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8章 千疮百孔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1368章 千疮百孔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血红色手印落下的时候,一道绚烂的剑光击穿手印,化为一道光束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等到光束停下的时候,便是重新凝聚成池瑶女皇那风华绝代的神影。

    池瑶女皇站在虚空,乌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扬,手中的滴血剑有着数之不尽的铭纹在上面交织,一双美丽而又冰冷的眼眸中,则是释放出一股无敌之势。

    下方的血红色手印,击在地面之后,便是崩碎而开,重新化为滚烫的血水。

    犹如一条条血红色的江河,呈现在大地上,显得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

    地狱之门中,血水依旧在向外涌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浩渺而又深沉的声音,从另一个世界传来,出现在池瑶的头顶上空,“十万年前,昆仑界的诸神不是全部都已经陨落,就连天地灵根都被斩断,怎么又有新神诞生?”

    池瑶女皇的睫毛轻轻一抬,格外冷漠,与其对话,道:“本皇既然成神,也就说明昆仑界即将复苏。”

    “复苏?”

    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,带着笑意,道:“早在十万年前,昆仑界就已经千疮百孔,若不是须弥秃驴耗尽一身神力,封住了那些世界孔洞,昆仑界早已变成地狱界的一部分,成为不死血族的一块属地,岂能容你们一直苟延残喘到现在?”

    “老实说,你们根本没有任何希望,何必还要挣扎?”

    “不过,在昆仑界如此枯竭的情况之下,你都能修炼到神境,由此可见,你的天资和心性还是可以,不如归顺本尊,替不死血族办事,至少可以保住一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池瑶女皇的身上神光闪烁,剑气纵横,讥讽的道:“你连须弥圣僧的残力都打不破,还想让本皇归顺于你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修炼成神,就能傲视天地之间的一切?只能说,你不过只是一只被困在昆仑界的井底之蛙。本尊修炼了十三万四千年,心中尚且有着敬畏之心,你才修炼多少年?”

    池瑶女皇的脸色不变,毫无惧色,只是手指轻轻的捋着长发,道:“修炼得越久,未必就越强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世界传出的声音,变得凌厉了起来,沉哼一声:“你真以为本尊无法降临到昆仑界?已经过去十万年,须弥秃驴的残余力量已经消散了九成,早就已经变得无比脆弱。今日,本尊就降临昆仑界,先斩了你,再灭昆仑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地狱之门再次猛烈震动了起来,一圈圈神力涟漪涌出,紧接着,一只血红色的大手,从里面伸出来。

    与先前不同的是,这一只大手,并不是由血水凝聚而成,而是一只真正的手。

    那是不死血族一位神灵的神手,从地狱界一直探到昆仑界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神手上面散发出来神力,便是震得蛮矶岛猛烈摇晃,大地轰鸣,整个北海更是掀起数十丈高的水浪。

    “须弥圣僧的残余力量,终究是无法再守护昆仑界,这一天是不是来得太早了一些?”

    池瑶女皇的红唇微微张开,叹息了一声,随后,眼神变得无比凌厉,提着滴血剑,毅然决然的走向地狱之门,挥剑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滴血剑一出,血气纵横三千里,剑风穿透天外天,爆发出来的威势,丝毫不弱于那只神手。

    “愚蠢,就凭你的修为,与本尊斗法,不过只是螳臂当车。”

    地狱之门中,那只血红色的大手,爆发出一股滔天神力,迎向了滴血剑,想要将那位人族的新神镇杀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池瑶女皇的身上有着一股神力喷薄而出,与滴血剑融为一体,斩出的力量,竟是挡住了那只血色大手。

    两股神力在激烈冲撞,谁都没有退让。

    “修炼十三万四千年又如何?只是一只手而已,伸到不该伸的地方,就该斩掉。”

    池瑶女皇的婀娜神躯,犹如是用七彩神玉雕琢而成,拖动着滴血剑,在血色大手上面撕裂出一道长长的血口,有着大量神血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没能斩断神手,却也是将神手击伤。

    “狂妄,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,什么才是真正的神力,你还差得很远。”

    地狱之门再次震动了起来,一圈圈神力涟漪宛如风暴一样,使得北海之水变得更加沸腾。

    下一刻,第二只血红色的巨手,从地狱之门里面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只血手同时伸出,爆发出来的力量,顿时增加了一倍。

    从蛮矶岛涌出的神力,让得整个北海的天空都变成血红色,海中的生灵,更加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地狱之门附近的空间在碎裂,须弥圣僧的残余神力,也在快速消散。

    “十万年前的那场征战,时至今日,也该有一个了结。”

