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表哥,你受苦了!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表哥,你受苦了!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张若尘这个小子是将天下修士都得罪完了吗?”

    酒疯子一只手按在张若尘的背部,转过身,看着蝗虫一般冲过来的修士,也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出手的修士实在太多,难以数清,有一些是在明面上出手,有一些却是隐藏在暗中。

    明面上的修士,皆是乌合之众,不过,那些藏在暗处的修士,却每一个都极其强大,至少也是圣境修为。

    有的或许是想夺宝,另一些却是想要致张若尘于死地,不想放他离开皇城。

    “女皇虽然没有下令,可是,老夫能够猜透她的心思,其实是想杀了张若尘,以除后患,只是以女皇的身份不方便下手而已。”

    朝廷和兵部的一些高层,在猜测女皇的心思,想要斩下张若尘的头颅,讨好女皇。

    “九大界子都在张若尘的手中吃了大亏,必须斩了张若尘,为他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女皇已经成神,要不了多久,必定会退位,昆仑界新的主宰,肯定是在九大界子之中诞生。谁能斩杀张若尘,日后必定能够飞鸿腾达。”

    有着一道道千纹毁灭劲和圣术,从天而降,势必是要抹杀张若尘。

    古松子的精神力何等强大,自然是听到一些暗中的传音,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阴沉的道:“再怎么说,张若尘也拯救了不少人类,所做的事,就连老夫都佩服不已。女皇还真是心狠手辣,这是要赶尽杀绝?”

    古松子已经知道当年女皇逼迫酒疯子下跪发誓的事,因此,对女皇也是相当怨恨。

    古松子正要出手,蓦地,一阵寒风,迎面席卷而来,随即一个满头白发的女子,凭空出现在他们三人的身前。

    虽然,她满头白发,却并不显得苍老,有着一张极其年轻的仙颜,肌肤如同凝脂,红唇鲜艳,睫毛纤长,气质优雅,很像是从画中走出的绝色神女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上,却又有一股冷寒的力量涌出。

    “死。”

    也不见她有任何动作,只是,红唇中,吐出这么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修士的身体爆裂,化为血雾,还有一些离得较远的修士,则是发出凄惨的叫声,从半空坠落下来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这一个字,便是清空了一大片,有数万修士陨落,空气中,飘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空气,变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“她是明堂圣祖,快逃。”

    “天呐,这个盖世女魔头怎么又来了中央皇城?赶紧离开此地,惹怒了她,伏尸千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完了,既然明堂圣祖出现,张若尘身上的宝物,多半是会被她夺去。得到张若尘的那些宝物,她的修为岂不是会更上一层楼?”

    无论是明面上的宵小,还是隐藏在暗处的大人物,全部都在逃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中央皇城中,飞出一条数千里长的青色云桥,云桥上,有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在沉浮。

    王师奇脚踩云桥,来到城外,出现在离地数百丈的高空。在他的身后,站着数十位儒道的圣儒和大儒,其中包括儒道四宗的宗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斗战天王和杀尽王等等兵部的大人物,也都现身,出现在另外几个方向。

    王师奇穿着一身儒袍,浑身上下有着一股威严之气,声音传遍天地:“孔兰攸,女皇已经成神,你竟然还敢到中央皇城大兴杀戮,真以为女皇杀了不你?”

    孔兰攸的双瞳中,释放出两道锐利的冷芒,道:“池瑶就算成神又如何?她欠下的债,迟早有人找她还回来。王师奇,你识趣的话,立即带着朝廷的酒郎饭待给我滚,别逼我大开杀戒。”

    旁边,酒疯子和古松子对视了一眼,皆是露出一个古怪的神情,暗道,“明堂圣祖就是厉害,竟然敢对王师奇如此说话,那可是儒道的圣师,第一中央帝国的太宰,昆仑界有数的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王师奇的身后,一道白须白发的大儒走了出来,冷声道:“放肆,新神出世,天下归心,岂能容你这个女魔头继续逞能?”

    孔兰攸的一双凤眸,向他瞥了一眼,伸出一根莹白的手指,向前一点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王师奇的脸色略微一变,连忙释放出精神力。

    下一刻,天地圣气源源不断的汇聚过来,化为一个个玄奥的圣文,结成一个“盾”字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顷刻间,王师奇结成的“盾”字就崩碎而开,一道无形的劲气,从他的颈部飞过去,击在那位白须白发的大儒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那位大儒的身体四分五裂,血淋淋的残尸,从天空坠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皇城中,很多修士都望着那个方向,看见那位大儒被击杀,所有人都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场的诸圣,皆是被孔兰攸的这一击镇住。

    斗战天王的眼神一沉,提着一杆蛇矛,向前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王师奇的脸色相当凝重,盯了斗战天王一眼,沉喝一声: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太宰,为何阻拦本王?”

