜自己的性命?”凌飞羽睁开的双目,眼中带着几分柔色和不解。

    “当今天下,你必定是最了解我的人之一。你应该很清楚,既然做出了决定,我就一定会坚持到底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凌飞羽沉默了片刻,道:“那你来找我干什么?你也应该明白,此事,已经超出我的能力范围,根本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要一个人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谁的尸体?”

    “阿乐。”张若尘道。凌飞羽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随后,站起身来,浑身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,有着一股浩荡无边的力量,从她的身上涌出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张若尘的眼神都很平静,没有一丝变化。

    “静如松,坐如钟,不动如山。看来这一年,你的心,已经发生蜕变,超过别人修炼千年的成果。既然你如此胸有成足,就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凌飞羽化为一道雷电光梭,飞出圣殿,下一刻,便是落到木灵希曾经的修炼洞府外面,站在一片灵湖的旁边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凌飞羽的身旁,空间出现一圈圈涟漪,张若尘从涟漪的中心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向脚下的湖水,只见,湖水呈现出血红色,竟然在沸腾,冒出一个个气泡。

    “尸沉了湖底。”凌飞羽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没有人替他收尸吗?”

    “梧桐神树的火焰,还在湖中燃烧,圣境之下的修士,沾上湖水就会灰飞烟灭。圣境之上的修士,谁又会去给一个得罪了秋雨的陌生人收尸?”凌飞羽背着双手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通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跳下了灵湖,消失在水面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抱着一具尸骸,破水而出,飞落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凌飞羽的双目,微微的一凝,露出一道异样的神色,道:“据说,他的头颅已经被打碎,被梧桐神树烧得融化,怎么又重新长了出来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手掌,托在阿乐的背心,能够感受到,他体内有一股白色的生命之气和一股黑色的死亡之气,在相互转化,形成一个玄奇的太极印记。

    只不过,生死之气相当微弱,只有精神力相当强大的人物,才能隐隐约约感知到。否则,只会认为,他是一具死气沉沉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听说过《九转生死决》吗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凌飞羽道:“他修炼的竟是这种奇功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我传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继续说道:“在他修炼到第五转的时候,体内就已经修炼出生死之气。只要生死之气不散,精神意志不灭,就不会死。而如今,他的体内,出现了太极生死印,生死之气,生生不息,应该快要达到第七转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做快要达到第七转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眼神,变得有些复杂,道:“活过来,就是第七转。活不过来,就是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并没有将阿乐的尸体收入进乾坤界,担心乾坤界打开的时候,被那位教主大人察觉到。

    于是,他抱着阿乐的尸体,离开了圣水峰,径直向着圣木峰而去。

    拜月魔教乃是七大古教之首,势力庞大,遍布天下,教中又是有着十二个中古世家,数百个圣者门阀,半圣家族和更小的家族则是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木家,就是十二个中古世家之一,圣木峰是木家核心人物的修炼之地,灵气的充沛程度,可以与九大宫的道场,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张若尘站在圣木峰下,看着上方一座座恢弘的建筑,扬声道:“端木师姐,张若尘来还当年的承诺,不知可否现身一见?”

    一道道音波涌出去,传遍整个圣木峰,震动了整个木家,所有圣境高手几乎在同一时间被惊醒。

    距离圣木峰较近的魔教修士,也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谁?张若尘?哪个张若尘?”

    “端木师姐是谁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多修士,都向圣木峰赶了过去,总感觉是有大事要发生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他竟然真的来了!”

    圣木峰中,一座玄铁铸炼的殿宇里面,木灵希也听到张若尘的声音,眼中露出激动和幸喜的神情,立即向着门外冲去。

    可是,还没有冲出大门,木灵希就被云峥拦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云峥的脸色冷沉,瞪了木灵希一眼。

    木灵希的一双灵动的眼眸之中,全是憧憬和感动,道:“张若尘来了!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来,他说过的话,从来都是一言九鼎,从来都不会骗我。父亲,你放我出去见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见他?你现在是秋雨公子的未婚妻,最好收敛自己。至于张若尘,哼,他是来找死的,副教主和家主已经赶了过去,很快你就能看见他的人头。”

    看到女儿如此不争气,云峥气得一掌打了出去,啪的一声,打得木灵希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若是,她继续和张若尘藕断丝连,惹怒了秋雨公子怎么办?

    云峥不敢想象那可怕的后果,关上了玄铁重门,启动禁锢阵法,随后,立即向圣木峰下赶去,无论如何,也要杀了张若尘,不能因为他,毁了自己和木家的辉煌未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你放我出去……你们不能那么对张若尘……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玄铁殿宇中,传出木灵希十分无助和悲凉的声音,与以前的俏皮和乐观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可是,无论她如何哭求,也听不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有兴趣的读者,可以关注本书的微信公众号,直接在微信收索“飞天鱼”,添加关注就行,每天都有读者感兴趣的内容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