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9章 王座骑士,圣尸之王-万古神帝-
万古神帝

第1359章 王座骑士,圣尸之王

    从无底洞中涌出的尸气,越来越强烈,使得这一片城区方圆十数里都在猛烈震动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和白黎公主的修为境界,竟然有些站不稳脚步,仿佛是要离地飞起,被卷入进漩涡里面。

    “有些不对劲,天命尸皇的力量,就算再强也不可能强大到如此地步。立即离开此地,退入进空间迷阵。快!”张若尘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锅锅、魔猿、白黎公主以最快的速度,冲向那座废弃的庄园,进入空间迷阵。

    张若尘退出明镜山庄,却没有离开,托着佛帝舍利子,守护住自身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一只长达六十多米,七八米粗的金属手臂,从无底洞中伸出来,将洞口附近的大地震得破裂。

    那只手臂中爆发出来的力量,震得张若尘向后倒滑数十丈远。

    一只金属大手,紧紧的捏着血月鬼王的身躯,每一根手指都有柱子那么粗,有着一道道龙形闪电在手指上面流动,镇压得血月鬼王的鬼体出现一道道裂痕。

    以她的修为,也是拼尽全力的支撑,才没有死去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传出。

    缓缓的,那只金属手臂继续上升,大地则是变得更加破碎,一颗宫殿那么巨大的金属头颅冲出地面,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在金属外壳的内部,竟是一颗腐烂了一半的人头,面部的位置,白骨和血肉并存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整个明镜山庄的地面都破碎,一尊身穿金属铠甲的巨尸,从地底走出,显露出接近两百米高的身躯。

    从它身上,散发出来的力量,比正在战斗的凌飞羽和灵王圣祖都要强大几分。

    张若尘抬起头,深吸了一口气,脸色无比凝重:“圣尸之王。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、黄烟尘、青墨眺望明镜山庄的方面,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,连忙向张若尘传音,让他躲入进空间迷阵。

    远处,一座高耸的战台上,蔺云和沧澜武圣也都脸色巨变。

    天命尸皇站在那尊圣尸王的左肩,全身都是血淋淋的伤口,尸身被打得破破烂烂,可是,却依旧傲然而立,站得笔直,道:“好厉害的一尊三劫鬼王,竟然逼得本皇必须要动用底牌,才能将她镇压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现在的修为,竟然能够掌握一尊圣尸之王?”张若尘有些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就算是赶尸古族掌握有控制战尸的秘术,但是,战尸也是具有意识,能够反噬主人。就像一位半圣,很难控制一尊圣级战尸一样。

    一尊圣王死去之后,就算被炼成战尸,也是具有很强的意识。

    一位圣者,几乎没有可能掌握得住一尊圣尸之王,强行收服,只会遭到圣尸之王的反噬。

    天命尸皇笑了笑,道:“它本就是本皇的部下,七万年前,曾随本皇一起征战天下,开辟出中古之后人族的第一个中央帝国。如今,自然是要继续跟随本皇一起战斗,再创辉煌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再次打量那具身穿金属铠甲的巨尸,道:“难道他是十大王座骑士之中的一员?”

    从小张若尘就知道天命大帝和十大王座骑士的传说,在圣明中央帝国的文献之中,更是有关于他们的详细记载。

    在历史文献中,他们每一个都是顶天立地的大人物,征战南域,所向无敌,最终,建立起一座古老的帝国。

    竟然亲眼看见天命大帝和一位王座骑士,张若尘此刻的心情,无法用言语来描述。

    天命尸皇道:“没错,正是一位王座骑士。张若尘,现在你明白自己的底牌,与我的底牌,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吧?”

    在天命尸皇看来,血月鬼王和白黎公主就是张若尘的底牌。

    蔺云全身都被冷汗湿透,颤声道:“天命尸皇竟然将一尊王座骑士炼成了圣尸之王,会不会还有第二尊?第三尊?二小姐,这里的局势,已经超出我们的掌控,你还是”

    沧澜武圣打断了他的话,镇定的道:“王座骑士毕竟是变成了圣尸之王,虽然还有一些意识,却也未必不会反噬天命尸皇。以天命尸皇现在的修为,能够控制一位就已经是极限。”

    蔺云道:“哪怕只是一尊,也足以毁灭一切。二小姐,你是千金之躯,万万不能发生意外,求你赶紧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凌飞羽还在呢,怕什么?”

    沧澜武圣虽然这么说着,可是,双眸却盯在张若尘的身上,心中暗道:“在这样的局势之下,张若尘,你还不动用隐藏的秘密吗?”