    斗战天王的眼中,露出不解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她应该已经跨过了最后一步,境界已经和我们不一样,你上去也是……死……”

    王师奇的身体在颤抖,捂着心口,只感觉圣心都要被孔兰攸身上的威势震得碎裂。曾经的孔兰攸,绝不能给他造成这样的压迫。

    听到王师奇的话,斗战天王的脸色大变,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朝廷中,别的强者,也都面面相觑,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孔兰攸轻哼一声,手掌向着中央皇城的方向一按,顿时,城中的每一个修士,都是感觉到无比压抑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一只数万丈长的大手印,凝聚出了出来,拍落下去,将紫微宫中那尊高达三千丈的神像,拍得四分五裂,化为一块块碎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沉渊古剑也是从城中飞了出来,落入到孔兰攸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孔兰攸转过身,手掌轻轻一挥,打出一层纱丝一般的圣气,卷起张若尘、古松子、酒疯子三人,顷刻间,便是消失在皇城外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他们远离皇城,出现在一片空旷的原野上,没有再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酒疯子和古松子的神情相当紧张,两人浑身都绷紧,如临大敌一般的盯着孔兰攸。

    虽然说,池瑶女皇是心狠手辣,可是明堂圣祖也是凶名赫赫。

    像她这样的大人物,若是无利可图,为何出手救张若尘?

    “多半是在打张若尘身上宝物的主意。”古松子低声向酒疯子传音,如此猜测。

    酒疯子的脸色一变,传音道:“难道她知道六圣登天酒的配方在张若尘的手中?”

    “多半是在打千叶圣芯草的注意。“古松子传音道。

    在他们二人的眼中,没有什么东西比六圣登天酒的配方和千叶圣芯草更加珍贵,在讨论的时候,竟然争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六圣登天酒的配方,以她的修为,根本看不上千叶圣芯草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千叶圣芯草是十万年年份的圣药,大圣都会心动,她会看不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孔兰攸走了过来,酒疯子和古松子连忙停止争执,两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“其实,老夫与张若尘一点都不熟,圣祖若是想要张若尘身上的宝物,尽管去取……留他一条性命就行。”酒疯子向孔兰攸行礼,讪讪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二人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古松子生怕孔兰攸会杀人灭口,连忙拉着酒疯子,立即向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孔兰攸有些疑惑的盯了两个老头一眼,很快又收回目光,走到张若尘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张若尘身上的伤,还有一双木然的眼睛,孔兰攸便是心中一痛,伸出晶莹剔透的手指,轻轻抚摸张若尘身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她紧紧的咬着嘴唇,双眸中流淌出泪水,手指在颤抖,仿佛是能够感受到张若尘身上的痛和心中的苦。

    “别拉我,我们不能丢下张若尘。那小子挺可怜的,咋们拼死也要保他一命。”酒疯子道。

    古松子道:“那可是明堂圣祖,在她面前,就连王师奇、斗战天王、杀尽王都不敢多说一句话,我们算个屁啊?保得住,肯定保。问题是我们自身难保,还是赶紧逃吧!”

    “表哥,你受苦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酒疯子和古松子都是浑身一震,张大嘴巴,犹如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表哥?’

    半晌后,两个老头才是眨巴了一下眼睛,转过身向着孔兰攸和张若尘望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,那位美丽绝伦的明堂圣祖,竟然紧紧的抱住张若尘,犹如一个少女一般,在抽泣,在流泪,极度的伤心。

    酒疯子和古松子的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,喉咙都像是被人捏住了一般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在皇城,一言不合就杀人的明堂圣祖,竟然抱着张若尘,喊他表哥?

    古松子用胳膊杵了杵酒疯子,嘴唇动了动,低声道:“难道明堂圣祖练功走火入魔,已经神智错乱,将张若尘认成了她的表哥?”

    酒疯子揉了揉自己的双眼,十分认真的说道:“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好事,如此一来,我们倒是有机会救出张若尘。我有一策,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古松子深吸一口气,为了救张若尘,不得不拼一次。他轻轻的捋着胡须,眼中露出睿智的神情,迈出沉稳的脚步,走了过去,出现在张若尘和孔兰攸的身旁,笑道:“其实,老夫是张若尘的外公,你们两个小辈不必如此伤心。”

    孔兰攸的脸蛋,从张若尘的胸口抬起来,含着泪水,盯了古松子一眼。

    因为孔兰攸的眼中有泪,古松子看不清她的眼神,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,对她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没错,我就是你的爷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新的篇章开启,接下来会更加精彩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