    两只血红色大手的主人,有着更加庞大的神力,从门中涌出来,很显然,很快就要完全降临到昆仑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昆仑界别的一些地方,也在发生惊天动地的大变故。

    北域。

    仙机山的深处,须弥圣僧的残余神力也是崩碎,有着死亡邪气涌出,覆盖着那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东域。

    殒神墓林中,横在阴阳两界之间的那条尸河,突然之间,剧烈的震动。

    本来是有千骨女帝留下的石符,立在尸河之中,封住了阴间和阳间的通道。可是,在阴间中,却有一股神力,涌动出来,竟是打得石符裂出一道道纹路。

    一缕缕鬼气涌出,向着整个东域蔓延。

    除了北海、北域、东域,在南域、西域、中域、蛮荒秘境……,甚至,在昆仑界周边的一些墟界,也都出现相同的现象。

    血气、死亡邪气、鬼气、修罗煞气……一股股来自地狱界的力量,从世界孔洞之中渗透进来,犹如是要将整个昆仑界都撕碎。

    “我族的族人,在地狱界,已经是饥饿难耐,昆仑界就是一座粮仓,圈养的都是牲畜和粮食。六子冥王,你在哪里,还不出来随父神一起征战?”

    地狱之门中,响起不死血族那位神灵的神音,像是要唤醒沉睡之中的冥王。

    两只血红色神手的手掌心,凝聚出两个直径万丈的血气魔轮,向着池瑶女皇轰击过去,整个天地仿佛都要被魔轮撕开。

    池瑶女皇再次挥剑,一道万里长的剑气飞了出去,击碎其中一个血气魔轮。

    但是,另一个血气魔轮却是撞击在了她的身上,七彩色的神体,竟然是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,仿佛是要碎裂。

    池瑶女皇半跪在地上,向后倒滑了数千里,嘴角流淌出神血。

    “何必还要挣扎,挡不住的,归顺本尊,本尊许你继续做昆仑界的主宰,替本尊看着这座牧畜之地。”那位神灵的声音,变得更近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谁是畜?”

    池瑶女皇重新站起身来,身上的战意没有一丝一毫的消减,眼神却是更加凌厉,身体自动离地飞起,念出四个字,道:“归元一剑。”

    她手中的滴血剑,画出一个圈圈。

    顿时,整个天地都变得漆黑而又暗淡,在她的头顶上空,满天星辰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这一剑,汇聚她浑身神力,全力以赴挥斩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只血红色的神手,全力爆发,凝结出一个更加巨大的血气魔轮,轰击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池瑶女皇再次被血气魔轮击中,浑身都是血肉模糊,神体都被打得破破烂烂,坠落在地上,砸出一个巨大的天坑。

    不过,滴血剑挥出去之后,也是斩断了两只神手。

    地狱之门的另一头,响起一声愤怒的咆哮,道:“你挡不住的,今日,昆仑界必亡。”

    “亡不了!”

    池瑶女皇重新站起身来,双手举起滴血剑,体内的神血源源不断飞出去,化为一条条血气河流,冲向昆仑界的各个方位。

    “筹备了这么多年,天地祭台也该启动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条血河,飞到两仪宗,冲入进那座天地祭台之中。

    另一条血河,飞出昆仑界,进入木精墟界,也是冲入进一座天地祭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天地祭台,全部都运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祭台中,各自飞出一道光束,所有光束交织在一起,将整个昆仑界都守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尸河、仙机山、蛮矶岛……这些连接地狱界的孔洞,再次被封住。

    地狱之门中,响起一道阴沉的声音:“原来你们早有准备,不过,区区天地祭台,挡不了多久。你们继续苟延残喘,下次本尊真身降临,就不是今日这样的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那道声音,渐渐远去,最后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池瑶女皇的神体,轻轻的摇晃了一下,无法再支撑,差一点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过,她终究是以长剑撑住了身体,没有让自己倒下,因为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,需要她亲自去做。

    “朝廷诸圣听令,本皇即将离开昆仑界,在此期间,由黄烟尘暂时执掌第一中央帝国的一切政务,其余人必须倾力辅佐。若有不服从调遣者,本皇回来一一斩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天地灵根梧桐神树已经复苏,若是他有什么需求,朝廷需要给予最大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连下达十数道命令,皆是以神念传音,随后,池瑶女皇才是又开始抚摸手中的滴血剑,眼神有些复杂,道:“时间啊,时间,时间竟是如此的紧迫和宝贵!杀人啊,杀人,还得继续杀人!想要真正的统一,离开之前,还得再将昆仑界血洗一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