    在仙机山,有一股禁忌力量,打碎了死族老祖的骨手。当时,裴雨田、青霄、张若尘都闭口不言,很显然是隐瞒了一个巨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沧澜武圣怀疑那个秘密,就在张若尘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只骨手能够击碎宇外星球,却被另一股力量打碎,由此可见,那股力量是相当恐怖,已经足以威胁到第一中央帝国的国运。

    就算面对的是人族历史上的一段传说,张若尘却也是无所畏惧,一股更加强烈的战意爆发出来,道:“王座骑士的确是相当强大,可是,他们毕竟已经死去,还能发挥出活着时候的几成力量?有一成吗?”

    “哪怕只是一成,你觉得,能够杀你吗?”天命尸皇的眼神锐利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既然,他曾经是追随你的部下,你就应该善待他,而不是将他挖出来,炼成为你战斗的工具。他的尸身若是被破坏,你就不会伤心吗?”

    “死去之后,还能为本皇战斗,本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。”

    天命尸皇显然也是心中有亏,不愿继续多言,以免被张若尘攻破心境,沉声道:“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,只有活着的人,才有说话的资格。大壬王座,灭了那尊三劫鬼王。”

    穿着金属铠甲的圣尸之王,手臂上冒出更加巨大的龙形闪电,涌向手掌心,要将血月鬼王捏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命尸皇也是伸出手掌,隔空向张若尘按压下去,准备镇压张若尘,夺舍五行混沌体。“看来只能动用它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手掌在胸口摸了摸,下一刻,圣相符散发出璀璨的光华,一粒粒光点向外逸散出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股庞大的力量,从张若尘的体内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张若尘冲天而起,以身体撞穿天命尸皇打出的手印,一直飞到圣尸之王的头顶上方,双手握剑,将沉渊古剑中的铭纹,全部都激活,一剑挥斩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战剑劈在圣尸之王的手臂上面,与金属铠甲碰撞在一起,发出一道铿锵巨响。

    流动在圣尸之王手臂上的龙形闪电,全部都被沉渊古剑爆发出来的毁灭劲打得散裂。

    失去闪电的压制,血月鬼王立即散开鬼体,化为一团鬼雾,从圣石之王的手指缝隙之中飞出去,急速冲向空间迷阵。

    圣尸之王怒吼一声,手臂上爆发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,震得张若尘抛飞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,顷刻间,张若尘就又稳住身形,悬空而立,盯着圣尸之王手臂上的那道白色痕印,道:“果然是传说中的白银王座圣甲,竟然连沉渊古剑都斩不破。”

    天命尸皇的眼中,第一次生出强烈的情绪波动,感觉到诧异,道:“你竟然还有一张圣相符,这才是你最强的手段?”

    张若尘身上散发出来的光点,越来越密集,气息也是越来越强,在他的身后,竟是凝聚出一尊血红色的巨大人影。

    这是第十帝燕离人的“红日圣相”,也是圣相符的真正力量。

    灵王圣祖和凌飞羽停止战斗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一具破破烂烂的棺椁,率先从天穹之上飞落下来,猛烈撞击在地面,落在圣尸之王的身旁。

    灵王圣祖从棺椁中站起身来,身上有着三个血淋淋的剑窟窿,一滴滴红宝石一般的圣血,从伤口中涌出,显得有些凄惨。

    凌飞羽化为一道剑光,飞落张若尘的身旁,身材修长,气质冰冷,身上的电母紫衣释放出强大的威能,有着成百上千道雷电涌出来与天空的云层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很显然,凌飞羽占据了绝对的上风,打得灵王圣祖身上的伤势,变得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凌飞羽的双眸中带有睥睨之气,道:“先灭谁?”

    “先斩天命尸皇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其实,天命尸皇的实力,远远比不上灵王圣祖。只不过,在张若尘看来,他比灵王圣祖更加危险,能够除掉,就必须尽早除掉。

    “想斩尸皇,先过老夫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灵王圣祖的双手向地面上一按,只听见地底传出哗啦啦的声音,随即,一座千米高的岩石大山,拔地而起,飞到半空,向张若尘和凌飞羽轰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命尸皇向血月鬼王和白黎公主的方向瞥了一眼,见她们藏身在一座诡异的阵法之中,根本无法擒拿她们来制衡张若尘。

    “与一个小辈交锋,竟是以败局收场。”

    心知大势已去,天命尸皇倒是相当果断,对灵王圣祖说道:“走,没必要再战。再战,局势只会对我们更加不利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