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3章 挡我者,死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1363章 挡我者,死

    宫门外,弥漫着一层神秘的力量,别的那些修士,根本听不到张若尘和黄烟尘的对话,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张若尘为何会吐血?难道是女皇隔空将他打伤?”

    “你傻吗?女皇是伟大的神明,只需一个念头,就能让张若尘神形俱灭,一旦出手,怎么可能只是打伤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皆是相当好奇,黄烟尘到底是对张若尘说了什么,怎么能够让一位圣境强者都吐出鲜血?

    紫微宫的最顶端,神云层叠,在那七彩神云之中,便是天池。

    天池长三十里,深十九丈,呈幽蓝色。

    天池的中心,是池瑶女皇的居住之地——元初圣殿。

    此刻,九天玄女皆是站在元初圣殿之外,位于天池之畔,犹如九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女,站在九天之上,一双双神圣的眼眸,俯看下方的大地,盯在张若尘和黄烟尘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,却知道,张若尘今日太过丧心病狂,竟然敢冒犯神,恐怕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沧澜武圣身穿凤焰铠甲,浑身有着烈焰在燃烧,脸上的神情不断变化,最终像是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,转过身,跪向元初圣殿,扬声道:“女皇,张若尘并非大奸大恶之人,在仙机山,他曾出手救过属下和六位女圣,并且杀死了不下十位不死血族的血圣,堪称盖世之功,足以弥补一切过错。求女皇饶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元初圣殿外,寂静无声,所有人都用怜悯的眼神盯着沧澜武圣。这个时候,她竟然敢为张若尘求情,难道是看不清凶险?

    圣书才女要比沧澜武圣冷静很多,十分清楚,张若尘和女皇之间的矛盾,根本不是张若尘犯了什么错,而是别的恩怨。

    因此,就算张若尘做出再多的功绩,只要女皇想要杀他,依旧会杀他。

    虽然,她的心中明白这个到底,但是看见张若尘口吐鲜血,却还是感觉到心痛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圣书才女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诸位玄女都是露出诧异的神色,显然是没有想到,聪明绝顶的圣书才女也有失去理智的时候。

    圣书才女沉默了片刻,在整理语言,半晌后,道:“启禀女皇,张若尘乃是人族之功臣,杀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其一,张若尘闯入阴间,经历九死一生,带回千骨女帝的石符,镇住尸河,封住阴间的通道,阻止亿万亡灵鬼煞来到昆仑界,乃是拯救天下生灵的巨大功德。若是杀他,必定招来天下人的非议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在青龙墟界,张若尘不仅保住数十万人族精英的性命,而且,还打得蛮兽各族闻风丧胆,使得人族声威大震,堪称一族之雄杰。众观历史,没有任何一族的神灵会杀一族之雄杰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,女皇不在皇城之时,不死血族屠戮天下,视人类为粮畜,张若尘不仅献上血族密卷,还与不死血族拼死血战,杀敌无数,可谓是功在天下。杀他天下人不服啊!”

    另外几位玄女,皆是动容,觉得圣书才女太过大胆,表面上是在说张若尘的功绩,可是只要有几分智慧的人都能听出,她是在用天下人胁迫女皇。

    女皇可是神,昆仑界唯一的神,威胁她,与找死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咚。”

    青墨的容貌和身形有很大的变化,却依旧显得很娇弱,也有一些胆怯,可是,不知道为什么却还是跪在了地上。只不过,她却是一言不发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是九天玄女之中的妙手神女。

    元初圣殿之中,终于响起女皇的声音:“本皇不屑杀一只蝼蚁,可是,蝼蚁想要以下犯上,本皇又岂能容他?既然你们想跪,就一直跪着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眼中的血泪消失,眼神逐渐变得凌厉,一步一步向前走去,冷声道:“你闪开,我要见池瑶,我要当面问她。”

    黄烟尘站在朱红色的宫门外,摇了摇头,道:“回去吧,你见不到她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杀意,道:“挡我者,死。”

    “紫微宫岂是你想闯就能闯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宫门内,显现出一道高大的人影,手持一根麒麟长槊,脚上的铁靴踩在地面,发出一声声铿锵之音。

    渐渐的,池万岁的容貌,显露出来,一直走到黄烟尘的前方。

    紧接着,北宫岚、雪无夜、立地和尚、欧阳桓、岁寒、盖天娇,除此之外,还有一位浑身都被黑色长袍包裹的人影,与他们一起走出。

    九大界子一字排开,站在张若尘的对面,每一个都是万年难出的人杰天骄,身上有着一股强劲的气势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那位包裹在黑色长袍中的人影,身材十分修长,手持一根黑色法杖,只能看出是一个女子,却没有人见过她的真实容貌,乃是九大界子之中最神秘的一位,众人皆是称呼她为“迷影子”。

    九大界子,每一个放到别的时代都能无敌,可以独领风骚,每一个都创造了各自的传说,可以跨越数个境界杀敌,尽管张若尘的风头有些压过了他们,但是,他们依旧是人族的传奇。

    平时想要见到一个界子都不是容易的事,今日,他们却同时出现,自然是在中央皇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张施主,师尊今日没有杀人之心,只要你不踏入紫微宫的宫门,贫僧可以保你性命无忧。”立地和尚道。

    盖天娇浑身都是肌肉,充满阳刚之气,可是,盯向张若尘,却是十分的纠结,道:“你在搞什么啊?到底是有什么仇什么恨?赶紧离开皇城,我不想和你交手。”

    北宫岚的眼神也是有些复杂,道:“你赶快离开,别逼我们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挡我者,死。”

    此刻,张若尘的心中,只有一股杀意,没有别的任何思绪,手臂一动,沉渊古剑发出一声刺耳的剑鸣。

    随后,他体内爆发出万丈圣光,头顶凝聚出一片五彩色的云,脚掌在地面一踩,化为一道流光,直向紫微宫的宫门冲去。

    九大界子同时出手,除了欧阳桓和黄烟尘,全部都打出界子印。

    七枚界子印,犹如七座玉质的大山,释放出帝皇之气,各自凝聚出一尊巨大的女皇身影,向张若尘镇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池瑶的身形显现出来,张若尘胸中的怒火更是增长到了极点,挥剑一斩,拖出一道长长的剑气长河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七尊女皇身影全部都打碎,七位界子同时倒飞出去,纷纷撞击在宫墙的墙壁上面,随后,向下坠落。

    这是摧枯拉朽之势,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又岂是他们可以抗衡?

    池万岁半跪在地,捂着胸口,震惊的盯着张若尘,道:“好强。”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紫微宫的最顶端,天池中心的元初圣殿之中,飞出九道七彩色的神光,从天而降,分别落入九位界子的体内。

    九位界子的修为急速攀升,在一瞬间,每一个都达到不弱于张若尘的程度。

    池万岁重新站起身,从原地消失,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经站在张若尘的身前,手中的麒麟长槊横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一只数十丈的麒麟虚影在长槊上面显现出来,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,张牙舞爪的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并没有停下脚步,直接以肉身冲撞过去,右手持剑,左手则是捏成拳印,与横扫过来的麒麟长槊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一只手臂,竟是挡住了麒麟长槊。

    池万岁暗暗一惊,正要后退,却看见张若尘已经挥剑向他的头顶斩了下来,想要退都已经来不及,只能尽量避开头部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沉渊古剑从池万岁的右肩处斩了下去,斩断锁骨和四根肋骨,一直深入到胸口的位置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并不是张若尘不想将池万岁劈成两半,而是,北宫岚出剑,挡住了张若尘的剑势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眼神一凛,向右下方的北宫岚瞪了一眼,直接放弃抓捏沉渊古剑,展开手掌,掌心的七窍打开,凝聚出一片血云,以最快的速度轰击下去。

    北宫岚的脸色一变,连忙收回圣剑,反攻了过去,以剑尖刺向张若尘的掌心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没能逼退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手掌,被她手中的圣剑穿透,鲜血直流,却好像完全不知道疼痛,竟然顺着剑体,威势不减的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北宫岚没有料到,张若尘对自己也是如此之狠。

    轰隆的一声,这一掌,张若尘将北宫岚拍入进了地底,打得她趟在地上七窍流血,无法再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抬起一只破破烂烂的手掌,击在池万岁的头顶,打得他半个头颅都破碎,倒飞出去,直接镶嵌在了城墙上面,也不知是生是死。

    张若尘面无表情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“铮。”

    剑鸣声响起。

    雪无夜的身影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张若尘的身前,在他的身形出现之前,一柄光芒夺目的圣剑却是先一步出现,万千剑气汇聚于一点。

    人未至,剑已先到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